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一个平原小镇八百余年抗洪史

核心提示: 河溶的故事,必定要由沮漳河讲述。沮漳河成就了河溶,河溶也在改变着沮漳河。

前事不忘

聂烽

最初策划这期选题时,正值今夏第一场大雨袭击宜昌,河溶是这场雨的降水中心,出现了内涝。

聊天时,宜昌市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文史专家罗洪波先生感叹,如果换作以前,这场雨或许就会导致河溶集镇被淹。在年近古稀的罗老师口中,宜昌没有一个镇,能像河溶这样跟河流联系如此亲密无间,却又经常受其侵扰。

采访时,已是连续高温,宜昌部分地区出现干旱,在这个时候写防洪,是不是有些太不接地气了?实际上,在这个时节,防汛抗旱是分不开的。河溶千百年来对治理沮漳河付出的艰辛,实际上也是宜昌治理水患、合理利用水资源的一个缩影。

治理水患中的那些人、那些事,我们有必要进行记录,因为前事不忘,才有后事之师。

河溶:因水而生与水相斗

一个平原小镇八百余年抗洪史

河溶的故事,必定要由沮漳河讲述。沮漳河成就了河溶,河溶也在改变着沮漳河。

沮漳二河从荆山一路南流,沮河、漳河所经过的两河流域,被誉为“汇三楚名胜之精华,挹江汉沮漳之灵气”。两条河流在河溶汇成沮漳河,一路南下,经枝江、荆州入长江,形成了荆山地区与江汉一带联结的交通枢纽。在“建安七子”之一王粲《登楼赋》中,这一带“华实蔽野,黍稷盈畴”,物阜民殷。

上一周,年近古稀的文史专家罗洪波带着我,冒着近40℃的高温,穿梭在沮漳河的堤坝和河溶镇大街小巷之间,触摸这座千年古镇的过往和今夕,了解这片土地上人们跟河水斗争的故事。

沮漳河给河溶带来“小汉口”的美誉,但也让此地饱受水患之忧

漳水洋洋,沮水瀼瀼。

7月19日这天,我们站在河溶大桥头的两河口处,一群白鹭栖息在水边一动不动,似乎也惧怕高温。

河水看上去并不深,宽广的水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以前沮漳河的水是非常深的,以至于在河溶往下形成了很多码头。”戴着草帽的罗洪波有段时间没有回河溶了,不停地拍着照片,“河溶码头多,下游草埠湖也有码头,都是为了行船方便。”

 

    ▲漳河在张家大堤这里被挖开,被提前引进沮河里,防洪标准被提高到20年一遇。

河溶水深码头好,上吞沮漳流域木材燃煤山货粮油棉麻丝茶,下纳汉湘申渝布匹食盐百货洋油,河街帆樯林立,有小汉口之称,“溶丝”更是闻名中外。“当时东边荆门(的)赶场,都得来河溶。”罗洪波说。

河溶的鼎盛在清末民初。由于它是沮漳河流域最大的货物集散地,铁匠铺、木行、船厂、染(绢)坊、杂粮行、山货行、粗陶器皿、酒楼茶馆等街无余隔,仅骡马行就有数十家之多,船业社行更有木船数千,沿河岸桅杆如林、入夜灯如繁星。

当阳近代名儒赵春珊回忆录中写道:“河溶的繁盛与奢华,几可与沙市争胜。名楼豪宅之多,叹为观止。街面店铺多为金字招牌。戏楼达二十几家之多,终年笙歌不断、全国各地方言与风俗,均可觅迹。”

但沮漳河带给河溶繁华的同时,也伴随着灾难。

两河流域因地处副热带边缘,为南北冷暖气流交汇要道,锋面活动显著,暴雨频繁,沮漳河入境客水量达7亿立方米。而位于沮漳两河交汇处的河溶,地势低洼且均为平原,在解放前因战乱等原因河堤处于年久失修状态,一到汛期容易遭到洪水侵扰,成为两河流域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当阳和远安等地的县志中对沮漳河洪水均有记载,据不完全统计的数据,从南宋绍熙三年(1192年)至1948年,沮漳河流域特大洪水就有40余次。

“洪水足以让一个村庄从此在区划中消失。”罗洪波说,1935年,特大洪水袭击河溶,当地多个村庄被冲毁消失。

当阳八大公司原来都设在河溶,1958年洪水之后全部迁走

在河溶大桥头沿着107省道一直向东,没多远就是河溶集镇。我们一行从镇政府对面一条街头朝沮河故道边走去,那里是河溶老街。

斑驳的墙壁,低矮的房屋,时间在老街上仿佛静止,长长的一溜房屋述说着几十年前的场景。“到上世纪50年代末,老街这里依旧繁华,当阳的八大公司都设在河边。”罗洪波说,八大公司就是百货公司、花纱布公司、盐业公司、五金公司、食品公司、副食品公司、药材公司、畜牧水产品公司,几乎就是一个地方的经济命脉。

而一切因1958年7月14日开始的那场暴雨而改变。

1958年7月14日起,当阳全县持续5天暴雨,导致洪水泛滥。据《当阳县志》记载,沮漳河堤防溃口158处,崩坐78处,57人遇难,4510栋房屋冲毁,河溶镇这次洪峰达到52m,超历史最高水位2.4m。

罗洪波是当年洪水的亲历者,那时不到10岁的他,在涨水最凶猛时,给在河溶天后宫粮管所仓库抢险的父亲送饭。“父亲他们刚刚将仓库粮食转移到高处,洪水就涌进天后宫,我和大人们都坐在花生包上,等船来接。”罗洪波说,他们等了一个晚上,直到次日清晨才看到天上有飞机盘旋,“飞机上扩音器里传出‘灾民同志们,我们只救人不救财产’之类的话语。”

71岁的退休教师曹功珍女士回忆过去至今觉得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1958年7月大洪水来时,她在河溶铁龙桥旁的房顶上,看到旁边的房子整个被洪水冲走。好不容易等来救援的船只,因大哥生病,其父不让一家人上船。“房子都有点漂浮了,水离楼板很近,伸手就摸得到。”

这场洪水过后,河溶逐渐失去了昔日的风采,当地在迅速投入灾后重建的同时,出于多方面考虑在1959年将八大公司迁到当阳县城。同时,因防洪灌溉需要,漳河上游兴建了漳河水库。“1966年水库修好后,沮漳河就无法再行船了。”罗洪波说,“小汉口的美誉从此就没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