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讲述 > 正文

难忘的陪伴

时光荏苒,母亲离开我们虽然快两年了,但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尤其是在母亲生前,我每次陪伴她老人家的日日夜夜,她的坚强和毅力令我永远难忘……

应该说,陪伴母亲的日子,应该是幸福的,但对我来说,每次陪伴母亲最长的日子,总是在医院里,在她最痛苦、最惶慌的时候。那是2016年的3月,母亲患胆结石,邻居顾阿姨打来电话告诉我,母亲已疼得几天不能吃饭和睡觉,医院叫她赶紧住院做手术,需要家人照顾。当时我和我爱人正在广东女儿家照顾小外孙,接到电话后急忙与爱人商量回家照顾母亲的事。爱人说让她回家照顾母亲方便些,但小外孙坚决要外婆来陪他,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还是由我回家陪母亲。坐了18个小时的火车后,我终于见到了我那腰躬背驼、拄着拐杖的白发母亲。

顾不得长途乘车的疲惫,我立即带母亲住进医院。用轮椅推着她从住院部到门诊部、影像部,不断往返地排队,完成了一系列的检查。那年母亲已是一位82岁的老人,从检查结果来看,胆囊已充满了结石,另外还检查出有冠心病和心律不齐等疾病。医生说,老人家必须要做手术,否则要经常复发,时间久了还会导致胆囊穿孔和化脓等更糟糕的后果,但做手术也有相当大的风险。听医生这么一说,我心里很纠结。

手术前的一天,主治医生又告诉我,像我母亲这样的年纪和病情,在手术过程中随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风险,甚至出现心肌梗塞或血栓等生命危险,家属要有思想准备。晚上,麻醉师又到病房里与我沟通,手术是全麻,像母亲这个年龄,打全麻后也许会产生不良后果,有的会失去记忆力,有的会失去语言能力和自理能力。听了医生这些说法,我心里在颤抖,急忙打电话给千里之外的老伴商量,老伴劝我说:“如果你心里都过不了这道坎,怎能保证母亲手术顺利进行呢?”考虑再三,我含着泪水在手术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天一早,母亲被医护人员推进了手术室,我在患者家属等候区耐心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听旁边的阿姨说,胆结石手术顺利的话只需半个多小时就可以做完,而我母亲从八点半进手术室,一连两个多小时都没有音讯。就在我焦急不安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位穿戴手术服的医生托着个医用盘子出来了,嘴里连续高声喊着:“谁是患者王秀云的家属?”我急忙连声回应:“我是!我是!”医生指着他手里托的盘子对我说:“这是从患者体内切除的胆囊和取出的结石。”看着盘里血糊糊的胆囊和十多粒蚕豆大的石子,我惊呆了,眼眶一下就湿润了,心想,母亲,您太坚强太伟大了。

母亲被送回病房后,我有五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全身心地对母亲进行护理。母亲术后腰间插着一只管袋,行动不便,有几天不能动弹,最痛苦的就是大小便,每次全靠我来助她用便盆在床上十分艰难地进行,每当我看到母亲强忍着疼痛和艰难的样子,我都被急得大汗淋漓。

母亲在医院里还有一件最痛苦的事就是打吊针,由于她岁数已高,血管脆弱,每天护士给她打吊瓶时,总是要找很长时间的血管,最多的一次母亲被扎了三针才将点滴打进去,我站在一旁看了心疼难过得落泪,母亲却反过来劝我:“儿子,你别难过,妈妈一点也不疼!”其实,她的疼痛她的苦衷都藏在心里,母亲的两只手和手臂被每天几瓶的吊滴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我只能在每天睌上用热毛巾帮她敷上一二十分钟,直至青紫肿块消失为止。同时,每天晚上我还要为母亲洗澡和按摩。病友和护士们看到此情都说我是孝子,我却惭愧地说这是我天经地义的事,轮到谁的头上都会和我一样。

2018年8月,在母亲离世前的最后两个多月里,我日夜陪伴守护在母亲的身边。回顾每次陪伴母亲的日子,虽然有点辛苦,但母亲无畏的坚强与毅力,让人称赞的品行与品性,至今一直在激励着我,鼓舞着我……

(吕道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