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报道 > 读吧 > 正文

随想

从我离开了熟悉的地方,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求学开始,它灰蒙蒙的天就让我很难辨别出乌云和雾霾。今天亦是如此。死气沉沉的天空中零星地飘着一些雨丝,可并不是因为乌云。所以其实雾也是会流泪的吧?

记忆中仿若牛乳一般,在山腰处流动、倾泻,又像是一层薄薄的轻纱,柔柔地扶在青山上的白雾,再也找不见熟悉的样子。从青山绿水中流到平原上的,都是被染灰了的了无生机的白布,仿佛在宣告什么的逝去。留不住,却停滞不前。 

我总是在热闹的时候不合时宜地发觉自己的孤单,好似他人的喧闹与我分处两个世界:从黑白的默片镜头看向炫彩的有声窗口,大抵是这种感觉。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了孤独的可怕。明明没有伤口,却有种疼痛的错觉——无可逃离却又难以忍受。在这种痛感的折磨下,人难免会抑制不住冲动做一些饮鸩止渴的事。可我在忍,在等。我希望我会做出的选择是基于爱情而非驱逐孤独,就像我即使努力让自己变得世俗,却仍忍不住幻想得到一份不离不弃。就像身受烈火灼烧,也依旧不改信仰。

我愿意待在那个沉默的,灰暗的世界。

可是,那原本毫无色彩的界面,在看到许久不见的你的消息时,如同高中时的某一个温暖的夏天,路过某一扇打开的窗户,有一束阳光悄悄爬进来,撒在了教室里漂浮的微尘上。

一瞬间,那些飘在空中的,就都变成了光。 (彭婷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