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社会 > 正文

宜昌籍向涛院士获何梁何利奖

本报记者李仁玺

11月6日,在北京举行的何梁何利基金2018年度颁奖上,有56位科学家获奖。

最高奖项“科学与技术成就奖”授予张弥曼院士,奖金为100万元港币。同时,有37名科学家荣获“科学与技术进步奖”,18名科学家荣获“科学与技术创新奖”,奖金为20万元港币。

在这56位科学家中,有一位是宜昌人。

他就是今年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获奖者之一,宜昌籍中国科学院院士向涛。

就在10多天前,向涛回到母校——兴山一中,在母校成立80周年的活动现场,以《什么是量子?》为题,为800多名师生作了一场报告。

在报告结束后,向涛院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延伸阅读

何梁何利奖

何梁何利基金是由香港爱国金融实业家何善衡、梁銶琚、何添、利国伟先生共同捐资港币4亿元,于1994年3月30日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益性科技奖励基金。其宗旨是通过奖励取得杰出成就的我国科技工作者,倡导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崇尚科学的社会风尚,激励科技工作者勇攀科学技术高峰。

20多年来,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奖,以其公正性和权威性,在我国科技界及社会各界享有盛誉,在海外及国际影响与日俱增。历年共有近1200名科学家获奖,其中两院院士超过800名。

谈母校有感情兴山求学对我影响很大

这是向涛院士第三次回到兴山一中。

他说,去年也回来过,应央视的邀请做一期关于记住乡愁的节目,每次回来感受都不一样。今年是母校兴山一中的建校80周年,学校领导邀请我一定要回来看一看。

1979年,他就是从这里考入清华大学,走出昭君故里,迈向新的天地。“我为曾经是兴山一中的学子感到由衷骄傲和自豪。”他说,虽然校区搬了,但那种历史的传承没有变。

求学和工作的生涯中,哪一段经历影响最大?向涛说,每一段经历在人生中都不可缺少,特别是中学、大学主要还是打基础的阶段,到国外主要是知识的丰富,还有对科学传统文化的体验过程,每一个过程对我都有帮助。如果说哪一个过程更重要一些,我认为还是打基础的过程。“在兴山求学的这段时期,对我以后走上物理研究这条道路也是影响比较大的,这是没有疑问的。”他说。

这次回来,向涛说,再次感受到了时代发展带给母校的勃勃生机,也感受到了学弟学妹们对知识的渴望,“今天做这场报告是我主动要求的。”

向涛说,希望兴山一中师生继承和发扬“求实敬业、锐意进取”的办学精神,志存远大、脚踏实地,培养出更多视野开阔、有开拓和创新精神的接班人。

谈自己很谦虚成果不一定马上有用

1963年出生的向涛,是土生土长的兴山人。

1977年,向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兴山一中,据同学回忆,向涛在校期间,学习踏实、勤于思考、品学兼优。

两年后,向涛以高考物理学科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他在清华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学位后,又考入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Warwick大学和剑桥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发表多篇学术论文。1998年他应聘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回国工作。

如今,身为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的向涛,主要研究方向为理论凝聚态物理,包括高温超导机理、量子相变与拓扑量子计算等,这些都是前沿领域。

当记者问及目前有哪些最新的收获和成果时,向涛笑着说,现在主要是做基础物理和低温物理方面的一些工作,不一定马上有用,主要是解决基础物理方面一些原理的问题。

事实上,由向涛独立完成的“关联量子现象的微观机理与计算方法研究”成果获得2006-2007年度叶企孙物理学奖,解决了多体量子模型的热力学量及其它物理量的计算问题;提出了高温超导电子层间相干运动的微观模型,正确预言了高温超导层间电子结构和超流密度等物理量随温度的变化规律。他还出版了学术专著《d波超导体》,荣获了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和“中国科学院杰出青年”荣誉称号,并于2011年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士。

2013年,50岁的向涛成为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此前,他先后四次被推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

此次获得何梁何利奖,也是对他取得成就的又一次认可和证明。

谈治学说坚持要激发好奇心和创造力

10月26日下午,兴山一中大礼堂座无虚席。

尽管研究的是理论物理高端领域,向涛的报告却很接“地气”。他从宏观与微观物质世界、量子力学的科学发现等方面,深入浅出地讲解了量子力学知识和应用,他说,量子现象的发现改变了世界,希望同学们用知识去探索和发现大量未知的量子现象,赢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这次在母校的报告为何要选《什么是量子》这个主题?

“我希望激发他们追求科学的一种兴趣。”向涛说,尽管这个概念在大学也未必都能全明白,我想让正在上高中的学弟学妹们知道,科学在不断发展,许多有趣的事正在发生,我不要求他们把所有的概念都吸收,但希望他们在一些领域开阔视野、增强兴趣。

而这,也正是当初向涛选择物理这条道路,并坚持走下去的原因。

向涛说,如果你真正了解物理,搞清楚它的规律并揭示出来,是很有意义的,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对科学家都有很强的吸引力。“它会刺激你的好奇心,激发你的创造力,这可能是我选择物理并走下去的重要动力,它有很优美的地方和内在的东西。当然,要把物理研究做为一种职业,也不容易,需要你踏踏实实去做,要一步一步走,去揭示微观和宏观世界最最基本的规律,到一定阶段,你会发现很多研究是相通的,是可以跨界的。”

谈热点很审慎其实我们还在山脚下

时下,量子领域是研究的热点,包括量子计算、量子通信、量子芯片等,不时有进展见诸各类媒体。

在采访中,对目前量子领域的研究,向涛院士却比较审慎。

他说,量子领域有很好的前景,但是技术很难,困难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要大得多,所以尽管有很好的应用的背景和前景,但未必靠一代人、二代人就能解决。

向涛认为,虽然我国在包括量子领域在内的凝聚态物理学方面取得了诸多世界瞩目的骄人成绩,已从追赶达到部分并跑,甚至在一些局部点上实现了赶超,“但我们不可窃喜。”

这是因为,现有的凝聚态物理学知识结构以及研究平台都是在西方强国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如果想在别人搭好的平台上建立一个“新王国”,是不可能的。

向涛说,想真正实现跨越式发展,就必须主动发现更多与之相关的物理现象和效应以及物理理论和公式,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独创成果。

要想长期并始终在此领域内保持优势,甚至超越世界一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如果把量子研究比成一座山的话,其实,我们还在山脚下。”

谈教育有思考现在不学物理大学要补上

作为国内凝聚态物理研究的高端学者,向涛对物理教育也有自己的思考。

宜昌马上面临着新高考的改革,有些试点地区传来的信息显示,因为物理较难,不少高中学子在选科上有意回避,记者问他如何看待这种趋向时,向涛院士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他认为,物理其实是最基本的学科,这不光是对物理研究而言,其实各种工程学科都要用到,如果物理在中学阶段受到的训练不够,到大学还要补上。

他说,从我们做物理研究及其他研究的人来讲,还是希望同学们在中学阶段要打好物理学习的基础,这样到大学后不用再重新培养一遍,如果把高中的课要挪到大学,这个不好。“到大学后还要做中学要做的事情就很费劲,中学其实教得细,到大学后跑得快,不少学生就跟不上,这很麻烦,淘汰率就特别高。”向涛说。“我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从事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研究,但不一定是物理。”

这是一个“明星”学长的普通愿望。

m_3-14-1108SJ彩_3

首位宜昌籍中国科学院院士向涛。

m_3-14-1108SJ彩_2

向涛在兴山一中作报告受到热烈欢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