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清江进入长阳,就有了大江大河的气派(5)

核心提示: 千姿百态的流水、峡谷、峰丛、岩溶地貌,与300里清江相互融合,形成了自然生态之中的山水画廊

70000多只养殖网箱“清零”

 

本报记者聂烽/文 景卫东/图

2016年4月19日,高坝洲库区网箱清理指挥部成立

2017年12月20日,清江库区养殖网箱清理取缔全面完成

2017年12月25日,全县网箱清理取缔通过宜昌市政府整体验收

……

这是一份时间轴,不到两年时间,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一场壮士断腕的母亲河保卫战被囊括在短短几百字中,而这背后是无数人600多个日日夜夜的辛苦工作,是长阳老区人的无私奉献和重大牺牲。

10亿产业的生态代价

隔河岩电站和下游高坝洲电站的建成,长阳拥有“一坝两库”13万亩的水面,在省、市、县的积极引导下,清江库区网箱养殖蓬勃发展,长阳名特优高品质淡水鱼年产量达5000万斤,产值10亿元。

遍布库区的网箱养殖,对水域环境起着分割恶化的危害。在磨市镇鄢家河下溪口,46岁的曹必艳说起以前家门口的清江水质不断摇头,“像牛尿,以前我们都在清江河里挑水吃,后来衣服都不敢洗了。”

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巡查清江,提出了有关网箱养殖、截污治污、岸线治理、水面清漂、流域工业污染等十几个方面的整改意见。我们从长阳有关部门了解到,截至今年10月,这些分解到各个部门的问题,逐一销号解决。“实际上我们对于清江的大保护是在2015年全面升温的,长阳在清江流域县市中率先发起‘清江保护日’活动,吹响了清江大保护的号角。”曾担任清江库区养殖网箱清理取缔工作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田玉宇说。

在此之前的2014年,《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颁布,红遍大江南北的网箱养殖,主动要退出历史舞台。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发出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时代强音。湖北省、宜昌市随即部署,全面清理取缔湖库养殖网箱的重大战役拉开序幕。

市政府副市长、清江市级河长刘洪福多次前往长阳指导、督办网箱取缔拆除工作,长阳县委书记赵吉雄全面安排部署,县长李军挂帅指挥长,县委副书记危爱民加强督办,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田大甲、县政协主席李云达分别带队视察。县委常委、副县长覃高轩前线指挥,将指挥部建在了一条编号42160的渔政执法船上。“从县领导到普通干部群众,共同发出了保卫母亲河的最强音,排除万难,全面、干净、彻底清理取缔!”田玉宇说。

20多人次落入江中遇险

2017年4月,带着中药走上42160渔政执法船的田玉宇,说起这场环保攻坚战,用了几个“难”字来形容。

限期拆除难。长阳清江库区仅网箱就有7万多只,面积143万平方米,如果排成9米宽的网箱,可以绵延清江150公里。除此之外,还有900个共18000平方米生活工作用房、7000亩复杂地形下的拦网、3500部抬网。“在规定的时间节点拆除完,每天500人至少需要200天。”田玉宇说,“全县500多名干部,1000多名工人,夜以继日投入其中。”

筹钱难。长阳水产局部门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说过,整个清理取缔概算需要2亿元以上资金,“资金有限,所以在拆除网箱过程中,我们政策把关严,还利用无人机拍照锁定面积,新增一律不补偿。”田玉宇说。

卖鱼难。5000万斤鱼能否在短短的时间内卖掉,可能会影响最终的拆除取缔成果。长阳人民“挑灯夜战”,库区码头停航,全部用来卖鱼。田玉宇回忆说,“让人感动的是,从媒体到酒店,从客商到个人,都向长阳伸出援助之手,卖鱼最多的一天,有120台车110万斤。”

最难的是养殖户感情难舍。整个网箱取缔拆除涉及到1077户、2067亩,此外还有很多没有办证的养殖户,上门做工作经常遇到脸难看话难听。因为需要不停上到江面网箱做工作,一不留神就会出危险,600多个日夜里至少就有20人次掉入江中遇险。

2017年12月15日,最后一组网箱上岸,最后一车鲟鱼启运。长阳县长李军在总结时曾感慨这场“战役”是一次群众工作的实战,培养了一批好干部,锻炼了一支好队伍。

拆除网箱“拆”出一本诗集

2017年12月25日,长阳网箱清理取缔通过宜昌市政府整体验收。

昔年游清江,放眼皆网箱。

阵阵腥风起,三月厌鱼香。

今时逆流上,青山映峡江。

清风戏落花,撩起碧波漾。

这首诗是渔峡口一位参与拆除网箱的干部所写,参与拆除网箱的干部们都有一个群,大家经常喜欢作一些打油诗来抒发心情,“有近百首打油诗了,我们曾打算出一本诗集,尽管没有那么工整,但却是我们心声的表达。”田玉宇说。

网箱不是一拆了之,长阳一直在做后续工作,优化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清江鱼”养殖正迎来新的机遇;转产上岸的渔民,正在政策扶持下寻找新的产业;清理网箱带来的环境福利,会让长阳的康养产业、旅游业和生态产品焕发新的活力。

20日夜间,我们夜宿龙舟坪县城,遇到了浙江来的游客黄维。14年前,他曾作为一个考察团的成员在长阳呆了3天,他记得那时清江边有私船揽客,河面有违章建筑,河里不时传来令人不舒服的异味,清江库区更是网箱一片接着一片。

这一次他过来旅游,第一夜就感受到县城江边的变化,违章建筑早就被拆除,亲水平台让游客可以近距离接触到清江,闻不到一丝异味,“坐车去天柱山,远远望见清江库区,没有一个网箱,一江碧水,两岸青山,比想象的还要美丽。”

吴号声:驱赶电鱼者险被打

丹水河从贺家坪而来,经高家堰去往龙舟坪汇入清江。在进入高家堰之后,有很长一段河道在木桥溪村辖区内,作为村级河长的村党支部书记吴号声,每天都要巡河一次。

吴号声记忆中小时候丹水河鱼儿非常多。“但近10来年,电鱼给丹水河的鱼类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2015年,长阳推行河湖长制,丹水河作为清江最大支流,担任镇级河长的是高家堰镇党委书记饶会群。“从县到镇,都非常重视丹水河的生态治理,特别是对挖沙、滥捕滥捞现象非常重视,下大力气进行整治。”

木桥溪村村民吴某因在河中捕鱼被罚款2000元。“这不是关键,我们要他写了100份检讨,然后沿着丹水河张贴,起到警示作用。”吴号声说,“对于举报的村民,每人奖励500元。”

高家堰就在国道边,很多外镇的人也跑过来电鱼。12月5日下午,点军区一男子驾车来到木桥溪村的河段电鱼,被巡河的吴号声发现,上前制止却遭到对方的抵抗,声称要打人。“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我们始终有理有据,坚持没收他的电鱼工具。”

在人人都为丹水河治理出力的情况下,滥捕滥捞得到根本性改观。

林涛:为禁挖沙得罪村民

沿头溪是长阳清江的支流,全长23.9公里。20日,在龙舟坪镇分管水利的副镇长王海波带领下,跟随村党支部书记林涛到沿头溪一起巡河。

沿头溪旁的两河口村是通往清江方山景区的“咽喉”,林涛非常清楚这片绿水青山对于村级发展的重要意义。5公里的河段,从上游开始林涛就仔细查看岸边有没有垃圾,有没有人在河道里挖沙。

最难的是禁止挖沙,农村旧俗中,盖房子搞基建要在村口的沿头溪挖上点砂石。

从前些年开始就陆续发放禁止挖沙的宣传单,林涛挨家挨户走访向村民解释禁止挖沙对于保护沿头溪、发展村里的乡村旅游的意义。

但还是有人偷着挖。今年8月,巡管员在巡河时,发现六组一户村民租来挖机在河里挖沙,被发现后才勉强停止。林涛让村民将挖走的两车细沙拖回来,在原位置进行回填,“对方当时特别生气,我算是彻底得罪他了。”

但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周围没人再敢效仿,林涛说,“有时候,得罪一个人能起到很好的示范效果,所以再大的委屈我也认了。”

原来网箱密布的库区水面,如今只见一江碧水。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