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要闻 > 正文

长江禁渔养殖业酝酿升级

核心提示: 作为中华鲟保护区,宜昌长江段从葛洲坝水电站以下至宜都清江河入江口的长江水域,实施常年全面禁捕,而整个长江的全面常年禁渔也正在逐步推进之中

三峡晚报讯 本报记者方龄皖 

“长江鲢鱼没有,你可以吃我们这里的野生鱼。”4月14日,点军江南一家鱼馆的老板站在水池前,竭力向记者推荐“黄骨头”,老板摊着手说:“这是正宗野生的,长江里的鱼没得吃了,违法的事可不能做。”

从3月1日起,我国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淮河、闽江等重要水域正式进入为期4个月的春季禁渔期。更为严厉的是,从今年1月1日零时起,作为中华鲟保护区,宜昌长江段从葛洲坝水电站以下至宜都清江河入江口的长江水域,实施常年全面禁捕,而整个长江的全面常年禁渔也正在逐步推进之中。

由于长江捕捞受限,江鲜将在市场呈现稀缺状态。这或将倒逼下游的养殖业洗牌升级。

探访

古渔村风兴不再 渔民弃船上岸

江草青青,江水汤汤。昨日,江南十里红,十来条渔船锚在水边,随着水波荡来荡去,不见主人。一位在江边洗菜的大姐说:“禁渔了,都上岸找事做去了。”

十里红是宜昌城区一个古渔村,这里是长江最大的四大家鱼天然产卵场之一,渔业资源丰富。村里龚、罗、陈三大姓,七八十户人家多在凶险的江涛里讨生活,一代又一代,至少已历数百年。

这些年,长江水产资源逐年减少,加上城市的快速发展,让依靠渔业的家庭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一些渔民开始弃船上岸,寻找现代生活出路。即便如此,村里还有13户人家仍坚守这种水上讨生活的传统。

不过这一次,他们彻底上岸了。

2017年2月5日,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率先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实施中华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2017年11月30日,农业部公布了率先全面禁捕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名录的通告。通告明确,从今年1月1日起,率先在长江湖北宜昌中华鲟自然保护区实施全面禁捕。“我们都上岸了,不打算再捕鱼了。”杨文杰是十里红最后的13户渔民之一,杨家从杨文杰的爷爷那代起开始打鱼。之前,渔政工作人员到家里调查过,进行面对面的宣传,“我们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彻底上岸了。”杨文杰说。

根据通告,实施全面禁捕后,保护区从根本上退出渔业生产,实现保护区转型升级,促进长江渔业转方式调结构,助推长江大保护和水域生态文明建设。宜昌市渔政处处长何文广介绍,宜昌中华鲟保护区实施全面禁渔,共涉及600多条渔船转业转产,之前,渔政部门已入户进行了调查登记,了解他们的社保、住房、医保等情况,“目前给他们发了几个月的生活初助,渔民转产转业的方案正在制定之中。”

效果

禁捕延长一个月 江豚多了11头

事实上,为了保护长江流域的水生生物多样性,早从2002年起,农业部开始在长江流域试行为期三个月的春季禁渔,禁渔范围从青海曲麻莱县以下至长江口的长江干流、部分一级支流和鄱阳湖区、洞庭湖区。

长江流经宜昌市232公里,有长吻鮠、铜鱼、鲇等100余种经济鱼类,以及国家一、二级水生动物中华鲟、胭脂鱼、江豚等。2003——2015年根据长江宜昌段水生物的繁殖特点,宜昌江段禁渔期为葛洲坝上游2月1日至4月30日,葛洲坝下游为3月1日至5月30日。2016年起长江流域统一为3月1日至6月30日。“长江实施禁渔期制度已进入第16个年头,有效减缓了长江生物资源衰退的趋势。”长期从事水产渔政工作的何文广对此深有感触。何文广说,此前,由于受到水利工程,污染、过度捕捞等因素影响,长江渔业资源退化很快。“以前一网下去能打到几十斤鱼,网上密密麻麻都是,一个月下来少则400多斤,多的能收获千斤左右。”十里红渔民刘传英对记者说,现在打鱼确实越来越难。

人类从渔猎一路走过来,受限于当时的捕捞工具,鱼类的自我繁殖与人类的生产保持着相对的平衡。“现在的捕捞手段和工具,再多的鱼都捕得完。”何文广说,由于现有的捕捞技术、网具太先进,一会儿就可以把禁渔期取得的一点点效果消灭殆尽,严重影响鱼类繁殖保护效果。

2016年起,农业部将长江禁渔期由三个月延长到四个月,并统一为3月1日至6月30日。“就延长一个月,效果就十分明显。”何文广说,2015年在葛洲坝下观察到的江豚只有3头,现在已经观测到了14头。葛洲坝下不仅是中华鲟的繁殖场所,也是四大家鱼的产卵场,延长保护一个月,让江豚有了更多的食物资源。“只有种群数量大了,它们才能够自我增殖,才有可持续性。”

何文广表示,“青、草、鲢、鳙”四大家鱼三年能繁殖一代,“明年渔业资源就会有改善,三年后,长江渔业资源将会大幅增长。”

动向

江鲜成稀缺资源 养殖业升级解围

“不再像在荆州那样养鱼了,只能走自然生长的精品化路线。”今年年初,荆州人陈俊在当阳玉泉办事处夏家冲找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小水库,决心从头再来。

陈俊是荆州凝农专业养殖合作社负责人,他在荆州合作社有3万多亩养鱼水面,每年产鱼3万多吨。陈俊从1997年入行,在渔市摸爬滚打已经20多年。国家对长江流域分步实施长期禁渔制度,让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市场的风口。“野生的精品鱼类会越来越少,只能靠人工养殖。”从去年开始,由于投食喂鱼对水体的巨大污染,监管部门已不允许投肥养鱼,并逐步将水库从养鱼户手中收回。不投肥,鱼的产量将减少七八成,陈俊说,这个变化也精准地传导给了下游市场,“三斤左右的花鲢去年批发价4块5,今年7块5,整个渔市处于一个上扬的趋势。”

分步实施的长江流域全面禁渔也必然引发精品、优质渔类成为稀缺资源,“只有靠我们养殖鱼的品质提升来弥补这个市场空白。”陈俊找到的这个小水库约有1800亩水面,是官道河水库上游的一个支流,“我就按精品鱼的标准养,说不准以后还要申请地理标志产品呢。”

何文广也预测,长江流域全面禁渔会倒逼着渔业养殖技术的提升。“长江野生鱼成为稀缺品,必然推动价格上升,养殖产业也会根据市场跟进的。”之前,他在宜都、枝江等地已经看到养殖大户们正在谋划新发展,诸如“跑道养鱼”、“工厂化养鱼”等新的养殖方法已经在尝试之中。

对话

禁渔是为了老百姓吃上更好的鱼

记者:长江实施禁渔,禁止任何形式的捕捞,那还能钓鱼吗?

何文广:长江实施禁渔,市民在江边休闲钓鱼暂不受影响,相关法规没有要求。但由于钓鱼技术发展,钓手的捕获量也相当可观,不排除未来国家会出台限制措施。

记者:宜昌有很多鱼馆,若长江实施全面禁渔,他们的长江鱼招牌是不是不能用了。

何文广:是的,禁渔期间推销长江鱼,要么是假的,真的就违法了。目前只有中华鲟保护区是常年禁渔,其它江段只是春季禁渔,解禁后他们就可以正常经营了。不过,未来若长江实施全流域常年禁渔,这些鱼馆就只能改打其它招牌了。

记者:那是不是意味着禁渔将影响市民吃鱼?

何文广:四大家鱼自然繁殖能力比较差,在长江流域的自然水体中比较少。鲤鱼、鲫鱼有人工养殖的,野生的也不少。单从老百姓吃鱼的角度来看,长江流域开启10年禁渔不会影响百姓对淡水鱼的需求。

记者:若长江实施常年禁渔,江鲜不是吃不上了?

何文广:吃不上是暂时的,禁渔不是不让老百姓吃鱼,大家都知道长江渔业资源越来越匮乏,如果任其自然发展,到时候才真的是无江鲜可吃。现在禁渔,是为了将来吃上更多、更好的江鲜。如果十年之后,长江渔业资源恢复了,可能会开放有序捕捞。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