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江河把脉人

核心提示: 伴随着人们治理水、认识水、开发水、利用水、保护水和鉴赏水的过程,水文行业及文化也由此诞生并逐步发展起来,有了今天的水文监测,有了水文监测者。

●总策划:柯冬林 贺少雄●策 划:郭孝洪 方龄皖●撰 文:聂 烽●摄 影:王康明

走近方知伟大

聂风

自古以来,人类逐水而居,诞生许多灿烂的文明。

伴随着人们治理水、认识水、开发水、利用水、保护水和鉴赏水的过程,水文行业及文化也由此诞生并逐步发展起来,有了今天的水文监测,有了水文监测者。

他们“监听”江河湖海的一切,为江河湖海“号脉”,还曾被戏称为“江湖郎中”。

从1877年英制海关水位开始,除去抗战期间宜昌沦陷那几年,每天的水位变化都记录在案,这样一份长达140年的系列水文资料是无价之宝,对研究长江的水情变化、防汛抗洪、水利工程建设都必不可少。这些资料,是一群水文人不懈坚持,甘于寂寞和平凡,时时刻刻监视着长江的一举一动所得。

这群人跟我们一样,向往精彩的生活,却被工作 “绑住”,或居深山常年难出门,或居闹市往返仪器间。他们手中得出的监测数据对长江流域防汛抗旱、水利工程建设开发、黄金水道建设、水生态治理、维护河流健康等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江湖郎中”,走近方知伟大!

140年前英国人开始在宜昌江边监测水位

邮政巷前,树木掩映下,一座数十米高的铁塔穿过树叶的阻拦,倔强地伸向天空。

铁塔塔顶一根缆绳横跨长江直抵磨基山,以前每次经过,都以为这是哪个人开发的铁索横渡长江的游乐项目,甚至幻想着如果能体验一次,那该是多么爽的体验啊。

不过看到塔底基座上写着“防汛设施”字样,不禁有些纳闷,这跟防汛有哪门子的关系?

这个问题困扰了记者至少10年时间,直到7月20日走进江边的长江三峡水文水资源勘测局(以下简称“三峡水文局”)宜昌水文站大门后,谜底终于揭晓。

以前测江水流量要一边掐秒表一边听仪器响动

早上7点50分,晨练的人挤满了滨江公园,步道上人来人往,偶尔几声鸟叫夹杂在人们的声音中,显得格外清脆动听。

假山下走廊尽头就是宜昌水文站的大院,宜昌水文站监测员苑晟走出大院的2层楼房,打开院子的铁门朝着上游一处趸船走去。

下阶梯,上浮桥,穿过趸船,苑晟跨上了水文监测船,此时轮机长龙晓已经将发动机启动,船长杜忠三也已在驾驶舱就位。

2

宜昌水文站的水文监测船正在慢慢接近监测“断面”,监测期间必须时刻与岸边水位标尺保持在一条直线上。

苑晟穿上黄蓝相间的救生衣后,站在驾驶舱前的甲板上做了一个手势,船掉头向下游开去。顺流而下,大约下行了50米左右,船又再次掉头逆流而上,在船载GPS的指引下最终停在江中心。“停船的位置有讲究,必须是跟这一组水位标尺保持在一条直线上。”三峡水文局宜昌分局副局长、宜昌水文站站长朱喜文指着江边一列直达江水下的水位标尺说,“我们水文监测上的术语叫‘断面’,就是一段横向直线长江截面,每次监测都必须在这个断面上进行。”

只见江中心的监测船又一次朝江北转向,在靠近岸边的吃水区完成180度“转身”。苑晟来到船的左侧栏杆边,将一个放在船舷边的仪器拿起,然后通过缆绳将其放到江水中。然后监测船突然加大马力,开始朝着磨基山方向横渡长江。

“仪器学名叫ADCP,自动监测长江江水流量,数据反馈到电脑上。”三峡水文局宜昌分局主任工程师石明波说,“1994年我刚来宜昌水文站工作的时候,仪器还没有这么先进,放进江水中后需要停留100秒,其间我一边掐着手中的秒表,一边听仪器蜂鸣器每转动20圈发出的‘滴’的声音,通过仪器固定时间内的转速来确定流量,必须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否则就会影响到数据的准确性。”

横渡长江的过程中,监测船在GPS的指引下不断通过自身动力调整位置,站在岸上的我们望过去,一直保持跟水位标尺是一条直线。

“你看到远处江面上空的那条缆道没有?中心部分有一条缆绳垂下江面。”朱喜文指着江面上那条让我困惑不已的缆绳说,“监测船抵达这个测量位置后,就会拴上缆绳,船就会固定在一条直线上了,不用担心偏离水位标尺这条直线和被水冲偏离。”

8点15分,监测船测完近800米的江面抵达磨基山下,开始掉转船头返回趸船处。一次例行的宜昌城区江段流量监测完成。

流量监测只是长江水文监测最基本的项目,主要是为长江流域防汛抗旱提供重要参考,此外还有水质、含沙量等大量监测项目。“如果全部监测项目做完,一次监测需要5个小时左右。”朱喜文说。

说话间,苑晟已经回到水文站办公室,朱喜文跟着进去,一同将监测数据上报。“这是汛期的规定动作,每天早上8点开始监测,然后第一时间上报数据。”朱喜文说。

水文专家根据洪水痕迹算出1870年特大洪水数值

走进宜昌水文站大院,那幢2层的办公楼大门旁墙壁上,有10块铁铭牌,分别记录了有资料记载以来的宜昌江段几次长江大洪水的水位。

10块铁铭牌中,最高的一块几乎达到了2层办公楼的顶部,那是1870年长江特大洪水。牌上显示的数字是“59.50米”。也正是这场特大洪水,将水文站下游数公里开外的胭脂坝几乎全部淹没,坝上大部分土层被卷走,当时设在坝上的彝陵州府也被迫迁移到江北。

资料显示,1870年长江特大洪水在宜昌站水位为59.50米,洪峰流量达105000立方米/秒。三峡水文局副局长闫金波说,当时并没有水文监测,这些洪水数值的得来全部是根据洪水痕迹推算而来,其中也包括黄陵庙内柱子上洪水痕迹。

黄陵庙,本是纪念治水的大禹而立,但是1870年的特大洪水冲毁大庙山门,冲进禹王殿,淹了殿内三十六根楠木立柱,殿内水深6米有余。

1985年,时任长江航道局局长的沈柏生途经黄陵庙,在禹王殿看到维修工人正在楠木立柱上刷漆,看到尚未刷漆的楠木立柱上洪灾水痕清晰可辨,建议他们保留一、两根不刷漆,留住洪痕,以示后人。后来,有两根立柱果真没有刷漆,洪痕清晰的立柱上挂着牌子,上书:“庚午年(公元1870年)洪水至此”。

闫金波说,水文专家根据这些洪水痕迹的高度,综合江面的宽度、水深、比降等因素之后,就能够测算出那场特大洪水的数值来。

“宜昌真正有水位记录是从1877年开始的,当时英国人在海关前的江边设立简易水文站,观测水位,如今已有140年历史,在长江流域仅晚于武汉汉口关前的水文站。”闫金波说,“原来的水位标尺都已荡然无存,现在水文站前的水位标尺是1946年建设宜昌水文站设立的,后面经过多次维护保留至今。”

在这10块铁铭牌上,我们意欲寻找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的那块,却发现没有踪影。石明波带着我们出了院子铁门,来到水位标尺前。这时我们才看到那块属于1998年特大洪水的铁铭牌:“1998年8月17日,54.50米。”

他回忆说,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时,滨江公园已经修好,当时大水淹到护栏基座处,护栏处堆满了沙包,当时整个宜昌水文站工作人员是全员值班,“我和几个同事负责流量监测,平均每天要监测2次,好在当时监测仪器已经更新换代,不用再像之前那样,一边掐秒表一边听仪器蜂鸣器响声,否则在当时那种江水流速的情况下,站在船舷非常危险。”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