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屈乡端午

核心提示: 那个山清水秀、四面环山形似盆地的小村庄,叫乐平里,现在人们都叫它屈原村,屈原就生长于斯。

相传屈原爱吃的小麦粑粑是乐平里过端午必备的一道菜

三峡晚报讯 傍晚走在宜昌街头,随处可见提着粽子礼盒的人。他们行色匆匆,或许是为了早点回家,赶在晚饭前能蒸上几个粽子,然后一家人提前享受下这个只属于这个节日的专属食品。

宜昌的街头,端午的气氛都这么浓了,那屈原老家那个叫乐平里的地方,是不是气氛更浓呢?22日,冒着初夏的大雨,我们从宜昌一路向西,直奔乐平里而去。

缩短乡愁的距离

香溪河是有灵气的,孕育了王昭君,诞生了屈原。

那个山清水秀、四面环山形似盆地的小村庄,叫乐平里,现在人们都叫它屈原村,屈原就生长于斯。

错过了新滩渡口的轮渡,不得不绕道至兴山峡口镇经七里峡到达乐平里。十几公里的峡谷中尽是坑坑洼洼,车轮轧过处积水四溅,颠得人五脏六腑揉作一团,早已无心留恋那一路看不尽的美景。

路,成了阻隔山里人与外界交往的最大屏障。

如今,香溪长江公路大桥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不久的将来靠渡船过江的日子终将成为记忆。而这座大桥,也在缩短着屈原故乡的人回家的路,缩短他们乡愁的距离。

谭翠珍家门前的菖蒲正在疯狂生长,过几天就能挂上门头

大雨浇透大地,沿路的树显得更加苍翠,但行走在路上的车辆为了安全不得不放慢速度,我们也因此错过了新滩渡口10点钟那趟去屈原镇的过江轮渡。

怎么办?屈原村村干部向红兰在电话中告诉我们,从郭家坝镇的渡口过江,到屈原村其实也是蛮快的。

果然,上午11点前我们赶到了郭家坝渡口,顺利过江,然后从水田坝朝着兴山峡口镇飞奔,绕道屈峡路后,通过长长的七里峡,远远就看到村口的那座写着“乐平里”的牌坊。

70岁的谭翠珍就住在屈原村二组的村口,她的家门口有几簇菖蒲长得正茂,经过雨水冲刷后,细长细长的叶子上挂着露珠,看上去漂亮极了。

她家有个小卖部,粽子居然也是商品之一,而且数量还不少。当我们惊诧当地人难道还会来小卖部买粽子的时候,她说:“以前我们这里端午很少吃粽子,吃的都是屈原当年最爱吃的粑粑。”

为了让我们这些外地人见识下屈原最爱的粑粑,谭翠珍将家中提前准备的材料拾掇起来。只见她将已经发好的面团切成几个小块,再搓揉成团静置。“端午节前,陆续会有全国各地的记者来,我们都提前准备好材料,随时准备演示做粑粑。”她说。

材料就是将当地俗称的老面膏掰碎泡水,泡上两天且每天换水后,调水倒入面粉揉成面团,然后静置一晚。

虽然已经70岁,但谭翠珍的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就是现在这个面团了,这是我前天准备的。”她说,“以前,我们乐平里都是五月初一以后才准备。”

说话间,小面团发酵完毕。

她便将面团放进蒸锅。“以前做的粑粑都有脸盆那么大一个,大火猛蒸20分钟,打开锅热气腾腾,那叫一个香。”她说,“以前还要垫上一层芭蕉叶子的,但是我年纪大了,摘不到,就只能干蒸着了。”

20分钟后,香气已经充盈了整个厨房,不停地冲击着刚刚吃过午饭的我们的味蕾,几个人合吃了一个,竟然还有人因此而噎着。“以前做粑粑,都是自家种的小麦,做好后更有劲头。”谭翠珍说,“现在都是买的小麦,没嚼劲。”

屈原文化专家、秭归县委党校研究员郑承志说,在粮食匮乏的年代,小麦面也会被掺杂高粱面、玉米面,有时还会在蒸锅架子下面垫上一层芭蕉叶。“但无论怎样变形,粑粑都是小孩子最喜爱的大餐,被氤氲水汽包裹着的大蒸锅散发出诱人的香,多少年后幻化成了记忆中老屋的符号。”他说。“如果端午接客,提前都要说好,在家里准备。过节时扭秧、打九节鞭、接新姑娘儿。比过年还热闹。”以前端午没有法定假日,孩子们也是过节才回家,现在端午节全国放假,谭翠珍也盼着端午一家人一起过个热热闹闹的节。

为了迎接孩子们的到来,她这几天每天清晨起床后,都会去看下那几簇菖蒲,期待着端午那天,孩子们端着凳子到门前,将菖蒲和艾蒿挂上门头,然后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享受难得的团圆时刻。

黄祥兴薅草锣鼓响,盼着出嫁的女儿回来“躲端阳”

从谭翠珍家出来,雨水又从天空洒下,寂静的山村只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

我们穿过凤凰溪,沿着水渠一路走,然后爬上一个小坡,就是85岁的黄时章和83岁的李国玉家。

到他们家门口时,雨势增大,本来坐在门前树下的老人正往家里搬椅子。

黄时章老人耳朵听不见,李国玉奶奶便成了家里的发言人。李奶奶说,家里还没有开始准备端午的东西,一般都是农历五月初一以后,“我现在搞不动啦,都是四儿子和四儿媳弄。”

李国玉最惦记的是艾蒿,她总是在说要采到五月初五清晨的艾叶,因为当地的风俗中这时的艾叶被赋予了神奇的功效和含义:在清晨采到后,烧艾叶可以治疗眼疾和预防眼疾。而当地五月初五、五月十五和五月二十五“三个端阳”的日子,用艾叶洗澡,身上还不长疮。

“我的五个儿子和好几个孙儿孙女,出生的时候‘洗三’,都是我去采的艾叶给他们洗。”李国玉说,“现在搞不动了,只能让孩子们采回来,然后我来烧。”

老人还在憧憬今年端午,孩子们回家后,她能继续给他们烧艾叶、额前涂雄黄酒,只是她并不知道孩子们因为忙,可能今年回不了家来团聚。

离李国玉家100多米远的地方,是72岁的黄祥兴家,他家端午的东西也还没准备,他说可能要到五月初二才开始准备。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时节河边应该有薅草锣鼓的声音。他年轻时经常组织一群年轻人在河坝里转,打锣鼓,扭秧。

说话间,他从角落里翻出沉寂已久的装备——一个牛皮鼓和一面铜锣,然后喊来邻居黄祥全,唱起了《十二月》。“咚咚锵锵”的声音,击碎了山村的宁静,也把村里的留守妇女们都吸过来了,对于这些嫁到乐平里的外乡女子而言,薅草锣鼓甚是少见,以至于唱了两段结束后,她们依旧意犹未尽,起哄要黄祥兴和黄祥全再表演一段。

身体抱恙的黄祥兴拒绝了小媳妇们的要求后,回到屋内坐了下来。老人说,端午前是村里人在稻田薅草的时间,所以大家都会在田头吼上几嗓子,“每到这个山沟里响起薅草锣鼓,说明端午就要近了。”

只是后来,河里的水因为修电站变少了,乐平里种水稻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几乎难以得见。“以前种水稻的时候,会在水田里辟一个角落种点糯米,过年时用来做糍粑、元宵节做汤圆。”黄祥兴说,“后来端午我们这也开始吃粽子,用的也是自家种的糯米。”

他说,当地不怎么吃粽子,除了已经有做粑粑的习俗外,粽叶难寻是一个重要原因,“要爬高山,现在年纪大了爬不动,所以大部分都是买的。”

休息了一会,他去房间里拿出一个泛黄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几十首诗,这都是以前他年轻时每年端午去屈原庙祭祖时,创作的诗歌。按照当地的传统,他们都会去屈原庙祭祖,唱屈原词,吟诗、烧香、三叩首,为屈原招魂。“端午比年大,姑娘回娘家。”在秭归民间传说中有“躲端阳”一说。传说五月初五为恶月恶日,诸事多需避忌,娘家人一定要把已出嫁的女儿接回来避恶。黄祥兴有两儿一女,他今年端午节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住在茅坪的女儿能回家一起过节,但无奈的是女儿晕车晕得历害,估计这次又不能回来“躲端阳”了。

m_06-11-0527YJY彩_7

牌坊就矗立在村口,几十年来不断提醒着慕名而来的人们,这里的一方水土养育了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

m_06-11-0527YJY彩_4

据说屈原当年最爱吃小麦粉做的粑粑,故乡的后人们也会在端午做粑粑来祭奠他。

●总策划:柯冬林 贺少雄

●策 划:郭孝洪 方龄皖

●撰 文:聂 烽 丁 薇

●摄 影:王康明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