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私盐坡的历史痕迹

核心提示: 行走在私盐坡,满满都是记忆,因为这里几百年来,除了因蓄水淹没少许痕迹外,其他的东西都没变。

与南津关隔江相望两次“川盐济楚”,这里都是私盐转运中心

记忆恒久远

行走在私盐坡,满满都是记忆,因为这里几百年来,除了因蓄水淹没少许痕迹外,其他的东西都没变。

但是记忆正在慢慢断层。这个拥有独特历史痕迹的地方,有关它的记忆正在随着老一辈人的离去而消逝。

或许多少年后,当所有的记忆都埋藏于黄土中的时候,后人们只能通过地名去推测这个地方曾跟私盐运输有关,但是那些久远的记忆,那些有血有肉的人,那些让人回味无穷的故事却再也无迹可寻。

让我们一起去寻找记忆,一起来留住记忆。

上周我们还在感叹暮春时节雨纷纷,这周就已有夏天的味道。

除了肆虐的阳光外,漫山的绿意也在提醒我们夏天来了。当其他地方都难看到花儿的时候,素有“峡口第一村”的点军区牛扎坪村的山上,却到处都能看到野花的身影,各种花色铺在山间,多了几丝野趣。站在山顶上,对面雄伟的南津关与我们隔江相望。17日上午,牛扎坪村网格员闫琼临时当起向导,带着我们一起探寻数百年前响当当的私盐坡。

m_09-12-0520TR彩_8

私盐坡的石头台阶印证着昔日的喧嚣与热闹。

m_09-12-0520TR彩_7

m_09-12-0520TR彩_6

私盐坡荒草丛生,前方就是陡峭的悬崖和碧绿的峡江。晚清时江津文化人李继沅实地绘制的峡江纤路图,图上方就是私盐坡,与南津关隔江相望。(该图片由魏祖培提供)

私盐坡的由来,跟人们对美食的追求分不开

野草疯长的季节,很多小路如同历史故事一样,慢慢被湮没,直至消失踪迹。

阳光贼毒,晒得人全身发疼,幸亏这里植被非常多,走几步就有树荫。从牛扎坪村委会往前走300米左右,路口处右拐往前走上1公里多,就是牛扎坪村四组。

这里是一处峡谷。

闫琼说,这里小地名叫关庙埫,老辈人说曾经在靠西的山上有处关帝庙,但是在“破四旧”的时候被人毁掉,关庙埫的说法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两侧山麓都住着人家,中间是一段狭长的坡地直通长江边,这里被称为私盐坡。

显然,私盐坡的名气比关庙埫更大,因为被叫了数百年,这些年间无论是官方材料,还是民间传说,这里都跟清朝私盐运输有着密切的关系。

清朝初期,国家盐业专卖制度承袭自明后期的专商世袭卖引法,被称为“纲引”。按照纲引制度,湖北绝大部分地区都是淮盐引岸。所谓淮盐就是海盐,因其产地被淮河穿过而得名;而川盐来自于四川,为井盐。

宜昌市十六中退休老师魏祖培曾研究过宜昌的盐法,他说相传清朝康熙年间为平三藩、收复台湾,筹集东南驻军军费,故将以前属于川盐地面的湖北等地划为淮盐地面,由此也开始“禁川入楚”的时代。

《川盐纪要》称:“鄂省人民因川盐质美,优于淮盐,人皆喜食”。此外,淮盐产区距离湖北远,运输时需沿江逆流而行千里,加上沿途官吏层层盘剥,其成本相当高。《湖北通志·盐法》记载:“川盐成本极轻,每斤仅售一二十文已有赢余,淮盐路远运艰,每斤售五六十文方有沾润,贵贱悬殊,此私所以愈充,淮引所以难销也”。

然而,违背市场规律的封堵终究不会长久,吃惯了川盐的宜昌人乃至湖北人,对淮盐并不感冒,于是有人开始贩卖私盐,宜昌因为接壤四川,更是四川私盐上岸的必经之地。

魏祖培说,康熙中年,宜昌府为了封堵走私川盐从香溪河进入宜昌境地,在西陵峡香溪河下游的黑岩子首设盐关,又名川卡,派兵驻守禁止川盐入鄂。雍正五年,宜昌府发现松门溪有走私盐船频频出现,将盐关移至松门溪下游的平善坝,将运送私盐的松门溪口岸封住。

为此,盐背子另寻路径,至三百峰后转向淹水垴谷地,经覃家花园北上,进入私盐坡直达江岸装船待运。一时间,私盐坡成为盐商走私的路径、港埠和码头,私盐坡的名字也因此被叫响。点军区文体新局干部杨煜说,就当时而言,川盐品质更好,是烹饪美食的必备良品,也只有大户人家才吃得起,“可以说私盐坡的由来跟人们对美食的追求是分不开的。”

官盐价格太高,私盐坡成为偷运私盐的集散地

在网络搜索引擎上,私盐坡还有个名字叫“施盐坡”。

闫琼说,这里曾因为避讳“私”字,一度改成为“施盐坡”,但是为了尊重历史和当地习俗,在2015年点军地名普查时,名字又被改回为“私盐坡”。

地名普查时,闫琼跟随点军区相关人员走访了当地村民,附近的村民反映从祖辈传下来的说法,这里就叫“私盐坡”。

听说我们来探访私盐坡,当地居民说,上世纪80年代以前,坡下还有田地,大家经常要走这条路。葛洲坝修建后,田地被淹没,逐渐就很少有人走了。

由于人迹罕至,荒草逐渐把路掩盖,一起被掩盖的还有曾经的热闹和喧嚣。魏祖培说,太平天国时期的“川盐济楚”,私盐坡一带非常繁华。而抗日战争时期的“川盐济楚”,私盐坡的居民还在私盐坡靠运盐来换取报酬。

咸丰二年(1852年),太平天国义军攻打武昌城,中断了淮盐西运的运输线。清政府被迫解除“川盐入境以私论”的禁令;同时规定:川盐出峡,直接运抵宜昌城,缴纳盐税换船过载,不准四川盐船直接驶越过境。

魏祖培说,翻阅史料发现,当年有6273艘四川帆船运盐抵宜。紫云宫河岸、西坝江河两岸至二马路,沿江十六个码头,帆樯如林,贾船客舫延绵数里,船户船民万人以上。私盐坡一带从当年一个运输私盐的临时停靠地点,慢慢成为众多运私盐商船汇聚的码头,为川盐进入湖北、湖南等地提供了便利。因为官方运输的川盐价格高达400斤10两银子,而私盐价格低些,市场更大,加之当时处于战乱状态,私盐运输十分猖獗,这种情况直到时任湖广总督杨霈以及后来的湖北巡抚杨林翼进行盐政改革后,才慢慢得到遏制。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因东南沿海一带相继沦陷,海盐生产受到破坏,运输受阻。湖南、湖北等省海盐销区民苦淡食,迫需靠川盐济销。国民政府财政部于1938年3月明令川盐增产,供应川、康、滇、黔、湘、鄂、陕各省达7000多万人口军需民食的重任。

对于抗日战争时期运盐的场面,牛扎坪当地很多村民的长辈都参与过。住在私盐坡边的牛扎坪村四组组长刘华兴说,这里十多户人家中,往上一辈的老人们都参加过抗战时期的运盐,他的父亲也参加过。

村民王金山、袁贤寿说,小时候曾听家里祖父和父亲讲过从私盐坡下的江边背盐上岸的事情,最高峰的时候,坡下码头处背盐的人有100多人,他们用马叉等装备,将一包100斤重的川盐从江边背到100多米高的坡上,然后再背到紫阳等地,最后在江南被运往湖南等地。

●总策划:柯冬林 贺少雄 谭华伟 熊文礼

●策 划:郭孝洪 方龄皖

●撰 文:聂 烽

●摄 影:王康明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