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社会 > 正文

一位农民工的讨薪之路

核心提示: 辗转反复一年多,秭归农民工望某的两万多元血汗钱还是没能要回来。

本报记者乔道建

辗转反复一年多,秭归农民工望某的两万多元血汗钱还是没能要回来。其间,他找过老板,找过包工头,还找过当地多个部门协调此事,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7月25日中午,面对记者,这位五旬汉子不时地扼腕叹息。回忆起去年近三个月的辛劳付出,他描述就像“脱了层皮”,可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讨个工资咋就这么难啊!”望某愁眉不展:这条讨薪之路何时才能看到尽头!

>>>三个月的辛劳

望某今年50岁,居住在秭归茅坪镇,多年来一直从事运输工作,与他“搭档”的是辆小型货车,虽然外观有些脏兮兮的,但却陪他走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2017年3月,经朋友赵某介绍,望某开始给秭归县光伏电站建设工地跑运输,一直干了三个月,工作内容主要是给工地运输材料,有时候也会为工人送饭送水、接工人上下班,闲暇之余,还会在工地上帮忙做事。

“既然接了这个活,就该认真负责。”望某说,他的工作性质比较机动,有时候很早要去接工人上班,有时候大晚上缺什么材料,他都会如数地送到工地上。用他的话说,只要老板一个电话,他不但随叫随到,还要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

由于望某的小货车速度提不上来,加上路程又比较远,所以运输途中耗费的时间就相对较长,“早晚还好,特别是大中午的,太热!车上又没空调,时间一长,真是煎熬。”望某发了发牢骚。不过他接着说,只要能挣到钱,再苦再累也值得。

昨日下午,记者驱车来到较近的溪口坪村光伏电站,从山脚到达目的地大约是10公里行程,用了20分钟左右的时间,“那是你们的车快,要换我那辆小货车,得要40分钟。”望某说。踩在满地石子的路面上,记者明显感觉到这里比山脚下的温度高出不少,才一会儿功夫,身上就湿透了,更别说劳作。

望某介绍,溪口坪村光伏电站只是一个点,他也不仅仅只往这里运输材料。包括接工人在内,他需要跑下面很多乡镇,比如归州镇、水田坝乡等,最让他难忘的一次是去梅家河乡送工具,因为中途还要去别的地方送材料,他从晚上6点出发,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才返回到茅坪。“趁身子骨结实,还要再干10年。”对于这份工作,望某谈不上喜欢,但却是他吃饭的“家伙”。他说,自己最近一直很忙,相对于其他跑运输的同行来说,他的生意算好的,“因为他们觉得我做事认真,开价公道。”望某说。

>>>一年多的奔波

从2017年3月开始至同年6月结束,望某的工作顺利完成。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辛苦工作了近3个月却没拿到工资,虽然事后多次索要,但至今未果,而且这一拖就是一年多。

昨日上午,望某拿出账单告诉记者,这笔欠款总共24653元,其中包括老板陈某的8000元和包工头高某的16653元。“这个账单他们都看过,也承认,可就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一直拖着不给。”

记者发现,望某出示的这几张账单上,时间、地点、工作内容等都记录得很详细。那么,这笔欠款是怎么产生的?既然对方承认这笔欠款又为何一直不兑现呢?

望某称,当时跟对方说好300元一天,如果加班或者跑其他乡镇的话费用另外再算。至于结算方式,“他们说工程结束后一起结”。

“但工程结束后并没有结账,他们临走时说,过阵子再来结。”望某说,后来对方确实通过银行打了些钱给他,但剩下的账就一直没结。“后来我打过电话给他们,总是说等过几个月上面把账结清了,他们就再结我的账。”

就这样,在一次次等待和期望中,望某两万多元的工资至今未能到账。更让他生气的是,工作期间,他自己还帮忙垫付了3000多元的材料费,“将心比心,我真的有点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一直拖着。”

今年5月,多次索要无果后,望某去县劳动局向劳动监察反映,但却因为没有欠条或完工单遭拒。他又找到国网秭归县供电公司,对方称与其无关,但可以帮他协调此事。

时至今日,望某的欠款仍然遥遥无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采访时,他一脸茫然。

>>>两万元的“踪影”

昨日下午,记者陪同望某一起来到国网秭归县供电公司了解情况。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秭归县的这个国网扶贫项目是由省供电公司直接招标,县供电公司并未参与。且经他了解,中标的这家公司于去年已将工程款打给了陈某所在的分包公司,而高某则是这家分包公司的包工头,“所以实际上与我们没什么关系,但需要协调的话我们会积极地帮忙。”

随后,记者又和望某一起前往秭归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申请走劳动监察的话,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单位的欠条或完工单;二是单位企业信息;三是本人身份证复印件。而望某当时并未要求对方公司打欠条或者开具完工单,所以走劳动监察这个方法行不通。

望某的这笔两万多元的欠款到底还有没有着落?

记者联系中标公司了解到,他们确实已将工程款结给了陈某所在的分包公司。

包工头高某在电话里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是因为陈某还没跟他们结账。“目前我们双方已达成协议,陈总答应9月1日前跟我们把账结清,到时候我们会把钱打给老望的。”高某还承诺,如果陈某失约,他会想其他办法先把望某的一万多元欠款结清。

陈某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希望望某将账单上的每个款项跟他解释清楚,如果确定无误,他会尽快结清8000元的欠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