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新闻 > 抗战老兵 > 正文

阮方祯:衡阳血战死里逃生

7月21日上午,记者与来自“武汉爱心联盟”宜昌站的十多位爱心人士,一同前往枝江老兵阮方祯的家中。老人作为一名医务兵,曾参加衡阳会战、鄂西会战等。

爱心企业双汇生鲜肉配送中心为老人送上了大米、食用油、牛奶、火腿肠等生活物资。中心负责人胡强表示,此次参加关爱老兵的活动,是想通过绵薄之力改善老兵生活,更希望这种关爱能一直延续下去。

虽已92岁高龄,但阮方祯老人非常有精气神。面对记者,老人慷慨激昂地讲起在抗日战争期间做医务兵的往事。

1

阮方祯老人

抽丁入伍

阴差阳错成了医务兵

1923年11月23日我出生于枝江。本以为就这样在那里安静的生活,哪知遇到后来的事。

那是1939年6月,我永远记得,因为这天改变了我一生。当时国民党来枝江江口码头抓壮丁,我二哥得知消息后连夜从家里逃出去了。当时16岁的我,被抽壮丁入伍。我们被送到了国民革命军18军野战补充二团二营五连,我就这样成为了一名一等兵。

1940年,我们整个队伍在重庆璧山县训练。白天训练的内容有野外生存、体操和武拳。一到晚上就开始“上讲堂”,每次上课前我们都要高喊口号,然后开始上思想政治课。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一天是1941年的五月初五。我们从重庆赶船到宜昌参加对日作战,途经巴东时前方传来消息,我们的先遣部队在宜昌小溪塔区域被日军击溃,领导当机立断决定退回万州整训。

1942年,我到湖南沅陵接新兵回四川。途中与四个老乡开小差,经大庸、慈利、石门等地回家,因江北已沦陷,我们流落在松滋、宜都洋溪,被当地关押,做了几个月的苦工。

后来战局形势突变,国家面临危险。1943年,我自愿入伍,编到国民革命军79军暂编第六师第三团五连,担任连长的通信员。军长是王甲本,师长是赵季平。

有一次卫生队的队长跟连长汇报工作,见身旁的我一脸通红便亲自查看,发现是过敏。队长问我识不识字,我说在村里学过一点,就这样我被安排到卫生队当一名医务兵,负责止血包扎固定支架等日常医疗工作。也是这次机会,成了我今后一生的工作。

1943年下半年,由于我能识字,被派到湖南石门县,受训学医3个月。学习结束后,被安排在194师卫生队从事战地救护工作,我们在后方搭建一个简易的棚子,给伤员处理枪弹伤口,严重的伤员会转到野战医院和后方医院,那里的设施比我们齐全。

保家卫国

衡阳血战三次险象环生

1944年6月23日,日军第68、116师团扑向衡阳,衡阳会战正式爆发。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我在湖南抗日的那些日子,有三次差点在湖南丧命。

第一次,我们在湖南东安市碰到的“遭遇战”。那天晚上部队凌晨三点出发,先遣部队走的是比较通畅的石板路,我们卫生队不能插队只能跟在后面。由于大家又饿又累,队长决定先临时停下来煮饭补充能量再上路。

凌晨三点,周围黑黢黢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日本人从对面山上悄悄跑下来偷袭,在离我们大概四五百米的时候,拿着轻机枪就对我们这边猛射。幸亏当时有一个重机枪连掉队,在我们的后方,见日本人来后,我们重机枪对抗日本人的轻机枪。我们被夹在中间的枪林炮雨中,动也不敢动,幸好最终日军撤走。

第二次,因为战事需要,部队需转移到湖南武冈地区作战。湘西地区多山多水,地理环境十分复杂。

我们在步行了数里之后,发现迷路了。就在那会儿恰巧有两个穿戴整齐的像乡绅一样的人,向我们靠近,见我们是去武冈作战,就马上告诉我们15公里之外,日本人已经布好埋伏,去武冈的大路是千万走不得的。并好心给我们指了条小路,还说抄这条小路,可以省不少时间,并可躲开埋伏的敌人。

我们按着好心人指的路果然第二天清晨就到武冈了。武冈是293团马团长的家乡,回到主场作战,我们安心了不少。感谢那两位好心人,如果没有碰到他们,我们当时就中了日本人的埋伏了。

第三次是1944年7月,那时衡阳城久攻不下,惊动了日本天皇和日军大本营,在日本中国派遣军严厉斥责下,日本方面又调派了58师团、13师团二个主力师团,增援68、116师团,形势十分严峻。

这时守城的有生力量已经基本消耗殆尽,轻伤员、马夫、伙夫统统上了火线。当时,军委会对部队下达的作战命令是坚守衡阳城10至15天,但是日本攻势极猛,占领了衡阳城部分地区。

我们在城区建了一个收容所,为伤兵进行紧急救治。那天来了几个士兵,我包扎处理完后,由于太累而睡着了。当时日本人为了尽快拿下衡阳城,几乎天天要进行飞机战。那天一架架飞机又来轰炸了,我睡得太熟连飞机声都没听到,还是同事使劲把我推醒的。要不是他推我,估计在收容所被炸死了。

那天非常特殊,我们驻扎在衡阳城的西北部,却吹着东南风。飞机扔下的炸弹随着风吹的方向飘向西北部。我跑出收容所之后看到灰蒙蒙一片,高空盘旋的飞机扔下的炸弹,往西北方向掉下来,我慌神了。只记得我当时一直跑啊跑,看到一处无烟沟,我就躲进去了,险些在衡阳丧命。

复员回家

医者仁心救死扶伤

1944年12月,我跟随部队回四川内江整训。1945年,日军投了降,内战又开始了。1948年,我在四川沛县进修医学半年,当时还考出了第二名的好成绩。1949年11月24日,我所在部队在成都绵竹地区向人民解放军投诚起义,随后被编入人民解放军调往华东军区。我们原部队一路途经重庆、宜昌、汉口、镇江到达常熟。1951年6月20日,我在常熟复员,回到了阔别十二年的家乡。

回家后,经过亲朋好友的介绍,我很快结婚组建家庭,两个人一起种着一亩三分地过着安稳的生活。但是总是觉得我当初在部队学的那些医术不能丢,于是我在1954年4月到七星台仁爱诊所工作。

1956年,我在新坊区和另外四个朋友合伙开了联合诊所,给家乡父老乡亲瞧病开药,当时我爱人帮了不少忙,后来随着孩子们陆续出生,她便安心在家了。后来诊所改编,我又到七星台镇三星卫生所工作,直到1983年退休。

不忘初衷

尽心服务周边村民

采访中,枝江市七星台镇鲜家港村村支书阮虎告诉记者,自己听很多老人讲过这个本家爷爷的事迹。

“在村子里,阮老是公认的热心人,村里有座石头垒的小桥,因为年久,破落不堪,阮老义务当起维护工。村里的泥巴路行走困难,阮老从一里之外的排灌站挑来碎砖碎瓦,一锹锹地替大家铺了条简易的晴雨路”,顺着书记所指的方向,记者看到那条小道大概有一公里长,虽是碎石铺设的道路但是依然十分平整。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平时就在屋前屋后转悠。2004年5月1日,他在江堤上见一陌生人鬼鬼祟祟拉着一头牛,便上前询问。那人脸色一红,扔掉牛,掉头就跑。他大喊“抓小偷啊,有人偷牛啊”,阮方祯老人的二儿子告诉记者,乡亲们闻声赶来,最后一起抓住了小偷,没有给失主造成损失。

阮老的小儿子阮文强讲,前年村子里的小孩子贪玩落水,命悬一线,老人用自己的妙手让孩子起死回生。

如今虽年逾九旬,但阮老仍旧闲不下来。每天起床之后,不忘到自家菜园看一看瞧一瞧,从除草到打药,事无巨细,阮老一直操持着。记者看到门前一米见方的菜园生机勃勃,黄瓜、丝瓜、葫芦应有尽有。

讲述快结束时,阮老把记者带到自己住的小屋里,老人站在一个红木箱子前,从兜中掏出一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老人从一个黄色布袋中拿出自己的起义人员证明书、复员军人证明书、集体职工退休证。

在记者准备离开时,老人穿上了志愿者为他定做的“抗日老兵”的战服行了个军礼,称想再唱一遍当年的军歌。“拿起杀人的镰刀、斧头、剪刀、锄头、鸟枪、铁石、土炮。保卫我们兄弟姐妹生命财产、田园土地,武装保卫祖国。”老人认真的表情让人肃然起敬。

炎炎夏日,老人穿上“抗战老兵”战服之后久久不肯脱下,也许那件衣服总是能唤起他对过去岁月的追怀,那一段怎么也忘不掉的历史,是一个抗战老兵灵魂的深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