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1980年代爱情,风景流转唯爱不变(2)

核心提示: 匆匆40年,城市变迁沧海桑田,这个诞生过《山楂树之恋》的爱之城里,总有一处风景,总有一条街巷,见证过我们当初爱的样子。

1980年代爱情在一起了那就是一辈子

终于把爱情与阶级感情稍稍分开,恋人们手拉着手逛公园         

1979年,宜昌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小城,街巷灰扑扑的,古老的江流释放掉冲出峡口的能量后,温婉地绕着城市流过杂乱的江滩,像极了城里人慢条斯理的生活。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表面平静之下,却也是暗流涌动。

位于伍家岗的宜棉厂区喇叭里高频次地出现了一个新词“解放思想”,徐徐吹来的改革春风撩动着这个有着“女儿国”之称的部属大型棉纺企业。之前,被所谓阶级情感死死束缚的沉闷的气息有了明显的松动迹象。

老王头说,之前厂里青年男女搞对象都是中规中矩的那种,公开场合下牵个手都不好意思,“两个人散个步一前一后,隔好远。”老王头当时20出头,是厂里的保全工,修机械的。我们约他采访,他直摆手:“采访爱情还是算了吧。”最终,他同意以化名出现,所以老王头只是一个代号。

除了包产到户、高考,谈恋爱也是那两年的关键词之一。中国人终于把爱情与阶级感情稍稍分开,恋人们开始手拉着手逛公园、轧马路。

宜棉临着长江,那个时候葛洲坝还未截流,江流还保持着它原始的恣肆汪洋,在江北冲积出一个宽阔的鹅卵石滩,大堤上杨柳依依。新开的风气让这里成了恋人们的圣地。“下班了,或者星期天,总有情侣往河滩上跑。”

江的对岸艾家有一家三线企业七一零,有固定的班轮来往两岸。宜棉的情侣常蹭七一零的渡轮到江南去爬执笏山,男男女女在一起很热闹,引来当地村民指指点点。“而在这之前,除了道德的严苛约束,厂里也有很多纠查,“防男女关系比防贼看得还紧一些。”

历经几番政治运动,一度忘却自我,改革开放让国人的情感意识渐渐复苏,不再对家庭生活羞于启齿。政治面貌、家庭出身已不再成为择偶话题。宜棉女多男少,而隔壁的八一钢厂则男多女少,宜棉成了八一钢厂的一个巨大隐性福利。“那边的小伙子们得空就在我们厂门口晃。”老王头说,后来两家企业经常联谊,“其实就是相亲大会。”

看场电影还得走后门,大街小巷飘荡着邓丽君的歌声

老王头身高180厘米,退休了依然有着一股老男人的帅气。当年,除了长得帅这身硬件外,吹拉弹唱都能来几下,甚至还会写诗,“经常有姑娘主动递纸条”。

老王头的第一个女朋友是武汉人,是车间里的一个领导。“在厂里经常遇到,大家确认了眼神,就算恋爱开始了。”从厂门口坐一路公交到九码头,那里有个电影院,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他第一次握住了女朋友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伸出去又缩回去,终于一下地握住了,心里怦怦直跳。”好多年后,老王头看到了赛林格的“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深有体会地感叹,“写得真是形象。”

是时,百姓的精神世界已被开启,文化产品却极度匮乏,看一场电影并非易事。此前南方周末报道,当年北京大观楼影院,业务员的抽屉一拉开,里边全是烟;到了过年,他们身边的挂历都堆成小山,都是买票走后门的送的。

老王头还记得日本电影《追捕》在宜昌上映时买票的窗口人挤人。“我妈妈的一个同学是电影院的会计,托了关系才拿了两张票。”其实,不止宜昌,当年的《追捕》风靡全国,看惯了样板戏的国人终于窥见一点外面的世界。而男主角高仓健的硬汉形象在中国形成一股旋风,内心如火的真由美成了中国男青年第一代的梦中情人。

差不多同时,港台歌曲已经开始“登陆”内地。“有家住武汉的同事搞了一台三洋牌的录音机,还有一盒邓丽君的磁带,”老王头说,两个人躲在蚊帐里按下放音键,第一首歌就是《何日君再来》,听得人心惊肉跳,再后来,宜昌的大街小巷都是邓丽君的歌声。

挑柴火做煤球,那个时候谈恋爱男方得会干体力活

老王头后来和第一个女朋友分手了,经人介绍,又和红卫商店的一个营业员处对象。按照宜昌当时的规矩,每个星期天他都要骑十几里路的车从厂里赶到位于东门女朋友的家,“给丈母娘家当长工。”

西陵公园动物园对面卖柴火的地方老王头常去,拖着个板车挑些好柴拉回去,“一些好的就当木料用,不好用来发煤球用。”有时还要到九码头去买煤,都是散煤,拉回来加水和匀,再制成一坨坨的煤球在地上晒干,再用纸箱收起来。“从九码头到东门有好几公里,一趟下来汗流浃背。”

忙完一天的活,最幸福的时光也就到来。在丈母良的默许下,和女朋友到四方堰那儿看夕阳。当时四方堰还是个很大的池塘,两个人坐在高坎上说话,有时也不说话,看蜻蜓在晚霞中飞舞,长江缓南流。

快要结婚了,老王头与女朋友情感也稍微豪放一点,接她下班的时候,把女朋友放到自行车前面三角架上招摇过市。骑车过程中偶尔不稳,女朋友就会倒向自己的怀里,“肌肤接触的时候真的是心惊肉跳。”

1980年代,婚前性行为仍是绝对不能碰的道德底线。“两个人滚了床单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老王头说,两个人在大街上不避人牵手,那也是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如果走不到一起,女方会被街坊邻居‘嚼’死。”两个人即便在婚姻中,如果出现了裂痕大多也不敢迈出离婚这一步,社会在道德层面上,对离婚持强烈负面评价。

老王头恋爱的时候,杨火昱(化名)还是陶珠路小学的学生。放学路上,捉弄恋人是他们常干的恶作剧。“看到有男女动作亲昵,我们一群小朋友人就会跟在屁股后面喊,亲一个,亲一个。”如果对方追过来,小朋友在欢笑声中一哄而散,内心有种莫名的快乐。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