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历史画卷:资丘田家“新”屋

核心提示: 在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资丘镇黄柏山村四组,有一幢当地人称为“田家新屋“的古建筑,在方圆百里赫赫有名。

在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资丘镇黄柏山村四组,有一幢当地人称为“田家新屋“的古建筑,在方圆百里赫赫有名。

7个连体的天井、雕刻工艺频现精致的木楼、外形借鉴了徽派建筑风格的浆砌手法,古朴、奢华、厚重。资丘文化站工作人员考证,这个近200年历史的资丘“田家新屋”是一个长阳土家族难得的古民居建筑标本,其建筑工程之浩大,建筑水平之考究,充满了土家特色,被誉为是长阳土家文化遗存的最佳佐证。

人们参观后感叹万千,这幢建筑不仅代表了土家自然村落的精神家园,也是长阳土家族建筑符号在传统吊脚楼、仅存高家堰石板屋之后,又一重大发现。在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实地文物调查中,这个建筑群落入选为宜昌市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十大文物新发现”。

田家新屋的建筑工程之浩大、建筑水平之考究,被誉为是长阳土家文化遗存的最佳佐证。

田家新屋就是在这样一个依山傍水的位置。

178年前开建

建了12年才完工

想看一眼这个被称为“新屋”的老屋真不容易!

9月9日,记者从宜昌城区出发,用了7个小时才抵达黄柏山村四组,最终留给记者采访的时间只有不到2个小时,因为傍晚6点是最后一班轮渡。

“田家新屋”的第一任主人叫田正寅,曾是长阳首富,他极其稀有的民居建筑标本,并演绎了一段村落变迁和家族兴衰的传奇,这些故事一直在长阳乡间流传。

田太双是田家老屋的第六代后裔,田家老屋的户主叫田正寅,生于嘉庆十一年(1806年),据田太双介绍:田正寅是正字派,因为属于寅、五月属于寅月,十五属于寅日,取名田正寅。

据当地民间口口相传以及相关记录,田正寅出生时就充满了传奇色彩,少年时就聪颖过人,对经商尤为感兴趣且极具天赋。得益于清江水运的发达,资丘镇在清朝以及民国时期有“小汉口”的美誉,而田正寅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比如从沙市运输布匹进鄂西山区贩卖,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也正是由于这点,资丘境内的清江岸边“富吾湾”被改名为“布湾”。

田正寅36岁那年,已经遍置田产,富甲一方。于是他在沙市的风水先生指点下,在布湾新建“豪宅”。豪宅1842年开始修建,1848年主体工程完工,1854年田家新屋才全部完工,前后耗时12年。因为没有交通工具大部分建材水运到资丘后,人力拖运到山上。

田耗时12年自有他的原因。

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建筑最长的条石3.8米,天井内有一个2.7米长,1.4米宽巨型青石,天井内都是这些打磨精致的石头如何运到山上,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而据当地文化学者考证,布湾相对而言物产比较丰富,木材和石材取材也相对比其他地方方便,但依旧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细看老屋,青石雕花精致,每一个雕刻件都是一件作品,大门内两侧的2个一米见方的莲花石刻作品、大门上的八卦石刻、托卸上蝙蝠石刻均在数十年前被砸。万幸的是大门背后的立柱石刻完好无损,当初在修建此房时,在众多木匠中寻找掌墨师,让所有木匠每人做一个木马,然后放在堰塘里浸泡了一天一夜,最后发现徒弟做的木马榫头没有进水,徒弟成了掌墨师。立柱石鼓、所有门槛的条石,都无一不展示出精致。包括楼顶的翘角与飞檐。

178年的光阴流转,当初拥有7个天井、共有大小房间54间依旧大部分保存完好,是宜昌现存最大的古建筑之一,难怪当年普查时入选了全市十大文物新发现。

修建豪宅时将长阳能工巧匠“一网打尽”

据当地传说,田正寅当年建豪宅选址在布湾,是因为这里地形奇特形似藤椅,两边扶手是陡峭的高山,靠背是一面土坡直抵山顶,标准的撮箕地形,这种封闭地形不怕遭遇抢劫,不安全是富人的普遍焦虑。看来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田正寅可谓是煞费苦心。

房屋开工,请来了上百名木匠、石匠和瓦匠,基本将长阳的工匠“一网打尽”。虽然石匠和木匠、瓦匠各有分工,但是整个房子是个浩大的工程,需要一个工匠负总责,思来想去的他决定在木匠里选拔一个:选拔方式就是让木工们做个木马(一种木工工具)。

最终只有一个学徒木工张木匠做的木马合格,于是田正寅破格将其提拔为“总掌墨师傅”,张木匠这个徒弟一下子反转成了师傅的“领导”了。

而为了考量石匠的水平,田正寅也是煞费苦心:要求将两块石头磨平合拢,中间无法渗透水才算合格,刘姓师傅做了石匠的领头。

上百名匠人用了12年时间,最终圆满完成了这件深山中的完美作品:融合了土家木楼的精致,综合了皇家园林的石匠雕刻,更突显了瓦匠建造的江南风情的翘角飞檐技艺。七个天井自成单元,又连体互通,五个正面朝门,房屋近60间,当时是土家山寨、清江流域气势恢宏建筑群落了。

相传新屋落成之后竟惊动了朝廷,如果是进深五个朝门的建筑就有“谋反”的嫌疑,这个说法虽然无法考证,但田正寅一家确实在当时“树大招风”了,当地甚至有人说田正寅曾打劫过一个富豪,可能出于妒忌心理的信口开河吧。

不仅建筑规模大,而且室内装潢也极其考究:室内门、窗、内壁均为木刻雕花,门窗为青铜饰件,门罩和窗棂上饰以砖雕。整栋建筑饰以人物、虫鱼、花鸟、龙凤、仙鹤、虎豹、狮牛、麒麟、祥云等图案,木石雕刻多为镂空,件件栩栩如生,精美异常,其工艺达到了那个时代的巅峰。据说石雕都用新布打磨,棉套包裹搬运,门前那铮亮的石鼓至今照人影依然须发毕现。而且,当地还传说,田家新屋建造历经三代工匠才告完工。

第九代后裔

仍居住在祖宅内

田太双是田正寅的第六代后人,他已经有了曾孙子了,这也意味着170多年来,这幢老屋已经住了9代人:田家的派系从田正寅开始,为正、吉、宏、祥、开、太、真、本、茂、志、昌,已经延续到昌字辈了。

田正寅和老婆最疼爱小儿子田吉兰,从小娇生惯养,在分家的时候格外偏袒小儿子,最终家财产全部卖光,靠行乞度过余生。“富不过三代”魔咒,不幸言中了。

目前共有11户人家居住在天井屋内,尽管所有住户都姓田,但有几户是在土改分房时住进的,并非田正寅的后裔。

田家新屋如今还有40多间,天井仅剩3个,其中2个已经残缺不全,有的被住户改造成土木结构的吞口房屋。田太双介绍,房屋建成后90年的1935年前后,在田家宏字辈手里遭遇了一场大雨,7个天井被冲毁了2个,仅剩5个。

走进建筑内,记者还是看到由于年代太过久远,部分木柱、板壁已经遭遇虫蛀,古建筑的保护迫在眉睫。而值得高兴的是,在2018年长阳住建部门和城建档案部门已经将这里列为“整栋保护”行列。

虽然老屋有些破旧,而且保护起来花费颇大,但田正寅依旧舍不得搬离,曾有人出资100万元要买这个古屋,但是被田太双拒绝了,乡土情结十分浓郁的他对在城里居住的子孙说:“这个‘田家新屋’才是你们的根。”

明明是178年历史的老屋却被称当地人“田家新屋”?这个疑惑直到快离开时才被解开:原来田正寅被当地人称为“寅新佬”,所以田家老屋叫“新”屋。

资丘“长阳南曲”传承人覃远新

一个人就是一台戏

覃远新(左)对传统乐器非常擅长,他拉着二胡和弟弟一起为客人表演。

2012年赴京在民族文化宫参加全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周活动,覃远新等代表南曲艺人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节目。 (长阳民协提供)

9月9日晚上,清江边的资丘码头,凉风习习。

52岁的覃远新坐在石台阶上,手弹三弦,为记者表演了2个月前创作的长阳南曲《字母数》。作为资丘镇首个南曲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他不仅能作词、作曲、弹奏三弦,演唱南曲,还会扬琴、古筝、二胡、琵琶、唢呐、笛子、月琴等乐器,还会跳撒叶儿嗬,民间吹打乐器,一手书法写的更是得到广泛认可。

悠扬的琴声和优美的歌声,在月光的照耀下,在清江边久久回荡。

书法与撒叶儿嗬的静与动

覃远新在上小学时就迷上了书法,不过他并没有参过师,全靠临摹自学而成,不管是行书、正楷、还是草书他都写得艺术感十足。

覃远新是记者见到的民间艺人中将小日子过得最滋润的一个。去采访他时,是在资丘集镇街上他爱人经营的白事馆店里见到他,他正躺在店里的凉椅上惬意地埋头看书。记者让他就地演奏三弦、弹唱南曲时店里并没有乐器,只能去他家里去。覃远新的家离店仅仅5分钟车程。这是一栋3间3层加车库、建筑考究的小洋楼,室内装饰都很现代化,也很精致,小洋楼内也有他专门的工作室。这是2000年覃远新投资近50万元新建的小洋楼,那个时期50万元对于一个民间艺人来说可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他所有的才艺都是自学成才,他说这一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自学,以至于自学让他成了全能。目前,覃远新是市级书法协会会员,有30多名学生跟他学书法,早在1990年时就参加全市农储杯大赛并捧得了三等奖。

覃远新是民间艺人中为数不多的以文养文,靠艺养家的人,他的产业就是撰写碑文、对联、作品装裱,企业文化墙等。同时跳撒叶儿嗬,民间吹打乐、婚丧嫁娶、庆典等都有他的身影。覃远新说:他在小学练书法时,那个时代并不注重素质教育,反而被老师批评不务正业,但是他坚持了下来。如今,多才多艺让他靠才艺谋生,把小日子过的炊烟袅袅。

如果说书法是静,那么覃远新跳的撒叶儿嗬就是动,从6岁开始,他就向街坊邻居学三弦和南曲及跳撒叶儿嗬,读书时他是著名的才子,会弹会跳。1990年开始学吹打乐及唢呐,在土家人婚丧嫁娶时出入这些场合。

作曲填词伴奏演唱全能

打起来呀、跳起来哦,唱起来嘢,咿呀喔嚯嘢……

覃远新张口即来。他在9岁时就融入了跳丧鼓的班子,一路学习过来。高中毕业后,先在工艺美术社工作了三年,后来到水厂工作了6年,而他一直不间断地想着实现自己的梦想,从来不放弃业余爱好的基本功练习:各种乐器、练声、书法等。在覃远新家里,他叫来了弟弟,拨动三弦就进入了长阳南曲的状态,声音婉转,铿锵有力。拉起二胡就能随声陶醉,一把近30年的二胡,在他手里演绎得音色圆润、妙趣横生。

由于他的爱好“撒叶儿嗬、书法、民间吹打乐”大部分都是与丧事有关,2000年索性就让爱人开了一间白事馆,与他专长跳丧鼓文化接近,形成了文化产业链的延伸,也为他的艺人生活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20年来白事馆的收入成为他家庭经济来源重要渠道之一。

一直以来,从事民间文化艺术的覃远新都是有心人,不断搜集、发掘、传承民间文化,记者在覃远新家简单地就30年以上老钹进行了归类,就有13对,26个。包括凸锣、马锣、勾锣、铜锣在内的各种大小锣就有31个。各个时期的唢呐、鼓等因为时间关系没有进行整理,还有大量的发黄的草纸线装古书,可见覃远新是一个用心很深的民间文化人。从2010年开始,覃远新在演唱中发现长阳南曲单调,拓展的空间不大,无法施展演唱技巧,就开始自己创作,自己作曲、填词,伴奏、演唱长阳南曲。他创作的《渔家乐》在2015年的全市社会文艺团队展演中,获得一等奖。今年创作的《子母树》也已经完成正在熟悉词曲,练唱。

覃远新不仅会技术精湛地弹奏三弦、扬琴、古筝、二胡、琵琶、唢呐、笛子、月琴等13种乐器,演唱长阳南曲字正腔圆,跳撒叶儿嗬遒劲有力、民间吹打乐器会几十种曲谱,而且一手书法也是写的让人叹为观止。当地人称:覃远新1人能唱一台戏。

用覃远新的话说:送祝米(添丁)、升学、结婚、祝寿、丧事人生的全过程中的大事他都有参与。资丘镇文化站站长刘光菊介绍:资丘是撒叶儿嗬的故乡与发源地,每年有100场左右,为了发掘民间艺人,挖掘民间文化,一年举行一次资丘民族文化艺术节,开展包括撒叶儿嗬在内的文艺大赛。覃远新等一批民间艺人正是通过这些平台让才艺得到了呈现与锻炼。

上教老师下教学生

随着覃远新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长阳县也在推行南曲进校园,于是覃远新就成为了长阳南曲的客座授课教师。他的头顶头发大量脱落,衣着也不讲究,脸色是古铜色,一副十足的农民味道。以至于在开始讲课之前有些人对他持怀疑态度,有了一些“有没有搞错哦?请他给我们讲课,搞不搞的拢哦”的质疑声。

在五峰非遗中心南曲提高班他是讲师;在西陵庙会、龙泉庙会、全市文艺调演他又是一名艺术家。

2018年8月26日举办长阳南曲培训班,全县重点学校的音乐教师都参加培训。这些在专业殿堂从事多年专业学习的教师,对这个其貌不扬的教师表示了怀疑。眼神中多少有些观望的态度:他在民间还可以吹吹牛,对我们这些音乐专业人会不会讲课?课又会怎么讲呢?

当他一开口时,才发现这个农民讲课不拘一格,不仅现场张口即来,对理论还一套一套的,不仅有扎实的功底,对民间艺术的理解也都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2小时的一节课结束后,教师们众星捧月般地围着他请教这个那个的问题。

如今覃远新很忙,长阳推行民族文化进校园,民间艺人上讲台,每周他有六节课,在资丘镇的2所小学1所初中为学生讲课,普及长阳南曲。

覃远新的听力并不好,需要戴着助听器才能交流,虽然在听力上他是一名残疾人,但就是这个残疾人的《撒叶儿嗬歌舞套路初探》被论文集收录。创作的南曲《身残志坚扁舟子》获得了全省三等奖,他说:这个奖拿的很难,创作、演出一个人,又需要在声乐中比赛,难度较大。

覃远新很是欣慰,他的儿子覃铎回家后,对长阳南曲,撒叶儿嗬很热衷,对民间吹打乐、三弦都十分爱好,也会参与一些活动,后继有人让他很有成就感。最远还去过湖南邵东县区跳撒叶儿嗬,才艺成为他的衣钵,每年收入约10万左右。

他说:民间文艺成了他一生的爱好,一直持之以恒,愉悦精神与身心,书法练功,音乐练心,如果把精力用来挣钱可能挣了大钱,但是现在他发现越老越值钱的是他身上的艺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