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千面文佛山

核心提示: 文佛山南麓的大溪沟,但凡在宜昌溯溪徒步或者越野穿越的圈子里,没走过大溪河谷,都称不上“老鸟”。

宜昌老司机们在穿越西藏无人区前都曾走过大溪沟成为“老鸟”

文佛山南麓的大溪沟,但凡在宜昌溯溪徒步或者越野穿越的圈子里,没走过大溪河谷,都称不上“老鸟”。“我有几年没走大溪沟了,以前隔几周就要跑一趟。”刚刚完成西藏无人区穿越的苍月化石,是宜昌北纬31度俱乐部的“老鸟”。

一路带来颠簸和尖叫的河谷,源头只是山上岩洞里一泓山泉

从文佛山下的山门,往南下山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由大柏村与文佛山茶场合并的文佛山林场。

上午10点已过,陈家场边的陈传沛老人还在灶台前烧火,这是81岁的他和77岁的老伴王有洲的早饭时间。

陈传沛这一支陈姓,是明初江西填湖广而来,祖先看到此地靠近水源,从王姓地主家购得,传到现在已经有几百年了。

文佛山位于新华夏系第二沉降带之次级构造——宜昌单斜之上,地下水主要类型为第四系孔隙水和基岩裂隙水。因此山中有水涌出,形成溪流大河分居南北两麓:南部大溪沟和北部楠木溪。

和楠木溪沿着地势平平淡淡地汇入长江不同,大溪沟入江进海十分曲折蜿蜒。

它从文佛山高桥沟的岩洞涌出一泓山泉,从高山上一路冲刷而下,千万年来将这一带冲刷成了溪沟。

大溪沟在陈传沛屋前只是一条小溪,当地人称之为“跨溪”,一跨就能过去。

一路南流而去,在陈家场前方一公里开外的王家场,跟另外一条发源于文佛山中的溪流吉家湾河汇合,然后形成了大溪沟,呈一个U字型往东南而去,途经阮家场、梨树咀、泰山庙、人手湾、路家坪,在洄马滩处进入到大溪水库。溪水从水库排出后,在天龙湾风景区下游一点汇入到清江高坝洲库区,最终进入长江奔向大海。

从王家场的两条溪流汇成大溪沟,到大溪水库一共有近17公里流程,在这17公里的河道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显露了神奇之处,每隔几百米就拐一次弯,从而形成一个宽大的河道,遇枯水期,鹅卵石袒露在河床。

这对于喜欢“折腾”自己爱车的越野穿越一族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好地方。

鹅卵石下和河水之中都暗藏“杀机”,一不留神车就会陷进去

从陈传沛的家中出来,沿着乡村公路再往东南方向行驶,没几分钟就到了王家场。因为大溪的上游修建了水库,虽然会有生态流量放下,但是大部分河床都袒露了出来,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了河床。

我们的车子尝试着去往河床,没走几步就放弃了,底盘低、减震不够好和驱动不够力,在这鹅卵石的河床上寸步难行。

只好弃车步行了。穿着徒步鞋,依旧能感受鹅卵石的坚硬,走在上面,总是觉得像踩在指压板上,不时传来疼痛的感觉。我们只是从王家场走到了阮家场,不到2公里的路程,居然花了近40分钟的时间。路上遇到了从宜都走亲戚回来的村民,她说前面的路还难走些,劝我们赶紧打道回府,不然一来一去得几个小时。

步行这么慢,那开车越野穿越会不会很快?“苍月化石”就用自己的实际经验否决了我们的想法:“我们从王家场这里下河坝,那边到了大溪村一带河床,就得3到4个小时左右。”

实际上整个大溪沟的越野穿越,也就是这段距离,因为再往前走就是大溪水库的蓄水区,河边也修了公路,一般公路的尽头就是越野穿越的起点或者终点。

10多公里的河床得开3到4个小时,不玩越野穿越的人无法体会到。“就是一路颠簸摇晃,说白了就是折腾车子,一不留神就会碰到底盘,减震更不用说,如果减震不好,人会折腾散架。”“苍月化石”说。

在河床上开,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鹅卵石之中可能还隐藏着陷阱。因为丰水期有水流过,有些鹅卵石下可能已经被冲刷空了,枯水期时车子从上面一走,就会陷进去。这个时候如果运气好,有其他车辆一起穿越,就可以用其他车子拉起来。

实际上还有更容易陷车的地方,因为大溪沟弯弯曲曲,河床时而分布在左岸,时而在右岸河床宽一点,想完成越野穿越,就得涉水过河。水里以沙子居多,而且有些地方可能会有冲刷出来的坑,车子陷进去是常有的事。“是一个车队行进还好,其他车可以帮忙,只是一台车的话,就得下车自己找石头垫在陷进去的轮胎下面。”“苍月化石”穿越这条线路几十次了,陷进去的次数也有百多次,“有一半都是自己找石头垫车胎才搞好,有时候一趟下来陷进去好几次。”

汛期越野穿越是被禁止的,一个周末可以拦下近百个老司机

我们在网络上搜索到宜昌一个普拉达车队穿越大溪沟全程记录帖子,车队在半路就遇到有武汉来的车辆陷进水里,车主正在搬石头垫车胎,最终还是依靠车队的车辆拉出水。“就是折腾车,运气不好跑一趟回来就得大修。”“苍月化石”说。

从大溪沟河床回到乡村公路上,我们这才注意到路边竖立了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禁止溯溪、溪降、徒步和越野穿越。

文佛山林场党支部书记赵新林说,这是出于安全考虑,从进入汛期开始,大溪沟是禁止玩任何户外运动和越野穿越的,“林场方面除了竖立警示牌之外,还安排专门的人在这里看守,进行劝阻。”

上个周末,负责值守这一块的就是林场党支部委员邓贤喜,两天时间他几乎就是不停地跟人解释为什么拦车。“两天时间拦下的车子快有100多台了,绝大部分人都听劝,一说不能下河,就掉头走了。”他说。

到了秋冬季节枯水期,林场工作人员才会轻松一点,那时就可以放行了。我们无法得见那时的盛况,只能通过81岁的陈传沛老人的描述来想象了。“我没事做就坐在稻场上晒太阳,然后数车,最多的一天有143台那种‘大车子’从我们家门口经过。”他说。

也正是因为来玩越野穿越的人多了,周围还有村民开起了农家乐。农家乐的老板娘正在晒包谷,“夏季生意会差点,不过可以理解,毕竟安全第一,出事了就不好。”“出事”是指汛期突降暴雨后导致河水猛涨。别看大溪沟上游的大溪,只有“一跨”的距离,在10多年前小水库没有修好之前,涨水的时候整个小溪的水面有好几米宽,将村民的地都淹了,有些大石头都会被水冲走。“大溪沟的水面就会达到20几米,车子会直接熄火,徒步的人可能就会被直接冲走。”邓贤喜说,“所以汛期我们拦着越野穿越和徒步的人,是不讲任何情面的,再怎么爱好运动,也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千面文佛山

每一次去文佛山,都有不同的感受。

踏访岩屋时,它是庇护者,为以前那些盖不起房子的穷人们提供挡风避雨的地方,让他们得以安身;登临文佛寺时,它是港湾,让寻找片刻心灵安静的人们有了容身之处;攀爬古官道时,它是见证者,看着古人们是怎么冲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桎梏,寻找美好生活。

9日这天,我们又发现了文佛山的另外一面,它简直就是户外徒步、骑行和越野穿越的爱好者们的乐园,喜欢“折腾”自己的人们在这里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玩耍的地方,而且距离城区还这么近。

不知道下一次去文佛山,又会发现它的哪一面,我对此充满了期待。(聂 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