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经济 > 正文

九畹溪股权回归 能否再造传奇

核心提示: 九畹溪镇原来叫周坪乡,随着九畹溪漂流的名头越来越大,盖过了原来的地名。

本报记者方龄皖 廖嘉  摄影王康明

下午4点不到,梅峰就处理完了手中的80多张门票,躲进车里,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惬意地靠在座椅上,一团烟雾在车顶慢慢散开。

7月24日,星期一。这应该是个游客相对清淡的日子,但九畹溪还是接待了近两千名游客。两天前,这里刚刚举办了20周年庆典,为景区营销造势。在经历内部股权变更之后,秭归人重新掌控了这个自己地盘上的老牌漂流景区,正努力把它带出发展的低迷期。

梅峰是在景区门口倒票的“兔子”,已经15年了。这些年他的“事业”跟着景区的发展一同起落。在景区庞杂的产业链上这虽是个灰色的末梢,却总是最先敏感地捕捉到景区发展的寒凉,“一天倒四五百张票的好日子好久没有过了。”

从一家独大,到群雄逐鹿。秭归人还能让九畹溪找回当初舞台中央巨人一般的存在感吗?

m_08-09-0727YJ彩_3

急滩飞舟,激情四射。7月21日,游客在九畹溪体验惊险刺激的漂流。

早上8点,梅峰点开手机上的订票端口,麻利地输入账号与密码,预备一天的工作。

订票端口属于各家旅行社的,比普通游客网上的订票还要便宜一二十元。

梅峰家住在秭归九畹溪镇槐树坪村,在漂流起点的上游一点。顺着河谷的公路沿线全是农家乐或商店,卖饮料、日杂、水上用品、漂流用的一次性鞋子、衣服等。围绕着漂流和游客已衍生一个庞大的产业系统。除了台面上这些名正言顺的生计外,还有像“兔子”、“野导”之类的灰色职业,早年甚至还产生了陪漂之类的娱乐生意。

这是个完全被漂流改变了的地方,甚至连地名也被改头换面,就像当年黄山的旅游盖了徽州的名气,被迫更名为黄山市一样。九畹溪镇原来叫周坪乡,随着九畹溪漂流的名头越来越大,盖过了原来的地名。2009年4月,经省政府批准,秭归县决定撤乡建镇,设立九畹溪镇,仍维持原周坪乡的地盘。

有村民依门揽客,热情中透着商业化后的精明。漂流是一个季节性很强的项目,源源不断的客流足以让他们在短短几个月内赚下一年的收成。梅峰也有一家这样的商店,由妻子在打理,他的主营业务一直放在倒票上。

上午10点左右,他驾着那辆“猎豹”准时来到景区,到窗口取票后在广场上寻找需要的“服务对象”。正是上客的时间,广场上渐渐熙熙攘攘。陆续有悬挂着各地牌照的车辆向这里聚集,其中“鄂A”的最多。过去20年,省城武汉及周边的客源支撑了宜昌漂流业的强劲发展。

“票办好没有,我可以帮你。”有客人走下汽车,梅峰就热情地迎上去。这几年互联网订票的普及让“兔子”们的生意大受影响。游客大多来之前就在网上订好票,并不需要“兔子”的服务,友好地冲梅峰摆摆手,有的直接无视梅峰的存在。作为一名“兔子”,笑对别人的冷漠是一项基本素质,他们不以为意,迅速寻找下一个对象。  漂流,曾是人类一种原始的涉水方式。作为一个旅游项目,据称发端于1986年5月12日湖南省张家界的茅岩河漂流。因为迎合了现代人体验刺激的心理需求,此后从一个专项旅游项目转变成为一种大众旅游产品。

九畹溪是注入长江牛肝马肺峡的一条支流,山高水险。传说这里是屈原植兰修性的地方,《离骚》中有:“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惠之百亩。”的句子。上世纪末,在当地乡政府抓三峡大坝的建设机遇,把最下游的6.4公里河段开发成漂流。2003年,三峡大坝蓄水后,漂流河段向上游挪了6.8公里,下游的深水库湾被辟为休闲观光河段。“最初我们是靠租来的几条艇开漂的。”向邦安当时是周坪乡的副书记,九畹溪漂流是他一手发展起来的,“最初的注册资本只有11万多元。”向邦安说,钱是他拉了几个人和乡政府一起凑的。

因为赶上了漂流市场爆发的风口,九畹溪漂流发展十分迅猛。

当时路不好,从秭归新县城茅坪到起漂点就要两个多小时,但游客们就喜欢深山峡谷里高落差带来的刺激。靠着游客口口相传的广告效应,游客从最初一天几十人,渐渐发展到一二百人,“到2000年以后简直是井喷式爆发。”向邦安说,一千人,两千人,日接待量不断刷新,“后来不得不限客,花钱漂流还要托关系。”

作为一名“兔子”,梅峰也分享了景区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最多的时候每天我们要倒三四百张票。”梅峰说,一张票赚十块钱那也是好几千。那个时候景区门口的广场像他这样的专职“兔子”有几十人,而参与倒票的人则更多,餐馆、商店、保安、水手、导游,景区工作人员等等,“毕竟有利益嘛。”

梅峰并不讳言自己的“兔子”角色,而且理直气壮。“我们也是为游客提供热心周到服务的。”梅峰说,“‘兔子’和‘黄牛’不一样,‘黄牛’通过加价倒票坑游客,我们是把票低价卖给游客。”梅峰说,“兔子”们把景区给旅行社的利润空间分了一部分给游客了,“180元门票还是有点贵,找我们拿只要100多一点。”

1995年,长阳丹水漂流正式营业,由此开启了宜昌夏季旅游的漂流时代。宜昌境内10公里以上的河流有99条,

且由高山流入谷地,跌宕起伏。据宜昌旅游官网的数据,宜昌目前已发展各类漂流项目近20个,密集程度为国内罕见。2011年,宜昌获得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的“自然水域漂流之都”称号。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九畹溪都是业界的“带头大哥”。不过,在朝天吼漂流兴起几年后,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终于被打破。这家2007年营业的漂流新秀因为资源秉赋的优势同样发展迅猛。“2010年左右,就能明显感觉到客流的下降。”梅峰说,宜昌漂流的主要客源地是武汉,原来全部奔向九畹溪的开始选择朝天吼。景区日接待量的减少让他们的生意越来越萎缩。特别是宜巴高速开通以后,武汉人更多地奔向了朝天吼。九畹溪由此进入发展的低迷期。

屋漏偏逢连天雨,2016年7月10日晚,因暴雨引发的山洪冲垮了景区道路、河道和相关设施。此后,九畹溪景区一直处于停业状态。

今年4月28日,九畹溪在经历了大半年的修整后重新开漂。当地发布通稿称,停业带来的景区门票收入、基础设施损失达3200多万元,周围老百姓减少收入2000多万元,停漂给全产业链带来的损失则超过1亿元。

作为秭归旅游的龙头,九畹溪陷入发展低迷引起了秭归县的高度重视。2016年停业期间,在相关方面的积极运作之下,秭归县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把在平湖公司中股权增加至51%,重新取得了九畹溪的景区控股权。

负责运营九畹溪和凤凰山屈原祠等景区的平湖公司是由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投资有限公司、长江三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秭归县投资公司共同投资组建而成。此前,该公司由属于三峡集团旗下的长江三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控股。

三峡平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即平湖公司)经理马尚朝坦言,因为体制、机制的原因,最近几年九畹溪的发展确实放缓脚步,今年1月1日,九畹溪景区正式由秭归人自己来运营。马尚朝说,作为一个老牌漂流景区,公司正在对九畹溪进行提档升级,改善水质和游客的漂流体验。

对于与朝天吼漂流的竞争,马尚朝认为是良性的,促进了各自的品质提升,他打了一个形象比喻:“就好比枝江大曲和稻花香,并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一同做大。”对于更多的小的漂流,“它们只能在细分的市场上分一杯羹了。”马尚朝说。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