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一盆火,一台电视就是山里人家祥和的冬天(2)

核心提示: 古村坪村上世纪六十年代就通了主路,主要以种植茶叶为主,从第一场大雪下的时候,按以往的传统就开始猫冬了

最冷的时候有野兽被冻死帅德云在火塘屋后还捡到过麂子           

三峡晚报讯 记者聂烽 丁薇 文/图  从村委会出发,沿着盘山公路走上半个小时,一路经过5个弯道,再走上100多米的山路,就能到68岁的帅德云家。

屋顶积雪融化的雪水不停地上演水滴石穿的故事,滴滴答答的响声此起彼伏。68岁的帅德云正在家门口接电话,这是他远在非洲务工的大儿子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几分钟后,电话打完,原来大儿子看新闻说湖北下大雪有房子被压垮,担心家里房子不结实。“他完全是瞎操心,这房子有120多年历史,我们家住了5代人,以前雪比这下得大得多都没被压垮过。”老帅说,“以前冬天下大雪,除了在火塘屋里猫着,就是上山打猎了。”

四五个猎人组队上山,根据积雪上的野兽足迹蹲点

打猎一般都是选择大雪停了三天左右的日子。“雪越大越好,越厚越好。”上世纪70年代,帅德云家跟很多村民家一样,都有一杆土铳,等雪停了大家就四五个人约在一起上山打猎,“积雪越厚,野兽的足迹就越明显,我们看足迹就能分辨大致是什么野兽。”

野兽的足迹往往都是带血的,因为松软的大雪只是表面现象,底层的积雪都已经结冰,边边角角会刺伤野兽的脚,然后一路都是血迹。

辨清了野兽的足迹,几个猎人就开始分工了。

这里的猎人对大山的路特别熟悉,他们会提前预判野兽将会行进的路线。“看到足迹后就放狗去撵,野兽被狗撵了后,就会沿着有路的地方跑。”老帅说,“除了一个人会跟着狗跑外,另外几个人就蹲在沿路不同的点,等野兽靠近就开枪。”

野兽最常见的就是麂子和猪獾,在后山走上一会就能有所发现。沿着带血的足迹找到麂子或者猪獾,几只中华田园犬立刻蜂拥而上,一路狂追,一个猎人远远地跟在后面。“不能太近,一旦进入伏击地点,同伴开了枪,会被误伤的。”帅德云说。

野兽进入到第一个伏击地点,早已埋伏在距离路边10多米的大树边的猎人举枪以待,等野兽进入到射程,瞄准,开枪。

但是事无绝对,有时候打偏了,或者野兽皮厚,第一个伏击点往往很难对野兽进行致命性打击。第二个伏击点的猎人就发挥作用了,再瞄准、再射击,“基本都在第二个伏击点猎杀,往往这个点都是公认枪法最好的人。”他说,“收拾了一只野兽后,还会继续往山里走,寻找其他猎物。一般一次上山能打2到3只麂子或者猪獾,还有一些锦鸡。”

邓村有人打猎时被同伴误伤,膝盖以下全部截肢

山上打猎,最怕碰到野猪和豪猪。

野猪太危险,野性大发之下容易暴起伤人。“关键是皮厚,几枪打不死,会朝人扑来。”帅德云说。

40多年前,古村坪打野猪,都是请宜昌县武装部派人带枪来打。村里大部分人都被动员上山,大家排成一排满山赶野猪,野猪被惊动后跑到武装部民兵的伏击圈。“野猪被打了后,武装部的人就一车拖走了。”帅德云说,“那玩意什么庄稼都祸害,我们没有8个人以上,不敢去打。”

豪猪难打,是因为浑身长刺。

通过大雪上的足迹,猎人指挥几只土狗追踪野兽。麂子和猪獾一旦被狗追上后,见了血的狗会咬住野兽不放,“但是豪猪不行,浑身是刺,狗下不了嘴,或者被刺了一次之后就不敢再咬了。”老猎人显然对打豪猪的情形记忆犹新。

这个时候,猎人们会靠近豪猪开枪。往往这个时候,容易发生意外,老帅就记得有人曾因此被误伤,甚至还有人因此丧命。

古村坪距离邓村不远,双方人马经常在山上打猎时会遇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个冬天,帅德云一行七人上山,遇到一群邓村来的猎人正抬着一个受伤的人下山。“我们问了一下,原来是围攻一头猪獾的时候,开枪的猎人没有注意同伴站的位置,一枪打中了一个陈姓猎人的膝盖。”帅德云说,“后来抬下山去,因为失血过多只能截肢,他现在都在用假肢。”

帅德云的父辈还有人因为打猎丧命,“在蹲点等猎物来的时候,猎枪走了火。后来我们立下规矩,一个人开枪时要看周围人的站位,其他人则自动躲开。”他说。

打猎常有不劳而获,很多野鸡的尾巴冻在雪地飞不了

上山打猎一般不会走空,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猎物是一家人难得的冬季荤菜。而最有趣的是,上山打猎还经常能不劳而获。

不劳而获的猎物,通常是野鸡这样的禽类。本来这些禽类非常灵巧,靠人的速度无法撵上,但是冬天却需要下到雪地里觅食。

高海拔地区的严寒,显然不是野鸡能够想象到的,往往下地之后尾巴拖地,就会形成雪球,一路前行雪球也越滚越大,最后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因为冰雪冻住了尾巴,它们根本无法起飞。

“基本上一个冬天都能遇到一两次这样的好事,有时候还能弄到几只野鸡,炖起汤来特别好喝。”帅德云说,“风干之后,能保存好久,开春还能解个馋。”

最近十多年,帅德云他们很少上山了,冻毙在雪地里的野兽也很少见了。最近一次看到冻死野兽,还是十年前的那次大雪,古村坪山上的积雪都快到膝盖了。“一只麂子冻死在我们家火塘屋后,也可能是摔死的,因为屋后就是一个10多米高的堡坎。”他说。

没有猎枪,但还是有人上山弄野味,就是下套了。

只要是跟帅德云这样有着多年打猎经验的猎人,就知道下套的规律,沿着行进的路线摆放好,一般过上十天半个月,都会有收获的。“下套之后也会提前告知村里人,免得被误伤,脸盆那么大的铁夹子,可以把腿夹断,别的村就听说过有人腿被夹断。”老帅回忆说。

即便是上山打猎,人们也只是在漫长的冬季,对烤火厌倦之后偶尔为之的玩乐,顺带解决一下全家人的荤腥问题,大家从来没有想过以此谋生或者卖钱,直到现在,老帅还挺怀念以前打猎的日子。

帅德云说,家里还曾经有豪猪刺和野鸡尾巴羽毛,都是他孙子小时候的玩具,“豪猪刺剪断绑上圆珠笔芯就是一支笔,野鸡尾巴羽毛可以弄成戏服花翎。”老帅想到了以前的日子,“打猎回家,野味下锅煮熟,我抱着孙子一口一口喂,他喜欢吃麂子肉,不喜欢猪獾肉,因为有狐骚味,特别刺鼻。”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