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五陇烟收”的景致,如今只存在于古诗中

核心提示: 传说东海龙王的五个龙子违背天意,在夷陵为患,天然嫂用天赐的七节降龙鞭狠打五龙,终将其治服,使之变成了一座五龙山。

五六千年前五龙河口就有宜昌先民居住

三峡晚报讯 本报记者丁薇 聂烽 实习生王浩宇/文 郑联学/图

m_3-14-0909TR彩_3

m_3-14-0909TR彩_4

说起五龙,更多的宜昌人第一反应就是农家乐和五龙渡口。

曾几何时,每到夜间就有很多宜昌市民开车来到磨基山脚、五龙山麓,在各式各样的农家乐里大快朵颐,酒足饭饱之后各回各家。

江南农家乐的兴起是夷陵长江大桥建成后,也恰恰是五龙渡口开始衰败的时候。

7日这天下午,我们来到五龙渡口时,只有几名垂钓者坐在江边,一艘渔划子系在岸边。“现在也只有钓鱼的人每天光顾这里了,谁能想到10多年前这里人们排起长队登船过江的情形。”白成运说,“渡口上头的岚雾路和五龙河街,是当时点军最繁华的街,我们叫它五龙街。”

宜昌大撤退时民生公司在五龙增设码头

随着《敦刻尔克》热映,宜昌也跟着“蹭”了一波热点,宜昌大撤退不时被人提起。

在宜昌大撤退期间,宜昌码头设施简陋,仓库不足,缺乏大型机械。1938年,民生公司在五龙修建增设码头,把宜昌江岸的码头扩大,以利于后来的抢运。大撤退期间,在大公桥至九码头的岸边又修建了滑坡,放置绞车、铁管流筒,用于上下轮驳靠岸装卸超重、超长物资。每到夜幕降临,船上岸上灯火通明,工人们抬着机器,喊着号子,和着汽笛声、起重机声,演奏了一支悲壮的交响曲。

我们站在五龙河口,遥望对面的九码头,很难想象脚下这一片土地,在那场关乎国家存亡的大抢运中,曾经发生了一幕又一幕的悲壮故事。

实际上,在民生公司在此修建码头以前,五龙河口就是一处天然码头,因为这里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后来也成了先民们打鱼归来停靠的码头。

已故的奇石收藏家来层林老先生,在上世纪70年代一个春天,趁着长江水位低的时候,渡江来到五龙寻找奇石,在码头上侧的乱石中意外发现一件长约10厘米、宽约5厘米的较为完整的石斧。

在此之后的每年春季,来层林老先生都要去一次五龙渡口附近,特别是在低水位期间,收获最大,不仅采到石斧、石铸,还采到许多陶片、鼎足等。经过考古工作者鉴定,这些物品均是新石器时代大溪文化一、二期遗存,距今约五六千年历史。根据这些情况,他推测磨基山下的五龙河口一带的原始先民,应该是宜昌市区最早的居民。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五龙河口就成了先民们谋生吃饭的地方,久而久之跟艾家镇刘家码头一样,这里形成了一个码头,只是成为渡口则是在解放后了。

原伍家岗区政协委员李家兴,在自己的博客中曾回忆,在上世纪60年代时,要想从市区到达江南唯一的方式就是乘坐木帆船过江,那时江面上飘扬着无数帆船。1963年至1965年,李家兴在一中读书时曾横渡长江,他和同学们在庙嘴下水,顺着水流横渡长江后,“只能在江南的五龙码头乘坐木帆船过江回来。”

拖菜过江时木船突然失控白成运跳船捡回一命

在夷陵长江大桥通车前,轮渡是点军菜农过江卖菜的唯一方式,白成运就是当年卖菜大军中的一员。

他说,卖菜时每天清晨天不亮,挑着从地里才摘下的新鲜蔬菜,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那条通往五龙渡口的黄泥巴路上。

天刚微亮,五龙轮渡码头便是一番热闹喧杂的景象,因为卖菜的人多,排长队是常有的事,有的村民甚至头一天深夜就将菜挑到船上,半夜守在这里防止别人偷菜。“那个时候每个队里都有一条运菜的木船,我们到渡口把菜挑到木船上,拖轮把我们带到江北,在二道巷子那儿卖菜。”白成运说。

以前从五龙村到渡口没有桥,都是搭着跳板过或者通过小木划子划过去,后来红光港机厂来了后在这里修了两座桥。“有了桥以后,村民挑菜过来方便多了,后来渐渐改用板车、拖拉机运到渡口。”

白成运带我们从红港厂生活区一路穿行到渡口,过去供厂里职工和村民通行的桥,如今已铁门紧锁。“有几次差点掉江里淹死了。”回记过去挑菜卖菜的日子,白成运辛苦之余还经历过几次险象环生。

白成运说,有一次,拖轮拖着卖菜的木船过江,谁料拖轮突然熄火,江中此刻风大浪急,失去控制的木船顺着湍急的水流而下,无法靠岸,最后撞到红缆码头上。“当时船上加上驾驶员,一共死了3个人。”幸亏白成运深谙水性,在即将撞岸的一刻,他情急之下跳下江,游到烟收坝起来,捡回一条命。

“还有一次是拖了一船麦草,送往纸厂。晚上天黑看不到,我用撑杆撑到水底,不料水底太滑,一下子整个人掉到了水里。”说起当年多次落水遇险的经历,白成运仍记忆犹新。

过江卖菜之后,白成运跟其他村民一样,都要从江北的公共厕所里带一船大粪回来,江北的公共厕所是村里菜地的最大肥料来源。

他说,每次在二道巷子那里卖完菜,每个小队的人就会去“划定”好的公共厕所内挑肥料。“有时候划定的厕所内肥料不够,我们就会串门,看到有哪座公共厕所里没有其他村的人在挑肥料,我们就去‘偷’。”他说,“当时宜昌城区公共厕所比较多,所以经常回到江南时,木船的格子里都会装满。”

满载肥料的木船在五龙渡口停靠后,等候在岸边的村民们都按部就班地将肥料挑回村里。浇肥、收获、卖菜,日子就这样循环。

五龙河街随着渡口取消而荒废五龙市场取代了它的地位

从五龙渡口的水泥路往回走,就是红光港机厂厂区的岚雾路了,与岚雾路垂直的一条直通食堂的路叫五龙河街。

入目满是拆迁进行时的断壁残垣,丝毫看不出路和街的影子了,几个月前我们来探访时遇到的住户刘兴国也搬迁走了,他原先住的岚雾路1号的房子也正在拆。

他曾向我们形容五龙河街和岚雾路的繁华:方圆十里的村民都赶到这条街上来买东西,因为这里有红光厂的商店,住在五龙的村民距离这里最近也最方便,“不亚于现在桥底下的五龙市场,每天人流量巨大。”

人们过江要在五龙渡口上下船,岚雾路是必经之路,这里慢慢有了餐馆,甚至还发展成了马路市场。在红光港机厂老员工的描述中,岚雾路和五龙河街左右两侧都是摊贩,将路生生变窄了一半。

当时在岚雾路和五龙河街摆摊的,都是五龙村的村民,有人卖菜,有人卖小商品,顾客也只有红光厂的员工。“红光厂的单身员工都是在食堂吃饭,只有那种结婚成家的职工才会买我们的菜,厂里食堂的采购也会去村里收菜。”白成运没有在这里摆过摊,但是家里有亲戚在这里卖过菜。

夷陵长江大桥通车后,五龙渡口荒废,风光一时的岚雾路和五龙河街也慢慢销声匿迹,逐渐被大桥引桥下的五龙市场所取代。

我们漫步在狭长的五龙市场内,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听着各个店铺内讨价还价的声音,顿时有一种错觉,以前的岚雾路和五龙河街,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情形。

我们走的时候,遇到之前在五龙渡口钓鱼的胡正权回家。“运气不怎么好,只钓到了一条尺把长的鮰鱼,不像前一天,一上午就钓了5条。

看着胡正权手中的鱼,白成运感慨地说,以前他们偶尔也会去五龙渡口钓鱼,“故意等到红光厂下班的时间才收竿,钓到的鱼就在五龙河街上卖给厂里的职工。”

站在高楼顶上,遥望江对面的五龙山,依然层次清晰,树林荫翳。

爬五龙山时经过一处竹林,站在这里可一睹江北的繁华。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