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再见 铁路坝新华书店

核心提示: 每个人从书店里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也由此开始经历了不同的人生。在无法改变人生起点的时候,通过这扇窗户找到改变人生终点的途径。

铁路坝新华书店即将拆迁40年书香记忆成空

一个接一个的高温预警,走在铁路坝没几分钟,身上就汗湿了。走着走着,就想着在夷陵广场周边找个地方避暑。

逛商场?囊中羞涩;去快餐店?呆久了总觉得有人在看你。

选来选去,不自觉把脚步挪向了铁路坝新华书店。走到门口,看到新华书店楼下围着一圈蓝色围墙,一问才知道,这里今年9月要拆迁了,新华书店将暂时停业。

猛然间,有点恍惚。不知不觉间,这个陪伴宜昌人40年的书店,就要暂时离开大家的生活了。

书中岁月长

突然间,朋友圈就被 《再见,铁路坝新华书店》刷了屏。

为何这篇文章能刷屏?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个星期,直到去铁路坝新华书店采访,接触到员工、读者,才知道它为无数人打开了心灵的窗户。

每个人从书店里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也由此开始经历了不同的人生。在无法改变人生起点的时候,通过这扇窗户找到改变人生终点的途径。

也正因为如此,才成就了铁路坝新华书店作为宜昌市文化地标的地位,也让无数人对它有着特殊的情感和记忆,这些人当中有社会名流,有市井百姓。

用一句文雅的话说,这里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一到周末,书店楼梯两边都坐满了人,只能侧着身子过

7月初,天气还没那么热。

84岁的陈其友,去胜利四路边的新华书店宜昌分公司交党费,这位大半辈子都献给铁路坝新华书店的老人,听说书店要拆了,在办公室内沉默了良久。

7月27日这天上午,应约赶到铁路坝新华书店二楼的陈老,连脸上的汗都来不及擦掉,就跟我们说:“不能让这张城市文化名片,从此消失!”

1972年,宜昌市新华书店只有胜利一路的一个门店,机关办事处还在宜昌市政府门房内,工作人员一共只有10来个人,陈其友和今年63岁的汪家华都在其中。

1973年,铁路坝新华书店开始筹建。

陈其友亲历了全过程。跑财政落实资金,跑建委选址。最终,地址选在了铁路坝。

当时的铁路坝是一片荒郊野地,人迹罕至。“甚至当年还流传一段说法‘铁路坝,鬼打架’。”汪家华当时负责基建,“如今的夷陵广场那个地方只是一片菜地,非常荒凉,放眼望去,杂草丛生,周围也是土路,不时有驴车队经过。”

“到1977年书店大楼建成,一共花了13万元,这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目,在宜昌也算引起轰动的大事了。”陈其友回忆说,“我们这栋楼当年在全省都属第一。”

一旁的汪家华补充说,这幢6层的建筑,当时是按照“20年不淘汰的标准”建设的,建成后一下子就成为了宜昌市的地标性建筑,“任何人来看,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大气。”

“当时流传一个说法,一个城市的门脸主要看书店、邮局和银行,至少我们新华书店这个门店是撑起了宜昌的门脸。”陈其友说。

17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书店,当时带给人们的冲击可想而知。它在荒草中拔地而起,不仅让荒芜的铁路坝有了更多的人气,也仿佛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更多渴望读书的市民对铁路坝心生向往。“开业那天起,哪怕是工作日,每天都有大量的市民赶来,大部分人都没有买书,就是为了嗅一下书香。”汪家华说。

62岁的赖文燕,从铁路坝新华书店退休几年了,可是对于新华书店感情依旧,每次过党组织生活还要回来。

1977年,铁路坝新华书店开业时,她成为了第二批进入新华书店的员工。

“上班时连公厕也没有,吃饭都是去旁边的轮胎厂、水厂搭伙。”即便这样,书店员工的工作热情却是自发高涨。她说,那时时兴送书上门,哪里需要书,骑个自行车、拖个板车就给送过去了,不需要安排催促,“最热闹的是过年,摆摊卖年画、卖挂历,一摆出来就被抢光了,紧俏得不得了。”

那时读书的氛围,用如饥似渴这个词一点不夸张。赖文燕说,市里好多领导也经常到书店来看书。一到周末,书店楼梯两边都坐满了人,只能侧着身子过。“当年还是属于有计划地分配,书到了都是优先大型图书馆,还有一些企业、科技单位等,像《西游记》、《红楼梦》这些书,包括世界名著,几乎是一到店就被抢光,真的是一书难求。”

赵忠祥来宜签名售书,数千读者把书店的木门都挤坏了

56岁的章勇和58岁的胡忠新,比赖文燕晚六年进入铁路坝新华书店,章勇在文学书籍专柜,胡忠新在美术书籍专柜。

因为在书店工作,他们曾经是朋友圈以及亲友圈中的“名人”。

资讯并不发达的年代,能知道铁路坝新华书店有哪些书籍上架销售的人,都是“有能力”或“有关系”的人。“书店半个月补充一次新书,补充书籍前就会有一个书目报,或提供给企事业单位,或放在书店内,放在书店内的书目报,一般人都不给看。”胡忠新回忆说。

新书补充来的那天凌晨,绝大部分宜昌人还在睡梦中,那些爱书的市民就来到铁路坝排队,队伍有几十米长。

排队买书的人都是“精确制导”,指名道姓买某一本书,不仅是因为提前通过书目报知晓,更多还是因为书摆放在柜台内或柜台后方的书架上,根本没有先看书再决定买不买的机会。

“读者来到柜台前,说明要什么书后,我们从柜台或书架上找到,然后开票。”胡忠新说,“读者确定要买之后,我们就开票,将票夹在柜台上方一根铁丝的铁牌上,使劲一推,那边收银台的人接住铁牌子,拿下票收钱,读者再来拿书。”

门前长队中,依旧有一部分人买不到心仪的书籍,胡忠新和章勇这样的营业员就成了被“公关”的对象。“经常有熟人或亲戚来找我,委托我帮他们或者他们的朋友买书。”章勇说。

市民对于书和知识的渴求,是章勇和胡忠新24年来工作中最大的记忆。1987年,胡忠新负责的美术专柜开始销售美容美发书籍,8元钱一本的价格挡不住大家疯狂购买的热情。“我全年销售任务是16万元,结果不到半年就完成了,书一到柜台就被买走了。”他说,“还记得当时张贴了一些模特的画,有个老红军拄着拐杖来到我柜台前,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我把这些流氓的东西摆出来卖。”

最疯狂的一次,要属1996年赵忠祥来铁路坝新华书店签名销售《岁月随想》。3000多人涌向了铁路坝新华书店,章勇和胡忠新都被安排到现场维持秩序。“当时书店的大门是活动木门,人来得太多,把木门都挤坏了。”章勇说,“现场我们准备了近2000册《岁月随想》这本书,全部销售一空。”

有些读者带着早已买到的《岁月随想》来请赵忠祥签字,结果有人不慎买到了盗版书,赵忠祥现场一摸纸张就发现不对劲。“有一位读者一下拿来三本书,赵忠祥只签了一本,说另外两本是盗版不给签。”赖文燕回忆说。

m_09-12-0729TR彩_6

1977年,新华书店在铁路坝这片荒郊野地扎下根,一晃就过去了40年。当年的这个新华书店不仅撑起了宜昌市的门脸,还让更多渴望读书的市民对铁路坝心生向往。(老图片由铁路坝新华书店提供)

m_09-12-0729TR彩_7

84岁的陈其友向记者讲述筹建铁路坝新华书店的过程。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