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再访渔村十里红(3)

核心提示: 渔村的衰落是不可逆转的选择,但是真正“上坡”的那一刻,或许谁都不忍说再见。

水猫子捕鱼绝技现在已经没人会了

在陈林家,他的父亲陈志明给我们讲述以前捕鱼的情景时,经常伸出双手比划,我们看到他的右手虎口处,有一条长达5厘米的伤疤。

细问之下老人才说:“这是以前家里船上养的水猫子咬的,水猫子拴在船上,我走过去的时候它突然蹿起来,咬住我的右手,怎么打也不松口。”

6

宜昌码头的老照片显示,以前渔民船上都养有水獭用以捕鱼。(资料图片)

溪深鱼肥居人每饲獭以取之

水猫子是水獭的俗称,主要栖息于河流和湖泊一带,尤其喜欢生活在两岸林木繁茂的溪河地带,善于游泳和潜水。

文史研究学者、枝江一中教师周德富,曾在一张拍摄于1911年宜昌码头老照片上看到,一艘渔船上拴着一只水獭,便对此进行过研究。

他查阅资料发现,宜昌古代渔民,利用水獭“取鲤鱼置水边,四面陈之,世谓之祭”的习性,训练后帮助捕鱼。他告诉我们,清代著名戏曲作家、时称“吴中才子”的詹应甲曾于嘉庆年间在远安做了上十年的县令。詹应甲在《初至高安》(高安即古远安)一诗中曾写到“山鸡张猎网,溪獭趁渔船”,并自注“溪深鱼肥,居人每饲獭以取之”。

但是周德富却从来没有见过渔民饲养水獭捕鱼,结果陈志明向我们证实了: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以前,十里红的渔民几乎每条船上都有一只水獭来捕鱼。

趁水獭换气时,抢它嘴里的鱼

陈志明从记事起,就知道家中养了一只水猫子,当时全家人都是住在船上,水猫子就拴在船头,只有到了江中才会松开。

这只水猫子是他的父亲从贩子手里买来的,买来的时候还专门用秤称了。“一般低于2斤或超过2斤的都不要,太小或太大都不好训练捕鱼。”他是从父辈口中听来的这些,“买来后或抓来后,都用平常打的小鱼来喂养,养到4斤重的时候就开始训练捕鱼。”

他见过父辈训练水猫子,在江边浅水区找一块水域,将水獭捕鱼用的锥形渔网宽口朝下压至江底,再将渔网底部系住的网口松开,把水獭放进渔网罩着的水内。“把两条大鱼丢进水里,水猫子平常吃鱼吃习惯了,就去叼鱼,叼住后浮到水面换气。”他回忆说,“然后父亲一把抓住水猫子的颈部,将水猫子叼的鱼给‘抢’下来,再把鱼丢进水里,就这样周而复始,要训练一年左右。”

水獭捕鱼技艺,早已失传了

1972年陈志明初中毕业,上船跟随父亲打鱼,当时水獭还在,捕鱼多靠水獭,很少用流网。

他说,每次出发捕鱼前,父亲会有意识地将水獭饿上一段时间,以免水獭到了江里不去叼鱼。一般用水獭捕鱼的水域,都是看锥形渔网的深度,要确保锥形渔网宽口能直抵江底,且渔网另一端网口在水面上方。“放下渔网后,就把拴在船头的水猫子赶到水里。水猫子因为饿了,会先把渔网水里的小鱼吃掉,大的鱼一口吞不下去,就会叼到水面换气,我们就趁这个机会把鱼抢下来。”

一般水獭捕的鱼都有伤口,甚至有些地方会被水獭吃掉。用水獭捕一次鱼,跟撒网捕鱼的渔获差不多。“网里的鱼叼完了就换地方再下网,直到水猫子没力气了或者不叼鱼了就回家,一次能打几十斤鱼。”陈志明说。

家中的水猫子1974年“寿终正寝”,陈志明按照父亲的吩咐埋在了山上。他父亲和村里其他没有水獭的渔民一起,四处寻找水獭想再抓一只或买一只,但是到了松滋、岳阳、孝感、枣阳等地,始终没有办法“弄”到水獭。“从那个时候开始,村里的水猫子慢慢少了,几年后再也没有了,这个捕鱼的手段也从此在十里红消失了。”说起水獭捕鱼,陈志明十分遗憾,“即便现在有水猫子,也没人会训练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