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网论 > 正文

价格听证原来就是一场表演

本报评论员方龄皖  

8月7日上午,郑州市物价局召开“水价听证会”,会场外戒备森严,众多省级媒体记者被拒绝入内,19名代表全部同意涨价。郑州市物价局副局长朱孝忠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涨价是政府的一项工作职能”。(8月8日人民网)

郑州这位官员这番郑重其事的自黑,貌似雷人雷语,却也不幸捅破了这些年来所谓听证会的赤裸裸真相:逢听必涨原是“政府职能”作祟,想想,难免让人笑中带泪。

按政治常识,最简单地说,政府就是由纳税人供养,为百姓提供服务和安全保护,何时又添涨价这项职能,我读书少,别骗我。涨价真的是政府的一项工作职能?

《价格法》对涉及重要民生、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价格的调整设置了听证程序,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主持,请社会有关方面对其必要性、可行性进行论证,目的是让价格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让消费者直接参与到定价中来。法律赋予政府的这项职能是规范企业的价格行为,让企业和相关的服务提供部门不能乱涨价,最大限度地维护公众利益。在听证会中,价格部门理应处于一个公正的立场上,倾听各方代表的声音,最后综合评估,然后决定是否批准相关企业的调价申请。

价格主管部门这种“主持价格听证”的职能,到这位主管价格的副局长嘴里咋就成了“涨价职能”呢?有此理念,所谓听证,很多时候只是“听涨”的代名词,不独水价,电、气、公交都一样,也不独郑州一地,在“逢听必涨”上天下乌鸦一般黑。毫无疑问,郑州的这次“水价听证会”当然又是全体代表同意涨价了,有异议的只是涨的路径而已。

郑州的水厂是外资企业,在郑州经营多年,物价部门说,涨价是因为企业长期亏损。一位当地网友调侃说,既然长期亏损,为什么还要兴致勃勃的继续干?难道外国老板是来郑州学雷锋的?既然是学雷锋来的,那还涨哪门子的价?虽是调侃,竟也让人无言以对。

退一步说,水厂真的亏损,但这不一定就是因为价格低造成的,经营不善、贪渎浪费、效率低下等等,也都能造成这一结果,若是这样,就不该以涨价把企业的损失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成为替罪羊。物价部门该做的是弄清楚其成本构成和利润空间,严格执行听证制度,而不是基于这些企业与政府千丝万缕的利益脐带关系,就一屁股坐到涨价一方,找托儿搞闭门听证,替企业涨价背书,把听证会弄成煞有介事的表演。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