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社会 > 正文

村干部患肝癌不幸去世 临终前还惦记着贫困户

核心提示: 西坪村位于长阳渔峡口镇东部,是长阳土家族自治县14个深度贫困村之一,村子由4个山头组成,海拔从200米到1287米,共有183户贫困户。

本报记者黄强 文/图

1月19日,距覃远奉去世已有将近一个月,仍有村民来到他的坟头祭拜,一张张燃烧成灰烬的冥币,寄托着哀思随风飘向远方。

2017年12月22日凌晨,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渔峡口镇西坪村治调委员、财经委员覃远奉因患肝癌救治无效不幸去世。在最基层的村委会工作了40余年,覃远奉始终奔波在路上,修路、抢险、扶贫处处可见他的身影,临终前,他还惦记着村里的精准扶贫工作。 

西坪村村委会“党员群像图”上还挂着覃远奉(一排右二)的照片。

扎根基层

他遇事总是冲在第一线

西坪村位于长阳渔峡口镇东部,是长阳土家族自治县14个深度贫困村之一,村子由4个山头组成,海拔从200米到1287米,共有183户贫困户。

1月19日,采访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奔波了3个半小时后抵达西坪村村委会,这里就是覃远奉生前工作的地方。

1958年,覃远奉出生在西坪村,1976年进入当时的施都村村委会工作,2003年,施都村和另外3个村合并成为西坪村,他开始担任村财经委员、治调委员。

扎根基层40多年,覃远奉始终奔波在路上,修路、抢险、扶贫处处可见他的身影,当地村民遇到事情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有困难找‘奉哥’”。

2016年7月19日,长阳普降暴雨,西坪村一户村民房屋倒塌,20余户村民房屋受损。当天上午在村委会开完会后,覃远奉和六组组长一起,冒着大雨直奔几户住着危房的村民家中。“幸亏他及时赶到。”70岁的村民覃孔超说,那天自己冒雨去疏通果园的排水沟,家里仅剩腿脚行动不便的老伴,雨越下越大,山洪涌进家中将近有一米深了。覃远奉赶到时,脚上的两只凉鞋都被冲走了,他趟着齐腰深的积水,用大锤将围墙砸出个缺口,这才将积水慢慢排出,等到全部忙完已是晚上8点,顾不上喘气又前往了其他村民家中。

上世纪90年代末,为改变村里的贫穷,西坪村开始大规模修路。西坪村村支书覃世灿说,当时修路的指挥部设在龙家岭上,离覃远奉家很远,每天一大早,天刚亮,覃远奉就装上工具,带着乡亲们上山开路。当时是按各家劳动力指标分任务,每人25米,覃远奉带着一家老小在山上挖,自家的任务完成了,就赶去帮别人家挖。村里缺修路设备和物资,他步行翻过几座山,走到五峰找熟人借。一条通村公路修了3年,覃远奉每天翻山越岭地干了3年,日夜守在工地上,几乎没有回过家。

舍己为人

他遇事总是先想着村民

西坪村村民覃玉锋16岁就外出打工,经多年打拼,在北京经营着一家服装厂。2016年4月,因母亲多病,他回到家乡创业以便照顾母亲。“没有‘奉哥’的帮助,就没有今天的收获。”覃玉锋说,他刚回家,覃远奉就上了门,向他推荐村里的柑橘,做起专卖柑橘的电商后,生意一直不温不火,覃远奉又给他出主意,让他成立村民合作社,带动周边的贫困村民一起致富,为此,覃远奉专门到镇上,帮他将注册登记和营业执照等手续跑了下来。合作社成立后,覃远奉又从县城请来农业专家,给合作社种植的柑橘做技术指导,保障柑橘的产量和质量。

如今,这个合作社正带动着几十户村民共同致富,有一天的柑橘销量就达到了16000斤,上个月,仅仅是外发柑橘的快递费,就支付了20多万元。“想着‘奉哥’家里也种了19亩柑橘,为了报答他,我曾提出也帮他卖,被他拒绝了。”覃玉锋说。

“家里的柑橘几乎无人打理望天收。”覃远奉的妻子邹德寿说,儿子在麻城工作,她这几年在儿子家帮忙照顾孙女,家里只有覃远奉和年过八旬的父母。每年到了给柑橘施肥、摘果的时节,覃远奉总是在帮其他村民干活,每次叮嘱他要给自家的柑橘施肥打理时,他总说“不急、不急”。

有一年,村里修路需要经过覃远奉家的柑橘园,覃远奉二话不说,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将38棵柑橘树砍掉,给修路腾出了最好的位置。

还有一年,村里向村民收取社保金和医疗保险,覃远奉骑着摩托车,在几个山头间足足奔波了两个多月,在将54万元社保金和各类保险全部收齐核对完毕后,他才想起忘记给自己的父母缴纳保险。

弥留之际

他还念念不忘精准扶贫

2017年11月17日,覃远奉的小孙女满月,白天在村里忙完锁茅公路的项目申报书后,他连夜坐火车赶到麻城。发现覃远奉脸色异常,儿子强行带着他到医院检查,结果查出是肝癌晚期。

家人瞒着病情,将覃远奉送往武汉做手术。手术前,覃远奉还惦记着村里的事务,专门让儿子打电话,喊覃世灿到武汉交接工作,将收上来的5000多元公款交到了村里。12月4日,精神稍有好转,覃远奉不顾儿子的阻拦回到村里,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村委会,忙起了锁茅公路的项目申报、精准扶贫的柑橘木瓜种植产业发展、村里财政一事一议的项目规划,以及年轻干部的储备培养……

2017年12月21日,覃远奉病情恶化,被送到当地卫生院治疗,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后,覃远奉让儿子给村妇女主任覃桂兰打去了电话。“这是最后一次交接工作。”覃桂兰说,去年村民们的合作医疗和养老保险金是覃远奉收取的,他在病床上挣扎着说出了1万多元现金和交钱村民的名单放在何处,接着说,还有7万多元存在他的银行卡里。

覃世灿说,他前往卫生院探望时,覃远奉还对他交代,精准扶贫工作一定要抓紧,贫困村民已经看到希望,开始逐渐脱贫了。

2017年12月22日凌晨,覃远奉在病床上停止了呼吸。

1月19日,记者在西坪村看到,覃远奉的家还是上世纪50年代建的土坯房,木制砖瓦结构,楼梯踩上去咯吱作响摇晃不已,家里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和家电,两个窗户没有玻璃,贴着一层薄薄的塑料纸抵御风雨。覃远奉曾说,等春节过后工作不忙时,他就要将这两个窗户安上,免得老人在家里太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