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新闻 > 抗战老兵 > 正文

杨本模:衡阳血战 在日寇炮火中突围

92岁的耄耋老人杨本模是宜昌一名抗战老兵,他的名字不为大多数人所知晓,但是,经历了人类战争史上残酷的一页,如今他可以坐在点军泉水村青山环绕的家门口和儿女聊着家常。4月17日,杨本模老人向记者讲述了那段艰苦的抗战岁月,战火的硝烟虽已经离他远去,但掩饰不住眼神中对兄弟、战友的那份想念之情。

0

杨本模老人展示军人证明书。本报记者朱敏 摄

入伍伊始 即上战场

我今年92岁了,虽然记忆力正在迅速衰退,余生的时日更是无几,但是回忆起70多年前我曾为之浴血战斗的抗日战争,好像还是昨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我想,我和其他为数不多的抗战老兵是那一段曾被湮没历史的最后见证人。

我是点军联棚乡人,16岁时父亲病逝,哥哥被国民党抓到外地,唯一的妹妹送给别人做了童养媳,两个弟弟一个被过继到长阳一户人家,另外一个据说被日军大炮轰炸身亡,不知所终,家里只剩下年幼的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那时候家里穷,我除了下地种田,还要找点挑担儿的活赚钱维持生计。民国33年的一天,我从长阳挑盐到三斗坪,半路上遇到国民党抓丁,我和另外一个年轻人被带到了湖南省石门县,国民党的军队就驻扎在那里。我去了以后,便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我还清楚地记得所在部队的番号是79军98师292团。我们每天要做的事,就是修碉堡挖战壕。

当年的4月28日,我们接到上级命令,赶赴湖南衡阳前线和日军作战。我们的连队驻守在一个山头,四周被日军团团包围,双方持续对峙,间或开火交战。连长将士兵分成几班,轮流站岗坚守阵地,2小时一换岗。有的岗哨就设在坟头上,一有风吹草动,我的心里就有些发毛,不过,再害怕我也不敢疏忽大意,只能硬挺,强行将内心的恐惧压下去。

战场上没地方休息,我们便临时搭建帐篷,或是将背包往身后一放,靠在上面睡。可是,由于人的精神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生怕一不留神就有炮弹飞来,又哪里睡得着?何况,我们也不敢睡得太沉,战友之间常常相互提醒,叫醒对方时还不能大声喊,只能用胳膊肘轻轻撞一下,免得惊动敌人,暴露了自己的方位。

缺水少粮 坚守阵地

除了睡不安稳,士兵们的食物供给也成了难题。刚开始,还有炊事班每天送来大米,有什么菜就吃什么,哪怕是野菜稀粥都觉得特别香,可惜量很少根本填不饱肚子。据说,有的部队管伙食的人偷偷将大米卖了换钱,这样粮食就更少了,好多新兵饿得发晕。

随着战事日紧,我方布防的阵地被日军封锁,食物运输线也随之中断,我们时常处于缺水断粮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每人一壶水管一天,大约只有两斤左右,我和战友必须省着点喝。口干了,不敢一次喝足,只好含一口水润润喉咙,坚持一会儿再喝一口。实在嗓子干得冒烟了,又找不到水,我们便喝牛尿解渴。虽然喝到嘴里又腥又臭,但对我们来说,却如降甘霖。

衡阳一役打了很久,我们始终冲不破日军的包围圈,吃不上饭又不能下火线,苦苦煎熬。当地的老百姓大多数逃难去了,只有少数跑不动的老人留在家中。到了六七月份的时候,谷子黄了,却没有人收割,我们就边打仗边将谷子割下来用锅炕干,然后用百姓家的磨子推成粉,蒸了做成米糊或者米粑粑。我们想尽办法弄吃的,因为当时只觉得生死未卜,吃完这顿还不知有没有下顿。

桂林血战 伤亡惨重

被困3个多月后,我们和外围部队用无线电通讯取得了联系,双方商定找一个敌人兵力最薄弱的地方,里应外合,两边同时开火进行猛攻,拼死打开一个缺口,因为如果让日本兵长期封锁下去,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突围的激战场面现在想起来还令人心有余悸,我只看见子弹横飞,身边血肉模糊,耳边炮火隆隆,即便受了伤也不能离开阵地,还要全神戒备看着前方。经过一番昏天黑地的苦战,我们冲出了一条血路,可是,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我军伤亡几千人,军长王甲本便在这一场战斗中牺牲。

衡阳作战结束后,我又随军队徒步走到广西桂林,迎接另一场激战。我们边打边走,在桂林打了一个多月。一到晚上,日军便打着探照灯照亮整个山头,不断施放枪弹,甚至放火烧山。我们隐蔽在战壕里,尽量不与敌军主力正面交火,但在一次异常激烈的遭遇战中,日军集中火力用机枪扫射,三连100多人最后只剩下16人,现场惨不忍睹。我所在的一连情况稍好,但也伤兵累累,命悬一线。

由于敌众我寡,兵力悬殊,我军无心恋战,从各连抽调兵力组成一个连死守桂林,其他人都退到四川。军队重新整编队伍,补充新丁,最后到西康(民国旧省)扎营。这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盛产大烟,部队专门负责销毁。我在那里呆了很多年,后来又参加解放战争,加入了解放军江汉军区独立旅。1953年,我转业回宜,第二年才成家生子。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可惜儿子养到3岁,便因病不幸夭折。现在陪在我身边的女儿,其实是堂兄过继给我的侄女。

回想起我的一生,忍不住要流泪。如果要把我记得的每一个弟兄殉国的经历写出来,每个人都可以写一个壮烈的故事,就像现在电视上播的那样,但说得完吗?牺牲的那么多将士,在战场上拉响手榴弹和鬼子拼了,也就一瞬间。我至今还保存着复员军人证明书和中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公安部队革命军人证明书,就因为参加抗战的那段青春岁月,我始终铭记于心,不会忘记,也不可能忘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