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熟悉的“当当”声中,我们长大和老去

本报记者聂烽 丁薇/文 景卫东/图 实习生秦舒娅

钟鼓楼、报时炮和拉威斯,都在时间流淌中成为了历史,这段回忆太过久远,唯能通过文史资料才能了解一二。

如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只要竖起耳朵,也能听到从江边的国家电网宜昌供电公司大院钟塔传来的报时声响。

据说,这座电力钟塔在江边已经响了30多年。

m_2-15-0829TR新_4

小时候家中没有手表和钟,很多人靠着听钟声知晓时间

23日下午3点39分,沿江大道一马路的路口,我们乘坐的出租车正在等红灯。没过一会,“当当当”的声音传来。出租车师傅老张非常诧异:“这个钟居然还在敲?我以为早就不响了!”

来到了供电公司,国网宜昌供电公司机关大楼物业管理处负责人褚秀业解答了我们的疑惑,“从去年开始鸣钟报时的声音就小了,所以不在附近可能就很难关注到它还在报时。”

现在我们看到的钟只有14年历史,是2004年伴随着国网宜昌供电公司相关建筑建设而开建的,这幢建筑有65米高。“钟盘直径有3.5米,2005年建成后开始鸣钟报时。”褚秀业说,“鸣钟报时的规则是每天上午8点第一次报时,每个小时一次,晚上8点最后一次报时,中午1点至下午3点不报时。”

最初,这座钟是靠高音喇叭来报时,洪亮的声音传播很远。不过,这也苦了住在周边的人,毕竟声音太大了。“实际上最初还好,但是伴随着周边的高层建筑越来越多,周边的居民就感觉声音大扰民,多次打电话反映,我们就在2017年进行了修整。”褚说,“请来烟台持久钟业公司,将高音喇叭更换为音柱,报时的声音就柔和了不少,加上高层建筑的阻挡,所以声音感觉比以前小多了。”

这座“钟楼”到底存在了多少年?我们在城建档案馆查阅了很多资料,都无法得出准确答案。但意外的是,因《宜昌鬼事》走红的宜昌籍知名作家、编剧蛇从革却记得这个时间。“我曾经在小说里写过这个‘钟楼’,应该是1986年开始鸣钟报时的,当时电力老大楼刚修好。”蛇从革说,“那时候我已快10岁,第一次听到钟声,觉得特别响亮,好像晚上10点还在报时。”

当时,宜昌城区的高楼还不多,“钟楼”的报时声能够传得很远。“因为家里没有钟,也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就等着听着这个钟楼的报时。”他回忆说,“特别是到了傍晚,母亲就等着听时间,响了五声就开始准备晚饭,基本敲响六声之后就可以准备吃饭了。”

下午3点报时钟响起,放假的孩子们相约捡瓶子卖钱去游泳

江畔电力的“钟楼”最初就是给市民报时用的,30多年时间下来,这里已经俨然成了宜昌人心中时间的记忆。

“在钟表还不够普及的情况下,方便市民掌握时间,同时兼顾休息时间部分时段不报时。”褚秀业说,“我们现在还在维护大钟,每天还是准点报时,而且未来还会一直维护下去。”

听完“钟楼”的故事,我们来到江边给它拍照,结果偶遇了正在江边散步的秦旭。听说钟楼至今还在报时,他跟出租车司机老张一样诧异,“感觉像好几年没听到报时了,还以为它已经不转了。”他说。

46岁的秦旭原来住在九码头,江畔电力的“钟楼”刚开始运转时,他已经在九码头“混江湖”了。“我记得好清楚,每年暑假的时候,中午在家里午睡,只要那边敲了三声,我就准时醒来。”他说,“就跟条件反射一样。”

醒来后,伙伴们就自动在约定的地方碰面,前往航运新村。“当时航运新村住的人很多都是跑船工人,经常去外地,回来的时候就带罐头回来,吃完罐头瓶子就丢在垃圾堆。”秦旭说,“航运新村一排平房,顶头就是一个丢垃圾的地方,运气好的时候能捡到好几个罐头瓶子。”

罐头瓶子拿到“收渣货”的地方,能卖到一角钱一个,一角钱当时可以买到冰棍,也可以去万达对面港务局的游泳池游泳。

“游泳池门票一角钱,一天捡到几个就够我们一群人游泳的钱了。”他回忆说,“3点的时候准时出发,差不多卖完罐头瓶子到港务局这,‘钟楼’就传来4点的钟声,我们就一直泡在游泳池里,等那边‘钟楼’敲了七声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回家。”

有时候玩得兴起了,等到8点的钟声传来时,秦旭才“惊觉”超时了,肯定会错过晚饭,难免会被家人说几句,“干脆就不再关注时间了,玩到关门再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