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报道 > 读吧 > 正文

记音乐

肖  荣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古人如是看音乐之事,将其作为人心之动态所由,因而儒家正道之中,在声而未成文的年代里,将乐之规章礼法视为人教之本,礼乐礼乐,乐由中出,礼自外作,礼崩乐坏而世衰时乱。故而有“治世之音安以乐,乱世之音怨以怒,亡国之音哀以思”的呼声。

时移世易,伯牙子期高山流水以乐相识而成知音,嵇康广陵一曲余音不散百年,歌舞升平,穷途陌路,总有许多情难诉志难抒。发愤著书是为一法,然而言有尽而意无穷,更多难以言表之情之辞,只有那悠悠扬扬,跌宕恣肆,风流婉转之韵方能得以慰藉。

于是,音乐离开了政治,不分正邪,无谓对错,犹离是非,浩浩汤汤,携情与思,出入亭台酒肆楼阁花榭,人情笑泪,世间八苦皆在那叹咏韵调中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说起情,我到时而反观自己,觉得人之情甚是有趣,欢快时阴雨天也是晴朗的,抑制不住的喜愈发渴望喷薄而四散,希望有另一个同你一样快乐的心分享这喜;忧伤时即便芬芳遍地朗朗晴空心里仍是沉重阴冷,排解不开的愁愈发愿意呆在某个更加苦寒之地,希求与世界隔离,独与形影相吊。

在音乐上也是如此,愈是奋发踌躇满志,愈是对激昂高蹈之调情有独钟,愈是坎坷不平孤单,愈是对那些凄惨抑郁绵长之音久不释手。

然毕竟年岁尚浅,历练不够,人情世故皆不通,只懂感眼前之境伤目前之情,反而易于多愁善感,颇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幼稚气,偶有不如意,总顾影自怜。尤其青春萌动情爱初生的时候,爱而不得,由是生嗔生怨生恨,与人说不出,文字诉不出,于是听到每一种旋律皆能勾起伤心事,轻快之调似嘲弄,壮阔之音似棒喝,平淡旋律也仿佛染上了悲壮,非音动,乃闻之者情生而已。事过情迁再来琢磨,倒也平添一番趣味。

在诸种音乐之中,古典乐又是一列特殊的存在,庄严肃穆,愉悦喜庆,风格多样。我与古典乐的缘分始于某个失眠之夜,缘由早忘了,只记得在学校寝室里,心情烦躁,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深夜里室友都已熟睡,偶有微鼾,唯我双目无神无所适从。

有时候越是急切想要做某事越是最难达成所愿,我索性下床拿起手机到走廊吹吹风,带上耳机按了随意播放键,等到几首嘈杂的乐音放完我已经没有了听歌的闲趣,准备摘下耳机的时候,几个音符突然就跳到我的耳朵里,手一顿,我决定听完这首。音调一直很舒缓,听起来不费劲,几个重复的音节很简单,钢琴声干净澄澈。

试着想象这样的情形,夜里的校园无比寂静,没有月光,黑色笼罩的天空和土地,楼房,甚至花草树木都是沉默的模样,我在走廊的尽头,一个人,陪着我的只有耳中这些缓慢吐出的音符,周围似乎比刚刚更安静了。

后来我知道那天我听到的曲子是肖邦著名的夜曲第二首,除了他的名字我并不了解他的一切,但是听完他的曲子,却没来由的喜欢上这个人,我想他一定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所以才能作出感动人的声音。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间万物不离其心,三千业障皆起于一念之欲。音乐是其心,也是万物,是人之欲,也是欲之释放,欲壑难填,更难释放。

我想创造音乐的人定在造字的仓颉之前。因为人生来就是群居动物,人生来就是孤单的个体,沧海桑田,不变的是随影而行且挥之不去的孤单,即使身处闹市,那份孤单也难以消解,因而只有音乐可以拯救人,唯有音乐。

它不是简单的音符堆砌,它是一种回音,是感情的回应。这回应或者说就是人和自己对话的声音。只有当我与音乐独处之时,我才能清楚的回忆起已逝生命中的点滴,知我获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知我想要什么,又应当舍弃什么。

所以我一直相信,音乐不是消遣也非玩物,刨除一切私欲之外,音乐只与真情实感相关联,因物而情动,由一人之心付诸乐,众人感之,形式虽虚旷,终究还是在于一个真实。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