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科教 > 正文

著名作家王蒙昨天抵宜,开启三天文学之旅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们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66年前,著名作家王蒙第一次拿起笔创作,就一口气写下了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包括这首激情澎湃、已成经典的序诗,由此开启了他长达六十六年风雨兼程的文学生涯。66年后的昨天下午,王蒙专程乘机,从北京直飞宜昌,到达三峡机场,当这位被誉为“共和国文学的一面镜子”的著名作家健步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们分明再次感受到他不可遏止的创造力和磅礴的活力,他还是那么昂然,那么精力充沛,那么卓具锐见,像极了这个将到未到的春天。难怪铁凝称王蒙先生是“高龄少年”,也难怪,宜昌的天气前一天还是春雨霏霏,昨天就已切换到艳阳模式。的确,天公作美,不忍心打扰王蒙先生这次难得的文学之旅。

m_3-10-0315SJ彩_2

m_3-10-0315SJ彩_5

m_3-10-0315SJ彩_4

王蒙为本报的题词。

“未到三峡来,已知三峡美”,35年前,王蒙乘船上行,经过葛洲坝和三峡,写下《三峡》散文名篇,篇中称葛洲坝“真是一道钢峡,一道绝不比瞿塘峡、巫峡、西陵峡逊色的钢峡”,而35年后的今天,高峡出平湖的壮美景观令人神往,宜昌颜值指数一路上升,王蒙先生一定不虚此行。“算起来,我这是第三次到三峡,第一次是1984年,那次是坐船经过;第二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三峡大坝建成前夕;这次是第三次。”在从机场回城区的车上,王蒙告诉记者,当车经沿江大道时,他对宜昌的优美环境赞不绝口。昨晚,他还应约为三峡晚报题词:“永远的文学,永远的三峡”!

著作宏富,51卷《王蒙文集》即将全新出版

14岁成为少年布尔什维克,1953年19岁时创作《青春万岁》,1957年因为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影响,在新疆生活工作16年,改革开放时期迎来文学创作的井喷,81岁凭《这边风景》斩获茅盾文学奖,今年85岁的王蒙伴随着、也印证了新中国文学发展的全过程。作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绝对绕不过去的人物,王蒙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影响是综合性的,不单是小说方面,还有诗歌、散文、比较文学以及古典文学研究,表现在齐头并进的多个方面及前沿地带。有论者认为,王蒙的世界比乡土艺术多了开阔,比市井文学多了野性,比感伤的诗作多了热情,比凄怨的夜曲多了些亮度,他的吞云吐月,纵横捭阖的气魄,是“五四”新文学以来少有的景观。

而几年的文化部部长生涯,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中国作协名誉主席等,也让王蒙一直秉有作家、学者和官员等多重身份,让他有了更丰富的阅历,对此,王蒙自始至终表示,自己是本着一丝浪漫的情怀,对中国的未来有着比较乐观的畅想,这种浪漫情怀交织着文人对社会对祖国的一种责任感,促使自己出任文化部部长。

从1953年创作《青春万岁》至今,王蒙的文学创作持续了66年,回首这66年的文学创作,他感叹,选择了文学,曾经的坎坷、失败、痛苦,反倒变成了最宝贵的财富,“生活跟我之间,我们扯平了”,而王蒙与生活扯平的利器,就是文学。他至今已创作了共1800万字的各类著作,创作的小说就达一百多部,其作品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传播到全世界。“下半年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王蒙文集》,数量将达到51卷”,王蒙告诉记者。

青春作赋,今年一口气发了四篇小说

今年第一期的《上海文学》杂志,在小说头条发表了王蒙的《地中海幻想曲》和《美丽的帽子》两个短篇小说;与此同时,《人民文学》的今年的第一期,发表其新创作的五万字中篇小说《生死恋》。有意思的是,这三篇小说的主题都是爱情,可见王蒙的激情与活力,依然动人。昨晚,王蒙先生还称,《北京文学》今年第三期发表了他最新的非虚构小说《邮事》。

记者注意到,2019年第3期的《小说选刊》,迅速转载了《生死恋》,“小说家的生命力有时候真的不能用生理年龄来衡量,如果你读到王蒙的《生死恋》,绝对想不到这篇作品出自一位85岁老人之手,语言的热度、感觉的奇妙、行文的畅快,仿佛来自青春写作者,唯一显得沧桑的就是小说的内容,那些内容是一个历经岁月、饱经磨炼的人才可以写得那么从容、淡定而又简约”,这家刊物的编前语如是说。“《地中海幻想曲》两个小短篇和中篇小说《生死恋》都是去年创作的,风风火火,笑笑哭哭,写小说的感觉是无法替代的”,王蒙表示。而他旺盛的创作力非徒小说,仅2018年,王蒙还完成了阅读《列子》的转述与点悟一书,完成了“喜马拉雅”发行的读孔孟老庄的百讲音频。完成了“磨铁”《读孔孟老庄》的简本丛书,完成了新版陪读(评点)《红楼梦》,还不包括他到全国各地参加的讲座和文化活动。

今年,王蒙希望再写一两篇小说,“我听过不止一位同行对我说,写小说正如娶媳妇,是青年的事。但去年12月我读到了即将90大寿的徐怀中兄的长篇新作《牵风记》,新年假期中又看到比我小8岁的冯骥才大个子的长篇新作《单筒望远镜》的首发式报道。人家的与自己的写作,都令我鼓舞”,他说,写起小说来,每一粒细胞都会跳跃,每一根神经都在抖擞。

从《青春万岁》开始,如今已是“80后”,可贵的是,王蒙对新生事物不仅有好奇心,年轻人流行的时髦爱好一样不差。王老还透露,近三年他在手机里加上了每天计步健走,平均每天8630步,“许多朋友担心我的膝盖,2019年,我给自己的预期标准,从8000降到7000步了,2019年应是充实忙碌的,当然也得把握节奏,把握心态,只能耄耋,不能饕餮,适可而止,乐天知命”。

情怀依旧终生最爱是红楼

除了创作之外,王蒙先生晚年一直痴迷于中国文化元典,并以自己的风格对其阐释、解读,《老子的帮助》、《天下归仁:王蒙说〈论语〉》、《庄子的享受》、《庄子的快活》、《庄子的奔腾》和近年出版的《得民心得天下:王蒙说〈孟子〉》等著作,堪为其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发扬之作。

王蒙终其一生最喜欢读、终生研究不辍的书,还是《红楼梦》。从早年由三联书店出版的《红楼启示录》,到《王蒙活说红楼梦》、《王蒙谈红说事》、《王蒙的红楼梦》讲说本和评说本,再到今年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四卷本的《王蒙陪读红楼梦》,可以说,《红楼梦》是王蒙一生的心结之所系,“我大概是从12岁开始读《红楼梦》的,我也不知道读了多少次了”,王蒙说,《红楼梦》是一本最经得住读,经得住分析,经得住折腾的书。《红楼梦》是经验的结晶。人生经验,社会经验,感情经验,政治经验,艺术经验,无所不备。《红楼梦》就是人生,《红楼梦》帮助你体验人生。读一部《红楼梦》,等于活了一次,至少是活了二十年。

文化盛事宜昌开讲“永远的文学”

作为《锵锵三人行》的重要嘉宾,王蒙先生的包容、机智和幽默,给很多观众留下很深的印象,而他的演讲风采和思想深度,则让他圈了众多的粉丝。因此,一直以来,王蒙先生被各大讲坛、大学等邀请,作各种读书、创作和文化讲座,但他一般婉谢,很少应邀参加。“先生毕竟年事已高,再加上创作任务重,一般的邀请他不会参加”,王蒙夫人、著名新闻专家单三娅老师对记者表示,但宜昌一直是王蒙先生演讲的重要选项。

经过初步安排,去年九月,拟议中的宜昌之行几乎就要成行,但因为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只好再次推迟。此次终于玉成,让宜昌众多的文学爱好者和市民,与心目中的文学大家亲密接触,一睹文学的风采,也让王蒙先生借此可以再次刷新对三峡和宜昌的感受,一睹大美宜昌的文化风景,不啻为两全其美,美美与共。“这次来宜昌,就是想与宜昌朋友一起分享文学的梦想和文学的魅力”,王蒙告诉记者,三峡大坝和屈原故里也是他特别想看看的地方。

此次名家讲坛由中共宜昌市委宣传部和宜昌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宜昌市图书馆承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提供特别支持。

“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文学,是比生命更长久的存在”,也许,这是王蒙先生到宜昌开讲“永远的文学”的理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