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宜都陆城,一江清水入长江(4)

核心提示: 出高坝洲电站后,800里清江在剩下的12公里流程中,告别高山峡谷和丘陵,最终在宜都陆城汇入长江。

体验巡河腊月的江风像刀子一样钻进衣服

1月8日下午一点,吃过午饭的我们,又一次在宜都高坝洲青林寺村的天峡码头见到了锦华,然后跟着他以及执法局的工作人员一起,体验了一次高坝洲库区的巡河。“你们先把救生衣穿上,这开不得半点玩笑。”将手中的救生衣递给我们,锦华一再嘱咐,“我清漂掉到河里,如果不是穿了救生衣,估计命都没了。”

穿好救生衣,沿着执法船不到15厘米宽的船舷走到船尾甲板上,船长向登木发动船只,巡河正式开始。

   

本报记者聂 烽/文 景卫东/图

船晃噪音大,说话基本靠吼

发动机一响,执法船上的政策宣传高音喇叭也同步响起,不停地播放着宜都市关于清江流域禁渔的通知。“按照宜都市统一安排,计划分步进行,今年2月以前是政策宣讲期,春节之后就开始集中执法。”因为发动机和高音喇叭噪音太大,锦华说话几乎是要靠吼才能听清。

上船体验前,我们曾幻想过在景色秀丽的库区,站在快艇甲板上,看着两岸绿水青山,微风拂面,是一幅异常浪漫的画面。

但是执法船开动后,幻想彻底被打碎,厚实的救生衣裹在身上,本就笨重的身体感觉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刺骨的江风吹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而且顺着救生衣和羽绒服的缝隙往里钻,刺骨的冷,不到一会就眼泪鼻涕横流。

不过我们还是坚持在甲板上,跟着锦华和另外一名队员吴垒一起观察水面情况。只见锦华和吴垒各自拿着一个望远镜,朝着不同方向远望。

10多分钟过去,江面水域没有什么发现,此时我们的手脚都已经冻得冰冷,锦华看到后立即请我们进船舱取暖。船舱里开了空调,气温大约有15℃左右,在冰冷的环境下突然进来,身上都觉得非常不舒服。“我们一次巡河,得进出几十次,所以很容易感冒,每次巡完河第一件事就是喝杯姜茶驱寒。”在船舱内的队员王倩说。

我们说话的间隙,锦华有了发现:在鄢家坨附近的江岸边,有两个人。“肯定都是钓鱼的,电捕鱼以及农民鱼网捕鱼不会一直站在河边。”他说。

果然,等执法船靠近,是两个钓鱼爱好者在垂钓,他们面前还摆放着一艘小农用船,农用船上放着渔具箱子。

船靠岸之后,锦华和队员刘勇上岸,详细询问两名垂钓者的情况,检查他们“打窝子”的饵料,王倩和吴垒则在船头记录询问内容。

随后,锦华又详细跟两名垂钓者宣讲了清江宜都段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禁渔规定,劝说二人尽快离开岸边,并不停地叮嘱他们离开的时候要将之前丢在岸边的烟头、食品袋等垃圾带走。10来分钟过去,两名垂钓者已经开始收拾工具,执法队员们又重新上船离开。“关于垂钓,未来库区可能会形成一个制度。”锦华说,“目前我们是尽量劝走,等具体的制度出来后再做其他安排。”

鸣笛并减速,给农用船让路

执法船继续往上游行驶,很快就过了天龙湾风景区。我们呆在船舱内,跟执法队队员们交流。

突然间,听到向登木按响了汽笛,然后明显感觉到快艇的速度降了下来。我们以为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结果锦华告知:这是前面有农用船,鸣笛是为了告诉他们执法船要靠近了,请注意安全,“放慢船速,就是为了避免船浪过大,那些农用船都很小,船浪大的话可能会造成危险。”

一路往上,即将抵达清江的搬鱼嘴时,执法船至少有7次鸣笛减速,都是为了给农用船让路。

搬鱼嘴是清江进入宜都的标志,河流左岸是宜都,右岸是长阳。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执法船掉头回程,又朝青林寺水域驶去。其间又是10多次鸣笛减速,才过了我们此前上船的地方。“这一路无论是长阳磨市还是咱们宜都这边,都有很多村民住在江边,所以农用船众多。”吴垒告诉我们,“保证安全是工作的第一要务,包括自身安全、船舶安全、管理相对人的安全。”

不过,日常巡河过程中,即便做好安全防范还是会遇到一些意外,去年一次意外就发生在我们刚刚抵达的水域。

2018年5月,执法局接到群众举报,称清江青林寺水域电打鱼活动猖獗。按照群众举报的具体地点,执法局联合渔政、市环保警察大队出动执法船去执法。

抵达举报地点后,锦华等4人一直蹲守到夜晚11点。停船熄火后天气异常的闷热,“我们就呆在船上,发动机关了空调就没法开,不能有一丝光亮和响动,只能借着岸边微弱的光亮用望远镜观察。”

深夜11点,执法船发现目标,向登木按照指令迅速发动执法船靠近,对方是在一艘农用船上,向根据自己的经验适时减速,小心翼翼地靠近正在电捕鱼的农用船。

执法人员好声相劝,让电捕鱼者上执法船接受调查。“他们不听,我们反复劝导都没有结果,执法人员只好上到对方的农用船上,将他们引导过来。”吴垒回忆。

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锦华和另外一名执法人员上农用船后,电捕鱼者发现确实无法躲避,只好去执法船接受调查。不料,其中一名电捕鱼者从农用船跃到执法船过程中,双手抱着锦华的腰部要一起跳河。“他的双脚已落入水中,幸亏我有防备用双手紧紧地掐住他的双肩,大喊一声‘你虽然犯法了,肯定要接受处罚,但要是把我们拖到江里出事了,那就是重大犯罪’。”锦华说,“对方听了后估计也害怕了,就没再挣扎,同事们迅速上前制服了他,才没有落水。”

这件事被记在了执法日志里,我们在船上翻开看时却发现只有寥寥七个字:收缴电捕鱼工具。丝毫看不出当时的惊险一幕。“我们把电捕鱼者救上船后,大家才发现自己背后都汗湿了,实际上是吓出一身冷汗。”王倩说。

春节开年首日,执法到凌晨

越往下游走,库区水面的农用船越来越多,锦华和吴垒手中的望远镜几乎就没放下来过。大部分时间,他们得靠望远镜才能看清楚农用船上的农民往库区里下的网子是鱼网还是虾网,如果是鱼网他们就必须上前制止。

实际上综合执法局成立一年半多时间,近400次的巡河经历,让综合执法局的6名工作人员认全了所有有农用船的村民,其中也包括长阳磨市那边的村民,大部分虽然叫不出姓名,但是对方的一些实际情况都多少知道一些。

我们也注意到,此前发现有人垂钓的地方,两名垂钓者已经离开。”其实大家都挺理解我们的工作,好声细语相劝,绝大部分人都很配合。“锦华说,”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跟周边的百姓关系都还好,大家也都配合支持我们的工作。“

靠近愚人岛的水域,吴垒指着水面一艘农用船说,船主是个残疾人,以前执法队员都不知情,直到有一次清漂时垃圾太重,执法人员人数不够,便喊这位船主来帮忙。“他也很热心,把小农用船划过来,用篙竿来替我们撑捞网里的垃圾,这个时候才看清楚他是个残疾人。”吴垒说,“我们后来经常碰到他,大家互相打招呼。”

说话间,就听到锦华在指挥向登木往裴家湾一带的岔湾处前行,跟上一对开船的夫妻。“这对夫妻是陌生面孔,我们还没见过。”锦华说,“船上装了好多东西,怕是电捕鱼工具。”

等到距离对方船舶还有40多米的地方,锦华突然又说不用靠近了,原来他通过望远镜看清楚了,船上装的是一船木柴,“他们可能是在上游哪个村里买了柴火回家烤火用的。”

愚人岛到裴家湾一带的水域,因为两岸居住的村民比较多,“突发情况”也相对较多,没一会执法船又靠岸了,原来望远镜里看到一处岸边有很多垃圾。

等到靠近时,执法队员发现原来是有几个废弃的铁皮桶放在岸边,通过与河面撑船的中年妇女交流才知道,对方是通过农用船从上游买来的油桶,因为家中人都比较忙,来不及弄回家。“我跟她说清楚了,过两天再来检查,如果到时候没运走就通知村里来处理。”锦华说。

这种工作状态是执法局的常态,2018年春节过后上班第一天,白天的巡河结束后,刚回到家吃完饭,执法局就接到举报说青林寺水域有人电捕鱼。执法局联合渔政部门紧急出动赶到现场,没收了电捕鱼者的工具和渔获,“一直到正月初九凌晨3点才将所有工作做完,大家都开玩笑说是开门红!”

下午5点多,船只到了高坝洲水利枢纽的坝上了,锦华将我们放在了电站左岸的码头,跟我们告别后,他和同事去对面清水湾码头的办公室,“要填写今天的巡河日志,布置明天的巡河任务。”

执法现场

库区巡河时工作人员清理漂浮在水面的垃圾

清江梯级电站26年累计发电1200亿度减少1.19亿吨二氧化碳排放

记者聂烽/文柯元霞/图

从恩施利川的龙洞沟一汪山泉,到宜都陆城胜利社区入江口,清江奔涌肆意于鄂西群山之中,423公里的流程最大自然落差达到了 1430米,在水布垭处落差就达到了1080米。

巨大的自然落差,加上全流域 17000平方千米范围内气候温和、雨量丰沛,平均年雨量约1400毫米,平均流量440立方米每秒,让清江开发不仅能够获得丰富的电能,还可减轻长江防洪负担,改善鄂西南山区水运交通。

三座电站可供宜昌近6年用电

自从上世纪50年代,清江开发就被国家提上议程,上世纪80年代开始清江梯级开发付诸行动,截止到2018年12月26日水布垭水电站工程通过国家竣工验收,至此清江梯级水电开发在水布垭画上最后的句号。

1987年,清江梯级第一座水利枢纽隔河岩水利枢纽开工建设。1993年首台机组发电。26年时间过去,清江的梯级开发为国家贡献了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

1月15日,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后文简称“清江公司”)梯调中心市场部高级专责张子平提供了一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24时,清江梯级三座电站累计发电量达到了1197.7亿千瓦时,“截至1月中旬已经超过了1200亿千瓦时。”

1200亿千瓦时的发电量是个什么概念?根据湖北省发改委最新公布的数据,2018年湖北省全社会用电量2071.43亿千瓦时,其中工业用电量1254.07亿千瓦时,宜昌市全社会用电量为227.78亿千瓦时,这也意味着清江梯级发电近26年时间累计发电量,可以供湖北省一年的工业用电,可以供宜昌近6年用电。

张子平说,按照约定的计算公式,1197.7亿千瓦时可折算为标准煤4838.7万吨,减少污染排放3257.7万吨碳粉尘、1.1941亿吨二氧化碳、359.3万吨二氧化硫和179.7万吨氮氧化物。

为保住荆江大堤发挥巨大作用

清江库区地质条件复杂,再加上清江山溪性河流的性质,使得洪水陡涨陡落,对清江甚至整个长江中下游都造成了心腹大患。“清江流域有2个暴雨中心,恩施和五峰。”清江公司防汛办主任张文选说。

新中国成立以后,清江经历过几次大洪水。其中1969年7月10日至11日的大水骇人听闻,长阳站发生洪峰流量达到18900立方米每秒,为历史实测最大记录。据当年统计,清江下游地区房屋倒塌3600多栋,粮食损失140多万斤,180多人遇难,直接经济损失按当年价格计算达2100多万元。

清江梯级开发不仅发电,而且防洪作用巨大,甚至给长江防洪作出巨大贡献。1998年,长江洪水水位高,7月以来宜昌连续出现8次较大洪峰,其中有4次洪峰与清江洪峰不同程度遭遇。其中长江第六次洪峰为当年最大洪峰,在8月16日遭遇了隔河岩8200立方米每秒入库洪峰。紧急关头,为了确保荆江大堤的安全,隔河岩关闸控制下泄流量,峰现时控制下泄4000立方米每秒,削峰4200立方米每秒。隔河岩水库上游水位,一度涨至203.94米,超设计水位3.94米,达到了5000年一遇校核水位。

由于隔河岩水库的超标准拦蓄,峰现时控制下泄4000立方米每秒,延迟了沙市最高洪水位出现时间数小时,降低了沙市最高洪水位0.3~0.4米,成功阻止清江与长江洪峰在荆江汇合,在关键时刻为避免荆江分洪发挥巨大作用后,时任总理朱镕基说:“隔河岩水电站在今年抗洪抢险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承担了风险,取得了胜利。

张文选当时是清江公司水调中心副科长,“那时公司领导只要在家都在隔河岩电站这里值班。”他记得,当时电报一封接着一封,只要接到一封关于上游的降雨电报,他和同事们就要开始测算降雨带来的入库流量等数据,第一时间上传至省防汛指挥部,“每天凌晨3点才能休息一下,早晨7点左右就继续投入工作。”所幸,隔河岩经受住了考验,为长江防洪立下汗马功劳。

“黄土高坡”变成“南山公园”

清江梯级开发不仅为国家提供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为防洪立下汗马功劳,也为清江流域生态文明建设作贡献。

2018年7月,省防办发函要求清江公司进一步加强梯级水库调度管理,统筹兼顾生态基流需求,将生态需水量纳入年度计划一并考虑。“我们迅速落实,在8月16日发布相关暂行规则措施,在生产中立即遵照执行。”张子平说,“生态流量补水,就意味着牺牲企业利益减少发电,但是我们是国企,不唯利是图,现在这已经形成了常态。”

在清江公司几天的采访中,我发现了一支特殊的队伍——全员绿化队伍。实际上从清江开发伊始,清江公司就坚持工程建设和环境保护“同步规划,同步实施,同步发展”,因此从隔河岩开工建设起,这支绿化队伍就存在。

1991年,隔河岩工区绿化就全面启动。当年被清江公司从葛洲坝工程局绿化办“挖”来的张振义回忆,当年每星期公司领导都要组织绿化工作人员到整个工区转转,“检查布置绿化任务。”

在1991年冬,绿化工程启动后,清江公司动员每个职工种10棵树,6个月种出5.5万平方米的6个果园,还建了6个景点,把一个当时被戏称为“黄土高坡”的地方变成了“南山公园”。此后包括高坝洲开工建设和水布垭开工建设,绿化工程始终摆在同等重要位置,其中用16年时间将水布垭工区做到了绿化无死角。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