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城墙岭上点军坡

核心提示: 这座石碑就是被湖北省文物部门列入第六批省保单位的“汉寿亭侯点军碑”,又被称为“虎字碑”,为了纪念关羽在这个城墙岭的一个山坡上点军。

相传点军坡是关羽点兵之地清朝官员立“虎字碑”纪念他的英武

江南大道朱市街旁,即便大雨倾盆,江南URD高楼林立的工地上,丝毫看不出之前这里曾是一个山坡,是以前人们入川的必经之地。

蓝色的围墙里,极具现代感的建筑前,一座小亭子格外引人注意,亭子里竖立着一块被铁栅栏围住的石碑,石碑阴面刻着“虎”字,阳面刻着“汉寿亭侯点兵处,乾隆丙寅岁陈镇军纶所镌字也”等内容。

这座石碑就是被湖北省文物部门列入第六批省保单位的“汉寿亭侯点军碑”,又被称为“虎字碑”,为了纪念关羽在这个城墙岭的一个山坡上点军。这个小山坡在后世被称为点军坡,点军区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这里的关羽没有悲剧

作为一个外地人,以前说到点军,总以为跟三国的名将黄忠有关。脚踏实地探访之后,才发现自己谬之千里了,这里是关羽点兵的地方。

虽然只是民间传说,难以找到史料来证实,但是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这是真事,因为这个传说诞生了点军区的名字。

或许,名称由来只是原因之一,更大的缘由可能是关羽在宜昌多个地方留下了痕迹,唯有点军坡不是悲剧性的,因此后世之人在尊崇他为“武圣”之后,更愿意去述说他的英武。

近2000年过去了,点军坡也已高楼林立,但这里的故事一直在流传,故事里没有麦城败走的唏嘘,没有高呼还我头来的悲怆,有的只是坡顶阅兵的豪迈。

“虎字碑”曾立在点军坡坡顶,2003年被移到现址

14日上午,雨时下时停,从朱市街的江南大道拐入323省道后,前行几百米就看到了点军街办巴王店村委会。

我们的向导穆天义,几年前就住在点军坡的穆家店,跟许多邻居一样,穆家店拆迁后大家都在外租房居住,很多人就租住在巴王店村委会后的三组。

关于点军坡,是他们这些人世代的记忆,对于那段传说,大家都能脱口而出,“街办对面的那块石碑,以前就在点军坡坡顶,后来才移到现在的位置。”

穆天义口中的石碑就是“虎字碑”,湖北省文物局官方网站说:碑通高2.88米,碑身宽1.05米,厚0.21米,碑额宽1.13米,厚0.24米。

这块石碑是清光绪十一年(1885)由宜昌总镇罗缙绅为纪念三国名将关羽在此点军所立。青石质、圭首浅浮雕“双龙戏珠”及蝠、鹿、鹤等动物图案,记重刊乾隆十一年(1746)宜昌镇军陈纶镌“汉寿亭侯点兵处”碑事,背面草书“虎”字。宜昌总镇都督罗缙绅撰文,其长子罗万青书丹。

清乾隆年间,宜昌镇总兵陈纶曾在此地为汉寿亭侯点兵处立过碑。100多年后,罗缙绅见该碑已是“半蚀风霜”,于是立下新碑。

后来,“虎字碑”又历经劫难,碑额、碑身和碑座散落于田间。1980年,陈补等人在参与普查地名时,发现该碑三块,便组织人手将三碑块运至城墙岭点军坡顶上,拼装竖立于大道旁,供路人观瞻鉴赏。到2003年,碑又移至坡下亭园里。去年曾参加点军地名普查的点军退休教师李友刚说,三块石碑中有一块,在解放后被拿去修路铺桥。

站在石碑前,隔着铁栅栏,我们凑近能够看清楚阳面所刻的内容:“汉寿亭侯点兵处,乾隆丙寅岁陈镇军纶所镌字也。其地上控巴夔,下制荆襄,为侯平生据险扼要立功之所,沿古遗迹书以识之,宜矣。惜制度狭小,摩挲片石,半蚀风霜,绅惧其日销沉也,为易丰碑,并志数语,刻手书虎字于末,非有附骥之私亦向往之不能置耳。”

寥寥百余字,笔力刚劲,让人肃然起敬。

此碑记录的内容,除了讲述点军坡一带险要位置之外,更多也是凸显关羽的功绩。相传,三国时,刘备进川,留关羽镇守荆襄,张飞作为后盾驻扎夷陵。东汉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东吴、北魏均觊觎荆襄,关羽为解后顾之忧,特来夷陵巡防。

他问宜昌太守张飞:“夷陵驻扎的兵马有多少?”张飞为了不让关羽担心,故意将四千人马说成两万。关羽不信,他明知蜀汉大队人马已随刘备进川,宜昌只有四千人马左右,所以他要亲自点军核实。第二天,张飞选择了这块坡地,让关羽点军。张飞让他的四千人马围绕此坡走了五转,于是四千人马变成两万。这样,关羽才放心地离去。从此,人们便把这块坡地叫做“点军坡”。

这段传说,在史书上无法寻找到记载,以至于很多宜昌文史爱好者都认为,关羽点军的故事以及后人立碑纪念,都是后人崇尚关羽的功绩而立。

点军坡是军事要地,近代史上发生过两次大的战役

15日下午,大雨如注。

我们见到了85岁的李广福。他年轻时先后在秭归县、宜昌县以及土城工作,点军坡于他而言,每次爬到坡顶要么是即将到家见到亲人,要么就是收拾行装外出。

第一次爬上点军坡,李广福才16岁。那时,他和家中父母挑些土货去宜昌城卖,再淘回一些生活必需品。在工作时,他就开始研究古蜀道,在他看来:点军坡上的路,是古人入川的陆路必经之地。

还是少年的他,当时跟随父母一路从落步埫赶到点军坡南麓的穆家店,他提出在山脚下休息一下,结果被父母拒绝,长辈们认为要一鼓作气爬上点军坡,在坡顶休息。

爬上山几乎耗费了他的大部分体力。他这样形容第一次站在点军坡坡顶的景象:“坡顶能一览江南美景,甚至可以远眺宜昌城,随处可见木房子。”

在点军坡顶歇脚的人不止李广福一家,无数南来北往的人,无论从哪一侧上了点军坡,都会在此休息,积蓄力量后重新上路。关于当时坡顶的记忆,李广福已然淡忘。住在附近的85岁的杨顺先说,解放前坡顶西侧是一户闵姓地主人家,其他位置则有茶馆、豆腐摊以及卖烟叶的小摊。“上坡歇脚,总要喝茶解渴。”杨顺先说。

从坡顶向东下坡,只有几十米就会转弯,走完台阶就会看到一个几十米长的洼地。李广福说这就是当时的朱市街,在他的印象中,朱市街当年有一侧全部是木屋,另外一侧则是土房、砖房和木屋混杂,这些屋子有饭馆、有旅店、有茶馆。“发大水的时候,江水漫到朱市街,那些江里载客的帆船直接开到朱市街,就在点军坡底招呼揽客。”李广福说,“对于年幼的我而言,发大水时在点军坡底朱市街上船过江最省事,可以少挑几百米的路,不然就得走到孝子岩下的卷桥河口坐船过江。”

点军坡是城墙岭的一部分,整个城墙岭将江南一隅团团围住,如此险峻的地形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也难怪民间有关羽在此点兵的传说。

在近代历史上,点军坡曾发生过两次大的军事战役。

据点军区文体新闻出版旅游局干部、文史研究学者杨煜介绍,第二次护法战争期间,孙中山联络川军出兵湖北。1921年7月26日,刘湘就任“川军援鄂总司令”,调2万大军向湖北进攻,刘伯承也在这次军事行动中闪亮登场,他和张冲率领的部队负责追歼南岸之敌。

是年9月4日凌晨,刘伯承所部发动向南岸敌军的大本营点军坡至安安庙一线的总攻,是役全歼敌军一个团,共俘敌700余名,缴获各种枪支六七百支,大炮一门和弹药、军米等辎重物资。

20年后,点军坡又演绎了气壮山河的一幕。1941年秋,中日军队展开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国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受命发起对驻守宜昌日军的攻城之战。10月初,中国军队对宜昌长江两岸的日军进行猛烈攻击,战斗场面极为惨烈。中国军队有一个连为攻占点军坡右侧高地,星夜奇袭敌营。第二天拂晓,日军发现还有数十名中国官兵,准备围歼时,大无畏的中国军人拉响集束手榴弹,与侵略者同归于尽。

m_4-5-0617TR彩_9

朱市街边的亭子里竖着一块石碑,刻着“汉寿亭侯点兵处”等内容,这块石碑是清光绪年间由宜昌总镇罗缙绅为纪念三国名将关羽在此点兵所立。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