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桥边河水流,流到芦林古渡头(3)

核心提示: 桥边河“在上段被称为车溪河,进入土城乡集镇被称为土城河,进入桥边则叫桥边河,在入江口一带则叫做卷桥河

只要垃圾清理干净了 整条河看着就舒服                       

李德发是点军区土城乡车溪村村委会主任,桥边河上段车溪的保洁是他工作的重点。“以前车溪要管养殖场和生活垃圾,去年关闭了畜禽养殖场之后,如今只用管理生活垃圾了。”他说,“因为车溪绝大部分都在景区范围内,所以每到节假日是我们最忙的时候。”

桥边河上段的车溪有13公里河段在车溪村,村里请了3个保洁员。李德发经常跟随保洁员们去巡河清理垃圾,在源头狮子洞湾那里,有很长一段路无法行轿车,要靠步行或摩托车,但是到下雨的时候特别危险。恰好附近有村民圈养的马匹,有一次遇到特别难走的时候,保洁员竟骑马巡了次河,“实际上这次巡河可以不去的,因为雨季的话生活垃圾主要集中在车溪的中下游,但是我们不放心,还是去了。”

 车溪的小桥流水。

因为车溪是季节性山溪,每到雨季来水比较大,加之支流众多,沿岸居民很多,遇到大水的时候一些来不及清理的垃圾就会顺河而下。去年4月,一次大雨之后,车溪里的垃圾到处都是,河道里以及岸边树上到处都是,车溪村组织了10多人来进行清理。“我们10多个人足足清理了半个月,有些树还比较高,用竹竿清理不好,我们就爬树去清理。”他说。

因为车溪是景区,游客特别多,难免会产生一些生活垃圾。除了景区方面安排专门的保洁员之外,车溪村每到节假日也会安排保洁员在游客集中的地方紧紧盯着,“除了引导游客不乱扔垃圾之外,也是看到有垃圾就及时清理。”

好在绝大部分游客素质都比较高,而且村里和景区方面的积极引导,节假日的垃圾并不多。“但是即便如此,每个节假日我们还是不断人,我本人遇到小长假就是白天都在沿河巡河,确保不能有一点垃圾入河。”

眼下已经是4月了,车溪景区每天都有大量的游客,在接受采访的这一天李德发还去专门巡了次河,“没什么垃圾,几个保洁员都在岗。”

虽然工作累点,但是李德发觉得都是值得的,因为只有水清了,车溪景区才更有魅力。“我们车溪本来就是因水而生,水好才能在游客中有好口碑。”他说,2017年12月,村里清理了两家养猪场,从那以后整个车溪的水质都好了不少。“以前河水都是臭的,靠近就有味道,现在只要垃圾清理干净了,整条河看着就舒服。”

小河弯弯,淌出城区的菜篮子                                        以前菜农沿着这条路到孝子岩下,坐轮渡去城区卖菜。

(图片来自网络)本报记者聂烽/文 景卫东/图

这两张拍摄于1894年的桥边河畔姜孝祠、孝子岩的老照片,曾在ebay上拍卖,被宜昌网友发现。

如果从入江口的孝子岩逆流而上,沿途要经过郭家岭、范家湖,然后到桥边、土城。原来这里曾是城郊蔬菜基地,无数的菜农沿河而居,在河边种菜。

随着点军滨江生态新区的建设,郭家岭、范家湖一带的开发,城郊蔬菜基地朝着桥边河流域的中上游桥边镇和土城乡转移,桥边河就像是城区的菜篮子。

车溪边的水车。范家湖河两边,曾都是大棚。

关了养猪场断绝污染源,引导养殖户种菜还积极找销路

天王寺村,一处拆除了养猪场旁,再也闻不到曾经的臭味,猪栏也已经拆除。这是去年桥边镇的畜禽养殖污染源整治拆除的6家养猪场之一,镇上花费了40多万元。

当地并没有对此一关了之,对于养殖户的出路问题也考虑到工作范围内。桥边镇人大主席团主席代华,在该镇分管河长制工作。在桥边推进畜禽养殖污染源整治中,他对于养殖户的支持非常有感触。“养殖户支持我们的工作,为河流治理作出牺牲,我们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出路。”他说,“除了引导他们就业外,一些年纪大的留守老人则引导种植蔬菜、食用菌或发展水果产业。”

一直是近郊菜基地的桥边,在蔬菜种植方面有着很大的规模,还有一些企业家也在当地发展蔬菜产业。“例如我们在鼓励他们发展蔬菜大棚的同时,联系了附近乃至宜昌城区的机关单位或企业的食堂,给他们的蔬菜找销路,实现从菜园到食堂的无缝连接。”他说,“保证这些转行发展的养殖户的出路。”

不仅天王寺村如此,周围的石堰村等村关停的养殖户也享受到了这个待遇。“作为近郊蔬菜基地,我们有发展蔬菜产业的优势,所以他们也有信心从事这个产业。”代华说。

全面推进河长制,桥边镇除了下大力气整治畜禽养殖污染源外,对每条河流都明确责任人,各级河长正常巡河外,专门聘请的巡河员每周要巡河一次,小问题当场解决,大问题商报镇里然后由专门劳务公司处理。56岁的沈万银就是桥边河奥体中心河段的巡河员,4月初我们来采访时,他正在冒雨巡河,“小垃圾我就捡了,无法清理的就由劳务公司来负责。”

代华告诉记者,2018年桥边镇开展3次志愿者活动,分河流去开展活动,“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河长制,共同来保护河流,保护桥边河。”

一河之隔种出的萝卜味道不同,范家湖的萝卜能卖出高价

从桥边镇出来,过了奥体中心不远,就是范家湖村了,在10多年前这里是重要的蔬菜种植区域,特别是萝卜很有名。

“70年代时,范家湖种的萝卜,成年劳力一担只能挑6个,一个20多斤重。”点军街办范家湖村村民邹元昌说,“后来改良了品种,一个萝卜只有1到2斤重,并在宜昌市闯出了名头。”

当年范家湖的菜最受菜贩子欢迎的就是萝卜了,“菜贩子说,顾客点名要吃范家湖的萝卜。”

同样曾是点军街办当年的种菜大村,郭家岭和范家湖就一河之隔,巴王店也在一旁,唯独范家湖这个面积1.54平方公里的地盘,才能种出这种萝卜。“当年范家湖一大队是蔬菜农科所,专家也研究过,大概就是因为范家湖的耕地都被卷桥河围起来的缘故,河床变迁等原因让泥土带有沙性,让萝卜的品质特别不一样。”邹元昌说,“范家湖的萝卜菜贩子都爱收,他们收菜的时候就拿个萝卜尝一口,只要尝一口就知道是不是我们范家湖的萝卜。”

回首过去种菜的日子,菜农们都很骄傲。因为在江南菜农不再在北山坡转盘卖菜后,菜贩子为了能够收到蔬菜,直接开车去点军街办的几个村收菜,特别是梅子溪、郭家岭和范家湖这几个村,因为距离近且菜的品质高,成了很多菜贩子首选之地,甚至有些菜贩子为了能收到菜,开始“讨好”起菜农来。

凌晨时河边有大量菜农去赶集,走到河口乘船到大南门去卖

60岁的范开忠,虽然已经有7年多没卖菜了,但回想起凌晨起床赶船过河、大南门等菜贩子收菜的日子,总觉得历历在目,此前这个村的乡亲40年间都靠卖菜为生。

那时卖菜,凌晨2点半全家人准时醒来,从地里摘菜装篮,然后范开忠和妻子就挑着两担菜沿着桥边河旁的泥巴路到河口下孝子岩码头,老人则在地里继续摘菜。“当时沿着河边都是挑着菜赶路的人,最远有桥边的、土城的,点军坡太高不好翻,沿河走最方便。”

走了一段,就把菜放路边,然后回去再挑新摘的菜。“卖菜的人都不会去动别人的菜。”他说,“到了河口的孝子岩那里,妻子来接着挑,我又返回到郭家岭那挑之前放在路边的菜。”

等所有的菜都挑到了桥边河码头,第一班船也快要发船了。“长长一队的菜农,在码头说说笑笑,船来了就依次交钱买票上船。“菜也是要收船票的,都是售票员靠眼睛估摸,他们觉得超过50斤了,就要收一个人的船票钱,从最初的1毛钱到后来的7毛钱,最后涨到了1块钱。”他说。

等夷陵长江大桥通车后,越来越多的菜农买了三轮车,一车运到北山坡转盘去卖,河边才安静下来。随着政府引导,北山坡转盘处的“批发市场”消失,菜农会把菜拖到金桥市场附近。“绝大部分菜贩子上门收购。”范开忠说,“之后就很少过河去卖菜了。”

河口是古蜀道起点无数名家留下诗篇           桥边河口,孝子岩下。

这里古称芦林古渡,本地人传说,过去渡口边上竖立有牌坊横匾,有“芦林古渡”四字,据说是清代顾槐所书,后毁于兵火。据重庆师范大学杨华教授考证,古人为避夏季三峡涨水、冬季险滩恶浪,开辟了由宜昌渡江入蜀的陆路通道。这条古道起点正是这里,终点在利川谋道镇苏拉口,全长约500公里,沿途有支道连结,形成三峡南岸的交通网。明雷思霈《荆州方舆书》中载述:“由此山(孝子岩)而西数里,楚入蜀道也。山皆碴磴斗绝造,容人左担不可复易,还二分垂在外,若九折羊肠,一步一足息。”

1175年,南宋与杨万里、陆游等人齐名的范成大,从广西桂林出发往入蜀任成都知府、四川制置使,他经零陵、衡州等地进入湖北,再经荆州过虎牙滩至宜昌古城。在桥边河口的芦林古渡上岸,伴着这条河的水声,从芦林古渡头走响铃口、桥边、土城、过车溪,达小望州,然后抵白云山。

陆游也曾来过。他在赴奉节任通判之职时,途经孝子岩慕名前来。1170年十月初七专程游孝子岩上甘泉寺,并写进《入蜀记》。此后他卸任东归,再次来到桥边河畔并留下了名篇《峡州甘泉寺》。

陆游之前,欧阳修和苏轼也曾泛舟桥边河。欧阳修贬任夷陵县令时,曾与好友峡州判官丁元珍同游于孝子岩,留下《和丁宝臣游甘泉寺》一诗。苏轼出川进京赴任,于1059年途经桥边河口,留下诗作《题峡州甘泉寺》。

到明朝时,张居正的女婿、刘一儒的儿子刘戡之也曾来此,并明确记载了桥边河边的范家湖,他在《和陆放翁题峡州甘泉寺》中提到:“寺静全宜暑,枫多最艳秋。范家湖面阔,十里可行舟。”

2017年6月,记者一行在范家湖村的向导带领下,一路披荆斩棘,在桥边河旁一处石壁上找到了“洗心”二字的摩崖石刻,只是石刻是何人而作、何时而作,无法考证。唯一有关联的就是陆游在《入蜀记》中提到,在桥边河畔有甘泉寺,还有洗心亭,但洗心亭是否就跟“洗心“摩崖石刻是同一个地方,则没有确切历史资料印证。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