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石门洞官方祈雨有着600多年历史

核心提示: 石门洞除了是宜昌古八景之一,也是除汉景帝庙之外,千百年间古宜昌城官方和民间祈雨之地。

记者聂烽 丁薇 文/图

最近在看《如懿传》,其中有一段让人印象深刻。里面的乾隆皇帝因为天干祈雨,对身边的如懿说:“朕打算素食一月,斋戒沐浴,步行到圜丘,行大雩礼祈雨。”

在古代生产力和科技极端落后的情况下,大旱之年就连皇帝都要亲身参与祈雨,甚至还要为此“素食”和“斋戒沐浴”,足见祈雨在古代中国人们生产生活中有多重要。

想及此处,便觉得“灵洞仙湫”这个宜昌古八景的命名,用“灵”和“仙”来命名是独一份,除了石门洞周遭景致秀美之外,可能就是因为它是祈雨之地,以至于得到了皇帝的认可并赐名。据地方志记载:明洪武八年,峡州(宜昌)枯旱,祷取潭水,立霈甘霖。刺史上闻,诏兴庙祀,祀龙神,赐名灵济。

m_3-14-0911SJ新彩_4

▲左上图为以前达官贵人上石门洞祈雨走的青石板路,如今已掩在黄土之中。

m_3-14-0911SJ新彩_1

▲山洞中的龙潭看似幽深莫测,相传顺着潭水可达重庆。

细细梳理,发现绝大部分关于石门洞的诗篇中,都有关于祈雨降甘霖的内容在其中。“石门洞除了是宜昌古八景之一,也是除汉景帝庙之外,千百年间古宜昌城官方和民间祈雨之地。”罗洪波说。

宜昌民间众多“求雨”之地,但官方记录多在石门洞和汉景帝庙

有历史记载且与史料能相互印证的宜昌官方祈雨之地,只有汉景帝庙和石门洞。

汉景帝庙从宋代欧阳修为夷陵县令时写下《求雨祭汉景帝文》开始,就是祈雨重地。“欧阳修写过祭体文51篇,祈雨文篇目也有数篇,其中有2篇写于宜昌,分别是《祭桓侯文》和《求雨祭汉景帝文》。”宜昌市群艺馆副研究馆员、省作协会员袁在平先生告诉我们,“桓侯是张飞,但宜昌城没有张飞庙,可能就是城中的五圣宫,但汉景帝庙确实有明确记载并且存续下来,而且欧阳修在汉景帝庙祈雨能够在陆游《入蜀记》中得到印证。”

从欧阳修开始,一直到宜昌开埠汉景帝庙被占为海关,官府在汉景帝庙祈雨持续了800多年时间。“在宜昌海关署税务司李约翰写的《宜昌十年报告》中提到,因为海关占据了汉景帝庙,经常遭到激动的前来求雨的乡民侵扰。”罗洪波说,“这个时候官方在汉景帝庙的祈雨可能就结束了,石门洞则成了官方祈雨的重地。”

石门洞祈雨起于朱元璋赐名后。在此之前,多是民间的自发行为,因传说中此处住着龙王而来此求雨。真正得到官方认可之后,石门洞开始兴修庙宇,从此也开启了600年间官方祈雨的历程。不过,最早进入石门洞祈雨的州县长官,我们无法得知是何人,仅从明弘治九年刻本《夷陵州志》中找到:“弘治六年夏旱,知州陈宣诣洞祷雨。”

从这以后,无论是知州还是县令,或其他官员在石门洞祭祀祈雨,还会留下祈雨文章。目前还得以见到的是晚清宜昌总镇罗缙绅留下的那篇《石门洞龙潭祈雨记》,当年宜昌遭遇干旱,罗缙绅“余驻此数载,闻每遇岁旱,于此间祈求雨泽者,报应之速,捷如影响”,便“斋戒亲临,疏恳神佑。”

点军区文化工作者杨煜先生说,在中国神话体系里,古代人们认为龙王主要职责是行云播雨,其多藏于九渊,飞腾于九天。劳动人民觉得是“龙”控制了降雨,因此许多地方为了祈求风调雨顺,以“龙”为地名,点军江南就有很多以“龙”命名的地方。“宜昌众多地方都有以‘求雨’命名的地方,如伍家岗的求雨包,实际这些都是民间的自发行为。”袁在平说,“曾有人说欧阳修去过伍家岗花艳的求雨包祈雨,这是没有历史记载且得不到史料佐证的说法,不可信,那里只是民间求雨之地,古宜昌城汉景帝庙及石门洞,是官方求雨祭祀的主要场所。

50多年前充满仪式感的祈雨,徐发富还记得打“家业”抬黑狗的场景

石门洞的祈雨仪式,见过的人已经很难找到。所幸,就在石门洞外的楠木溪村五祖,70岁的刘国亮和年近70的徐发富经历过。

那是上世纪60年代,恰逢天气大旱,久不下雨,当地百姓想祈雨,却又害怕被说成是搞封建迷信,于是想到一个法子。“大人们把祈雨的仪式告诉我们这些当时才半大小子的男孩,让我们去祈雨。”刘国亮说。“实际上就是锣鼓家业在前面敲敲打打走,后面我们用竹竿绑着木板,木板上绑着一只全黑的土狗。”徐发福至今还记得那个充满仪式感的场面,“黑狗子穿着小孩子的衣服,都是大红色的,一路吹吹打打到石门洞,然后就从龙王殿后的龙潭里舀水出来,一边洒水一边祷告,祷告内容我不记得了。”

徐发富口中的龙潭,就是石门洞“灵洞仙湫”中的“仙湫”,相传这潭水发源于洞中,而山洞深不可测,乘船可以到达重庆。“没有这么深,最多也就一里多深,1966年干旱时,我陪同当时的宜昌县县委书记穿着靴子进去找水,走了里把远就没有路了。”

石门洞前孩子们按照大人指导祈雨的场景,袁在平先生在参与编纂《宜昌民俗志·伍家岗卷》时,曾抢救性记录到类似的情形。“当时72岁的老知客杨文楼记得在花艳的求雨包祈雨过程,我们找到他并记录了相关内容。”他说。

《宜昌民俗志·伍家岗卷》第三卷精神生活民俗中记载:每遇久旱不雨的大旱年成,当地及附近村庄的民众,便都会聚集到求雨包上来求雨。求雨祭祀,由当地有权势和名望的绅士、财主出面主办。求雨祭祀要抬一头经挑选好的大黑狗子上山,叫抬“狗老爷”。狗子要戴类似小孩戴的狗头帽;帽上绣有罗汉饰纹配搭一块长长的拖巾。狗脖子上戴着响铃,身上穿着花衣。将狗绑在篼子(类似滑竿)上由人抬着。要做法事,法事由道士主持。

不过,袁在平先生说这些都是民间祈雨的形式,而从众多史料记载中可以看到,官方祈雨祭祀一般都会有祭文,而且参与祈雨祭祀的官员都会斋戒沐浴。

久旱祈雨后降甘霖是巧合,实际上是副热带高压势弱后必然趋势

在众多史料中,我们所发现的官方祈雨中也就是1874年罗缙绅在石门洞祈雨并留下祈雨文。

罗缙绅的祈雨特别灵验,他“斋戒亲临,疏恳神佑”,结果“是日发雨部,越数日即大沛甘霖”。也难怪,在明朝初建时,民间“祷取潭水,立霈甘霖”,朱元璋听说后立即“诏兴庙祀,祀龙神,赐名灵济”,是因为这里祈雨“有求必应”。

石门洞祈雨为什么会“灵验”?难道真有神仙控制降雨?答案显然不是。宜昌市气象台台长陈亮认为,只是正好顺应了大的气候规律。每年6月下旬至7月中旬,宜昌便进入梅雨期,这是一个降水比较集中的阶段。“出梅”后便进入盛夏高温少雨阶段,这是发生干旱最严重的时期,会出现持续性高温少雨现象,古代的祈雨活动也就是发生在大旱持续的这段时间,这时已经进入8月下旬之后。此时,温度下降,降水天气逐渐增多,这“求”来的雨水便也顺应了人们祈求风调雨顺的美好愿望,因此作为古代的一个祭祀文化,“求”来的雨水可以说是整个大的气候背景下的一个“巧合”,“正好赶上了”。

陈亮告诉我们,主导这一切的便是副热带高压,当副热带高压势力减弱时,天气形势就会有所变化,出现降雨。

袁在平先生也认为,古时祈雨,是生产力及科学技术极端落后的封建时代的产物,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祈雨祭祀的文化,这种文化既有官方的更有民间的,不能等同于封建迷信,“应该理解为寄托自己的愿望与理想,并盼望这种愿望与理想能成为现实。”

实际上,在科技昌明的今天,对于祈雨祭祀的态度,更多是作为一种文化传承而研究。我们离开石门洞时,看到刘国亮老人挑着一担大粪去浇灌菜园,他说看天气预报后面会有雨,赶紧浇点肥料,“现在谁还祈雨啊,看下天气预报就知道什么时候有雨了,比求神仙方便多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