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走进联棚

核心提示: 和老人攀谈中,得知联棚古往今来可看可玩的地方很多,其中传说因鸡公大王而得名的鸡公岩,引起了我们浓厚的兴趣。

本报记者聂烽 丁薇/文 郑联学/图通讯员范百川 罗正艳

联棚,这个距离城区仅5公里的地方,因为开车上高速,我曾无数次走近,却未曾真正地走进。

此番挑战鸡公岩,让我重新认识她。悠悠长岭河,滋养了一方土地,泉水蜜柚和芦家坡血桃的香甜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去探寻她的美。

1

海拔677米的鸡公岩,山势险峻,是户外菜鸟们必登的山峰之一。

长岭村是联棚乡最远的村庄,过去叫做柳坪。车一直开到路的尽头,便到了原村书记赵春清的家。

和老人攀谈中,得知联棚古往今来可看可玩的地方很多,其中传说因鸡公大王而得名的鸡公岩,引起了我们浓厚的兴趣。

趁着春色渐好,菜鸟级的我们,也来不及换上装备,就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踏上了鸡公岩的征服之旅。

攀爬鸡公岩,穿解放鞋是最实用的装备

无险风光在险峰,春暖花开的季节,正是户外活动的最好时节。

驴友“任我行”每周都要去户外爬山,“联棚这边的山,每座我都去过不下于十次。”鸡公岩在他看来,离城区近且方便,难度强度不算太高,属于休闲户外,是入行必登之标志性山峰之一。

鸡公岩海拔677米,位于点军区联棚乡的西南方向,南与长阳九丈岩相峙,山势险峻。除了鸡公大王的传说,另一说法是因为山上有一棵很粗的枇杷树,因形似鸡公而得名。

从赵春清家出发,约半小时,我们到达了泉水村。泉水村六组的组长赵金红已经在山脚下等待,他是我们此行的向导。

52岁的赵金红还是村里的护线员,一个月至少爬一次鸡公岩。“不记得爬过多少次了,从小就在山上挖药草、砍砧子。”对他来说,早已和山上的一草一木相生共荣。

脚下清澈的山泉陪伴着我们,一路欢快地流淌;一大株桃树,在转角处冒出头来,芳菲烂漫的桃花儿在绿树的衬映下,格外妩媚鲜丽;两旁全是柚子树,散发出阵阵清新的香味,青灰色的树皮,看起来很干净。一开始,我们差点误认作橘子树。

走不多远,半山处插了两面小红旗,“宜昌到长阳快速通道穿鸡公岩而过,大概7月份就动工了。”赵金红告诉我们,工程完工后,宜昌到长阳仅需半小时。

“这里叫简沟河,这里是秧脚河……”每到一处,赵金红都能随口说出本地人才知道的小地名,名字的由来都与当地的生产生活相关,亲切且接地气。

头天下过雨,背阴的地方仍湿漉漉的。同行的一位记者,因穿的是胶底休闲鞋,还没行至四分之一,便已摔了两跤,只得放弃。“爬山就穿解放鞋最好。”赵金红指着自己脚上其貌不扬的布鞋说,“当地人背百把斤重的东西上山,都是穿这个。”

凉风垭小歇,遥看那瀑布挂前川的绝美

1995年,赵金红的老家才从山上搬下来。小时候跟着父亲上山采药草,自然认得不少植物,哪些用来做盆景,哪些适合做根雕,他一看便知。

路边见到最多的就是扁竹根,已经开始抽苞,“到了3月底,会开出白色的、蓝紫色的花儿,一片片可好看了。”“这个满身刺的植物,叫见血飞,治肚子痛还可以止血。”过去乡里连卫生所都没有,很多人就跑到山上寻宝贝。“都是流传下来的土方,真是挺有用。”“这是麂子脚印。”或许猎手天生就有着比普通人敏感的神经,当我们还在仰着头一古脑往上走的时候,赵金红却看到了路边不起眼的小坑儿。“这个脚印很新鲜,应该是昨晚走的。”

有经验的猎手,通过脚印一眼就能辨认出是何种动物,不远处他又发现了野猪的脚印,“这个比麂子脚印要大一些。”十多年前,赵金红曾用土铳捕获过一只重200多斤的野猪。

得益于生态环境良好,山上的野生动物经常得见。说话间,我们发现了对面山上有一些移动的白点。难道是野山羊?

“那是家养的山羊。”赵金红告诉我们,这里的村民有放羊上山散养的习惯。“我去年就买了二三十只小羊仔,丢到山上散养,要吃的时候就去抓一只回来。”

行进了近一半,路面开始变得更加陡峭,原来“不成规矩”的上山土路,出现了人为修砌的痕迹。五年前砌的这一段简易的水泥石阶,赵金红当时也参与修建。

弯转过去,之前只闻其声的一挂瀑布悬挂于对面山间。“遥看瀑布挂前川。”很自然地,我们不假思索冒出这句诗来。不知道诗人李白以前隐居庐山时,是不是也偶然在山间被峭壁上一泻千尺的水柱震撼,才有此千古名句流传至今。

此处地势较别处开阔,阵阵凉风袭来,消解了不少疲劳。“这里叫凉风垭,上山的人都会在此歇歇脚。”“我们一会就要去瀑布那儿的,那里还有岩屋。”听到可以如此近距离接触瀑布,我们又开始兴奋起来,根本没有想到,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路遇祈福者,登鸡公岩更像是一场朝圣

从凉风垭继续起程,过不多久,就到了岩屋。这种天然洞穴自然形成的石屋,曾经住过两户人家。

赵金红摸着石壁上钻子开凿的痕迹说,“这里应该就是当时为了居住,人为打磨过的。”他指着不远处两个坑,推断那应该就是厕所的化粪池。

岩屋不仅靠山,而且面水。我们之前遥望的瀑布,一下子就来到了眼前,仿佛伸手可及,巧妙地为岩屋挂上了一袭天然的珠帘,恍惚间又如银河从云端坠落。

原以为工作日山间不会再有他人,却意外碰到了76岁的余家宝爷爷和彭婆婆。他俩在当地一村民带领下从早上10点就出发进山,此刻才往回转。这一趟,他们是为了去还愿。“山顶上供有菩萨,当地村民都有上山祈福的习俗,许多户外爱好者爬上去也会许个美好的愿望。”赵金红说。

离山顶越近,路越难走,有的地方近乎垂直,必须手脚并用抓着藤条或野草堆借力上去。每过一个险地儿,我们都会感叹村民们祈福还愿的虔诚。“这段最险的路上周六已开始动工修台阶了,总长600多米。”赵金红说,这是当地人赵威两兄弟自费几十万投资修建的。我们揣摩着,兴许他们也曾在鸡公岩祈过福,如今事业发展顺利挣了钱,用来回报家乡父老。

山顶地方不大,一间简单搭建的石屋内,供有一座300斤重的观音石像。石屋旁水井如今已经干涸,“以前水井是有水的,上百人吃都吃不干,我父亲亲眼见过。后来庙毁了,水也就干了。”

下山经过岩屋时,赵金红意外发现对面岩壁上,有一只黑色野羊。“野山羊不多见”,他凝视了很久。

这蕴藏了无数美好愿望的鸡公岩啊,不知道下一次还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高潮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