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春来胭脂坝

核心提示: 这是宜昌城区一个狭长的江心岛,将这个江段分为内、外河。面向北岸,对面高楼林立,转个身,这边是渔夫田野,展示这座城市A面和B面。

一座岛,一个世界

记者杨彩虹 摄影王康明

人类文明发源于大河流域,依水而居,逐水而生。人类对陆地则更为熟悉和亲近。而岛屿,是介乎两者的特殊形态。按照定义,散布在海洋、河流或湖泊中的四面环水、高潮时高于水面、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叫岛屿。

有关岛屿,最初的印象,来源于《鲁滨逊漂流记》,一个人,一座杳无人烟的孤岛,寻找一切生的契机,再到后来,看过各种荒岛求生的电影。岛屿,似乎和神秘并存。

前两年,曾去过枝江百里洲,这个号称“万里长江第一洲”的狭长岛屿,乘船进出,岛上的村民,怡然自得,江水环绕,炊烟袅袅,犹如世外桃源。

城区也有一座江心岛,胭脂坝,是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早已成为这座城市的公共记忆。从养育落脚至此的渔民,到如今踏青郊游的游客,人来人往,水涨水退,这座小岛很热闹,也很接地气。

m_1-8-0225SJ彩_4

春天的胭脂坝,有如一幅水墨山水画。记者王康明 摄

这是宜昌城区一个狭长的江心岛,将这个江段分为内、外河。面向北岸,对面高楼林立,转个身,这边是渔夫田野,展示这座城市A面和B面。

每年10月到次年3月,胭脂坝会露出全部“面容”,4000多亩地的沙洲上,有大片的芦苇,有徘徊的鱼鹰,有撒欢的野兔,当然,还有郊游踏青的游客。

m_4-05-0225TR_6

▲清晨,轻烟薄雾里的胭脂坝,渔舟点点,美轮美奂,宛如一首田园诗。   

假如追溯起来,早在几百年前,这个江心小岛曾有人“安营扎寨”地生活。这个美丽的江心岛,曾有过很多好听的名字,比如晒网坝、鱼鳞洲、烟收坝、淹洲坝、胭脂坝等等,和五陇山毗邻相望,形成“五陇烟收”的景致,被列为宜昌“东湖八景”之一。

清顺治年间彝陵州府就设在坝上,小岛犹如集镇

2月21日,伴着阴冷小雨,我们穿过夷陵长江大桥,很快就见到了胭脂坝。靠坝尾的路边,原本有个斜坡下去,因为下雨,泥泞不堪,担心陷车,我们只能沿公路继续往前。

眼下还是枯水期,空荡荡的沙洲,宛如一个纺锤,横放在长江中间,“蛮像个梭子,所以也叫它梭子坝。”和我们同行的蔡大铭,住在点军艾家镇刘家河村,对这片再熟悉不过。

有关胭脂坝的位置,《东湖县志》上曾记载,“烟收坝,在县西南二十里,滨江南岸,土人讹呼胭脂坝”。和其他江心岛一样,胭脂坝由泥沙淤积而成,枯水季节该坝与江南岸边连在一起,丰水季,坝与江南岸边隔离开来,形成700余亩的孤岛。

雨中的胭脂坝格外冷清,偌大的小岛,没有一个人影,走到宜万铁路桥附近时,才看见几头悠闲踱步的黄牛。再往前,就到了东部的坝头。当汛期来临,大片面积逐渐被淹没,只有坝头这片不会淹,100多亩的沙洲始终露在江面上,如今已被村民开垦,种上了蔬菜。

前几年,宜万铁路大桥修建,横跨小岛,将胭脂坝划分为上段和下段,站在坝头,一眼难望到坝尾。桥墩附近,芦苇、疏花水柏枝生长正旺,成片的野生灌木,成了附近村民的天然放牛场。

“以前坝上还有州府衙门。”今年54岁的杨洪,在艾家镇政府工作20多年,儿时听老人讲,以前坝子上有村子,还挖到过石碑、石磨,便对胭脂坝来历变迁很好奇,前两年,曾专门走访当地老村民,采访搜集了不少资料。杨洪介绍,清顺治五年(1648年),满族入主中原,当时彝陵州府就曾设在坝上,小岛犹如集镇,很是热闹,直到1870年遭遇特大洪水才搬走。

除了熟悉的胭脂坝,这个美丽的江心岛还有四五个名字,比如晒网坝、鱼鳞洲、烟收坝、淹洲坝等等。其中,最有名的是烟收坝,和古“东湖八景”有关。

宜昌文史学者、市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罗洪波认为,“五陇烟收的点睛之笔,就在于胭脂坝。”清代《东湖县志》和《宜昌府志古迹》中记载,多雾的季节,毗邻江畔的五陇山和胭脂坝,笼罩在云雾中,当太阳出来,江面雾气渐向五陇山方向消散,江山顿晰,美轮美奂,故誉之“五陇烟收”。

罗洪波介绍,后来因为渔民在坝上生活,经常将渔网铺在坝上晾晒,于是江心岛又叫“晒网坝”;又因为坝居江中,汛期洪水涨落,沙滩被浪冲成重叠状态,仿佛一层层鱼鳞,所以又叫它“鱼鳞洲”;而胭脂坝则因河里胭脂鱼而得名。

每年罗兵都要到坝上扦插移栽,保证疏花水柏枝物种的延续

枯水季节的胭脂坝,岛上芦苇密布,灌木丛生,难得一见的美景吸引了不少游人。

其实,早在古代,这里就成为当时郊游的热门地之一,不仅有市井布衣踏春,还有不少文人墨客前来采风。《东湖县志》中就收录了七八首关于胭脂坝的诗词,比如明朝雷思霈的《泛舟至烟收洲冉家湖同王焦二道人》,“泛舟五陇外,停舟烟收涯,沙干浪痕细,湖静山影移”,记录了和友人在胭脂坝所见所闻。

从去年冬月开始,只要有空,张银就会开上越野车,到胭脂坝拉练一把,对他和他的车友来说,这是距离城区最近的“天然赛场”。

张银老家在枝江,2013年开始玩赛车,第一次到胭脂坝,就是跟着队友来拉练,当时江水刚退,闯过水坑,碾过颠簸的石滩,沿岛跑了一圈,一下子找到赛车的感觉。这两年,这里成了新手的训练场。前年,协会自己花钱,修整了下场地,在这个小岛上举办一场宜昌范围的越野车拉力赛,近百台车坝上轰鸣,场面很是壮观。

不过,轰鸣的赛车出现在沙滩上,也就是近两年的事,更多时候,这里是踏青和捡石头的游人。每年二三月,倘若天气晴好,野炊、采摘野菜、放风筝,是胭脂坝上最常见的项目。

狭长的鹅卵石滩,是对奇石爱好者的慷慨馈赠。在宜昌藏石界,江涛名声在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捡石头,胭脂坝对他来说如同乐园。江涛记得,上世纪90年代,胭脂坝曾兴起捡石潮,特殊的地理位置让胭脂坝成了沉积奇石的天然“聚宝盆”。这两年,好石头越来越少,捡的人也越来越少,只要有空闲,江涛还是习惯来这里转转。

和大多数人不同,市植研所的罗兵惦记的是岛上的植物。在这个狭长的岛上,有一种红茎绿叶的丛状灌木,大的近一人高,小的如禾苗,零星或成片分布在江滩上,因为不起眼,一般人并不会注意。

因为特殊环境,胭脂坝上,绿色植物屈指可数,除了铁路桥附近大片芦苇,夹杂着秋华柳、枸杞、蔷薇、枫杨等植物,最珍贵的就是这个小灌木。

罗兵介绍,灌木学名叫疏花水柏枝,属于落叶灌木,主要生长在长江岸边江水消涨带的沙滩上、石缝中,胭脂坝2000多亩野生种群,是目前现存两处野生群落自然繁育生长地之一。江心岛的浮沉,恰好符合它的生长环境,秋冬退水露出生长,夏季被水淹没休眠。

“疏花水柏枝属于极度濒危灭绝物种。”从2014年开始,罗兵和同事在胭脂坝剪枝条,回来扦插成活后,再移栽胭脂坝。2015年在岸边实验栽植后,2016年去时都让洪水冲跑了,不过数量不多,就几十株。上个周末,罗兵和同事开着皮卡车,直奔胭脂坝铁路桥附近,查看这些灌木长势,要赶在植树节前进行移栽,“要保证这个物种延续下去”。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