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柏临河畔一路景

核心提示: 柏临河,宜昌市民最早的感官应该是以前去往武汉的必经之地

柏临河,宜昌市民最早的感官应该是以前去往武汉的必经之地,无论是汉宜公路、汉宜高速公路、汉宜高铁或走水运,都得经过柏临河上方或河口。

如今,市民最为熟知的莫过于柏临河湿地公园、规划展览馆和新博物馆,这里是大伙休闲好去处,春暖花开的季节漫步河边,别有一番味道在心头。

4月22日,我们开始了柏临河的走读之旅,发现不仅是在湿地公园处是美景,实际上从夷陵区龙泉镇的雷家畈村开始,经宋家嘴、香烟寺、青龙村到龙泉集镇,再过土门到伍家岗区灵宝村,最后流过柏临河湿地公园汇入长江,一路山水一路美景。

m_03-10-0524YJ新_3

m_03-10-0524YJ新_2

m_03-10-0524YJ新_4

据清乾隆版《宜昌府志》记载:临江溪在去城东南三十里,为一大溪,其大源发于远安县界,会董家湖出口入江。《东湖县志》则记录得更为详细:“临江溪在临江铺,去城东南三十里,为一大溪。其大源发于远安县界,经本县双泉铺、宋家嘴、谢家蓬、傅家套,至龙门铺水府庙,会大泉铺关庄河(官庄河),又会峰溪铺石桥河、杨树河,至九溪铺狮宝山河,又会李家台长连坪河、土门垭河,再过竹山口、董家湖出口入江。”

不得不佩服古人对于河流探源的精准,我们在夷陵区河湖长办以及龙泉镇水利站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抵达科学测量的柏临河源头——夷陵区龙泉镇柏家坪村一组——叫三岔河的地方,这里距离远安最近的地方不到4公里,往西距离分乡也只是几分钟的路程。

对于当地的村民而言,深山里的这条沟是指引他们走出大山的通道。柏家坪村妇女主任刘秀梅告诉我们,过去柏家坪的村民从大山里出门,沿着门口的柏临河旁便道往龙泉而去。如今即便有了水泥公路,绝大部分路段也是沿着河而修建,“河越来越宽了,说明我们距离宜昌越来越近了。”

除了在源头的位置,大家习惯称呼门口的河叫三岔河之外,到了柏家坪村委会附近,大家都是以柏临河相称。“我们还专门研究过,推测之所以叫柏临河,就是因为源头有柏家坪村,入江的地方是临江溪,把两个地名第一个字合起来就是‘柏临’了。”刘秀梅说,“很多村民都这么觉得,而且都认为很有道理。”

官庄水库所在的杨树河只是其中的一条支流

三岔河还不是柏临河的正源,得往北继续走,那里是一处山谷,79岁的朱孝全就住在旁边。

我们抵达时已是中午时分,老人家坐在门前屋场的竹椅上打盹,一条老黄狗趴在他的脚边,偶有蜜蜂采蜜归来,动静之间却是格外和谐。

睡眼惺忪的老人为我们指引了去源头的路——就在屋后的牛角丈。等我们走到一处水潭前,荆棘、野草和山石挡住了去路,人力可达也只能到这了。“山上就是几股泉水慢慢汇成这条小沟。”年轻时爬过牛角丈的朱孝全说,“但是我们一直往上找,也没看到山洞,就是那么从山上沁出来的。”

当地人称呼这里为吃水沟,而且在官方地图上都有标记的正式名称。朴素的名字,点出了千百年来这泓山溪与人的关系。不仅这方水土的人们靠小水沟吃水,就连山中的野兽也时常来沟边喝水。“没通自来水之前,我们就是在吃水沟挑水吃,吃了几代人。”朱孝全说,“我年轻的时候,经常有毛狗(狐狸)、野猪、麂子这些野兽来河边喝水,碰到过一次豹子,一般我们不靠近,野兽也不来伤人,喝完水就走了。”

如今,柏家坪村的集中安全饮水,也有一部分是从柏临河源头的三岔河一带取水。“实际上宜昌城区市民的饮水跟柏临河有很大关系。”龙泉镇水利站副站长孙贤莉告诉我们,“柏临河的支流杨树河就发源于官庄,上游有官庄水库,是宜昌城区百万人口的饮用水源。”

原来,柏临河如此之重要,或许在它的源头吃水沟这个朴素的名字就能体会到,也是人水和谐的最佳体现。而为了着力构建这种人水和谐的生态发展新格局,夷陵区作为柏临河主要源头和主要流经地,作出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作为2015年第一批省级‘河湖长制’试点地区,夷陵区以‘四大攻坚战’为重点,以‘治水还清、治霾还蓝、治山还绿’为抓手,以‘河湖长制’工作为突破口,全力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夷陵区河湖长办主任、区水利和湖泊局局长尹凌云说,“全区上下凝心聚力、创新有为、卓显实效。河湖长实现从‘有名’到‘有实’转变;河湖长制工作实现从‘专项’治理到‘系统’治理转变,人们享受生态红利从‘单元’向‘多元’转变。‘河长治河’经验连续2次登录央视《新闻联播》头条。”

让黄柏河一河清水入峡江                             中共宜昌市夷陵区委书记、夷陵区总河湖长 王玺玮

碧水东流,始自夷陵,汇入长江,保护好黄柏河,夷陵责无旁贷。近年来,夷陵区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久久为功、共抓大保护”的殷殷嘱托,以“河长制”为突破口,对黄柏河进行全面系统综合治理,黄柏河流域夷陵区段11个断面水样监测结果均达到Ⅱ类或优于Ⅱ类水质标准。连续第二年举办“畅游黄柏河”冬泳赛,时隔28年后泳士们在水中劈波斩浪,全民共同见证生态治理成果。

依法严治,压实每一项责任。围绕落实《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夷陵区制定了实施方案、畜禽养殖“三区”划定规定、采石采砂管理办法等配套制度,让制度成为水质保护的刚性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成立全省首家县级环境应急监控指挥中心,对80家排污企业实施智能监控,2个地表水自动监测站、38家企业在线监测联网。在全省率先推进森林公安与环保警察职能整合,优势执法力量向环保领域倾斜,办理生态案件综合排名全省第一。

水陆共治,呵护每一条河流。开展流域生态环境专项治理,搬迁拆除规模养殖场53家,整治排污口32个,清理沿岸垃圾500余吨,取缔黄柏河流域砂码头16个,恢复生态岸线35公里。新建乡镇污水处理厂9家、改造升级6家,建设管网138公里,提前完成全省乡镇污水处理厂全覆盖三年行动计划。黄柏河流域生态治理经验两次登录央视《新闻联播》头条。

全民群治,凝聚每一份力量。抓住领导干部关键少数,全面建立“区、乡、村三级河长”+“河道巡查员、管护员、保洁员三员管理”的“3+3”河长治河模式,探索实行“企业河长”“校园河长”“家庭河长”,管护长江夷陵段及黄柏河流域等32条支流、溪沟,让江河有“主”、责任上肩。坚持从娃娃抓起,践行生态文明理念,编印《生态小公民》教育校本教材,被习近平总书记点赞。

为其艰难,方显勇毅。如今的黄柏河,河上渔船帆影、白鹭低飞,河下游鱼嬉戏、水草摇曳,河边百姓谈笑、都市光华,倒映出夷陵山水城市之美。

守护一河清水,我们永远在路上!

河映一城好风光                         本报记者聂烽/文 景卫东/图

全长55.7公里的柏临河,从源头吃水沟流到土门进入伍家岗区伍家乡,有40多公里左右的流程都在龙泉镇。

4月22日,我们从雷家畈村的河边景观公园一直往下游到龙泉集镇,杨柳依依,白鹭啄鱼,野鸭嬉戏,沿途的美景让人忍不住停车驻足观赏。“从2016年之前全年达标只有50%左右,到2017年6月全部达到Ⅲ类及以上标准,部分时段甚至达到Ⅱ类以上。”龙泉镇党委委员、副镇长、人武部长王庄,柏临河镇级河长说,“3年多来,龙泉镇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综合治理,让柏临河映出一城好风光来。”

一套设备,污水参数在信息平台随时掌握

龙泉集镇有一座大桥横跨柏临河,当地人习惯称之为稻花香大桥。

桥头左岸的广场上,一群游客,或倚着栏杆拍照留念,或端着手机拍河面波光粼粼、岸边杨柳依依。“放在几年前,河面的水葫芦长满河道,钓起来的鱼都没有人愿意吃。”附近居民指着河面说,“经过治理越来越多的居民喜欢来河边散步,水清岸绿让人心情舒畅。”

从2016年来,龙泉镇党委、政府压实“河长制”工作责任,建立了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并结合“美丽乡村”建设,进行清淤疏浚、清漂保洁,花大力气整治柏临河流域生态环境。2017年8月起,投资1253万元全面启动集镇至土门大桥12.6公里污水管网建设,当年12月31日前全部建成使用,2018年又新建了小鸦路围子湾至稻花香大桥污水管道1.5公里。

在建设污水管网的同时,当地还进行了一个“智慧水务”的尝试,在污水管网的出境断面安装了一套污水监测设备。

这套设备会监测污水流量、浓度等内容,每隔两个小时会汇总一次并打印出来,“如果污水浓度偏低会影响污水处理厂的正常运转,以前可能就需要厂方排查再通知我们,现在我们直接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问题。”

发现污水浓度偏低,极大可能就是河水渗透到污水管网中,龙泉镇的各级河长就会根据反馈的内容,对区域内的管网进行排查,第一时间处理问题。“以前都是靠人工监测,现在通过智慧水务的尝试,节约了人力,而且信息更及时。”

三个昼夜,八个人手绘集镇污水管网图

污水监控设备最初是为检测龙泉雨污分流成果而建的。

2018年汛期,持续的暴雨让12.6公里污水管网的来水猛增,最高峰时接近2万吨,影响了花艳污水处理厂运行,急需进行雨污分流。

要想进行雨污分流,就得先弄清楚集镇的污水管网走向。作为宜昌市的重要组团和夷陵区域副中心,龙泉镇近年来发展迅速,而且污水管网建设由不同企业进行施工,导致管网数据不全,于是龙泉镇政府决定进行一次管网走向调查摸排。

接到污水处理厂的反馈后,龙泉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工作专班,在集镇进行“扫街”,通过实地大摸排,了解集镇污水管网走向,“每看到一个下水道井盖就打开,然后利用各种技术对井盖下面的管网进行勘测,遇到情况复杂的,我们还下去进行查看。”

忍受着臭气和危险,8名工作人员花了3个昼夜,终于把所有的下水道井盖都“掀起”,摸清了所有管网的基本情况,“我们手绘了一张污水管网图,可以说是镇里最详细也最权威的管网图,为实施雨污分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污水管网走向摸排情况后,龙泉镇花费3个月左右的时间进行了雨污分流改造。“改造完成后我们集镇下去的污水水量从最高峰的18000吨左右下降到7000吨,极大地减小了污水管网的压力。”王庄告诉记者,“按照规划,今年会启动集镇老街的雨污分流工作。”

几处试点,小湿地探索小支流河口生态治污

龙泉镇每年投入100万元,聘请专门的清漂、清污劳务公司进行日常保洁。“除此之外,还严格落实镇村两级河长工作责任,实行河流沿线一日一巡查、重点区域夜间巡查、及时做好河面清漂、河道日常保洁等工作。

为了确保这一河清水,还得从污染源头开始治理。数据显示,龙泉镇投资122万元完善农村居民集中居住区污水处理设施,建成3处农村生活污水微动力处理设施,在全镇开展“厕所革命”工作,在河流沿线雷家畈、青龙等村实行垃圾分类试点。对沿线46个堰塘、14座水库全部退出投肥养鱼。对沿线36家畜禽养殖污染企业进行了综合整治,其中关停、拆除24家,12家通过建设同位或异位生物发酵床等污染治理设施,实现养殖污染“零”排放。去年建立黑臭水体负面清单83项,立案16起,罚款22万。

我们注意到,在一处小河沟的支流汇入柏临河的河口处,沟边以及入河口处都种满了各种水草,并且一直延伸到支流小沟上游。这是一处生态治污的试点处,主要就是依靠在河口以及支流种植水草,通过水草的净化作用吸附污染源,减少污染源。“这只是一个探索,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未来也给我们河流治理提供了一条思路。”

河清岸美吸引了更多的游客                           56岁的邓远清,是龙泉镇青龙村党支部书记,也是柏临河的村级河长。

青龙村是当地最早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村,这个村以自然生态景观为依托,以农业资源为基础,以民俗风情为特色发展休闲农业,是中国最美休闲乡村,一年四季都能吸引大量的市民前来休闲观光。

享受生态红利从“单元”向“多元”转变,对邓远清而言,不是文件上的一句总结,而是青龙村实打实的好处,“柏临河全面治理以来,河水更清了,岸边也进行了美化,来玩的游客更多了。”

深刻体会到一条河流对村里发展休闲农业的重要性,邓远清和村委会的其他成员把每天上班途中都当做一次巡河,发现小问题自己当场处理,其他则通知专门的保洁员来进行处理。“柏临河在我们村有3公里河段,分成了4个网格区由专门保洁员进行日常保洁工作,另外每个村干部还要承包几个荷花池的日常巡视工作。”他说,“上班途中巡河不是正式巡河,我作为村级河长,每天还会专门巡河一次,而且经常是村委会其他成员一起巡视。”

眼下还不是他最忙的时候,再过一段时间汛期来临后,他有4个月时间就要紧盯着村口的河面,一是要防洪,更重要是的是清漂。去年汛期,柏临河涨水带来大量的树枝等垃圾漂浮物,青龙村先后好几次进行了清漂,最多的一次,组织了30多个村民忙活了2天。“一天最多的时候清理了10多吨漂浮物,大家穿着雨衣下河,清到岸边立即组织车辆运到集镇的垃圾处理转运中心。”他说,“每年汛期漂浮物就清理了近50吨,本来我们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让漂浮物流到下游,但是如果大家都抱有这样的想法就治理不好,我们青龙村享受到柏临河治理带来的红利,也有责任和义务把分内的事情做好。”

柏临河就是青龙村的门面,游客来观光首先就看到河,然后再去其他地方参观。几个月前这里举办了红梅节,一个多月时间吸引了近10万市民前来参观,“很多游客到了村口看到柏临河,就夸这条河看着舒服。”

他打算把柏临河青龙村河段的景致打造得更美,成为另外一张名片,下一步准备在河岸边种花草,“主要是种芝樱花,这个花不仅漂亮,而且不怕脚踩车轧,不仅可以美化河岸,还能成为新的风景。”

颜值带来的是实打实收入,青龙村通过村企联合打造美丽乡村休闲游,流转土地近万亩,建设百亩红梅园等旅游项目,发展四季果蔬采摘园、农家乐等,日均接待游客量达到5000人次,2017年全村经济收入达到7500万元,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

前河摸鱼后河抓虾的童年记忆重现                      本报记者聂烽/文记者景卫东 通讯员杨玉柏/图

柏临河在东西两支合二为一,流经土门后进入伍家岗区伍家乡,经灵宝村、共联村后汇入长江,辖区有12公里的流程。

12公里河段不长,却是柏临河最美的河段之一,因为有柏临河湿地公园这样的城区建成面积最大、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湿地公园。

这里是支流后河,前面就汇入到“前河”柏临河,很多年没见到的水鸟这几年逐渐多了起来。

1988年大水漫河,淹到灵宝村委会前

4月26日,是伍家乡一月一次的“环保日”活动,灵宝村村委会副主任杨艳萍和20多个党员、志愿者与往常一样来到村委会前的柏临河捡垃圾。

除了“环保日”的活动外,灵宝村柏临河段的保洁是有专门的巡管员,还有3个环卫工人和一辆环保车,“巡管员孙祖运是一日双巡,不让垃圾入河。”

灵宝村仿佛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的存在,来到之前都无法想象在城区会有这么一个小村,依山傍水,与世无争的样子。从小生长于斯的杨艳萍,称门前的柏临河为“前河”,而流经南湾村,在灵宝村汇入柏临河的支流被称呼为“后河”。“小时候前河里特别多的鱼,父亲带着我们到河边,他在河里捕鱼,我们小孩就玩水,前河摸鱼后河抓虾,是我们在这长大的村民最美好的回忆。”她说。

因为河流的污染,曾经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了鱼虾,就连河水都有一股浓浓的异味,每到下雨前村民都不敢开窗。“好在这几年全面推行河长制,柏临河的治理成效让我们这些住在旁边的村民深刻体会到巨大的改观。”她说,“现在河里也有鱼了,前河和后河每天都有大量的垂钓者,童年记忆又回来了。”

说话间,我们走到了河边,几只白鹭仿佛就像事先约定好了一样,当我们把手机和相机举起,它们就齐齐地飞上天空。“这几年水鸟明显增多,白鹭和野鸭最常见,还有一种从来没见过的鸟也经常来,灰色的羽毛,非常大,两只两只出没。”杨艳萍说。

这几年的治理,河水变清了,防洪标准也提高了,汛期漫水的场景也没有了。“1988年那场水我印象最深,河水都涨到了村委会门前的村民广场那块。”她说,“现在涨水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安排人员去清漂浮物就好。”

弯弯曲曲时常改道,河畔春夏之交会“下雪”

按照当地地名普查办的资料显示,柏临河进入伍家乡后的7公里多流程坡降变缓,加之灵宝村、南湾村的一条支流后河并入柏临河,使河道弯曲,九曲回肠注入长江。

柏临河曾经的九曲回肠,共联村村民朱银富曾向我们作过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柏临河第二次改道以前,如今梧桐邑的位置就是河滩和河道,河滩上种满了杨树。

也大约就是这个时节,暮春的柏临河畔总会“下雪”——杨树的白絮随风飘舞。“2011年以前还能看到这种情况,就看到漫天的白絮在空中飞舞,就跟下雪了一样。”他回忆说。

河道的改变除了人力改变之外,更多的是因为汛期的雨水的缘故,柏临河也不例外。就如同我们此前采访的玛瑙河白河河段以及点军桥边河范家湖河段一样,遇到涨水时河滩就会变成河道,甚至形成了湖面,大水消退之后就可能出现河水改道。

如今,这里已经是柏临河湿地公园的核心区域。伍家岗区投入2.58亿元,高规格建设柏临河湿地公园7.4公里,面积103公顷,植物种植100多种,形成四季有花、天天有景,集居民休憩、运动、娱乐为一体的景观公园带,打造宜昌生态保护与休憩型城市湿地公园样板;投入180余万元,对柏临河沿线共联村、共勤村、前坪村段实施生态复绿,因地制宜,种植香樟、水杉、桂花、樱花、紫薇等绿色植物30余种1万余株,绿化面积约5.5万平方米,在柏临河左岸打造一条长约3.2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全面提升流域生态保护水平。

陪同我们的伍家岗区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杨玉柏介绍,结合山水林田湖草项目,将计划投入3亿元,按照年度工作目标建设任务清单,继续实施4大柏临河流域生态治理项目,即:柏临河支流花艳排洪沟生态修复项目、柏临河岸坡生态治理项目、柏临河入江口段长江岸线生态治理项目、柏临河沿线截污纳管项目。利用工程措施,为持续改善流域水环境提供保障。

临江溪大桥修好前,过河全靠渔划子

湿地公园下游不远处就是临江溪大桥,这是1979年开始修建的,到1981年才正式通车。“在那以前全部靠渔划子等船舶过河。”朱银富说。

隔着临江溪,左岸是共勤村,右岸是共联。目所能及,语声可闻的两地,从此岸到彼岸,只能坐渔划子过河。否则,就要走很远的路到猫子嘴,再绕道洋坝过去。

据明弘治版《夷陵州志》记载,柏临河畔设有临江渡,在“州南三十里,官设渡船。”可见,千百年来虽然临江溪阻隔了人们的通行,但总会有办法过河。

据已故的宜昌市炎黄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张帮寸先生考证,解放前这里有个摆渡人叫廖云昌,临江坪人至今念念不忘,他一生积德行善,做过无数好事,有谁要过河,不管白天黑夜还是天晴下雨,招呼一声,他的渔划子便会适时渡人,穿梭于两岸。张帮寸先生曾提到:临江坪走出的退休老领导阮真镜回忆,当年廖云昌在临江溪摆渡,从来就不脱衣服睡觉,无论什么天气,什么季节……”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桥梁横跨河流之上,给世人带来便利,也见证了社会对于河流治理的重视。

走在临江溪大桥的下游,两岸护坡经过整治之后,一片绿意盎然,大量的垂钓者分布在两岸,一直延伸到江边的入江口处。

未来这里还会更美,在此前举行的2019年第二次宜昌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柏临河入江口—猇亭古战场长江岸线整治修复方案基本确定,该项目位于伍家岗区至猇亭区临江一侧,起于柏临河入江口,止于猇亭古战场,总长约8公里,面积约118公顷。建设内容主要包括道路绿化、临江溪污水处理厂生态修复及环境整治、伍家岗长江大桥下环境整治、码头环境治理及生态修复、滨江绿廊及基础设施建设等内容,通过对范围内沿江码头、岸坡等进行整治复绿,形成长江生态绿廊。

根据设计方案,项目以宜昌市长江岸线整治修复为核心,恢复滨江岸线的生态载体,在实现驳岸复绿的前提下打造“山水长歌”的生态文化公园。整个公园设计结构为“一带三脉十景”。“一带”即长达8公里的长江岸线整治修复生态带,以贯穿全园的绿道慢行系统为核心。“三脉”为“绿脉、文脉、人脉”。“十景”包括再生水花园、雨水花园、田野阡陌、两山广场、百舸争流、诗里藏春秋、山盟之约、灯塔广场、码头印象、惊涛栈道等“十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