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报道 > 读吧 > 正文

母亲的手擀饼

罗  超

母亲知道我喜欢吃手擀饼,早早行动起来,和了一盆面,等待儿子快点回来,亲手烙出自己爱吃的饼子。

作为一名铁路民警,越是节假日,越是繁忙。这不,刚刚带着一身的风尘,下班回家,来不及洗漱,换身衣服,带上月饼,追赶着动车,回到父母身边。

父母是一对年过和将近七旬的老人,不能吃太甜的食物。所以,我提前来到超市,购买了凤梨、草莓、苹果、五仁口味的月饼,希望父母能吃得可口。

看到儿子“十一”国庆节这天,能风尘仆仆赶回来,自然喜在眉梢,乐在心头。

我取出凤梨月饼,一人一个,先吃为快,为大后天即将到来的中秋节打个前战。

父母吃得很开心,甜在嘴里,醉在心头,连连夸口:“好,好,味道甜淡咸宜,吃得正好!”

吃好月饼,我和父母顿时忙碌起来,开始了母亲手擀饼的制作。

母亲把事先醒好的面团揪出一块,放在撒有面粉的案板上,进行二次加工。

经过反复多次的上下按压,面团渐渐圆润光滑,有了弹韧性。母亲取来擀面杖,把面团碾压推开,不时转动,使得面团瞬间变成了一个圆饼。

紧接着,母亲浇上一汤匙调和油,撩起面皮,逐渐把油展开抹匀,随手撒上黑芝麻。

接下来,母亲把摊开的面皮分别从里外两边卷动起来,各至一半,在中央汇合。然后,母亲又从左右两端把细条状面卷,同时向中间卷动起来,也在中央汇合,再次形成一个面团。母亲又是一阵按压,转动,很快压出一个厚厚的圆饼。

这时,母亲拿起擀面杖,手握两端,边碾边转,不大会工夫,薄厚均匀,不大不小,浑圆的面皮完工了。

我也没闲着,早早把电饼铛准备好,插上电,涂上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母亲把面皮结结实实放在电饼铛上,我随即盖上,上下两面电热板同时加热,那叫一个快。

只听得电饼铛内“噗噗噗”的声音,想必面皮正在经受着高温洗礼,穿透体腔,不停低沉地呐喊“热啊,热啊!”

大概一分钟左右样子,上面加热板指示灯熄灭了,升腾着热气。看来,面皮一面烤得差不多了,需要翻身了。

我掀开盖子,面皮微黄,带有斑驳白面痕迹。我伸出两手,迅速抓住半熟面饼,操起,翻身,盖上,动作麻利极了。

“妈,你看我现在翻饼快吧?”我打趣母亲道。

“必须的,不然手烫得多疼啊!”母亲也直言不讳。

我和父母三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不到一分钟,指示灯二次熄灭,一缕缕白烟,一股股清香,馋得口水都要出来了,只听得锅内浑厚间断噼噼啪啪闷响。

我二次起盖。哇!金黄的饼子呈现在眼前,油香裹挟着面香,扑鼻而来,让人急不可耐。

我喜欢吃焦脆点的。于是,又翻身一次。等出锅时,帅呆了。一块溜圆平整,色相养眼的饼子等待我和父母享用。

母亲双手快速提起,放在案板上,数刀下去,黄金饼被分割成八块,放在铁质筲箕内。

与此同时,我给电饼铛涂了油,第二块面皮上锅了。

趁着这会儿工夫,赶紧品尝刚出锅的饼子。我端起筲箕,先让父母各拿一块,随后我挑选一块最焦的,直接送入口中。

嗯,外脆里稣,轻轻一咬,掉下一块,马上咀嚼,脆响,油香,面香,芝麻香,沁入心脾,迅速扩散至全身每一个细胞,那叫一个酸爽。

由于上次回家带得太少,电话父母后悔了,受到了父母训斥,说我不听话。这次,多半冲着母亲的手擀饼回来的。母亲索性和了两盆面,烙了一大筲箕饼,恨不得全让我带回家。

饼子烙完了,父亲饭菜也做好了。餐桌上,我和父母都食欲不振,大家早让饼子给吃饱了,再香的鱼肉竟然食之无味了。

由于次日工作原因,下午必须赶回。我赶紧取来理发工具,分别给父母理发修面,直至父母满意。

此时,小雨淅沥。父母早早把饼子给我装好,送我出发。

看着父母一脸的堆笑,眼里却藏有万分的不舍。再次祝福二老国庆中秋快乐,不敢回头,背着母亲的手擀饼,跨上班车,踏上归途。

此刻,肩上沉甸甸,心里却是暖暖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