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讲述 > 正文

吴延荣 从深山走向部队的那些往事

讲述人:吴延荣 讲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讲述方式:长途电话采访采写人:本报记者黄今通讯员程锡勇

吴延荣1933年出生于兴山古夫镇郑家坪,现年86岁。1952年兴山县中毕业,后就读于宜昌第一高中,1958年沈阳高射炮校毕业,分配到大连高炮部队,历任排长、文教、政治处干事。1964年2月入党。1965年至1966年参加援越抗美,1978年转业到大连市供销总社,任干事,组织部副部长、公司纪委书记,1994年8月退休。

QQ图片20191116103325

QQ图片20191116102926

QQ图片20191116103354

翻阅吴延荣老人的自传和诗词合集《命运杂韵》之后,本报记者通过长途电话,采访了远在辽宁的老人。尽管已经86岁高龄,但这位从宜昌兴山深山走出去的老人思路清晰,言语之间,洋溢着对从军生涯的自豪和对宜昌家乡的热爱与思念。而他作为一名经历了多个特殊时期的见证者,所见所闻值得回味。

出身贫苦

1933年8月9日,我出生在湖北省兴山县古夫镇郑家坪一个贫苦家庭里。

我家住在村北,家里有父母弟妹和我共5人。父亲年轻时在三溪河一家商店当过学徒,练就一手好字,算盘打得熟练。

大约1940年,抗日战争处于最艰难的时期,兴山的友邻房县、保康两县,对外的通道被日寇封锁,郑家坪成了过路商贩的必经之地。父亲看准这个商机,倒出部分住房,开个小旅店,收入虽说微薄,能勉强养家糊口。

我自幼体弱多病,没有钱买药,只用些民间偏方治病。如患痢疾,就用马齿菜熬水喝,据说可以消炎解毒。感冒发烧,就用生姜、葱头熬水喝,可以发汗去寒。

父母辛勤劳动的岁月,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打上深深的烙印,使我懂得了一个朴素道理:自食其力、勤劳俭朴光荣;不劳而食、奢侈浪费可耻。

1945年秋季,我上小学四年级,正赶上日寇宣布投降,消息传来,整个小城沸腾了。各单位、各行业、采取多种形式,热烈庆祝盼穿两眼、来之不易的抗战胜利。我亲自参加了县城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万人提灯会,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分享八年抗战最终获胜的欢乐和喜悦。

1948年至1949年期间,解放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程度。外面不断传来小道消息,解放军在县城周边地区活动频繁。又赶上全国性的金融危机席卷兴山,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少数资本家囤积居奇,灾难深重的广大群众,又一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一切迹象表明:国民党反动政权离倒台的日子不远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家乡解放

1949年盛夏的一个夜晚,兴山老县城(今昭君镇)的北山上,突然传来阵阵枪声,逐渐由远而近,划破寂静的夜空,将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全城百姓预感到解放军快要打进县城了。

解放军几乎没有遇到抵抗,于8月6日顺利解放兴山县城。解放军进城后,及时发布安民告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全国大好形势,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及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很快赢得人民群众的信赖和支持。下乡避难群众纷纷返回家园,社会秩序很快稳定,各行各业迅速开业,学校按期开课。

兴山解放不久,大批解放军后续部队路过兴山,日夜兼程,向四川挺进,追剿国民党残余势力。解放军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夜晚不进民宅,就地露宿街头。耳闻目睹,使我亲身感受到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是真心实意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军队。

兴山解放那年,当地十分贫穷落后,全县没有广播设备,没有一张新闻报纸,没有一台收音机。县政府宣传部门主办的墙报专栏,成为国内外重大新闻的主要来源。重庆成都相继解放,蒋介石逃往台湾,北京举行开国大典等重大新闻,都是从墙报专栏上看到的,而且都是迟到几天的消息。

兴山解放后的第一任县长许佑明,30多岁,高高个头,身材匀称,操北方口音。9月上旬的一天,我在城外河坝广场第一次见到他。当时他正在对数百名支前民工作动员讲话。他说,现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了,国民党残余势力还在作最后挣扎。他铿镪有力的讲话,使在场的听众深受鼓舞,数次被听众的掌声打断。

1950年夏天,香溪河发大水,许县长搭乘小木船去宜昌开会,途经百马滩,不幸船翻人亡。噩耗传来,全县人民感到震惊,无不为许县长的英年早逝感到悲痛惋惜。

解放后,由于生活安定,没有后顾之忧,我不仅安心学习文化知识,还积极参加各项社会活动,如下乡搞土改宣传,办街头墙报专栏,参加打腰鼓、扭秧歌等多项活动。

走出大山

1952年夏天,兴山县中的应届毕业生,在秭归县城参加宜昌地区统考,我被宜昌市第一高中录取。多年来要求走出大山求学创业的愿望终于开了一个好头。

接到入学通知高兴极了,便和同班20多名同学,立即从兴山县城出发,步行50华里,在香溪镇住宿一夜,次日赶早雇了一条小木船,沿着长江三峡天险顺流而下。

当下正值洪水季节,身临其境,我和同学们的心情既激动又恐惧。激动的是第一次离开家乡,见到波涛汹涌的万里长江;恐惧的是人一上船,只好听天由命了。那位老船工似乎看透我们的心思,不时地安慰我们说,你们尽管放心,我们有把握把你们安全送到宜昌。听了老船工的表白,我们紧绷的心豁然开朗。当晚抵达黄陵庙,又住宿一夜,第三天上午平安抵达宜昌,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宜昌地处长江三峡出口,自古就有“川鄂咽喉”之称。这里视野开阔,市区繁华,交通便利。江面上轮船穿行如梭,夜晚全市灯火通明。对于我们刚从偏远山区走出来的“乡巴佬”来讲,真是大开眼界,感到无比新奇,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但呈现在我们眼前即将就读的宜昌高级中学,却不尽如人意。地处怀远路(今红星路),教室里桌椅破烂不堪,设备十分简陋。面积不大的破旧平房与整个城市对比,极不相称。

学校斜对门是发电厂,烟囱整天冒着浓浓的黑烟,让人感到窒息。周围工厂刺耳的马达声,响个不停,让人心烦意乱。

学校没有学生宿舍。晚上只能在教室里水泥地上就地搭铺睡觉。由于我初来乍到,水土不服,地面又很潮湿,住校不到一周,左腰部长了一个大脓包,浑身高烧,疼痛难忍。后经校医多方治疗,才逐渐康复。新生到齐后,校方终于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向同学们通报了真实情况:“我们的新校舍已经竣工,正在验收,请同学们克服暂时困难,搬迁到新校舍就好了”。听了校方的通报,打消了同学们的疑虑,同时又为我们一进高中就能住上新校舍,感到十分荣幸。在旧校舍待了半个多月后搬进了新校舍。新校舍在宜昌市西郊教军场,与葛洲坝隔江相望,远离闹市区,比较清静。

1955年6月,高中毕业,正准备迎接全国高考,沈阳高射炮兵学校以中央军委招生组名义,到宜昌地区招生,经过辗转反复,1955年7月,我正式被沈阳高射炮兵学校录取。这意味着我将从一名知识青年,转变为一名职业军人,献身祖国的国防事业。

从此,我匆匆告别了亲友,告别了故乡,踏上了投笔从戎之路。

入越参战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美国不惜血本,扶植南越傀儡,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这是美国继发动侵朝战争之后,在新的历史时期侵朝战争的翻版。中国政府对美国的这一侵略行径,提出最强烈的抗议。与此同时,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同志请求中国出兵支援。

1964年8月14日,即距美国制造“北部湾事件”不到十天,一列披着草绿色伪装网、满载参战部队和武器装备的军用专列,静静地停留在大连西站,站台上没有欢送的人群。随着夜幕降临,一声气笛长鸣,划破寂静夜空,列车从大连西站开出,日夜兼程,途经辽宁、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西等地,8月28日部队顺利抵达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巫家坝机场,集结待命。

部队进驻昆明后,先期到昆明远郊的空军靶场进行打靶训练,后期排以上干部分期分批到中越边境我方一侧进行野营拉练。

1965年7月23日,我所在的高炮部队,正式接受援越抗美的参战任务,8月2日抵达云南边境麻栗坡县。部队8月8日晚顺利抵达目的地——越北重镇安沛市。

我部进驻安沛第二天,敌机趁我部立足未稳,当天晚上,多批次、多方向、超低空对我部防区进行偷袭,遭到我部高射炮群的猛烈还击,当场击落敌机一架,实现了首战告捷的愿望。

在入越参战期间,最为艰难的日子要数在安沛至孙寨、寨湖铁路沿线两次伏击作战。有时三、四个昼夜不休息,连续转移阵地七、八次,每次转移阵地,都要构筑新的阵地,挖人员掩体,拉火炮上山,劳动强度极大,官兵十分疲劳。特别遇到雨天,炮车在泥泞的山间小路上像蜗牛一样爬行,一旦被敌机发现,无法立刻转入战斗,只能被动挨打,后果不堪设想。

官兵除了应对频繁的空袭外,还要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经常冒着40℃的高温在野外作战,浑身长满了痱子,感染后烂得一块块掉皮,疼痛难忍。还不时受到蚂蝗、蚊虫的叮咬和毒蛇的威胁。最难熬的莫过于夜晚,没有照明,开会时只能靠带干电池圆珠笔的微弱灯光,做简单的记录。夜晚不能安稳睡觉,经常在睡梦中被战斗警报惊醒,立即投入战斗。尽管战场异常紧张,艰苦,但广大官兵都能自觉遵守群众纪律,爱护越南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我们连的六辆炮车隐蔽在一片香蕉林里长达一月之久,司机在车上休息,一串串香蕉就在眼皮底下,他们从不动一根香蕉,受到当地群众好评。

入越参战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所在的高炮团在高炮师的配属内,协同作战三十余次,射击敌机一百多架次,取得击落敌机三十架、击伤三十架的辉煌战果。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我部无重大人员伤亡。

时光如流水,岁月不饶人。参加援越抗美的那段战斗经历转眼过去近半个世纪了,但让我挥之不去,终生难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延荣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