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讲述 > 正文

情感 | 重逢不是为了开始,而是告别

再不分手就老了

我和林楠的爱情,注定跌宕起伏。第一次闹分手,我们看《小时代Ⅰ》。我说,席城这种渣男,哪里配得到南湘的爱。林楠咔哧咔哧咬爆米花,然后不以为然,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南湘这种女人就是贱。

不过是随便一评,可“贱”字一出口,仍刺得我心疼。我一把拽过爆米花桶,深吸一口气,我们分手吧!然后,趁着林楠帅气的脸黯淡无光,我仓皇逃离了影院。

林楠一周都没联系我。他在微博里四处艾特,可我发了好几封私信他都没回。我给他发短信,他毫无反应。我打开他的号码,一拨通就被挂掉,等了好久依旧没有回电。我觉得,我比南湘还要贱。

认了贱,我把脸皮一抹,一大早就堵在了林楠宿舍区的门口。他跑步回来,淡定地只说了一句,中午帮我把衬衣洗了,明天要穿的。他丝毫没提分手的事,我感恩戴德般跟在身后,他的影子里写满得意。

受了教训,我断不敢再提分手。孰料,林楠居然一学就会,而且还发扬光大了。我不过是将他写好的策划手稿误当废纸丢掉,他便发了火。我委屈地哭,他没劝,反而气汹汹地说,分手吧!我不过是向他的好哥们关心了一下他的初恋,小心翼翼和他求证几句罢了,他张口就说,分手吧!

幸好我很贱。他不理我,我可以理他,就像一块口香糖,从左手甩到右手,再甩到左手,还一直粘着。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收回他的话。

可是第七次,我遇到了困难。林楠的哥们说,那位传说中的初恋回来了。第二天,林楠就和我约在了咖啡馆。他一边用勺子不停搅动,这是他焦灼的表现。接着他说,小朵,我们分手吧。这一次没有凶巴巴,没有气汹汹,我却没了底气。我问他,为什么?他不抬头,轻轻回我,再不分手就老了。我说不出话,原来,于他,我连初恋这个借口都没必要。

你是我的superman

我和林楠相遇的桥段简直太狼狈。驾照考定,新手上路,不过是路中一个小坑,对我就是大陷阱。我卡在那里,松离合、加油,车子轰轰作响,丝毫不为所动。前面的红灯、绿灯交替闪烁,后面的喇叭声声刺耳,我像一只困兽,无处可逃。林楠敲我的车窗,我眼含热泪,看着他轻松起航,穿过红绿灯,停靠在路旁。临别,他说,慢慢就熟了,谁也一样。

有人说,偶遇三次就是缘分。我和林楠,第二次遇见,也颇为惊艳。陪闺蜜去看画展,一张张看过去,有幅兰花极为淡雅。画面大片留白,只从右下角缓缓伸出几片细叶,细叶间是若隐若现的兰,柔美娇弱,却又透着几分坚韧。闺蜜也很是赞赏。我倒是略有微词,觉得画如人生,此般画意实在太寂寞了,人生就该热闹繁华,譬如给这幅画添上几只蚂蚱,那蚂蚱和花岂不风流快活?身旁忽然有人接茬,添多了蚂蚱,不知道那花还会不会快活?我一转头,竟是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梦了几次,此刻格外清晰。我说,嗨,是你画的?林楠好像没有认出我,他含笑点头,转身离去。闺蜜刨问,快交代,啥时候泡上的画家?我失落地摇头。

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果然不远了。半年后,公司年会,全场气氛炒到热爆,林楠压轴出场。燕尾服、黑领结,纤纤十指,还有一曲动人心扉的《致爱丽丝》。从他上台,到曲毕谢幕,身边同事一脸色相地吞口水,不愧为公司一棵草,迷倒一片花啊。林楠,新来的技术部核心,绝对色艺双绝。我的嘴巴张成O形,许久都未合上。

餐会时,我端着酒杯蹭到林楠身边,怯怯地说,我叫柳五朵,记得么,掉在坑里的柳五朵,画蚂蚱的柳五朵,也是同事柳五朵。林楠愣了愣神,哗一下就笑了,是你啊。我看见,他的酒窝比路上的坑还要深,掉进去就无法自拔。林楠,简直就是我的superman,我认定他了。

好希望他说,我爱你

公司有个项目需要加班,偏偏我生理期感冒,连续几个昼夜奋战,终于倒下。高烧不退,又生疱疹,只好住院。所幸项目成功,公司领导同事相继探视,林楠结伴而来。闺蜜不负重托,拉着林楠讲梵高、莫奈、齐白石,聊走了其他同事,然后和我一顿挤眉弄眼,狡黠走掉。

林楠有些尴尬,坐在床沿,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我腾一下坐起,看着他,说,我喜欢你。然后,我迅速躺下,用被子埋住了脸。顿了顿,听见他起身离开,我掀开被子喊,下周三出院,你来接我吗?林楠没有回答,关上了门。

公司人多,我们很少交集。幸运的是,林楠出差途中车祸骨折,部门主任安排我和另一位同事代为探望。我当然赶走了另一人,独自前往。

林楠躺在病床上,脸上缠着绷带,手臂打了石膏端在胸前。我笑着打趣,你这是要表忠心么?林楠乐了。我打开熬好的鸡汤喂他,他说,谢谢。我盯着鸡汤说,我喜欢你。他说,对不起。我又说,我喜欢你。后来,林楠用另一只手抱抱我,低声说,允许我慢慢来。我哭着说,我好喜欢你。林楠吻了我的额头,我们恋爱了。

林楠生病期间,我炖了5斤排骨、10只鸡、15条鱼。他的手不方便,我一口一口喂他,他温柔地看着我。下了班,我跑去他宿舍,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甚至扶他上厕所。周末,我们一起看碟、听歌,去公园散步,在阳台看星星。那段时光,我们彼此深深眷恋。

一个月之后,林楠基本康复,我陪他拆掉石膏,林楠给了我一个僵硬的拥抱,和一个深深的吻。他说,谢谢你。其实,我好希望他说,我爱你。不过,没关系,我要的是在一起。

过去自今天结束

林楠真的没有再来找过我。我离开了公司,也离开了这座城市。这一分手又是两年。两年里,我忙着插花、茶艺、舞蹈,忙着工作、学习、出差,也忙着忘掉林楠,忘掉那段令人唏嘘的岁月。可是,旧同事电话里一句,林楠有了新女友,所有的努力都枉费了。过去的一切,一下子清晰可见。熬汤时想起他,看星星时想起他,散步时想起他,看画展时想起他,在剧院想起他,在医院还会想起他,想一次,心疼一次。

看林楠在微博中秀恩爱:爱情来了,谁也挡不住。我大哭。凭什么,我还在这段爱情里无法自拔,他竟先遇见新的爱情。这新的爱情会是谁?初恋?新友?美艳?温婉?家世显赫?财力过人?我想了一百种可能,头都炸了。

托旧同事在咖啡馆约了小聚,包括林楠和他的女友。林楠和女友姗姗来迟,那个女孩不是初恋。我站起身握手,他的表情除了愕然,还多了惊艳。他看看我,又下意识地看看身边的女友。我知道自己已赢了一半。

我不再是过去那个亦步亦趋,跟在林楠后面的小尾巴。和同事大谈金融、时政,甚至NBA,还调侃时尚、旅游和断舍离。林楠的女友丝毫插不上话,坐在那里局促不安。林楠看着我,下意识叫我,小朵。语调和以前一样。这场战争,我彻底赢了。

原来,我来这里,不是要挽回林楠这个人,而是要回一份骄傲,找回那个自由自在的我。我在林楠的微博留言,昨天,就让它从今天这里结束,明天将是崭新的未来。

作者:晓梦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