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科教 > 正文

田家三姐弟的艰辛求学路

核心提示: 从长阳渔峡口镇上的学校回家,姐弟三人必须要搭乘40分钟的小船,沿清江到一个古渡口后,便要在悬崖峭壁中徒步6小时

本报记者 依然

这也许是宜昌市的孩子,最为艰辛和艰险的求学路了。

从长阳渔峡口镇上的学校回家,姐弟三人必须要搭乘40分钟的小船,沿清江到一个古渡口后,便要在悬崖峭壁中徒步6小时,往往中午放学,要到晚上才能到达山顶的家中。

如果刮风下雪,泥泞中不知要摔多少次跤,抵达家中时甚至到子夜时分……

六一前的探访

三个孩子最大的女孩小娟今年13岁,两个弟弟分别叫小志和小文,都只有10岁,正在上小学4年级。小娟和小志是亲姐弟,小文是大伯的儿子。当小文在两岁时,父亲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后,妈妈就离家出走了,孱弱的父亲只好将孩子交由他弟弟抚养。

马上就是六一儿童节了,三峡晚报记者上周五早晨8点从宜昌城区出发,经贺家坪、翻越海拔1900米的火烧坪,转道资丘抵达渔峡口镇上时,已是下午4点。而此时,距离田家三姐弟的家里,还有6个多小时的路程……

各井是一个小地名,位于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无名高山上。虽然海拔只有1500多米,但山势陡峭,就像一把尖刀,直插云霄。“路有尺把宽,上山如爬竿;遇到悬崖处,哪敢朝下看;一旦脚踏空,不亡也得残”,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无奈地描绘着这条通往山外的必经之路。

这三个孩子听话、乖巧、热爱学习,学习态度端正,作业书写工整,对自己要求严格。从家到学校步行至少7小时,中途还要坐船。数九寒冬,每周上学凌晨四点就得从家里出发,才能保证赶上11点的船,这样上学才不会迟到。老师们介绍这三姐弟,上学从来没有迟到过,乐观上进,不怕吃苦。

烟叶地里的“小农民”

当三峡晚报记者再次一路辗转,终于抵达这个高山之巅的农家时,屋里仅有生病的母亲操持家务,对于我们的到来,她显然猝不及防。她告诉记者,一大早孩子就和父亲到地里干活去了。

初夏时节的午后,高海拔山区依然显得几分寒意。当山下的农作物已经开花结果时,这里却刚刚抽芽拔节。小娟和小志,与父亲在烟叶地里娴熟麻利地松土、拔草,将坏死的幼苗补上新苗,记者的到来他们浑然不觉。

孩子父亲告诉记者,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就是这六七亩的烟叶地,他要像伺候宝宝一样,将这些幼苗呵护着长大。然后再晾干,用背篓送下山去出售,一年的收入,甚至不够老婆治病和三个孩子的学费。

由于疫情影响,孩子们没有如期开学,前不久老师专程上山,给孩子们送来了新课本。为了让孩子能上网课,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这个极度偏远的山村家庭,还连上了网络,同时还送来了平板电脑。

微薄的收入仍然让他们捉襟见肘,记者走访刚好正值周末,懂事的小娟和小志就早早拿着农具,和父亲一起下地干活了。他们知道,学校开学后,他们依然面临生活的窘境。

10岁的“小护工”

见记者诧异,小娟告诉记者,一起生活的小文三天前已经下山了。

原来小文患尿毒症的父亲,最近身体情况很不好。10岁的他,经常在大伯家一个人暗自哭泣。几天前,他实在控制不住,就给大伯吐露出自己的想法,想下山去一边上网课,一边照顾患尿度症多年的父亲。

昨天返程时,记者来到长阳县城一个城郊结合部,辗转见到了小文,和他父亲租住的房子。孩子父亲告诉记者,他已经在这里租房子好几年了,因为每周都要到医院透析3次,每次都要三四个小时。完全没有收入的他,只能是靠政府的低保来交药费,至于生活费,完全可以用极简来形容。记者见到他的时候,正值午后,他和小文早晨就每人一个馒头,中午也是每人一个馒头。

小文似乎没有父亲那么悲观,他一直嚷嚷拉着父亲看平板电脑上(学校争取有关部门捐赠的)班上同学,在网上的六一儿童节表演。似乎这时候的父亲,才想起了马上是儿子的节日。他内疚而自责的告诉记者,孩子都10岁了,他还从来没有陪孩子过一个六一儿童节,更谈不上和城里孩子一样,送什么礼物之类。

言毕,父子各自扭头而泣……

小娟和小志在上网课小志在刨土豆小文在上网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