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小溪塔 为何有楼无塔

核心提示: 在当地的民间传说中,小溪塔应该有塔的,却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导致“塔”被建于他地

绿树掩映间,夷陵楼矗立在黄柏河畔,为世人展现夷陵风情。

小溪塔有其名却没有塔,三峡卷烟厂在人们心目中搭建起了心中的塔。

这是“小溪塔”牌香烟曾经的广告词,脍炙人口,却也点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为何在小溪塔没有看到那座“塔”。

实际上,在当地的民间传说中,小溪塔应该有塔的,却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导致“塔”被建于他地,最终空留一个地名却不见“塔”。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当地重新修建了一座地标性建筑“夷陵楼”,如同岳阳楼这样矗立在河边,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和禀赋,傲然伫立在长江市场之巅。千年光阴,尽付于一楼。

m_05-12-0712TR彩_1

m_05-12-0712TR彩_5

用诡计留塔在当阳,土地神付出歪嘴代价

在传说中,小溪塔是应该有塔的。

夷陵区博物馆馆长余国斌介绍,根据民间传说,古时川江航道一场史无前例的洪水演变成旷世灾难,147米的水头狂泻而下,将宜昌变成汪洋,死伤无数。

为救苦救难,观音菩萨去取来“铁铸神塔”到夷陵治水。此消息泄露了,当观音菩萨腾云驾雾走到当阳地界的玉泉寺时,发现有灵光闪现,且依稀地听闻人间的鸡叫,以为天亮且估摸应该到长江边了,怕被世人看见其真身,就在天空中投下铁塔。

观音菩萨投下铁塔后感觉有些不对劲,拨开云层一看,这里离长江边还有一段距离,并不是小溪塔的山巅。天威被冒犯,于是很恼火,仔细一看发现是当阳的土地公公在弄虚作假,弄来假灵光,捏着鼻子、尖着嗓子学鸡叫。

这一切都是这个土地神的计谋。原来关云长败走麦城被杀后,当阳方圆百里所有的松树都没有树冠,也就是没有“头”,土地神以为是妖在作怪,得知观音“托塔”途经于此,于是导演了留塔的闹剧。

得知真相后,观音菩萨无法淡定,狠狠地扇了土地神一巴掌,从此玉泉寺的土地神塑像的嘴巴都是歪嘴。土地神在观音菩萨走后,怒不可遏地把那托铁塔的八个力士的手膀用拐杖打断了,导致玉泉寺前的铁塔歪了。

在科技不发达的封建时代,人们认为修塔建楼能够镇住导致洪水以及其他灾难的妖怪,所以在江河边修塔建楼是一种常见的做法,特别是在历朝历代所谓的“盛世”之时。“江河边修塔,多有避免洪灾的美好愿景,宜昌城区的天然塔在建造时就有镇住对岸‘五龙’保长江无水患之意。”宜昌市政协文史编研员、炎黄文化研究协会理事罗洪波先生说,“自古以来,古塔都历尽风雨,或圮或废,但建塔之处多选在风光秀丽之处。只有在钱财丰盈时方可修茸。如天然塔相传建于晋,明末文安之见其形制低矮朽圮,欲捐资重修,终因战乱未成。乾隆盛世得以重修。”

真正的历史和传说就这么巧合了,小溪塔只有溪没有塔因此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

夷陵楼立黄柏河畔,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

小溪塔,原来只是个村落,并非宜昌县的县政府所在地。

1912年宜昌府废除,将东湖县改为宜昌县,政府在如今的宜昌城区。1949年7月16日,宜昌解放,宜昌县隶属于宜昌行署,县政府及县直机关仍设市内。1970年7月,因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宜昌县直机关从市内北迁到小溪塔。1992年4月,宜昌县隶属于由宜昌地、市合并之后的宜昌市。

2001年7月28日,宜昌县被撤销,设立宜昌市夷陵区。从理论上说在1970年以前,夷陵人对小溪塔有没有塔并不在意,县城北迁以后,县城的名字叫小溪塔,在念叨中似乎缺点什么,在外人的提示下,人们才意识到宜昌县只有小溪没有塔,地名“名不符实”。

在科技昌明的今天,塔楼的建设属于一种文化符号的意义,被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2007年夷陵区几经选址,决定在位于长江市场之巅,黄柏河边,兴建夷陵楼。夷陵楼并非随意而为之,据余国斌馆长介绍,夷陵楼的选址当初是考虑到周边一带绝对的制高点。

夷陵楼还是夷陵区博物馆,而作为其中的灵魂,曾官任夷陵的欧阳修是不可或缺的文化因素也得到了彰显,甚至还特邀欧阳修第38代后裔欧阳运森先生担任楼内六一堂特邀堂主。要知道欧阳修在夷陵任县令一年零八个月,一生创作1080首诗作,其中涵盖夷陵的就有400首之多。

从长江市场东部,亭台楼阁的仿古建筑群下面有高高的台阶,抬头仰望“夷陵楼”三个大字跃然映入眼帘。穿越廊道,登上最高的主楼,从空中俯视,站在夷陵楼上远眺,只见黄柏河犹如一条游龙,从城区蜿蜒而过。

夷陵楼是方圆百里的最高处,虽然海拔只有150米,一眼览全城,视线不仅将夷陵城区一览无余,更连同葛洲坝大坝尽收眼底。黄柏河畔两岸,高楼林立,绿树葱葱,鸟瞰喧嚣的塔城,身在楼中却有闹中取静、置身世外的忘我境界。

一楼一标一道风景,讲述夷陵的千年风流

滕王雅岳阳秀黄鹤奇,应许夷陵兼众美

儿女情英雄谱兴亡事,都将沧桑付一楼

夷陵楼副楼的一副对联最能吸引人的注目,墨香味十足的32字,却将天下名楼以及宜昌文化符号屈原、昭君,还有石牌保卫战连同数千年朝代兴亡典故做了概括,也佐证了夷陵楼将夷陵文化一楼呈现的文化底蕴。

夷陵楼已经建成,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高36米,由上下两栋8层主楼组成。作为夷陵区博物馆的夷陵楼,馆内收藏了很多国家级书画大师留下的诗词歌赋,根雕拼配的诗词书法墙,让人叹为观止。

此外夷陵楼内陈列了许多展示夷陵区风土人情的版画、十字绣、剪纸、三峡石、根雕、摄影作品,记者甚至看到了自己在担任文化站长时的版画处女作《阳光下的茶山》。此外,还展出了修建三峡大坝时抢救性发掘的文物石斧、石铲、石器、陶罐等。

细观楼内,展厅5500平方米占据了整个建筑的绝大部分,展出的展品有3500多件,将夷陵3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名人于一楼。

我们注意到,楼内一楼有“金钉子”地质文化。“金钉子”是“全球标准层型剖面和点位”的俗称,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有效探索地球历史上同步发生的各种地质事件而寻找的一些特别的地层剖面和地质点,以此作为划分全球各时代地层的统一标准。在代表不同时期不同地层钉上“金钉子”历来是国际地质古生物学界竞争激烈的课题,成功获取标志着一个国家在这一领域的地质学研究成果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其成果不亚于奥运会金牌。而在国内获得的11颗“金钉子”中,湖北省内就2颗,都在夷陵区境内:距今约4.56亿年的分乡镇王家湾村的王家湾“金钉子”和距今约4.72亿年黄花镇黄花场社区黄花场“金钉子”。

此外,它还作为推介夷陵山水旅游资源、厂矿企业、名人,展现辖区内的省级以上非遗项目薅草锣鼓,被称之为“大家的博物馆”。每年接待游客50万人,曾经一天接待了8000多人,限制2000人,旅游团队需提前预约,很多学校将参观夷陵楼作为一种奖励,激励学生。

也难怪原省文物局领导来馆后表示,博物馆要有人气,展览要接地气,园林式的博物馆定位全部免费对市民开放,让市民享受社会的公共福利,作为博物馆的夷陵楼做到了!

华灯初上时,夷陵楼五光十色的灯,成为炫目的明珠。

至喜楼 喜从何处来? 

m_04-13-0712YJ新_5

          

春有樱花,夏赏月季,秋品紫薇、冬观苍翠,至喜楼四季皆景,让游客至此而喜。记者黄善君 文/图实习生周学语 刘浩涵

在夷陵小溪塔城区黄柏河畔,有一个占地2000多亩的公园叫“森林公园”,涵盖了三座山,郁郁葱葱的树丛最深处,有一栋高18米、三层的高楼,这就是“至喜楼”。

至喜楼的由来:人至此而喜的真实写照

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人至此而喜。

这句话是对夷陵地理特征的字面解释,看似三句话,蕴含的意味深远。不仅仅是对夷陵两个字的深刻解读,更重要的是对坐船人及驾船者在历经千辛万苦、跌宕起伏的凶险、穿越川江航道、千里迢迢到达宜昌后心情的一种诠释。

“水至此而夷”,因长江水在这里平缓。“山至此而陵”,地势在这个地方豁然开朗,由长江上游高耸如云的大山,凶险的峡谷在这里眨眼间变成了丘陵,闯过了千滩万险,危险没有了、视线开阔了,心胸变得开阔,人的安全担忧也消除了。

安全到达夷陵就是喜事一件,还有什么不比闯过千难万险幸福和欣喜呢?

这也难怪,长江上游和中游就以西陵峡口为界,在它的上游江面狭窄、峡谷幽深、大山延绵,而下游则是江面开阔、山变成了丘陵,山水地貌同时变化,可见对夷陵两个字的精髓的高度概括。

如今,“至喜楼”矗立夷陵在黄柏河畔的森林公园中,这个喜字更增添了一层含义,一处大美风光,承接了“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让“人至此而喜”。

至喜楼的渊源:欧阳修在夷陵留下的宝贵财富

据夷陵区博物馆馆长余国斌介绍:欧阳修在夷陵任县令1年零8个月留下了大量的诗作,而《峡州至喜亭记》就是其中的名篇。

人至此而喜,在这千古名篇中得以窥见。

蜀地以天险为屏障自给自足、富甲一方,蜀地产的丝和锦源源不断地供应天下需求。商人们通过长江运输丝锦要经过三峡,三峡河道曲折蜿蜒、水流激荡,水流聚集速度非常快,行舟途中,如果稍微有半点闪失与水道中的暗礁触碰,船马上就会被撞得粉碎然后被水吞没。只有到了三峡出口,水流才转而平和,所以那些行舟之人到了这里一定会喝酒感谢老天爷,互相道贺就像再世为人一样,感到幸运和高兴。

“至喜”二字,见证了夷陵地势从崇山峻岭到丘陵地带的转变,也见证了夷陵的兴盛。到如今,至喜楼建在森林公园的最高处,涌碧荡翠的林海,朱红高耸的楼宇,形成了自然与文化符号的绝配。登高望远,极目东放,旖旎的黄柏河对岸高楼林立,一座城市的表情浓缩在一眼中。环顾西北,无边的绿树苍翠而浓郁,尤其是那摇钱树与樟树张弛着高大、粗壮的身躯,呈伞状的造型,遮天蔽日。树干与树叶每天以延伸的态度,正在将步游道上的天空覆盖成浓荫。

挺拔、伟岸、直指苍穹的松树成了绿的主流,见缝插针地在地的任何角落盎然,于是小道有了林荫,以至于很多条步行道形成了绿色隧道,树们用枝条与叶片卷成了葱绿的拱门,于是上演了"树顶有画眉在对话,树下有人在悠闲歌唱"的画面。

放眼溪水东流的南方,一座横跨黄柏河的石拱桥——“丁家坝大桥”瑰丽的有一些放肆,造型是赵州桥的翻版,而赵州桥是单体,只有一孔卷拱,丁家坝大桥的连续7个卷拱形成一个整体,将黄柏河打扮得有灵气,有古典的厚重感,连人的视线也那么画面感十足了。让人惊叹的是,在"至喜楼"顶能鸟瞰夷陵城并与"夷陵楼"隔楼相望。那座被称之为"天桥"的橘红色"小溪塔大桥"与夷陵楼连成了整体。

至喜楼的山水:美景装饰了夷陵十二景

每个周末,森林公园就会游人骤增,从中心城区直达森林公园的34路车从始发站到终点站,人丛总是密不透风,市民都是冲着森林公园去的。

森林公园连接三座山,其中从入口的山门到至喜楼要经过V字型的山坳,千步台阶下山腿软,上山气喘,很多人爬到此处,再上山时在心里上选择了放弃。此刻至喜楼成了精神的支撑和心里的坐标,爬山不见楼、此行不拥有。于是老人、孩子、妇女们气喘吁吁爬上山顶,得到的奖励是"至喜楼的惊鸿颜值"。

至喜楼的北部有一片百亩土地,春有郁金香、栗子花、桃花、樱花,夏有月季等,秋有紫薇等、冬有苍翠的绿色。故而森林公园因楼而旺,人气不断。

森林公园有5条健身步道通向至喜楼。在茶楼静心品茶、读懂茶文化后,登上楼顶极目远眺,文思涌动,陆游的《初发夷陵》涌上心头:"雷动江边鼓吹雄,百滩过尽失途穷。山平水远苍茫外,地劈天开指顾中。俊鶻横飞遥惊岸,大鱼腾出欲凌空。今朝喜处君知否,三丈黄旗舞便风。"  余国斌解读:至喜楼的山脉长岭岗是一条直接连接拟建黄花镇"金钉子"地博园、分乡镇吴家岗汉墓和西汉文化的山脉同出一脉。黄柏河有一溪水的丰盈、绵延的青山、高耸楼宇属于绝配,至喜楼的四周都是苍翠的树木,不再有任何建筑物。每当华灯初上,灯将至喜楼的造型淋漓尽致地呈现,在夷陵无论从那个角度去欣赏都会感觉美轮美奂。

在5年前,至喜楼下的黄柏河边有一个砂石厂,震耳欲聋的碎石机声、堆积如山的砂石堆、干涸的如带细流,破坏环境不说,还非常影响观瞻。夷陵区为了解决生态问题,搬迁了砂石厂,修建了沿河公园,小溪塔有了宽阔的水面,有坝、有水、有山、有楼,也就有了灵气。至喜楼是文化人办文化事的成果,建筑风格按照仿唐明朝鼎盛时期的建筑风格。以胖为美,富态朱红颜色在绿色青山之间,崇拜颜色,青瓦、楼记、楼赋,将夷陵十二景相融相生。

东看夷陵新城、北闻三峡大瀑布,南与夷陵楼遥相呼应,夷陵城市两栋楼点亮了夷陵。

金钟阁 一阁讲尽百年风云             

m_03-14-0712YJY新_7

m_03-14-0712YJY新_4

m_03-14-0712YJY新_3

小桥流水,如画官庄。记者黄善君文/图实习生周学语刘浩涵

去年9月21日,中国首个农民丰收节。

宜昌也在“近郊第一村”的小溪塔官庄村举行了隆重的活动,纪念首个农民丰收节,开幕上几位代表在高高的金钟阁上敲响钟声,为全市274万农民朋友送上节日的问候,以洪亮的声音诉说着一年来农民朋友辛勤劳动换来的丰收喜悦。

金钟阁的钟声,成了丰收的钟声。

“夷陵区小溪塔街办官庄村,能够成为‘宜昌近郊第一村’,那是我们享得‘盛世之福’。以‘金钟阁’为看点的地标像一块磁石,吸引了无数人来此郊游,游客纷至沓来让我们的生活正在发生改变。”住在官庄村的习长权这样感慨,来自他的过往经历。

雕塑讲述了昔日官庄集市的繁华。官庄公园古建筑群落。

从婺源搬来的村名,山上建寺名为金钟寺

明初洪武年间,在“江西填湖广、湖北填四川”时期的“调凡(移民)”,江西婺源人的一支在官庄落户。

这里最初并不叫官庄,原名也无从知晓。村志记载,因这一带与婺源的地貌特征十分相似,都是小盆地地形,更有小溪潺潺环绕,移民们虽然属于异地搬迁,却没有半点的陌生感,迁徙来的婺源人很是欣慰。而婺源有一个著名的官窑,叫官庄窑,移民们为了留下本次迁徙记忆,表达对故土的怀念之情,也为了消除异地他乡落寞感,便将此地更命名为官庄,并就此延续下来。

若干年后,当地人在一处名为龟头包的小山上修建了金钟寺,晨钟暮鼓之中,这里的人过着安定又幸福的生活。

官庄自古以来地理位置特殊,一直是比较繁华的地段,因四面都是山峰,只有中间属于平地的盆地造形,许多人家就群居在一起,很早以前就是自然集镇,方圆百里都在这里赶集。

月逢单日为集,叫单集,通过赶集的买卖方式互通有无。包括新中国成立之前,就有杂粮行、棉花行5家,榨油坊2家,铁匠铺1家,馆子9家,杂货铺15家,猪行2家,浇烛行1家,酿酒作坊3家,还有绷坊、铜锡坊、织布坊等。就这些九佬十八匠的密集程度,集镇的人气可见一斑。

赶集的盛况,就是在官庄村山上的金钟寺的见证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清晨的钟声意味着开集,傍晚的钟声意味着要回家了。

不过,这个繁华的集镇因为战乱而曾被毁。

习长权的母亲习永秀,今年91岁,是那惨烈悲剧的见证者:1942年的一天,天空中昂昂的声音怪叫,日军5架飞机低空飞行,去黄花轰炸中国军队医院,返回土门机场途中经过官庄,哒哒哒一阵密集的机枪声音,121师的一个团部设在习家岗,在大山坡的地面实施对空射击,最后一架飞机拖着黑烟怪叫,最后不巧栽在习家岗上的习昌明家,轰地一声,燃起了大火,习家12口人无一幸免,全部死亡。十二人的尸骨只捡了半篓子骨头。

此后日军变本加厉,一把火烧掉了集镇龟头包上的金钟寺。日军的轰炸、清剿,迫使村民奋起反抗,协助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了阻击战、破袭战、拉锯战,最多的一次消灭日军200多人。至今在官庄村的五行山、陈家岗仍然能看到抗战的遗址,抗战的碉堡依然完整。

金钟阁重现昔日繁华,一路乡土美景引得游人醉

战乱摧毁了金钟寺,也摧毁了昔日官庄的繁华,不过官庄很快就涅槃重生。

从2014年4月开始,官庄村以打造“宜昌城郊休闲第一村”为目标,434栋民居房屋改造成了仿古建筑。投资4000余万元兴建了官庄柑橘文化广场,建筑面积达1.4万平方米之多。高高的金钟阁观景平台、厚重的柑橘博物馆、宽敞的文化大戏台、优雅的茶楼、墨香四溢的版画馆……

金钟寺命途多舛的经历并没有稀释官庄的存在感,解放后,官庄的地理优势依然重要,现在依然能看到宜昌东商大道遗址,鸦官铁路遗址,官庄火车站遗址等。官庄村在创建“宜昌城郊第一村”时,“金钟阁”成为了最重要的文物重建修复对象,还相继建成了官庄大戏台,官庄村史馆,夷陵版画馆等诸多仿古设施,凉亭、廊桥、湖泊等让官庄有些梦里水乡的气息。

长6.8公里的官庄生态示范路,设置机动车道与骑行道景观隔离带,沿线种植桂花、银杏、竹等树木。官庄形成了“山上有林、山中有花、山下有果”的立体格局。

一渠(东风渠)、两库(官庄水库、袁家畈水库)既让官庄有了水的灵性,又佐证了官庄仍然是轴心区域。

官庄人是不寂寞的,跑旱船、舞狮、走高跷、打花鼓子,赶驴车、九子鞭等活动是村民消遣的主要方式。全村有吹打乐50套,歌师33人,188名非遗传人。官庄的民间文化、自然景观、文化景观吸引了无数游客。习长权说:现在来玩的人多了,在柑橘园里就可以卖柑橘,最多时还可以卖4元每公斤。

阁下的那座博物馆,一馆见证“橘都”柑橘发展史

在去年的9月21日,庆祝的不仅是农民丰收节,同时庆祝的还有宜昌市第六届柑橘节。

金钟阁是这场盛会的见证者,在这之前也见证了夷陵区的柑橘产业发展盛况:1990年10月,宜昌县在县城小溪塔举办首届柑橘节,1993年举办第二届,第三届却要等到20年以后的2013年,举办的地点也改到了官庄并连续举办四届。

这与官庄的地理环境有关,也与官庄系宜昌的柑橘核心产地有关,更与官庄有个“三峡柑橘博物馆”关联更大。

博物馆就在金钟阁附近。馆内,《以橘为吉》、《金橘贺年》、《橘贡》等作品支撑了博物馆的厚重,让夷陵区33.5万亩柑橘有了文化的灵魂。

此外博物馆还罗列了夷陵区18名柑橘高级农艺师,榜首的农艺师王学炷是柑橘专家章文才的直系弟子,而作为中国柑橘产业奠基人之一的章文才,与夷陵区的柑橘形成产业发展有许多传奇事迹。

夷陵区博物馆馆长余国斌介绍:章文才曾被下放到夷陵区三斗坪镇黄陵庙大队,负责喂猪。农业专家喂猪,行业当然不对口,就连猪吃什么他都不知道,问别人也没人敢说。万般无奈,章文才牵了一头猪走出猪圈觅食,看猪吃什么,他就揪什么,然后记下来作为日后的参考。

在喂猪过程中发现了猪圈周围的几棵柑橘树不结果,原来树被渍水包围,章文才挖沟排水,偷偷地轻修柑橘的树枝,这几棵树也因此结果,并引来生产队的关注。

在章文才口中得知夷陵区适合发展柑橘产业后,生产队长决定试试,没曾想试出了当地一大特色:就这样黄陵庙的柑橘种起来了、而且延伸到园艺村并形成了产业。

在此基础上,宜昌县首个柑橘生产合作社于1973年在三斗坪诞生,加之有章文才在当地培养了众多学生弟子,1982年开始宜昌县大规模发展柑橘产业,最终形成了夷陵区33万亩柑橘种植规模。

从金钟阁然道走到柑橘管内,我们通过一幅幅图片看到过去夷陵区各地举办柑橘节的概况、柑橘发展的重要人物、夷陵区各地的风土人情。

正当记者沉寂其中时,金钟阁楼顶传来游客敲击金钟的声音,传来的是浑厚的金钟声,带来的是金色的日子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