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一对农民夫妻与化石的十年情缘

核心提示: 在杨万萍和李经巧的屋前废瓦片中发现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夫妻俩与古生物化石结缘已经十年

三峡晚报全媒记者聂烽 实习生刘浩涵

杨万萍打开朋友圈,里面高大上的内容让我们很是吃惊。

这个初中文化程度的农村妇女,分享了很多古生物研究的内容,甚至还有很多发表在世界知名学术期刊上的论文中文版,“尽管绝大部分内容我无法理解,但是我就是喜欢分享这些内容。”

从2011年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专家,在杨万萍和李经巧的屋前废瓦片中发现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夫妻俩与古生物化石结缘已经十年,他们的人生也因此改变。

李经巧正在辨认化石。

专家看中了家里的废瓦

在杨万萍家门口处,安装了一个监控,这在农村不常见。

这个监控最初的作用,是为了防止高校学生来这里做实习调查的时候,错拿摆放在外的灰岩,因为这些灰岩里可能就有埃迪卡拉古生物群化石。如今,这个监控还有一个重大作用,就是保证周围发掘地的安全以及他们家的化石,“今年受疫情影响,南京的专家还没有过来,家里很有一些化石需要他们鉴定并带走研究。”

家门正对的是一间小房子,2011年春季的一个傍晚,她和老公李经巧采桑叶归来,看到小房子旁站满了人。“当时我还很疑惑,这些人围着门口一堆废弃的瓦片干什么。”她回忆说,“当时就有个人自我介绍说是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然后问我们这个瓦片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慢慢攀谈下夫妻俩才知道,这群专家在这些废弃的瓦片中,发现了古生物化石。“后来我才知道,这里是埃迪卡拉生物群。”李经巧说,当时他们都无法将“埃迪卡拉”四个字说顺溜,更别说理解这个发现对于地质古生物界的重大意义,“后来才知道,它填补了国内的空白。”

在《震旦生命》一书中,对于这段故事是这样描述的:“这不就是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寻找和期盼的东西吗?!这可是个真家伙啊,看上去长得有点像芭蕉叶,也有点像乌龟壳。看来,这块化石预示着几代人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沿着线索找到化石出处

杨万萍和李经巧原本不住在柳树槽附近,只是1997年为了方便照顾老人,买了这里老乡的房子并搬到这里居住。

2011年,这个房子正好要修整,他们便将原来青石板做成的瓦都取了下来,然后换上新瓦。青石板便被放在家对面小房子处,一直没管,“找机会处理掉。”

没曾想,这个瓦片填补了国内的空白。然后,专家开始对这块化石所在的灰岩进行“溯源”。只是这房子也是杨万萍和李经巧后来买的,原来的房主已经联系不到,于是他们就带着专家在周边一带村民中打听,最终还是在屋子右侧不远处的高姓村民,对方当年参与过这间房子的修建过程,大致记得石板瓦的挖掘地。

即便找到了化石的出处,但是老一辈地质工作者半个世纪在三峡寻找化石的经验显示,找对了化石的层位,化石也一定非常之少。于是专家决定采用“人海战术”,聘请当地有经验的老年石匠参与挖掘,当时有10多人参与,平均年龄达到了65岁,这也成了现在这支“挖掘队”雏形。

而年轻时做过石匠的李经巧年龄相对较小,高中毕业文化程度的他“脱颖而出”,在队伍里经常受到专家指点,“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学习地质知识,专家们教我辨认层位,教授基本的知识。”

杨万萍至今还记得,专家们一行在这里挖了一个多月,才发现了化石,“前面一个多月没挖出东西,专家们就决定来到山上视野开阔的地方挖,最终发现一个像向日葵的圆形化石。”

期待有更多的发现

此后的几年时间,专家都会来到雾河村发掘化石,李经巧便都有机会跟着去发掘,领了工钱不说,还学到了大量的知识,甚至都会看层位了。

到2014年,专家虽然不常驻在雾河村,但“挖掘队”却开始了常年工作的模式,有经验有文化且对相关知识又学得比较多的李经巧便成了队长,“专家们隔段时间来呆一段时间。”

杨万萍也在这时成了“挖掘队”一员。在上岗之前,专家还对他们进行了培训,尽管无法学到专业的知识,但是专家将此前挖掘出来的化石拍了高清的照片交给夫妻俩,这也成了辨认化石的重要依据。

夫妻俩的工钱一天有300余元,这对他们这样的贫困户非常重要,他们的女儿也正是由于这份工作的支撑,顺利完成了大学学业,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

今年由于疫情和漫长梅雨季的影响,开工的天数比较少,大伙的收入相比去年有所下降,好在这几天天气转好,再次开工并且很快就发现了化石,让夫妻俩高兴不已。“今年发现的化石不算多,都需要专家来现场鉴定发奖金。”指着卧室篮子内化石的杨万萍说。

对于目前的工作,夫妻俩很是满意,因为研究团队里有位年龄比他们稍小的专家说“要在这里一直发掘到他退休”,就等于杨万萍和李经巧可以在这里还能干上近10年,“除了能够有稳定的收入外,还能继续为专家们的研究作贡献,所以我们会把这份工作做好,也希望在雾河村有更多的发现!”


“剥”化石的村民 一眼便是5亿年

砰、砰、砰……

穿过一片包谷地,不远处那个叫柳树槽的地方,就传来凿石头的声音。这里有20名来自夷陵区三斗坪镇雾河村的村民,正在用铁锤和小铁钻剥落一层又一层的石板滩薄板状灰岩,同时在每层岩石上寻找“蛛丝马迹”——古生物化石。从2014年开始,在雾河村就有10多位村民受雇负责这项工作。

在更早的2011年,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早期生命研究团队,在这里发现了埃迪卡拉纪生物化石,同时也发现了距今5.5亿年、地球上最早的足迹化石。这些发现,弥补了半个世纪几代地质学家在中国大地没有发现埃迪卡拉生物群的遗憾,也让三斗坪雾河村成为国际地质界最具知名度的村庄之一,这里村民也就有了参与到化石挖掘的工作机会。

悠长梅雨结束,沉寂一个多月的山坳又热闹起来

7月27日,终于放晴,久违的太阳再也没有了乌云的遮挡。

大清早就看到太阳的村民李经巧,便挨个联系“挖掘队”的成员,通知他们这天开始就能回到“岗位”了。

当天上午8点,沉寂了一个多月的柳树槽又恢复了昔日的热闹,20人的队伍在这里“乒乒乓乓”地忙碌起来。“今年受疫情影响,3月18日才开始重新启动挖掘剥落工作。”作为“挖掘队”领队的李经巧说,“没想到后面又是一个悠长的梅雨季,大家都盼着快点回来工作。”

这帮村民是通过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相关团队“面试”,并且还买了相关的意外保险才上岗的,此后再经过一段时间“培训”才独当一面,“这个‘培训’就是告诉大伙,怎样在一层又一层的‘青石板’上发现古生物化石的痕迹,不然可能他们一锤子下去,化石就被破坏了。”

28日上午10时左右,我们来到了柳树槽,看到正在忙碌的村民们: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持铁锤,左手持小铁钻,然后不断用铁锤敲击小铁钻,来将灰岩由上部边缘开始一层一层剥落。工作程序枯燥而简单,但又对“下手”的轻重十分考量,“最开始的挖掘,请的都是有经验的石匠。”

村民正在剥落的灰岩,之前通过油钻从岩层上取来的,而化石可能就隐藏在这一层层的岩石之中,所以大家没剥落一层之前都会非常仔细的看岩石表面的纹路,一旦发现有不同于石头本身的纹路,就会找来“领队”李经巧来进行辨认。

而这个发现的过程,有时候可能剥落一层就能看到化石的纹路,也有可能剥落了无数块灰岩都找不到。村民张春红告诉我们,她最长时间有4个月没有发现一块化石,“有的时候一天能发现2到3块化石。”

说话间,就听到另外一边传来李经巧激动的声音,原来有村民发现了岩层上有疑似化石的纹路。“如果是化石就开了个好头,这次开工不到2天时间就发现化石。”张春红看着大伙都过去围观,并没有挪动,她打算节省体力多剥落几块岩层,“说不定也能发现化石。”

每次发现化石,可能就是世界或国内首次

“快把石头搬到光线好的地方,再看一下。”李经巧正在指挥付承虎将灰岩搬过来,然后蹲在灰岩旁边,用手轻抚着灰岩层的表面,“这既是拂去灰尘,也是用手感受花纹。”

几番操作下来,李经巧确认这就是一块化石。我们拿出相机正准备拍照,但是被他阻拦了。“这个暂时不能拍,因为所有的发现必须经过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专家们确认,完成研究并发表论文后,才能允许你们拍照和对外发布照片。”他说,“这是保密规定,必须遵守。”

他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埃迪卡拉生物群是寒武纪动物大辐射前夕最引人注目的复杂生物群,分布时代距今5.8亿年至5.2亿年,在这里发现的任何一种古生物化石,可能就会成为世界范围内首次发现,或者就是国内首次发现。“此前在前面的将军包发现的‘遗迹化石’,就有了地球上最早的‘足迹’。”李经巧说,“所以我们必须保密,要等专家得出研究成果之后,才能松口气。”

自从上世纪40年代在澳大利亚发现埃迪卡拉生物群以来,全世界发现了30多处,唯独中国没有发现,所以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几代地质学家在中国大地上一直寻找这一独特的生物群。

在《震旦生命》一书中,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袁训来先生提到,根据国外产出埃迪卡拉生物群的层位,早已知道三峡地区一百多米厚的“石板滩灰岩”中最有可能发现埃迪卡拉化石,因此很多专家学者想要发现这类古生物群,就要多去三峡看看,有一年研究所的3位专家前前后后来了5趟三峡。

李经巧的手心不断在石板上拂拭,慢慢我们也能透过光线照射看到上面有一个类似很短的棒球棒似的纹路,他基本可以笃定这就是一块古生物化石了。

当我们提到判断会不会出错时,李经巧非常笃定地说,石板上不会出现这样的纹路,只有化石才会有这样的纹路,“这些年以来,我们通过纹路判断可能是化石,最终经过南京的专家现场鉴定,判断都是正确的。”

只见李经巧拿起一支红色记号笔,在这块灰岩的左上角写了日期以及一个“9”的编号,这是村民付承虎的工号,“谁发现了化石,最终经过南京专家现场鉴定后,确系化石后除了正常的工资之外,还会有一笔奖金。”

化石挖掘“扶贫”,贫困户一年可以获得25000元收入

在李经巧的指挥下,付承虎将发现化石纹路的灰岩放进背篓,送到几百米开外的李经巧家中。

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半,当天上午的工作结束了,大家都要回家吃饭。走在队伍最后方的村民秦学军看着队伍前方的付承虎,羡慕不已,因为凭借这块化石付承虎可能获得一笔奖金。

村民们告诉我们,他们每天在挖掘现场工作8个小时,可以获得150元/天的收入。而每发现一块化石之后,南京的专家会来到村里,一块一块鉴定,然后给发现化石的村民发奖金。奖金的金额从20元至1500元不等,这些都是专家根据化石的完整程度、珍稀程度等因素来判定。“我去年就挖掘了一块化石,南京的专家奖金判定是1500元,相当于干了10天。”李经巧说,“20个村民,每个人都有获得奖金的经历,只是拿到1000元以上的奖金少。”

20位村民在这里工作,正常情况下一年有一大半时间可以工作,能够拿到不菲的报酬,这对深度贫困村雾河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所以对于当地的留守老人来说,这份工作是梦寐以求的好工作。去年以来,队内的成员有所变化,因为有几个人年龄超过65岁,买不了商业意外险,所以只能退出,让“年轻”一点的村民进入其中。“这个‘年轻’也有50多岁,村里年轻人都出门了,只有上了年纪的人在家。”李经巧说,“不过岗位安排方面,是优先贫困户,我家就是贫困户。”

李经巧的话,在雾河村村委会得到了证实,当地先后有多位贫困户在“挖掘队”工作,平均一年的收入能够达到25000元左右,一年当地村民足不出村就能够获得50万元的收入。此外,每个挖掘的基地都是村民的山林流转而来,这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我们家山林就没有岩层分布,专家没选上。”张春红就对柳树槽这里的村民羡慕不已,“流转的费用在外面打工几年都攒不到。”

同时,三斗坪镇以及雾河村一带具有鲜明的地质特征,每年暑期都会有很多地质高校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这里进行地质调查,每天中午都会在雾河村村民开设的农家乐里就餐,每份盒饭定价20元,一年也能给村民带来数十万元的收入。

早在2015年,三斗坪镇就对雾河村一带埃迪卡拉生物群发掘地进行保护,而且还将埃迪卡拉生物化石的发掘工作与扶贫、旅游等中心工作结合。村治保主任告诉我们,发掘能够给村民带来收入,所以大家都自觉保护这里的化石资源,“不让不法分子有机可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