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沮漳溯源

核心提示: 几千年来,沮漳河在当阳汇合前是被分开称呼的,只有交汇后才被称为沮漳河

                           漳水洋洋,沮水瀼瀼。

几千年来,沮漳河在当阳汇合前是被分开称呼的,只有交汇后才被称为沮漳河。

近年来,约定俗成的称谓已然发生改变:沮河被称为沮漳河,原来的漳河则被视为沮漳河最大的支流。“根据《湖北省河道名录》,沮河被称为沮漳河。”远安县水利水电局副局长肖运喜说。

春节前夕,我们沿着沮漳河溯水而上,寻找源头。整治后的沮河一桥两岸全貌。王家大老岭高山泉眼就是沮漳河的源头。

m_6-7-0222SJ彩_3

m_6-7-0222SJ彩_2

m_6-7-0222SJ彩_1

采访团成员在沮漳河源头。

7年前网友探源母亲河,在马坡高山泉眼竖下石碑

山寒水瘦,这是冬季远安的模样。

水是沮河,关于它的源头,《水经注》记载:“荆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沮水出焉,东南流于江。”明弘治九年版《夷陵州志·卷二·远安》中所记载的:“(沮水)自房陵(今房县)发源,经县西南,与漳水合,通入大江。”

今天通过对比史籍志书所标注的地点,通过地图测距工具发现,二者实际距离不到20公里,都是在“荆山”范围内。到了现代,随着科考的进行,沮漳河的源头被测定在襄阳市保康县歇马镇境内的响铃沟一带。

1月24日,我们从远安出发,驱车2个多小时抵达了响铃沟,这个近10公里长的峡谷是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在响铃沟,沮漳河被称呼为歇马河,已经是一条大河,显然不是源头。

我们继续逆河而上。再往前就是歇马镇油山村的地界,在当地村委会干部指引下,我们来到了海拔1200多米一个叫马坡的地方,那里竖立了一块2米左右的石碑,上面写着“沮水源”三个大字。

这里有一个高山泉眼,已经干涸。石碑是歇马当地政府所立,在它的背后还有一块黑色石碑,肖运喜告诉我们这是远安一群热心网友所立。我们事后了解到,这群网友7年前探源母亲河,在保康县文史学者的指引下来到歇马镇油山村的马坡,在这个泉眼处立下此碑。

王家大老岭才是沮水源头,清水从山中源源不断流出

看到泉眼里已经断流,肖运喜这个从事水利工作20多年的专家认为源头另有所在。

于是我们一行7人沿着流经村庄的溪水继续踏寻,直到在一个小水潭处再也无法前行。向上看去,依旧有一条小溪沟蜿蜿蜒蜒从山中流出。“往上再走个300多米,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山洞泉眼,溪水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这里一年四季都没有断流。”村民赵长来说。

站在水潭前,仰望这座名为王家大老岭的大山,阴坡处还有2018年的积雪。我们基本可以断定王家大老岭高山泉眼就是沮漳河的源头。村民说,这里的积雪最长可达近5个月不融化。从这片素净的大山中流出的源源不断的清水,滋养着下游6个县市区、10多个乡镇的数百万居民。“特别是我们远安城区和几个乡镇的饮用水就来自沮漳河,它是远安人民的母亲河。”肖运喜说。

远安县城就在沮漳河边,而通往县城以及各个乡镇的主干道,基本都是依河而建。无论是外出还是归乡,只要经过花林寺,就意味着即将到家或离开了家。

“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保护好这条母亲河,不仅保护了我们的水源,更留住了我们的乡愁。”远安县河长办主任、县水利水电局局长许和明说,“通过全面推行‘河库长制’,深入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扎实开展污染防治,仅2018年全县河库长制工作累计投入达2.76亿元,县级河长(或委托联系部门)履职巡河214次、督查乡镇级162次,乡镇级河长履职巡河800次、督查村居级397次,村级河长和河库管护员履职巡河10420次。”

打造“河库长”制升级版 打赢碧水保护持久战

中共远安县委书记、远安第一总河长 张立新

远安把全面推行河长制作为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制度安排,坚持责任唯一、科学治水、精准施策,做到守河有责、守河有方、守河有效,努力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注重靶向施策,增强调研的精准性。水体污染成因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需要从专业的视野、技术的角度做好水质分析,找准污染源,开好处方药。聘请专业资深检测公司分别对黄柏河、沮河两大流域污染源作深入调查分析,共设立检测点54个,采样60余次,采集数据及参数6000余个,经分析比对,黄柏河东支流域水环境破坏主要污染因子为总磷、磷酸盐和氨氮,污染源为磷矿企业污水和生活污水;沮河远安段主要污染因子为总磷,污染源为广坪河上游污染源以及集镇生活污水,明确了以磷矿企业排水、工业污水、农村面源污染、畜禽养殖排污等为重点的治理方向,为实施一河一长、一河一策、一河一档奠定了专业技术方案。

坚持标本兼治,突出治理的综合性。坚持治水治河治人相结合,打好标本兼治组合拳。强力开展污水治理。建立黄柏河东支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将断面水质达标情况和水质改善指数与区段内矿产资源开采指标挂钩,倒逼磷矿企业达标排放。扎实开展黄柏河流域“百日攻坚”行动,按照磷矿企业标准化、矿山道路洁净化、面源污染减量化、畜禽养殖规范化、日常管理制度化“五化”目标,整体提升流域内水生态环境质量。精准实施治污工程,痛下决心关闭4家化工企业,新建城镇污水处理厂4座,完成畜禽养殖“一场一策”治理155家,沿沮河一公里红线基本形成。着力实施水生态修复。全面推进河道禁采砂场复绿,县域25家砂场全部关闭。坚持河道生态修复与生态景观塑造并举,完成沮河两岸13家企业的征迁拆违,高标准建成桃花岛生态公园,沮河两岸可绿化面积绿化率达95%,沮河国家湿地公园被誉为全国河流型湿地典范。大力培育生态公民。在全市率先启动生态公民教育,建立生态治理教育基地,编印生态教材 《爱我远安》,实现中、小学生态教育全覆盖,水更清、岸更绿、景更美的诗画远安更有气质。

强化整体联动,提升组织的协同性。坚持县乡村三级河长联动,行政、民间及企业三类河长并行,强化责任担当、部门协同联动,让每条河流、每座水库都有守护者。落实县级河长13人、乡镇级河长65人、村居级河长87人,河库管护员123人,将河库保洁管护经费纳入县级财政保障,建立县级河长牵头负责、镇级河长具体领办、村级河长日常管护、河库警长全程护航的河库管护责任体系。推进民间河长+企业河长并行,选聘11名有能力、有情怀的人士出任民间河长,聘请29名企业负责人担任企业河长,让社会力量成为县域河库的宣传员和守护者,推动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生态环境不断改善。

“河长制”促进了“河长治”。沮漳河、黄柏河流域国控省考市管断面水质稳定达标且不断改善,全省沮漳河碧水保卫战“迎春行动”推进会在远安召开,付家河水库工程荣获全国水利工程最高奖项“大禹奖”,远安绿色发展指数居全市第一。远安将进一步扛起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责任,坚持生态人文兼修、保护发展并进,促进河库修养生息、维护河库生态功能,奋力实现高质量绿色发展全面发展。

出南漳峡口进入远安后 沮漳河流淌出原生态的妙曼身姿                        远安2018年举办的田野马拉松,选手在鹿苑河边感受生态之美,感受运动的乐趣。撰 文:聂 烽摄 影:肖运喜 景卫东通讯员:曾江勇

沮漳河从歇马高山顺势而下,沿途不断有支流汇入,流过襄阳南漳县巡检镇的峡口村,进入到宜昌境内,抵达远安县洋坪镇的南襄城村。

从南襄开始,沮漳河越来越具有大河气质。此前它在襄阳境内汇聚了不到10条说得上名字的河流,而从南襄以下更是一路以包容的姿态,将50多条河流纳入怀中,在当阳两河口拥抱漳河后,一路东南而下入长江。也是从南襄开始,沮漳河展现出另一种特色。“沮漳河远安段最大的特色,就是保持着原生态,展现河流最初的妙曼身姿。”肖运喜说。

鹿苑河一段河堤外表看不到水泥,石头全部取自河床           距离南襄城村第一座漫水桥不到20米的地方,有一处河心沙洲,沙洲不大,一簇簇芦苇匍匐着积蓄力量,等待开春。

沙洲上段散乱分布的石头,在枯水季节裸露了出来,有些甚至已经抵达漫水桥前。肖运喜指着一块石头说,或许几百年前,几十年前,几年前,这块石头被冲刷到了这个位置,它就再也没有动过,“石头上的青苔足以说明一切,仔细看石头上的水纹都是河水的流向,一切都是自然状态。”

一路往下游去,河心沙洲数不清,即便靠近县城,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风貌,“河流治理的理念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在沮漳河旧县段,远安境内最大的支流鹿苑河汇入其中。我们在鹿苑河边生态广场看到,长达近一公里的水环境综合治理示范工程,始终坚持着原生态的特色。河岸护堤全部用来自河中的石头垒成,外表看不到任何水泥的痕迹,“水泥全部在石头缝隙中,而且缝隙还留有空间,里面有原来河岸的水草草籽,等春暖花开时发芽就会从缝隙中钻出来。”

沿鹿苑河往下游走,随处都能看到原生态治理的成果,河心沙洲芦苇成群,河床保持着乱石嶙峋的姿态,“在鹿苑河水生态修复中,不影响行洪我们就不会清理,不会去变动。”

河里的鱼儿担当清道夫,人们利用它避免水草过度生长           从南襄离开,去往远安县城的道路,几乎都是傍着沮漳河而建,随处可见的河心沙洲让我们见识到它的荒野魅力。

经过旧县镇,抵达县城之后,我们来到沮漳河边的公园,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河流多了几分烟火气息。即便是冬季,河里依旧能够看到绿色的水草随波摇曳。肖运喜说,“原先的无益或有害的水草被清理后,我们尝试种具有净化水体等功能的有益水草。”他说,“不仅压缩了有害水草的生存空间,还能吸收有害物质等。”

同样在支流鹿苑河畔,有些连接地头田间排水槽的排水沟,都被故意挖成小沟,与河道平行一段距离再引入河中。“关键是小沟中种满了生态水草,通过水草吸收农田排水中的有害物质,经过一段距离的水草生态净化再排入到河中。”

这是当地生态治河的第一招,与此同时还开展了生态放流工作,2018年投资10多万投放了数万尾食草性鱼类,确保此前种植的有益水草不会过度生长。这些鱼儿,在沮漳河里充当清道夫的角色,到了丰水季节时还溯游而上,去往旧县甚至更远的沮漳河流域。

对破坏河流者绝不姑息,有执法人员曾遭铲车推行           河流保持原生态,生态种水草、放流生态鱼类,这些治河做法看起来颇为平常,但是面对破坏河流的违法行为,绝对是零容忍。

远安水利水电局得到的数据显示,远安开展全县全流域禁止采砂行动,截至目前,25家砂场全部关闭,累计处理乱采乱挖行为20起,现场制止教育12起,立案查处8起,依法移交刑事案件4件。

在关闭砂场中,当地将砂场治理工作分为断电停工、设备拆除、砂石清场、生态修复四个阶段。特别是在生态修复方面,根据砂场不同特点,因地制宜的制定生态修复方案,以旧县镇为例,当地观东砂场采取生态修复与发展林下经济相结合,开发旅游公路,治理修复砂场同时盘活村集体收入;七里村砂场,通过产业转型,由砂场转型成生态农家乐;洪家翟民砂场,已经关停,砂石料转移出河道完成了整改,通过湿地办项目将对砂场进行生态修复,建立了湿地公园。

在执法的过程中,水政执法人员还曾遭遇过危险。去年11月28日,水政执法人员接到举报,称洋坪镇万家咀村发现村民徐某在非法采砂,4名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拦停运输车辆,出示执法证件,并询问采砂及运输情况,其中执法人员曾令洪示意正在采砂装车的徐某将铲车熄火接受调查。不曾想徐某竟然开着铲车加速撞向执法人员,强行推铲曾令洪。“我当时下意识地跳进了铲斗,这才没有出危险。”曾令洪回忆起那一幕,仍心有余悸,“被推铲了近100米才停下,后来还下车对我实施辱骂殴打,最终警方赶到现场才制止了事态发展。”

曾令明是沮漳河流入宜昌后第一位村级河长 为清理树上的垃圾袋脖子都仰酸了           在沮漳河边的南襄城村老君冠,我们见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曾令明,他这天正在例行巡河,他是沮漳河进入宜昌境内后的第一位村级河长,负责数公里长的河段巡查。

眼下正直枯水期,河边几乎看不到垃圾,一趟巡河下来耗时并不多。但是到了夏季丰水期时,他的工作就繁重不少。

上游有峡口水库,而且沿河有大量人口聚集,每到水库开闸放水时,曾令明就要忙活至少一个星期,因为很多垃圾被冲刷到远安境内。“除了我和保洁员外,村委会所有人都出动去清理。”他说,“时间最长的一次我们搞了半个月。”

水大的时候,有些垃圾会被冲刷到沿岸种植的防洪林或者其它树木上,有些白色垃圾塑料袋在狂风等外力作用下,甚至挂到3米多高的树梢。“用竹竿来处理,但是有些垃圾缠绕在一起,就必须用梯子爬上去,手动摘除。”曾令明说,“有一次大家足足清理了近百棵树木上的垃圾,脖子都仰酸了。”

在远安南襄和南漳峡口的交界处,我们注意到有一些水泥管道被横在一处沙洲上。曾令明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一个采砂场,禁采后采砂场被取缔关停,但上游依旧有人钻交界处的“空子”,偷偷采砂。“我们曾制止过很多次,执法部门也来处理过。”他说,“后来我们就把水泥管道横在这里,阻挡采砂车辆进出。”

由于我们采访的时候正值腊月间,曾令明开始谋划着进行几次入户宣传教育。“随着外出务工人员返乡,特别是正月间走亲访友频繁,容易产生大量生活垃圾,所以我们打算提前介入,进行宣传。”他说,“这些年来,我深切感受到随着政府部门的宣传,村民的生活习惯正在改变,垃圾入箱、入屋成为常态,但是特殊时期依旧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因为过年就松懈下来。”

靠着几亩烟叶供两个女儿读书 赵长来要让她们沿着沮漳河走出大山         1月24日这天,已经放寒假了,赵长来夫妇和两个女儿都在火垄屋里烤火。

赵家在海拔1288米的地方,是距离沮漳河源头最近的人家,尽管源头只是一条小溪沟,但是赵长来依旧称呼其为沮河,而且对这条小溪沟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因为在集中供水以前,全家的吃水和地里的农作物基本就靠这条河。

在赵长来的印象中,即便遇到最为干旱的季节,小溪沟的水也没有断流,屋后的王家大老岭都上凌了,溪水依旧源源不断,“几分钟就能够接满一桶。”

赵家所在的保康歇马镇油山村3组,村民以前基本都在这条小溪沟里挑水吃,直到前些年精准扶贫开始后,农村饮水安全被当作重点工作,村民小组修建了蓄水池,“就在小溪沟边,管道一直延伸到山上。”

泉眼的流量不小,蓄水池能够保证有足够的水,“以前种玉米,前些年改种烟叶,小溪沟的水是足够保证的,每年就靠这个稳定的收入,来共两个女儿读书。”

赵家的大女儿在武汉读大学,小女儿在山下的欧店读中学。靠着几亩烟叶保收的他看来,即便收入并不高,还是要咬紧牙关供两个孩子读书。

在大女儿没上大学前,他每周五就骑着摩托车走上半个多小时山路,去接她们回家,然后周日下午又把她们送过去。天气好的时候还好说,遇到大雪、大风和大雨天气,半个小时的山路最少要多花一倍多时间。“之所以这么辛苦供她们读书,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够跟门前的沮河一样,冲出大山,去到大城市生活。”他说,“不要再跟祖辈一样,在山里从出生就能看到死,过着闭塞、望天收的生活。”

不过他希望孩子们读书有出息之后,也不要忘了家乡,不要忘了屋后的那座王家大老岭,不要忘了从山上泉眼流出的沮河,“毕竟这里是她们的根。”

看到问题拍照留证据,论坛发帖微信转发曝光…… 一群民间河长自发守护母亲河             民间河长曹敦新在巡河。撰 文:聂 烽通讯员:曾江勇

1月25日上午,我们在旧县镇杨家庄踏访时,意外遇到了一个“骑手”,他不像其他骑手那样风驰电掣,而是沿着沮漳河的一条支流在小路上缓慢穿梭,不时下车到河边看看。

他叫曹敦新,是远安县城一所小学的老师。曹老师还有两个身份——远安论坛的版主“九子溪水”和民间河长。在远安,跟曹老师一样拥有民间河长身份的还有16位,他们最初都相识在远安论坛。

“坛友”做公益,催生水资源保护协会           远安论坛的管理员是陈光文,论坛昵称“山人”。

在BBS盛行的年代,远安论坛是当地最具影响力的网络社区。“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注重做一些公益活动,”陈光文说,“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启动了‘探源母亲河’活动,探访的第一条河流就是沮漳河。”

在沮漳河源头的保康县歇马镇油山村立碑的,就是陈光文等人。他们立“沮水源”的石碑,是希望引起大家对河流保护的关注。后来他们又踏访了远安境内的黄柏河和漳河流域。“有感于河流受到的破坏以及污染,我们在县环保局和县水利水电局的支持下,于2016年成立了远安县水资源保护协会这个公益组织”。他说,“希望通过这个组织,带动更多的人来关注河流,保护河流,特别是沮漳河这条远安人民的母亲河。”

协会的成员们都是论坛的版主或资深网友,真实身份有商人、农民、公务员、教师,公益活动全靠平常的业余时间。“我们这批人是最早接触网络的人,对于互联网的传播功能有着深刻的了解,所以我们希望用自己所懂的知识做一点贡献。”曹敦新说。

协会成员利用空余时间,或开车或骑车奔波在远安境内大小河流边,用眼睛发现问题,用镜头记录问题,最终在论坛的“生态远安”板块进行发布。“用事实说话,用图片说话,用数据说话,实事求是反映问题,有图有真相,期待通过论坛的影响力引起重视。”陈光文说,“有人来打电话说情,希望不要‘曝光’,但是我和其他成员都拒绝了,只有引起重视了,才能得到更好的治理,效果特别明显。”

“找茬”引重视,网友变身民间河长           水资源保护协会在论坛发帖,的确引来了远安河长办以及水利水电局的重视。“论坛的版主和网友他们有热情、有阵地而且有行动,让我们认识到远安全面推行河长制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远安县水利水电局局长、河长办主任许和明说,“我们主动跟他们进行接触,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民间河长。”

对于民间河长的工作,特别是自曝“家丑”的做法,远安有关部门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民间河长曾经在一次巡河中,对发现的问题在论坛进行了曝光并发布在微信公众号,结果有网友留言说民间河长们“无聊”。远安县河长办领导看到这条回复后,立即联系陈光文,称如果是公职人员将汇报至县领导处进行严肃处理。

只要是民间河长发现的问题,远安县河长办以及水利水电局就会督促辖区政府整改,并且将问题列入到考核之中,“整改不到位就会影响打分,最终影响到年底乡镇的考核,分量和力度都十分重。”

陈光文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乡镇一级政府对于民间河长的“找茬”也慢慢理解了,因为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发现问题,乡镇一级立即行动进行整改,而且整改效果都还不错。”

在曹敦新的办公室,我们看到了一本台账,足足有数百页,那是2018年民间河长们的巡河台账。

翻开台账,里面记录了民间河长这一年的巡河以及发现的问题:在论坛上发布了108篇巡河文章,7个乡镇102个行政村、33条大小河沟,共发现43个行政村70处河道存在的问题。“截至1月中旬,整改64处,未反馈整改情况4村6处。”陈光文说。

“挑刺”不停歇,每个乡镇保证2名人员             民间河长谢玉林、韩远华、李念军(右起)巡河中。

因为巡河,民间河长经常驱车数十公里,一不小心还会遭遇安全事故。当天正在忙工作的民间河长谢玉林在电话中告诉记者,2018年6月的一个周末,他和另外4名民间河长前往西河途中,驾驶的车辆由于刹车稍迟与前面一辆越野车追尾,车头有白烟冒出,担心汽车着火的他赶紧下车查看,发现车头已经严重变形,“后来车子被保险公司送往宜昌4S店维修,维修费高达3万多元。”

因为民间河长的付出和努力,各乡镇对于河流的治理也非常的重视,唯恐被“挑刺”,而他们的工作经验也被当作典型,汇报到县市省,获得了各级肯定和表彰。

远安当地对于保护河流的宣传,居然还起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鸣凤镇北门村九子溪边有个叫徐超的“打鱼佬儿”,看到别人电打鱼效益高,也买来工具电打鱼,结果在2016年秋天看到远安政府部门宣传禁止电鱼毒鱼炸鱼保护水资源,并且在远安论坛有奖举报电鱼毒鱼炸鱼后,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遂“金盆洗手”不再电打鱼,和别人合伙开店并在2018年在远安县城租下一间门面卖鱼,“一天卖一两百斤鱼轻轻松松,几百元钱就到手了。”

尽管获得了肯定和表彰,陈光文他们依旧觉得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2019年我们要继续做到‘挑刺’不停歇。”陈光文说,“而且我们自身力量也会适当调整搭配,保证一个乡镇有2名人员,交通便捷河流多的乡镇多配1名人员,方便开展巡河工作。”

民间河长只是远安推进社会共治的一个缩影。“远安创新民间河长、企业河长机制,全力引导社会参与河库长制工作,从民间人士和企业负责人中择优设立河长40人,成立12支‘河库志愿护卫队’和‘河小青志愿护卫分队,先后网罗1960名志愿者成为县域河库的宣传员和守护者。”许和明介绍说。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镇村河长深夜联动抓电鱼 电鱼者写50份检讨贴全村         在远安旧县镇,除沮漳河和东干渠外,还有6条镇级河流。

自从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当地河流的生态得到恢复,2010年以前因为滥捕电鱼毒鱼导致鱼虾近乎绝迹的情况也得到了有效改善。“河里面现在经常能看到筷子长的鱼儿在游水。”鹿苑河村级河长、鹿苑村党支部书记刘孝明说。

不过随着鱼虾的增多,一些人开始打起了“歪主意”,深夜到河流中电捕鱼,旧县镇村两级河长配合远安渔政执法人员进行了深夜执法,有力打击了电捕鱼等行为。“2018年,我们旧县配合渔政执法大队进行了3次深夜行动。”旧县镇党委宣传委员、统战委员李萌说。

刘孝明就参加了一次深夜联动执法。当时,远安县渔政执法大队接到群众举报,称在鹿苑河中有人趁夜深后电捕鱼。执法人员将相关信息反馈至旧县河长办,约定深夜进行打击。“这次镇上来了很多人,包括鹿苑河镇级河长张新平。”刘孝明说,“我们晚上9点开始就在远处进行蹲守。”

电捕鱼者一般都会有照明,在河中电鱼时会显得特别明显,深夜11点左右,远处蹲守的执法人员以及镇村两级河长、旧县工作人员就看到了鹿苑河中有灯光。果然,这是附近一个村的村民看到鹿苑河中河鱼众多,便起了心思捕鱼吃。“渔政执法人员首先没收了他的工具,然后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并处以罚款3000元。”刘孝明说。

在另一起渔政执法与旧县镇村两级河长联合行动中,电捕鱼者被没收了工具,因态度良好没有进行罚款,而是处罚其写50份检讨。“那天晚上电捕鱼者就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写检讨书,50份全部用手写完成。”李萌说,“天亮后,由村级河长在一旁监督,50份检讨在村里、沿河岸边醒目处进行张贴。”

类似具有温度且颇“接地气”的处理做法,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其实村民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全村张贴检讨书让电捕鱼者丢了大面子,下次他再有类似电捕鱼的想法时肯定会三思,而且周边村民看到也会掂量后果,所以电捕鱼在周边再也没发生过。”李萌告诉记者,“处罚不是目的,而是希望通过这种处罚起到一个警示作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