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再访渔村十里红(2)

核心提示: 渔村的衰落是不可逆转的选择,但是真正“上坡”的那一刻,或许谁都不忍说再见。

天微亮,老陈在大江撒下第一张网

18日凌晨4点,我们还要靠闹钟叫醒的时候,陈林已经起床了。洗漱完毕,已经4点40分了,61岁的父亲陈志明已在家门口等着他了。

出门到江边,找到自家的渔船,陈林先上船到了马达处,发动马达后,解开船舷两侧的木桨,陈志明接着上了船,拿起篙杆撑向岸边。

船一动,陈林就摇动船桨掉头。往常船会沿着长江南岸,经孝子岩、城墙岭逆江而上。不过这次,他们要到镇江阁,接我们一起去打鱼。

凌晨五点,陈志明父子的渔船朝着大江奔去,找“窝子”撒下第一张网。

陈志明通过西坝船厂的门吊 来确定捕鱼“窝子”

凌晨4点50分,我们在镇江阁眺望江南,只能在模糊的灯光中看到影影绰绰的模样,江面只有几艘货船穿行,看不到陈林的渔船。

5点11分,一艘货船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们惊喜地看到,货船尾部不远的地方,一艘渔划子正朝着北岸进发。此时,天边开始泛白,我们听到渔划子的马达声转小,站在船头的陈志明拿起篙杆撑向江底,把船靠在了护坡前1米处。

想上船还得趟点水,凌晨的江水感觉要冰凉很多。陈志明伸手将我们拉上了船,踏上渔船那一刻,感觉船摇晃了几下,我们赶紧在甲板上坐下,穿起前一天从三峡水文局借来的救生衣。

待我们坐稳后,船开始后退,我们看到陈林不断晃动马达上的操纵杆,很快渔船来了一个华丽转身,朝着江南开去。

5点25分,天空越来越亮,我们看到眼前就是孝子岩了,此时渔船又来了个90度转身,船头指向了至喜长江大桥。

江面很平静,江风吹拂面庞,睡意全无。陈志明坐在船头,一言不发,望着江面。因为他听力不好,我们便来到船尾,跟陈林聊了起来。他说,往常从十里红到打鱼“窝子”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逆江而上,快到城墙岭下的江面时,只见岸边有个男子正在用舀网在江边舀鱼,几分钟起了7次网,没有任何收获。陈林指着男子上游10米处江面一个泡沫物体说:“那是别人下的渔网,直接固定在江里,想在渔网下游舀鱼,基本不大可能。”

说话间,至喜长江大桥就到眼前了。陈林说,至喜大桥为了保护长江里的鱼,没设桥墩,也方便了渔民,“下网之后顺江而下,到桥下游100米处收网,如果有桥墩,就非常不方便了。”

过了大桥,就看到船头的陈志明站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看着西坝,偶尔会转头看向船尾然后打手势给陈林。“我爸爸是让我调整方位,我们的打鱼‘窝子’在西坝船厂左侧门吊江面,他就看门吊来指挥我开船。”陈林说,这里水域宽,水面静,所以选在这里撒网。

渔网收到三分之一时 中部挂着一条鱼

船停下来后,马力却丝毫没有减小,毕竟还要抵抗江水的流速。这个时候,陈志明弯腰拿起船头甲板一根顶部绑着泡沫的圆木柱,朝着江中远远抛去,陈林则动了下操纵杆,船便掉头朝西坝方向驶去。

这根木柱是个浮漂,用以确定渔网的起始位置。只见系在浮漂上的绳子,不断朝江水中放去,挂在竹竿上的渔网也开始下水,从抛浮漂到渔网全部下水,船向西坝行驶了有100多米。“渔网下有重物,可以让网沉到江底,最后通过控制浮漂到船的距离来确保渔网能沉底。”陈林一边谨慎地看着江面,一边跟我们介绍,“这个时候尽量就不要跟我说话,我要观察渔网这段距离有没有船或游泳的人经过,还要看江面是不是要起风,并注意水流的方向。”

我们赶紧停住了发问,静静地看着陈林用专注的眼神观察江面情景,此时陈志明也是一动不动看着江面,似乎在猜想水底的网是不是捕到鱼了。

等到陈林说“准备收网”时,我们发现,渔船不知不觉已经顺江而下,被江水带到了至喜桥下游的城墙岭江段了,岸边那个用舀网捕鱼的大叔依旧在不停地忙活着。

站在船头的陈志明像拔河一样,把系渔网的绳子不断朝上提,很快就看到渔网出了水面。渔网取上来后挂在竹竿上,陈老爷子挂了有10多米长的渔网,一条鱼都没看到。正当我们心里开始犯嘀咕,是不是因为我们坏了什么规矩而打不到鱼时,只见渔网收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中部挂着一条鱼。我们赶紧拿出手机不停拍照发在朋友圈里,陈林笑呵呵地说:“那是条麻花鱼。”

大约10分钟后,渔网全部收起,我们一数,有4条麻花鱼。陈志明弯着腰,从渔网上取鱼,每取下一条鱼,就丢在船头甲板下的储水池里。有一条麻花鱼比较肥,卡在渔网上有点紧,陈志明花了两分钟才取下来。

渔网全部收好后,确认再也没有鱼了,陈志明把浮漂拉上船,挥了挥手,渔船又掉头往上,朝着“窝子”行进。

上周网起一条长江肥鱼 一斤卖了百把元

6点10分,又到了西坝船厂门吊江段,抛浮漂、放网,顺江而下,到了城墙岭江段收网。这次有5条鱼,也都是麻花鱼。陈林有点失望,“前几天捕鱼的时候,一网下去能有10多条。”陈林说,捕的鱼都不用拿去卖,村口的农家乐直接全部收了,“每次捕鱼大概有10斤左右,刨开自己吃的之外,其余就全部卖农家乐了。”

网还没有收完,江面上的渔船有些晃动,陈林看了看天,对我们说:“你们要下船了,江面要起风了,太危险,渔船太小,不敢让你们在船上久呆,安全第一。”

等陈志明把渔网全部收好,陈林加大马力朝城墙岭的“起坡处”(即上岸处)开去。打鱼归来途中,他跟我们算起了账:捕鱼一次要耗费5升柴油,油费30元钱左右,至少要网起2斤麻花鱼才能保本,网到4斤,自己人吃的鱼就有了,后面就是一天的收入了。他说,“上周我们网起一条长江肥鱼,一斤100多元钱,算是小赚一笔,不过今年总体不行,到这个时候收入还没过万,去年这个时候已经快2万了。”

话音刚落,船已靠岸,陈林熄灭了马达摇起桨来,陈志明把我们扶着下了船。这个时候,岸边有几个钓鱼的人问起渔获情况,陈林喊着:“今天不行,还没搞到10条,得赶紧趁着风不大再下几次网。”

我们站在岸上看到,陈志明回到船上,陈林发动马达,迎着清晨的朝阳,往至喜长江大桥驶去,再一看手机已经7点08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