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地理 > 正文

草埠湖将建博物馆纪念知青曾经的芳华(2)

核心提示: 1958年上海知青参加草埠湖农场建设, 10名上海知青抵达草埠湖的第二年,站在一排茅草屋前合影

当年华逝去八旬老人心中仍留芳华

三峡晚报讯 记者丁薇 聂烽 文/图  20日上午10点多,在向导彭书亭的带领下,我们来到草埠湖镇农垦路115号的一幢民居前,83岁的蒋平正在停放一辆二八式永久牌自行车,他刚刚骑着这辆35年历史的自行车,奔波了10多公里,去草埠湖与枝江交界的地方看望一位老知青,因为来去匆忙,他脚上甚至还穿着一双拖鞋。

“跟我们当初来的时候一样,上海知青们只能继续抱团取暖,互相串门,互相关心,打发时间。”他操着一口草埠湖方言,但是个别吐字发音还是能听出上海话的口音,“60年过去了,我们这批上海知青留在草埠湖的也没剩几个了,所以我要趁自己还跑得动,经常去看看。”

1958年沮漳河决堤,很多知青的行李都被洪水冲走了

蒋平是家中的独子,当时在上海美术设计公司工作。“几个比我小的朋友都报名了,我出于哥们义气,当即决定跟着一起去插队。”蒋平至今还记得出发那天是1958年5月14日,“5月13日那天我在家收拾行李,爹妈问我干嘛,我说要出门一趟,他们问我去哪,我就说我成年了,自己的事可以自己做主,于是第二天就跟着大家一起上了‘江明号’。”

船走了两天两夜才到武汉,在船上465名上海知青有说有笑,载歌载舞,个个充满了要在农村广阔天地大干一番作为的豪情。船在武汉的码头靠岸,湖北农垦局又安排了一艘小客轮转运,只是上海知青人数太多,船差点侧翻,最后才增加了一艘船转运。

在枝江江口,465名知青下船步行去草埠湖。残酷的现实让上海知青们炙热的心开始变冷,特别是穿着皮鞋的女知青们,泥泞不堪的道路让她们几乎无法下脚。“我们男知青就把她们的行李拿来背着,好在那天草埠湖农场有运粮的马车队在附近,很快她们都坐上了马车。”蒋平说。

到草埠湖时,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荡以及茅草屋,让知青们彻底缓不过气来。很多女知青穿着裙子下地,劝都劝不住,晚上收工后,身上全是红斑点,奇痒无比。

不过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1958年7月18日,沮漳河孙家场河段决堤一百多米,草埠湖浊浪滔天。“好多人都爬在树上等待救援,我们在二分厂郑湖大队的上海知青更幸运一点,前一年下放到农场的华中师范学院的老师带着我们逃到了高处。”吴琳娣说,“虽然死里逃生,但从家里带的用具全部冲走了,后来到了农场总部发电报,让家里再寄东西过来。”

关于这场洪水,草埠湖当地有记载:当天,长航局由宜昌开往岳阳的两艘客轮退票停航,开往草埠湖灾区救人,从沙市还调来了2000多只小木船,这次大水共淹死6人,还有4人感染血吸虫病死了。场方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从1955年到1968年的13年间,共发生洪水破堤11次。

因为有唱歌跳舞的特长,知青们参加文工团羡煞旁人

到了草埠湖,从来没干过农活的上海知青们在各个分厂生产队的老师傅的帮助下,慢慢完成了上海知识青年到农场知青的转变,学会了干农活,甚至还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最开始几个月,我们割草时必须穿皮鞋,因为使用的镰刀刀尖锋利,布鞋和解放鞋一戳就破,只有皮鞋鞋尖才不会被戳破。”蒋平说,“后来彻底熟练了,才没有再穿皮鞋了,毕竟每个人就那么一双皮鞋,还是十分珍惜的。”

对起初干农活时的不适深有体会的,还有夷陵区副县级退休干部欧阳运森,他1968年从当时的湖北大学(现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当年底跟华中师范学院等高校的毕业生一起去宜昌县插队,他被分在了分乡区上洋公社红星大队。“在那里劳动就是要经常背着猪粪上山,最开始的时候找不到情况,粪水从背篓里流出来淌进脖子里。”他回忆说,“后来还是跟当地老百姓学的,把一块布隔在脖子那儿,才好多了。”“我们上海来的知青会唱歌、会跳舞,经常排演节目,大家还因此成立了草埠湖文工队,当时去山上砍树,我们文工队就在一边表演节目,给大家鼓劲。”蒋平回忆说,“后来当阳县听说了,也成立了文工团,主要班底就是我们草埠湖文工队的人,有特长的人也因此受益,因为参加文工团需要到各地表演,可以不用劳动。”

欧阳运森对于文工团更是记忆深刻。他因为会拉二胡,被抽调到宜昌县文工团。“修焦枝铁路时,我就在宜昌县好几个工地表演过,从1969年下半年到1970年离开知青点,我基本就没再劳动过了。”他笑着说,“当时很多同学都羡慕我。”

除了参加文工团外,还有人因为参加篮球队获得了工作调动。“草埠湖农场当时被称为宜昌地区的‘篮球之乡’,很多上海知青篮球打得好,到处参加比赛。”正在整理收集上海知青资料的彭书亭说,“我收集语音资料时,就有老知青说有人因为在宜昌地区的篮球比赛中表现突出,被调到地区一个单位里,大家羡慕得不得了。”

上海知青很少找外地知青,基本都是跟同乡恋爱结婚

远离故乡独自生存,上海知青们都以生产队为单位住在一起,很多人把粮票集中在一起,过上集体生活,直到结婚后才分开。“刚来时,大家很少有谈恋爱的,即便有少数谈恋爱的,也是偷偷摸摸,唯恐被人发现。”蒋平回忆说,“实际上农场是鼓励知青早恋爱、早结婚的,只是起初两年恋爱结婚的少。”直到第三年时,恋爱结婚的才多了起来。

77岁的吴琳娣的老伴就是上海知青,当时是在农场总部商店负责农资看管的。“不过上海知青很少找外地知青的,基本都是跟上海知青恋爱结婚。”蒋平说。

因为结婚,思乡之情才有所消减。蒋平远在上海的干爹在烟厂工作,经常把烟厂的次品淘汰烟打包带回家给蒋平留着,自从蒋平第一次从上海探亲归来带了一蛇皮袋的香烟,农场的干部就格外“关注”他,每年都会找机会,让蒋平回上海“探亲”。

从草埠湖去河溶,搭班车去武汉,再乘船顺江而下到上海。每次归来时,蒋平就带着两蛇皮袋香烟回来,此外还有受人之托带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等。

跟蒋平这些上海知青不同,同样在当阳知青点插队的朱路每两个月回宜昌城区的家一次。今年62岁的她,因为喜欢组织户外活动,是圈子里有名的“小朱姐姐”,她在17岁那年从市十六中初中毕业后去玉泉寺林场插队,后来被分到了当阳史店的知青点。

在知青点,因为有办黑板报的特长,加之年龄较小、性格开朗,生产队的领导对她特别关照,得到的口粮都比别人多,她每两个月都能存下近60斤米,然后她就会背着米和5分钱一个收来的鸡蛋回家,贴补家用。“妈妈还经常拿我背回来的粮食接济街坊邻居,我听说后特别自豪。”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