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 > 正文

新四军骑兵团击败300多日军仅用9分钟

有人说,只要天边扬起一阵黄沙,一眨眼,骑兵团就到跟前了。有人说,骑兵团是条龙,行动起来一二十里长,遇到敌人,龙尾一卷,就把敌人全部卷走。还有人说,那些马啊,都是神马,奔起来四个蹄子不沾地,还能在荷叶上飞跑哩!

1985年,我军由摩托化和机械化代替骡马化,骑兵只象征性保留了2个骑兵营和1个骑兵连,作为一个兵种不复存在。然而,在我军战史上,骑兵最盛时有12个师。抗日战争时期,骑兵就作为一个特殊的兵种,发挥了特殊的作用。

纵横驰骋淮北平原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

纵横驰骋淮北平原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

尴尬的首战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有一篇题为《人民解放军的骑兵部队》的文章,讲到抗战时期骑兵的一段共187个字,其中141个字都在介绍“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可见,师长彭雪枫亲自命名的这个“红色哥萨克”骑兵团,是全军名头最响的。

不过,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的组建和发展,竟源于两场败仗。

1941年4月,第4师在津浦路西遭国民党军2个师袭击,其中第11旅32团被马家军骑兵第8师围攻,损失惨重:伤亡失踪360余人,被俘200余人,几乎打光,而且抗大4分校的200多名学员也一个不剩。激战中,连师长彭雪枫也被敌逼近到百米之内,所幸他的坐骑“火车头”跑得快,方才脱险。

近距离战斗中,步兵对骑兵太吃亏了。骑兵疾驰如风,锋利的马刀或劈或刺,控制范围达数十米。步兵呢,腾挪不过三五步,出红缨枪不过四五米,即便是铁塔一般的彪形大汉,与敌骑兵照面,也往往一个回合就被劈倒在地。津浦路西这次惨败,让彭雪枫亲眼看到了骑兵的威力,决定组建自己的骑兵部队。

1941年8月1日,第4师终于有了自己的骑兵。骑兵团组建不久,就迎来初战——攻打盘踞在淮西一带的反共急先锋王光夏所部伪军。

团长兼政委黎同新大喊一声“杀啊”,带头跃马而出。大伙如箭出弦,争先恐后冲向敌军。伪军乃乌合之众,又是第一次看到新四军竟然有骑兵,不由惊慌失措,一边胡乱放枪,一边四散奔逃。眼看骑兵团的首战就要旗开得胜,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骑兵团先头部队与敌接战,后边的兄弟却没跟上来。原来,多数战马未经战阵,一听枪响,惊得四处乱跑。结果,威风凛凛的骑兵团阵形大乱。见此,敌军胆子大起来,又跑回阵地,还高喊抓活的。冲在前面的黎同新见后边的人马跟不上来,好不尴尬,只得掉转马头,边打边撤,花了1个多小时才收拢队伍。

周纯麟训练“红色哥萨克”

骑兵团这次虎头蛇尾的经历,充分暴露出经验不足、训练不足的问题。黎同新尽管在骑兵部队服役过,但因长期从事政治工作,对骑兵技术不够精通。彭雪枫还得找个专家来带骑兵团,他很快找到合适人选——周纯麟。

红军时期,周纯麟曾随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惨败于马家军,对敌军骑兵有着深刻印象。西路军失败后,他化名到新疆盛世才的骑兵部队干了几年,当过骑兵连长,几乎把骑兵的所有科目都学会了,还在比赛中拿过名次。这样的专业人才,正是彭雪枫急需的。

周纯麟很快发现骑兵团的问题太多了,捡要紧的说至少也有三条。第一,马不行,或者不善奔跑,只能驮载和拉车,或者未经训练和实战,一听枪响就朝树林里乱窜。第二,刀不行,数量不多、质量不高,用的是缴获的日军指挥刀和国民党军骑兵的短马刀,甚至步兵的鬼头刀(又宽又短)也拿来凑数。第三,配套不行,马鞍多是木鞍或驴鞍,有的干脆拿条破棉被绑在马背上,结果走不多远就连人带马摔到地上;马镫也是五花八门,有的甚至编个柳条代替;马缰同样乱七八糟,有的居然是麻绳,一用劲就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了支持周纯麟,彭雪枫在当时根据地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给骑兵团批了3万淮北币购置家当,这相当于全师半年的伙食费!不仅如此,彭雪枫还动员各单位领导把坐骑送到骑兵团,并带头把自己的白马“火车头”送了过去。

家底厚实了,接下来就是训练。周纯麟从实战需要出发,进行了多项创新。他设计打造出“雪枫刀”,比马家军骑兵使用的马刀还长10厘米,在交战中优势明显。他还特别规定了马刀的制作标准:“一刀劈下去,能把两块叠起来的钢板劈成四半,刀刃没有一点缺损和卷刃才算合格。”他还进行了马上射击的探索,制定出一套骑兵射击操典,使骑兵团不仅能够在马上打步枪,还能在马上打机枪甚至八八式小炮。这样一来,骑兵团战斗力倍增。

1942年夏,为保卫洪泽湖地区收成,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与日军骑兵部队正面干了一仗。当时,日军驻扎在一个村子里,彭雪枫特别指示:“一定要等敌人出村远点再打,这不仅可以发挥我长马刀的作用,还可以避免误伤群众。”一顿对砍下来,300多名日军被劈倒大半,80多人做了俘虏,其余心寒败退。而骑兵团完成这些事,只用了9分钟。

“轻骑兵”对决“枪骑兵”

说到骑兵,有两个较为专业的术语——“枪骑兵”与“轻骑兵”。

所谓“枪骑兵”,可以用8个字概括,那就是“乘马行军,下马作战”。换句话说,骑兵部队往往利用快速机动的优势到达指定位置,然后骑兵得下马作战,实际上又变成了步兵。而“轻骑兵”则不同,他们行军在马上,打仗也在马上。

两种骑兵各有优劣。“枪骑兵”的不足之处在于,战时,至少要分出三分之一的人去看马,一方面战斗人员大减,另一方面这些马匹是敌军攻击的软肋。“轻骑兵”没这毛病,但骑马进攻,目标太大,伤亡也大。

日军和国民党军基本选择了“枪骑兵”,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骑兵部队则没有统一。事实证明,战绩更突出并且坚持到抗战结束的,是“轻骑兵”。其中,南方的骑兵部队代表是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北方的代表则是八路军第129师骑兵团。

1942年4月29日下午,八路军第129师骑兵团在掩护冀南军区党政军机关突围时,与一伙鬼子骑兵狭路相逢。这队日本骑兵来自第4旅团26联队,编制950人,实际参战也有四五百人,旅团长小原一明官至少将。日军骑兵第4旅团可谓“历史悠久”,早在1901年就组建了,日俄战争中还击败过俄国的哥萨克骑兵。第129师骑兵团团长曾玉良的本事,正是从哥萨克那里学来的。换句话说,日军第4旅团打败过第129师骑兵团的师傅!

硬拼是下策,第129师骑兵团多半吃亏,只能智取。

面对劲敌,与周纯麟并称为“南周北曾”的第129师骑兵团团长曾玉良的办法是4个字——隐真示假。他让两个骑兵连摆出冲锋的阵形,又把其他两个骑兵连以及配合作战的第21团埋伏在侧后方,并下了一道重要命令:日军冲锋的时候,第一时间把子弹打光!

日军骑兵开始冲了,八路军骑兵竟呆立原地不动。日军指挥官有些狐疑,但也许更多是蔑视:我技术比你好,人又比你多,你怎么跟我玩啊,土八路就是土八路,冲击力大的一方会很占便宜居然都不知道。

日军还没冲到八路军骑兵跟前,枪声响了。鬼子骑兵饱餐了一顿弹雨,不仅倒下不少,队形也彻底乱了,气势也基本没了。

日军指挥官气急败坏,想起自己是“枪骑兵”,赶紧掉转马头,想回去下马当步兵,用枪炮对付八路军。这个骑兵联队除了每人配备枪弹,还有4门山炮,真要让他稳住阵脚,八路军还很难冲过去。

不过,曾玉良哪会给鬼子翻盘的机会。见己方枪炮发挥得差不多了,他迅速下令追杀。这回鬼子惨了:要对砍吧,没了速度、没了阵势、更没了士气,要回去架枪架炮吧,又来不及。最后,只能逃之夭夭。要不是骑兵团有掩护任务,这股鬼子骑兵估计一个也跑不了。鬼子骑兵的头目回去后,被日军第12军司令官土桥一次中将训得狗血淋头。

大败马家军

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组建之初,师长彭雪枫问了团长周纯麟这样一个问题:咱们的骑兵和新疆骑兵相比怎么样?周纯麟如实答道:“简直不能相比!”

1944年,国民党军抗战态度愈加消极,不去打日本人,而把枪口调转过来对准八路军和新四军。10月,国民党军第19集团军将新四军第4师围困在河南、安徽交界一带。骑兵团与“老冤家”青海骑兵第8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从“理论上”看,骑兵团似乎胜算不大。马家军骑兵组建多年,骑战纯熟,有心理优势,而且兵力有3个团,而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组建不过3年,只有1个团。

然而,马家军很快就惊讶地发现,对方已经不是“吴下阿蒙”。

马家军尽管剽悍,但他们的特长是借着马的冲劲挥刀砍劈。哪知,新四军骑兵团居然搞起了“非对称作战”,请对方吃枪弹,马家军哪里受得起。第一个回合,马家军就被撂倒不少,顿时气沮。当敌人还在惊愕无措时,骑兵团已经冲杀过来,并追击50多公里扩大战果。

除了会在马上射击,第4师骑兵团与马家军对砍也毫不吃亏。骑兵团的刀比马家军的刀至少长3寸,“一寸之差”就能决定胜负,何况是3寸。而且,骑兵团的刀更细,约一指宽,挥起来轻便,速度更快。“一长加一快”,岂有不胜之理?

结果,只有600余骑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最终灭掉了对方2000余骑,不能不说是奇迹!骑兵团不仅报了仇雪了耻,更创造了骑兵团击败骑兵师的范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