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兵家必争城墙岭

核心提示: 即便是几千年的冲刷,城墙岭和孝子岩、磨基山一起,始终矗立在长江南岸,与下游的五龙山、荆门山一起,如同一道绵延数十公里的城墙,拱卫着江对岸的城池。

城墙岭的年代来历已无从考证它像城防一样拱卫着江对岸的城池

12日,天空瓦蓝瓦蓝的,少了白云的遮挡,阳光肆意地照在身上,除了热,还有些灼伤的感觉。

这天,恰好葛洲坝“放水”,湍急的江水奔流而下,拍打着长江两岸。至喜桥下,往下游再走几十米,就是城墙岭,山脚下有个20多平方米的回水区。只见一个浪头扑过去,砸在城墙岭的悬崖上,卷起的水花足有一人高。

即便是几千年的冲刷,城墙岭和孝子岩、磨基山一起,始终矗立在长江南岸,与下游的五龙山、荆门山一起,如同一道绵延数十公里的城墙,拱卫着江对岸的城池。也是因为其位置之重要,城墙岭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见证江南的脚步

曾经山头是无数旅人歇脚的点军坡,随着江南开发的步伐,从此天堑变通途;曾经只容一个人通过的城墙岭北门垭,随着江南大道的修通,从此一马平川;曾经只有当地人知道的小道,随着五龙三路的贯通,一举打通江南众多通道。

城墙岭从光秃秃的山岭,变成如今的绿色氧吧,也是江南百姓从砍柴做饭到用上液化气、天然气的时代变迁的结果。如今,这里的人们正在等待搬进即将建成的安置房,完成从村民到居委会居民的身份转变。

行走在江南的每一天,都能感受到它前进的脚步,或许有一天翻开我们的文字才发现,哦,原来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是这个模样。

城墙岭和孝子岩、观音岩一起,将朱市街团团围住,只留一个卷桥河出口

上午10点多,71岁的朱成应已经从江北卖菜归来。他在李家河站下车后,从江南路拐进了原江南大道,走上20多米就到了家。

扭开吊扇,老人坐在木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美美地吸了起来。

“城墙岭从江边开始,然后一路朝西南方向蜿蜒,到卷桥河旁停止,点军坡和高家岩屋都是它的一部分。”朱成应说,“祖祖辈辈都叫门口这山为城墙岭,或许是因为它长得像一堵墙。”

站在他家门口,远眺城墙岭,满山郁郁葱葱,有树,有野草。但是在40年前,城墙岭却只是光秃秃的一片。“当时家里要烧柴火,而且大集体的田里要有‘火粪’,山上的树和草都被烧了,根本看不到植被。”他说。

“山上光秃秃的时候,就能看得清清楚楚,绵延几百米都是被凿得异常陡峭的石壁,石壁有10多米高,不搭梯子根本无法爬到山顶。”朱成应指着家对面的山说,“这几百米的石壁,壁顶隔10多米就有一个垛,远远看去就像一堵城墙。”

从地图上看,城墙岭和孝子岩、观音岩一起,将朱市街团团围住,只留下一个卷桥河的出口,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将城墙岭拦腰斩断,从城墙岭北门垭的豁口处修通公路。在朱成应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那段豁口有近2米宽,李家河的人要去朱市街,要先爬上坡,然后通过豁口,下坡就到了。

承建这条路的施工单位,将豁口处炸开,然后将城墙岭挖了10多米,修通了江南大道。恰好在修这条路的时候,宜昌市博物馆副馆长张清平正在江边考察李家河新石器时代遗址。听说城墙岭上有城墙遗址,他便从北门垭爬上了城墙岭。

当时山上是荒草丛生,他在北门垭的山头走了一段路,终于看到了老百姓口中的墙基遗址。“墙基遗址是用石头垒砌而成,高度约半米左右,形态十分规整,明显是人工砌成。”时隔30多年,张清平依旧记得当时的情形,“我们沿着这段石墙墙基遗址走了10多米,再往前因为杂草和树木挡路,就没有再找了。”

这段石墙墙基遗址的年代和来历,专家们已无从考证。但是当地老百姓都称自古以来它们就一直横在山上,并非近现代人们所建。“据说是古代人打仗修建的城墙,防止别人爬上城墙岭。”朱成应说。

从4岁半开始就上城墙岭放牛的朱成应证实,在城墙岭两个山头之间垭口处,沿着地势有一段膝盖高的石墙遗址,而跨过这段遗址之后下山,那边就是原来长航的681油库所在地。“当年李家河村6组有个姓王的猎户,还把这段石墙开了个豁口,沿着豁口布置了很多陷阱,经常能收获麂子、野兔等野味。”他说。

刘开美根据史料推测,甘宁取夷陵走的就是城墙岭上的古道

点军区文体新闻出版旅游局干部、文史研究学者杨煜说,城墙岭下有新石器时代的遗址,说明很早以前李家河一带就有人类活动,“而城墙岭上又有石墙墙基遗址,加上城墙岭的地形特征以及沿江古宜昌城的布防情况来看,不难推测这里曾是兵家必争之地。”

说城墙岭是兵家必争之地是有根据的,例如属于它的一部分的点军坡,三国时曾经就有蜀国军队在此驻扎。

原宜昌市社科联副主席、研究员刘开美说,当年刘备占据荆州后西进入川,就曾留下诸葛亮等人守荆州,后诸葛亮、赵云等人也被调回四川,诸葛亮将荆州城防交由关羽负责。“诸葛亮临走前就曾叮嘱关羽,说夷陵河西卷桥河畔城墙岭有一条古道,一定要关注这条古道,防止有人通过这条古道偷袭。”刘开美说。

关羽按照诸葛亮的叮嘱,来夷陵查看这条古道,于是后面就有了关羽在此点军、张飞带领5000兵马绕城墙岭四圈冒充2万兵马的说法,点军坡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在那段风云激荡的岁月,城墙岭上还有一些战事被埋没在浩淼的历史之中。甘宁当年跟随周瑜在乌林大破曹操立下战功后,又到南郡攻打曹仁,但未能攻克。甘宁献策,由他率兵从小路取江陵上游的夷陵,以便东西夹击曹仁,迫使其北撤。周瑜命他统兵前往,甘宁日夜兼程,果然一举占领,于是,据守城中。

对于这段史实,刘开美推测,当年甘宁取夷陵走的小路,“很有可能就是诸葛亮入川前叮嘱关羽注意的那条古道,即城墙岭上的古道,甘宁通过古道直插江边,然后取夷陵。”

刘开美说,从荆门山到秭归,长江的南岸多山,因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所以很多地方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城墙岭距离宜昌城近,也成了诸多战争中的战场。

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张献忠连克武昌、长沙。次年三月初八,又由荆州抵达夷陵城。入夜,城内火光四起,杀声震天。刘开美推测,在占领夷陵城的战役中,城墙岭以及孝子岩等地都是张献忠必经之地。

战火还没平息多久,江南的城墙岭在清朝康熙皇帝“平三藩”中成了前线。杨煜和刘开美都跟我们提到了这段历史。

1674年,吴三桂滇藩军进入湖南。同年四月初八,吴三桂遣部将陶继智等率三百艘舟师自宜都进犯夷陵。都统鄂内闻讯旋率夷陵前后两舟师东下迎击,双方在长江上厮杀,吴军不敌。1675年闰五月,吴三桂亲至松滋,密调岳州之兵直犯夷陵。滇藩军舟师由水路前进,络绎上行,并占领境之河西孝子岩,每瞰吹烟起则飞炮入城中。

从1675年占据孝子岩和城墙岭一线到1679年撤兵,吴三桂的军队在城墙岭至荆门山一线占据了近5年时间。“城墙岭就是个天然制高点,距离宜昌城又近,占据山头眺望江北是一马平川。”杨煜说,“所以自古以来在城墙岭就有这么多战事发生,在山上发现石墙遗址也不足为奇。”

冷兵器时代,城墙岭就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事。到了近现代,无论是第二次护法战争还是抗日战争,城墙岭都是双方激烈交战之地,上演了一曲又一曲悲歌。

m_09-12-0715YJY_6

城墙岭和孝子岩、观音岩一起,矗立在长江南岸,如同一道延绵的城墙,拱卫着江对岸的城池。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