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报道 > 读吧 > 正文

您是我一生的思念

今年鲜花,花开依旧。

天堂里的爷爷,您那边的桃花、李花、海棠花,是不是都开了?开的枝繁叶茂?

这是疫情期间,又一个绝处逢生的春天,我走在宜昌寂寥的大街上,温暖的阳光碎成一地。记忆像闸水般涌来。

屈指算来,您离开我们已经57天了。您走的那天,是农历的正月初二,您在病痛的折磨中,选择了上午离开,是怕夜晚惊扰了自己的家人。您凭着一名军人的坚强毅力,等来了妈妈、女儿、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孙女……等到我们齐刷刷地站在您的身旁,您才在万般无奈与不舍中,静静地离开。走的时候,您似乎有话要说,是喊我们回家吃饭呢?还是嘱咐我们照顾好奶奶?还是您有其他未了的心愿?可是,您已经说不出来了。我们愿用生命换取时光倒流,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们千呼万唤,盼望奇迹发生,可是您还是走了,您真的走了……

有时候,生命脆弱得就像一根稻草,存在时那么脆弱,离开时那么匆忙。您在生与死之间,进行过多次抉择。

我知道,您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和磨难。

您于1930年2月诞生于湖北枝江顾家店一个贫穷的渔民家庭,全家住在两间低矮的茅草房里。兄弟4人相依为命,大风带着寒冷,呼啸着从您门前刮过,枯黄的油灯,灯光摇曳、房屋摇曳、生命摇曳,脆弱的人生,就像江边脆弱的芦苇,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

您听妈妈说:出生的当天,家里没有一粒米,一家人实在熬不下去,只好找叔叔大爷借了两升米,才维持了您的生命。每每讲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您总是心情悲痛,您想着想着,眼角的泪潸然而下,您眼含泪花,我听着记着,记着哭着,背着您,早已泪眼朦胧。您少年的每一段经历,与那个时代很多人的命运一样,都饱含着艰难。

因为家穷,父母实在无力把您养活,才迫不得已两次把您送人。您早出晚归,帮别人挑水、扫地、洗衣服,还要经常上山捡柴,来回要走10多里路,捡多了,挑不动;捡少了,要挨骂。您常常在寂寞的夜晚,躲在被子里哭。实在想妈妈了,就偷偷地跑回家,母子抱头大哭一场……您那时,还是一个稚气未脱、12岁左右的孩子呀!稚嫩的双肩,怎能担负起一个家庭的希望?

但您懂事。

每年到收获季节,您就跟在大人后面,到枝江百里洲捡稻子、麦子、花生、红苕等,帮助全家人度过饥荒。您想用自己的一点温暖点燃全家人,生的希望。

您记得10岁开始,就跟父亲下河打鱼。后来两个哥哥出门做工去了,大哥帮人驾船,头被老板用锅铲子铲得头破血流,留下终身伤口。三哥在码头当搬运工,一年到头,只能糊口,所剩无几。打鱼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您的身上。后来父亲去世了,您再也不敢打鱼了。身体单薄的您,无力在波涛汹涌的长江,划动一页扁舟。

长江经过三峡的千回百转,到了宜都以下,便形成了冲积平原,您的故乡,江面开阔,江边杂草杂树丛生,沙滩淤积。稍有不慎,人就会陷入河沙,随时都有可能被河沙埋掉。您怕野兽,更怕死人。冬天的夜晚或者凌晨,滴水成冰,寒风刺骨,年幼瘦弱的您,衣不蔽体,怎能抵挡住肆虐的风雪寒流呢?

您望着长江,非常害怕,经常在寒冷的冬天,冻得瑟瑟发抖。

旧社会的黑暗,像极了一个翻扣过来的大锅,笼罩在无边无际、没有一点希望的田野,笼罩着您故乡的一草一木,也笼罩在您的头上。

您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像无数百姓一样,渴望幸福,渴望光明。

1949年,您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您下定决心,听党的话,当好兵,打好仗,做好各项工作。1950年,您随部队到恩施来凤县的大山里面,剿灭土匪,承担着清匪反霸、土地改革、秋征粮食等任务。您晚上不敢睡,就藏在山里看野猪的棚子里。没有水喝,就喝农村稻田里的脏水。您常常一个人,把公粮从漫水乡押到来凤县城,当天必须到达,一个人背着枪要走120里蜿蜒崎岖的山路。据后来投诚的土匪说,多次策划打劫,多次错过,无数次危险与您擦肩而过。

您还主动请缨,孤身一人,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匪头家里,成功劝降;您还召开群众大会,被土匪围剿……您躲过了无数次危险,只为了有一天,每一个人都可以安然无恙,热气腾腾地生活。

您每每跟我说起这段往事,我常常眺望着宜昌西部的大山,想象着:一个年轻的军人,走在山花烂漫的山里,沐浴着如血的残阳,在周围的树林里、山沟里,有土匪的无数支枪在瞄准着自己,您却义无反顾地朝着目标坚定的往前走……您把生命置之度外。一个人决定要献出自己生命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决心和勇气呀……

您告诉我,支撑您前行的是信仰的力量。

一个人一旦有了信仰,便会有坚定的价值观。法国哲学家萨特曾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一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您比谁都懂:“你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样,中国便怎样,你有信仰,中国便充满力量。”您入党、进修、提干,一直到后来指挥千军万马,但您从来不缺理想,不缺信念,您对党、对国家、对社会深沉的爱,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您的心里。

您把32年的时光,无怨无悔地贡献给了国防事业,您从岗位退下来,又把全部的爱贡献给了子女。

我记得:我结婚的时候,由于家境不好,您托人从神农架运回木材,亲自安排,打好家具,操办结婚的一切。您说:看人要看未来。

我记得:儿子从出生开始,您就和奶奶把他抱在怀里,背在肩上,捧在手里,眼里充满着希望和期待。上学放学,您亲自去接。有时候,您看着儿子的背影,目送很远很远……您说:有了孩子,就有了未来。

我记得:不管是我,还是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得过一次先进,得到一次进步,哪怕渺小到微不足道,您都欢欣鼓舞。您说:有进步就好。您开心的笑着,满脸的灿烂。

我记得:每次回家,您都担心我们吃不好,总是嘱咐奶奶多做些饭菜,然后不停地劝,吃呀,喝呀……您把长辈的爱,倾注在一勺一碗之间。

我记得:我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辗转全国各地,您不停地嘱咐:注意安全。您还经常提醒,要团结同事,依靠群众,注意工作方法,我记住了您的教诲。您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教,让我受益匪浅。您“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让我懂得知恩图报。您给我的爱,今生已无法回报。

我记得:每逢过年过节,您总是想尽办法给孙子塞一个红包,您总是千方百计帮助我们每一个家庭。您把钱看的很轻,把亲情看的很重。您说:子女有困难,我们就改帮。这是您自己给自己找的理由。

我记得:您经常说,女儿退休后很辛苦,为了照顾爸妈,忙前忙后,比上班还忙,自己还经常失眠,看着心疼呀!您的每一句话,都饱含着父辈的万般柔情与殷殷关爱。

我记得:在您临终前的大年三十,您还问我:家里有没有酒?有没有烟?菜好不好?您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意让子女受一点委屈。

我记得:在您临终前的晚上,我和妻子守在您的病床前彻夜未眠,您说腹部好痛,妻子一边给您按摩,一边偷偷的流泪。我用刮胡刀把您的胡子刮的干干净净,让您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要保持一名军人的尊严。

我记得:我跟您说,等到了春天油菜花开的时候,我开车带您回一趟老家,您说:好!我知道,那块土地让您魂牵梦绕。我还跟您说,找个时间,到您打过土匪的来凤去看看,您说:好!我知道,那峰峦叠嶂的大山,您永远不会忘记。我还跟您说:您一定要坚强,等李思羽考上大学,等邓博学业有成,功成名就,等寒寒有了孩子。您说:好!我知道,您想让爱的血脉延伸到子孙后代……

可是,爷爷,我说的,我可以做到。您怎么就不兑现承诺呢?您的一次转身,便阴阳相隔,给我们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我是一个泪眼很低的人,当兄弟和妻子握着您的手,在病床前哭着向您道别的时候,当我跪在您的遗像前,想跟您说一声“谢谢”的时候……我生怕一开口,便会号啕大哭。

您卧病在床多年,虚弱、憋喘、消瘦、浮肿,您蜷缩在床上虚弱的样子,让每个人看得揪心。高龄加上病重,如何让您挺过难关,奶奶和全家人想尽了办法。在那寂寞无聊的日子里,您喜欢握紧拳头,又使劲地松开,用练手劲的方式,打发苍凉无望的时光。“坐感岁时歌感慨,起看天地色凄凉”,病痛的折磨使您察觉到人生中有多少幻灭,多少悲欢,多少无奈,又有多少不忍卒说的悲哀啊!

您在早春三月的时候到来,又在春寒料峭的初春离开。您接收了四季轮回中所有的失望、怨恨、哀伤、无奈,也接纳了更多的幸福和期望。“长青园”那片渺远深沉的黄土,承载着儿女的思念,也承载着您生命的厚重。虽然我们心里早有准备,但是您的离开,却还是那么撕心裂肺的难过。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把您的手拉的更紧。

如果有来生,恳求您再做一次我的亲人。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当着全世界的人大声说:爸爸,我爱您!

可是,永远没有了可是……

深夜的窗外,回忆是陈旧的忧伤。想念就有泪,想念心就痛。您教我去爱,教我坚强,可您从未教我如何忘记您呀!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你转身我握不住你的手,而是那一刹那,便再也无法握住。再回首,已是阴阳相隔,永远不见。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住着最深的思量”。一张纸就像月光下一块温柔的土地,我愿意在深夜用粒粒文字作为种子,在春天里,种下对您一生的思念。

(作者:方扣锁  2020年3月21日深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