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生110 三峡地理 丽人 红娘 汽车 美食 房产 校园 图片 网友报道 数字报
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讲述 > 正文

跨越血缘养父母用爱将我包围

三峡晚报讯 核心提示:32年前,刚刚出生的我被重男轻女的亲生父母抛弃。32年来,善良的养父母让我体会到人间最无私的爱。

身世堪怜,刚出生便被父母抛弃

1985年冬天,我出生在湖北恩施大山深处一户农家,由于前面已经有两个姐姐,刚出生第二天,我就被一心想要儿子的父母送人。

养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家里并不宽裕,还有两个儿子正在上学,可他们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哥哥们对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妹妹也很喜欢,每天都争着抱我哄我玩。为了把我养大,养父母省吃俭用省下钱来给我买奶粉。为了让我吃饱,两个正在长身体的哥哥想吃顿肉都成了奢望,“妹妹还小,没有奶吃她会饿死的,你们大了,吃洋芋南瓜更养人。”母亲总是这样安慰哥哥们。

小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抱来的孩子,因为父母对我们兄妹三人给予了同样的关爱,因为我最小,反而是最受宠的,吃穿方面比哥哥还要好些。直到上初中时,外公才告诉我我的身世。

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老实憨厚的农民,他总是默默付出,表达着无言的父爱。记得有天半夜,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已经开始长牙齿的我把奶嘴咬坏了,吃不到奶,急得哇哇直哭。父亲为了不让我饿肚子,冒着零下四五度的严寒,步行七八十里山路,赶到镇上为我买奶瓶。当他看到我安静地吮吸着牛奶时,开心地笑了,全然不顾自己脚上磨出的血泡。

高中时住校,我常常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每次离家返校,父亲都把我送上车,直到目送我离开。为了让我在学校少吃点苦,父亲经常步行几十里山路给我送好吃的,只为省下几块钱的车费。临近高考,老师要我们回家准备一些考试费用和生活费。父亲听说后当晚就把家里仅剩的一千斤玉米粒扛到街上去卖了。第二天早上,当父亲把一沓带着体温的钱交到我手里时,看着父亲布满老茧的双手和驼着的背影,我的眼泪止不住滚了下来。

幸遇好人,养父母给了我无私的爱

养母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朴实、勤俭。虽然父母都没什么文化,但他们千方百计供我们兄妹三人上学,“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想要今后不种田,只有多读书。”相比村里其他同龄人初中都没读完就出门打工,我和哥哥都读到高中毕业。为此,我们家种了比别人家更多的农田,父母自然也比别人更加劳累。那时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种植烤烟,烤烟收获后,全靠人力扛回家。一百斤的担子,瘦弱的母亲每天要扛十几担,长年的负重压弯了母亲的腰。

或许是因为没有吃上母乳,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母亲总是为我的身体操心。只要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总是先让给我,两个哥哥常常问母亲,到底谁才是她亲生的。

我小时候性格懦弱,在学校经常受到同学欺负,每每这时,我总是跑回家向母亲哭诉。此时,母亲总是放下手中繁忙的农活陪我去学校,找老师反映问题,找同学讲道理,给我鼓励和关怀,让大家知道我是个有妈妈保护的孩子。记得有一次上学途中,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为了不让我淋湿受冻,母亲脱下衣服把我包裹得严严实实,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后来发起高烧住进了医院。

1998年,两个哥哥正在高考阶段,我刚好上初中,母亲的身体由于劳累过度,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为了省钱供我们三兄妹读书,她只是吃些简单的药物,继续辛苦劳作。后来病情加重,母亲仍不听我们劝阻,不肯放下农活。到最后走路都困难,她就隔一两天打一次止痛针,跪在田里干活。我们都劝她不要这么拼命,可要强的母亲依然故我。

母亲这一病就是好几年,到我高中毕业后竟彻底瘫痪在床。后来我们三兄妹陆续成家,经济条件有所好转后,带着母亲走遍各个医院求医问药。可所有的医生都遗憾地告诉我们,因为母亲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再也站不起来了。母亲在那一瞬间绝望了,伤心地痛哭起来。看到母亲的眼泪,我的心在滴血,悔恨万分,恨自己无能,没有早点带母亲治病。

后悔万分,子欲养而亲不待

2009年,我认识了老公嫁到宜昌,离家更远了。为了帮助我们创业,母亲拿出了全部积蓄资助我们,自己却舍不得花钱治病。那几年,我又生了孩子,工作的事儿家庭的事儿忙得不可开交,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电话成了我对家对母亲的思念。每隔两天,母亲的电话总会响起,工作顺不顺利、老公对我好不好、孩子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想家,都是她关心的话题。而我每每受了委屈或者遇到了开心的事,首先想要倾诉的人总是母亲。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总说自己身体还好时,我竟不知这居然是她善意的谎言。

最后几次回家见母亲都是在重症监护室,我一直拉着母亲的手,看着她全身插满管子,还有那微弱的心跳和呼吸仿佛是对生命的渴望和呼唤,见到我的那一刻,母亲的眼角流下了泪水。那时我真的后悔万分,后悔之前没有回家好好照顾她。

后来我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每天在医院不眠不休地照顾母亲。或者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母亲的病情有所缓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的一天早晨,我刚把女儿送到幼儿园门口,家里传来噩耗,说母亲不行了。我立即带着女儿赶往火车站,辗转一天,到家时已是晚上6点多。门口围满邻里乡亲,我顿感不妙,跌跌撞撞跑进屋里,听到的不是母亲的声音,看到的不是母亲的笑脸,只有一具冰冷的遗体躺在那里,眼角还残留着泪痕。我忍不住大声呼唤,“妈,您醒醒啊,您还没对女儿交代什么啊,怎么就这么走了呢!”记得您生前在电话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你们忙吧,有时间了就回来,不要挂念我和你爸。”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您虽然嘴里那么说,其实每天都盼望着儿女能回到身边。可现在,我回来了,却再也见不到您的笑脸,任由我怎么呼唤,亲爱的妈妈永远也回不来了。

经历了丧偶之痛,68岁的父亲头发全白了,背也比以前更驼了,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父亲不太会用语言表达情感,只是每天对着母亲的遗像发呆。

母亲去世已有两年,可每每忆起她慈爱的笑容、温馨的话语,我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虽然我不幸被亲生父母抛弃,可养父母对我的爱远胜亲生,我也一直在爱的包围下成长。妈妈,我想对你说:“您在天国好好安息,无需挂念女儿,我会好好孝顺爸爸,让他安享晚年。”

(文中主人公均使用化名)

欧阳慧

13886674681QQ:358547800

黄今

18671718896QQ:1138676

万双

13986753000QQ:94166936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