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晚报重磅 > 正文

短信悄然隐退 微信拜年时兴

核心提示: 无论是以前群发短信还是如今群发微信,很多都是同质化的表达,形成了一种“仪式化”。造成内容的空洞,进而带来情感上缺乏亲密感和归属感。

仪式化难免带来空洞感,见面送祝福或许才能真正感受到亲密感归属感

本报记者聂烽

年三十中午12时,杨雨家和两个姐姐家共计12人,在国贸大酒店4楼吃团年饭。觥筹交错,吉祥话充溢整个包间。

席间,杨雨拿出手机向大姐杨莉感叹:“今年到现在还没收到一条拜年短信!”席散,杨雨回到家中想自己编一条短信群发拜年,但是直到春晚开始都没有编出来,最终他放弃了短信拜年。

拜年短信少之又少

直到昨天上班,杨雨还在耿耿于怀。因为整个假期他只收到2条拜年短信:一条来自同事,另一条来自大学同学。

在办公室问了一圈后,杨雨终于放心了:8个被问到的同事中,只有1个收到拜年短信超过10条,这位同事还是单位的中层领导。

在交流时,杨雨和同事们普遍感到今年拜年短信数量“断崖式下跌”。他专门查阅了往年春节时的自己收到的拜年短信:去年128条,2014年189条,2013年以前都是超过200条。

在记者采访的数十位市民以及在20多个QQ群、微信群聊内得到的反馈,超过8成受访对象表示今年拜年短信不超过20条,有近1成的受访对象表示一条拜年短信都没收到。

杨雨这几年来收到的拜年短信数据,跟工信部历年来公布的春节假期全国短信数量的曲线图十分吻合。

春节短信在2013年达到311.7亿条的峰值之后开始下滑。2014年春节期间,全国手机短信发送量累计达182.1亿条,同期降幅超过40%;除夕当日发送110.4亿条,同期下降了8%。2015年多了20亿条,但除夕当日发送量仅82.87亿条,同比下降25%。2016年139.6亿条,仅为2015年的三分之二;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累计733.9亿分钟,同比下降4.5%;除夕当日短信发送量47.5亿条,下降幅度超过40%。

微信接棒网络拜年

鸡年首个工作日,春节期间抢了多少微信红包,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从事办公耗材销售的许勇介绍,他的大部分社交关系已从手机短信转移到微信中,微信拜年及微信红包取代了往年拜年短信。

许勇说,去年春节他还发了几十条短信,今年一条也没有发。在他看来,微信拜年比短信拜年更加方便,可以用图片、表情拼接一条图文并茂的消息,还可以语音拜年以及视频通话拜年,“红包多是8.88或6.66元,抢到的人也能乐呵一下。”

在宜昌一个彩民群内,网友“红影依旧”说:“过年手机短信没有,但是微信拜年的多。”群内,只有6人收到10条以上拜年短信,但23个人表示收到“数不清”的微信拜年。群主邓俊说,他除夕收到4条拜年短信,微信拜年数不清,而且微信拜年他非常用心在看,“凡是单独称呼了我的、自己编写的,我都回了红包;凡是抄袭的和雷同的,都不惹!”

微信拜年和微信红包拜年俨然已经取代了短信拜年的“江湖地位”。今年大年初一,微信公布的数据显示:除夕当日微信共收发红包142亿个,最高峰的除夕夜24时,每秒收发红包达76万个,整个春节假期为460亿个。

与此同时,微信表情和音视频通话功能成了用户表达新春祝福、分享新年喜悦最便捷的工具。除夕至初五,微信用户共发送160亿次表情,“鸡年大吉”的表情也成为春节期间最火的表情。除夕和大年初一两天,微信用户音视频通话时长达21亿分钟。

微信取代了短信成为拜年利器,让短信发送量下降,同时也让网络流量不断攀升。2014年春节假期全国手机用户消耗了3674.6万 G流量,2015年为4937.6万G,2016年为12780.3万 G,每个用户平 均使 用135.7M,比平日流量高出50%。

与其仪式化不如走心交流

孝感人王文斌告诉记者,在他家族的群聊里,同宗的六伯发了一条拜年微信,前缀居然有一个“田燕”的名字。“他肯定没仔细看,名字也没改就复制发了出来。”王文斌说,“最后我的父亲说了出来,还让六伯给我们发红包‘赔罪’!”

宜昌市心理学会常务理事、三峡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老师李红梅认为,无论是以前群发短信还是如今群发微信,很多都是同质化的表达,进而跟春节这个节日一样,形成了一种“仪式化”。仪式化就会造成内容的空洞,进而带来情感上缺乏亲密感和归属感。最终类似的东西就跟以前群发的短信一样,成为一个负担和累赘。于是才有了《群发的我不回》这首打动无数人心的歌曲出现。

李红梅表示,在传统节日表达情意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习俗,在以前社会不发达的时候就有了“家书抵万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说法,也才有了“承欢膝下”的美好愿景,实际上就是内心寻找亲密感和归属感的一种表现。春节等传统节日也是几千年来形成的仪式化的节日,长期固定之后成为人们的一种情结。每到这个时候人们就会不自觉地去寻找亲密感和归属感。人们在无法团聚的情况下,寻找亲密感和归属感的过程就会通过最新的手段来表达,将思念通过这些手段表达出来。因此短信刚出来的时候铺天盖地收发,更好的手段微信等社交软件出来后“战场”就再次转移。

李红梅说,人们在表达情感时,可能语言达不到自己内心期待的程度,因此当一条好的拜年短信或拜年微信出现后,很多人就不自觉地想用来表达思念,“但是此类方式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个体对于感情的需求。当人们无法在这条同质化的消息中找到亲密感和归属感,最终就会放弃这种语言。”她认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上门拜年或在上班后的工作接触中表达新春祝福,就是对感情的亲密感和归属感的一种延伸,“与其变成仪式化,不如走心地交流。上门拜年的多了,在某种程度上就更能满足内心的感情需求。”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