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报道 > 读吧 > 正文

忆起父亲片段二三

梁梦月

凄风冷雨的夜晚,茶还有些余温,书房里呆了一会儿,书柜上《朱自清散文集》里再次看到了初中学过的那篇课文《背影》。印象中,我从未用过笔墨着色于父亲。

从来不会觉得父亲是个神话,只是当自己长大了,体会到“担当”殊为不易的时候,才知道他是多么伟大。

上次回家问他最幸福的时候是不是和我妈结婚那天,他喝了口酒,说道:爸最开心的是你一岁零两个月叫第一声爸那会儿。我记得那天他的神情,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多年,此时回忆,他依旧喜悦。

从小我没挨过我爸打,他是一个慈父,我爸对我一直宠爱有加。在那个阳光灿烂的童年,我的回忆里都是他对我的疼爱,他弯下腰给我捡拾玛瑙的景象、他骑着二八自行车载着我迎着风的傍晚、还有背着我去上学我搂着他脖子的温度,都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印着。

有一年春节特别寒冷,父亲看着春晚,我和妈妈早已回房,他却突然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袋子的糖,我记得特别贵,我不知道是不是春晚的哪个节目触动了他,只是他让那个寒冷的春节给家里注入了无限的温暖。

高三那年,也是我明显感觉父亲迟暮的两年,我不忍心用锐气耗尽的词来形容,我想将脾气收敛作为描述这时候父亲的表达。大学录取通知书到家的那天,他叫了老友喝到两点,我妈跟我说他回来后兴奋地和我妈聊了一通宵的天。

父亲送我去合肥念大学的那天恰逢暴雨,车站门前积水及腰,父亲把我的行李箱扛在肩上,挽起裤脚带着我涉水前行,我在他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心酸。这是我第一次到那么远的城市,安顿好我,他就独自一人坐上了归家的列车。看着他进入安检,眼泪模糊了视线,那种感觉,还是如鲠在喉,依旧清晰。

记得结婚前一晚,父亲一夜未合眼,他准备着我的婚礼上交接时要说的话语,我看见他在阳台上踱来踱去,一直抽着烟,我说不早了,快睡吧。他说睡不着,你要出嫁了,舍不得啊。婚礼当天,我看着他几度红了眼。我硬是忍住没留下眼泪,父亲的爱真是深沉。

父亲要强一生,他自己不承认到了强弩之末,只是因为他没卸下责任这个重担,他依旧固执地砥砺前行,只是这份固执,少了以前的霸道,很多时候,遇到事情,好的坏的,都会打电话跟我说,现在更多的是抱怨我妈老是洗他的衣服。我也是笑笑圆场,其实父亲是可爱的,只是以前没发现。

我既不敢也拒绝听筷子兄弟的《父亲》,我怕我忍不住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会哭。那我今晚还是单曲循环《爸,我回来了》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