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揭秘 > 正文

袁世凯孙女婿口述:袁家三代旧事(2)

核心提示: 我父母年轻时候同情革命,1945—1949年间把自己的家产拿出来,资助中共地下工作者,还利用他们的地位和影响掩护中共地下工作者,帮助其中一些人到延安去。

我从1960年代初进入这个家庭,日常生活中感觉很突出的至少有两点,一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交谈中经常引经据典,包括老祖宗的古训与诗词歌赋;二是汉语和英文交杂使用,他们的英文都很好,对东西方文化都有了解。袁家宸有两儿两女。两个女儿由于出身的关系,都没能考入自己理想的学校,大女儿进了中医学院,学了中医,做过多年的天津市人大代表。两个儿子,小儿子叫袁弘哲,现在是天津一家企业驻纽约的业务代表,英文很好。

袁克桓的二儿子叫袁家卫,也有留学美国的经历。因为家产问题,和他的母亲陈征闹得很不愉快。所以在袁克桓故去之后,他们极少来往。因家产分割而伤及亲情,这是大家族中很容易出现的一个问题。

袁克桓的大女儿叫袁家英,嫁给了李国元。两人确是郎才女貌。李国元的父亲是解放前国内金融界很著名的一个人物,叫李肃然。解放后,李肃然把自己在国内一些地方的房产捐给了国家。我太太袁家芯说过,她小的时候,看见李国元和袁家英恋爱期间,在袁家居住的和平区长沙道小洋楼三楼上放小夜曲、跳舞,漂亮极了,也浪漫极了。我从袁家英那里得到了他们的结婚照。

李国元解放前就出国创业了,1950年袁家英也随之出国。先到香港,又到印尼,李国元做到了印尼一所大学的校长。后来印尼排华,他们差点丧命,只身坐船到了美国。美国生活与环境的变化,使李国元走进了宗教,上过神学院,专门研究希伯来文,成为美国著名的华人牧师。他的钢琴、手风琴都弹得很好,1970年代的世界宗教名人录中,有他的业绩记载。遗憾的是,他五十八岁就离开了人间。

袁克桓二子袁家卫(后左二)在美留学时与亲朋合影。前左一、左二为袁世凯的二女、十四女。1

袁克桓二子袁家卫(后左二)在美留学时与亲朋合影。前左一、左二为袁世凯的二女、十四女。

袁家英是袁克桓最宠爱的女儿,是五姐妹中长得最漂亮的。我跟她接触多年,觉得她身上的贵族气息很重,雍容华贵。她生有四子一女,大儿子李立中生于1946年。1950年,她准备出国时,母亲陈征舍不得她走,她就说:我先把大儿子放在您这儿,等以后再回来接他。这话的意思,是给母亲留个念想,可她一走就三十七年没有回来过。李立中在国内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一直到1973年。那一年,袁家骝与吴健雄夫妇第一次回中国,周恩来总理接见了他们夫妇。袁家骝是袁克文的儿子,袁克文去世较早,而且家道中落,袁家骝当年出国留学,启新洋灰公司资助过他。

1973年袁家骝与吴健雄夫妇首次回国到天津探亲,特地拜访了陈征。当时我在场,见面的时候还是老礼儿,袁家骝和吴健雄对他们的六婶很敬重。袁家骝夫妇回美国一个月后,陈征就带着李立中也到了美国。除了袁家骝夫妇的帮助外,袁家英和李国元在美国的地位以及美国国会一些议员朋友的帮助,使他们比较顺利地取得了进入美国的签证。

李立中很有艺术天分,这点很像他父亲李国元。到美国后,李立中开始唱歌,因此和港台娱乐界的一些歌星有来往。李国元和袁家英不希望儿子在文艺界发展,李立中后来就在纽约开珠宝公司,做珠宝商,并且自己搞设计,我见过多件他设计的首饰,他确实有这方面的天才。2001年,袁家英回国省亲,住在天津我的家里。袁家英力邀我太太袁家芯一起去美国。正好是“9·11”那天,两姐妹乘坐美国联航班机去美国,途中得知纽约出事,飞机降在了加拿大。一周后转机回到芝加哥袁家英家。我太太袁家芯在美国住了一年,她的四个姐姐都在美国,带她逛了美国很多地方。第二年又是“9·11”那天,袁家芯与大姐袁家英又一起返回中国天津,住在我家。令人痛心的是,袁家英到天津后没有多久,突然接到了美国来的电话,说她的大儿子李立中遇到了车祸,袁家英匆忙返回纽约,李立中已经是植物人了,没多久就故去了。袁家英曾有过丧夫之痛,这次车祸又导致她失去了儿子。可是她非常坚强,像她家庭中的很多成员一样,心胸比较开阔,包括一些极为坎坷的经历,都能够平静对待,有大家风范。袁家英的二儿子叫李立林,学绘画,是抽象派,比较有成就,上海的荣宝斋有他的作品,还在瑞士等国举办过个人画展。她的三儿子叫李立扬,学的是文学,是美国的著名诗人,得过多项文学大奖,是美国西北大学的教授。李立林和李立扬两兄弟,娶了纯美国血统的两姐妹。袁家英的小儿子叫李立恩,是纽约一家广告公司的广告商。应当说,在长期的美国生活中,袁家英的几个儿子都已经融入了当地社会,也都取得了不错的业绩。

袁家英的女儿叫李菲菲,她有很好的艺术天分,歌唱得非常好,大学数学系毕业。她说自己选择数学专业的原因是因为数学能给她逻辑思维,给她头脑。后来,她嫁给了美国第五任总统门罗的五代孙麦克,麦克是一位原子能发电厂的专家。这事《沈阳日报》曾有报道,说是“两国总统的后裔联姻”。

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我的岳母陈征在美国看到电视报道。当时在天津有她的二女儿、三女儿、五女儿和大儿子,她以为这些孩子可能已经不在了,当晚便得了中风,被李国元和袁家英送到医院,美国的医疗条件很先进,抢救又及时,命是保住了,但留下了后遗症。我在地震当晚就给美国写了一封信,报了平安。袁家英从1973到1986年照顾母亲陈征共十三年,很是孝顺,也很辛苦。她孩子又多,丈夫李国元后来也病了,但她十分坚强,很是不简单。

陈征的二女儿叫袁家,一生没有结婚。她曾有过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后来故去了。袁家不仅一生独身,而且喜欢男装打扮。她学的是金融财会,后来在天津航道局做财会工作,曾是天津的先进模范。虽然家里有多名佣人,但她出门就能吃苦。1964年,她被单位派到农村参加“四清”,对满脸口水的乡下孩子,她能去亲他们,洒着孩子鼻涕的糊糊粥,她能喝下去。当时她的想法,就是“要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是真心要改造自己。她也真的做到了。她于1980年代初到美国定居,现已入了美籍。

陈征的三女儿叫袁家蕖。去美国之前,她是天津市第三十四中学的数学教师,她的性格直率开朗、直言不讳。她的丈夫叫陈伯勇。陈伯勇的父亲,是袁世凯在民国初年创办的一家金融机构的总办,陈伯勇是天津工商附中的数学教师,三角学讲得很好,人称“陈三角”。袁家蕖和陈伯勇生有三个儿子,学业都不错。受家庭影响,“文革”后期,三个儿子都还在工厂做小工。袁家蕖决定出国,把孩子带出去。他们夫妇俩出国定居主要是为了孩子,现在他们都是美国国籍了。

到1981年,陈征的五个女儿中,三个大的都到美国了,两个小女儿袁家菽与袁家芯在国内,袁家菽在南京,袁家芯在天津。唐山大地震以后,陈征惦记着她还在国内的儿女,执意要回国。1986年袁家英陪着老母亲回到了天津。当时我的居住条件最好,住在天津体院北的二区华侨公寓,所以陈征回国后就住在我家,开始想住一年就返美,但后来健康状况不允许,一住就六年,直到1992年在我家病故。袁家菽是袁克桓与陈征的四女儿,当过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她和我太太袁家芯早年读书的学校是法国学校,学费十分昂贵,学校全部请外国教师来讲课,课外活动也得讲英语。所以她们的英语基础非常好,能用英语背诵《圣经》。袁家菽在天津大学主修建筑专业,学制五年,1957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管庄玻璃纤维研究院。她的丈夫诸葛瑞也是学建筑的,也在这个单位工作。1965年,研究院分出一部分迁到南京,袁家菽就和诸葛瑞一起南下,到南京玻璃纤维研究院工作。1981年,袁家菽希望回到天津,跟妹妹袁家芯近一些。我们就帮她办这个事。先是把事情报到天津市委统战部,再报到中央统战部。当时的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是童小鹏,曾当过周恩来总理的秘书。在这之前,袁家骝与吴健雄曾给当时主管科技工作的副总理谷牧写过信,说到这件事情,两个方面的反应都很及时,也很一致。谷牧副总理和童小鹏副部长都批准了袁家的请求。1981年底,袁家菽全家从南京迁到天津,有关方面把袁家菽安排在天津建筑设计院,做副主任设计师;诸葛瑞安排在天津规划设计院,后来做总工程师。他们的三个孩子也都到了天津,学业与工作都做了妥善安排。开始他们一家没有分到现成的房子,我和袁家芯当时住的是一座两层楼,就把楼下一层让给他们一家住。直到两年以后政府为他们安排了房子,也住进天津体院北二区华侨公寓。1987年,袁家菽退休后赴美国定居。袁家菽在天津期间设计了天津的食品街、旅馆街、服装街等等,都是天津有名的建筑。进入1990年代,她一家人也陆续到美国定居去了。

袁家骝(右)来华省亲时与袁家宸在一起1 袁家骝(右)来华省亲时与袁家宸在一起

这里再专门讲一下袁克桓与陈征最小的女儿—我的太太袁家芯。她中学与袁家菽一起在法国学校读书,这所学校是十年制,毕业时用英国牛津和剑桥的试卷考试,学法文,更学英语。后来她考入天津师范学院数学系本科,1957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天津很好的一所学校—天津第一中学任数学教师。

袁家芯是她姐妹中最朴素的一个,没有贵族气。她读大学时,学校位于天津马场道,就是现在的天津外国语学院。同学根据袁家芯的生活习惯和穿戴,觉得她家的生活肯定比较困难,问她是不是应申请助学金。后来她的同学到她家里一看,小洋楼的家里光佣人就有十多个,不光不穷,还不是一般的富。她为什么给人那样的感觉呢?我知道,这完全不是装出来的。我们结婚后,对这一点感受就更深,她从不摆阔,不事声张。她是天津第一中学的名教师,教学很出色,对名利看得很淡,爱好京剧、越剧,年轻时有一些越剧演员朋友,还喜欢曲艺,特别是京韵大鼓。平时喜欢赋诗填词和剪报,整理一些名人资料,包括有关袁家的报道。遗憾的是,自1992年母亲陈征病故后,她身体不行了,多次进医院治疗。她的几个姐姐都很关心她。

我与袁家芯婚后曾约定不要孩子。怕因出身不好孩子受歧视。1973年,袁家芯年近四十岁时,生了一个儿子柏翊 。柏翊继承了我俩的优点,比较漂亮;还继承了其祖父的基因,对电子视听等各类物件无师自通,对电脑尤其爱好,还继承了袁家的一些基因,有音乐天分,英文歌唱得很好。1991年在天津第一中学高中毕业时,他大姨袁家英给他办好芝加哥一所大学的入学手续,学的是现代音乐制作,但这时我岳母陈征病重,袁家芯一直不断住院,柏翊就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在国内学信息工程,毕业后一直在保险行业工作。柏翊的太太宗攀,是天津大学的高才生,在校获两个学位,英语达专业八级。毕业后在深圳华为企业效力,因工作出色被不断提升,先被派到东欧,后又负责西欧华为的销售业务。宗攀的家在沧州,其父母是十分朴素的老实人,当时有人向袁家芯建议,柏翊与宗攀不门当户对,袁家芯说:“我的叔叔、姑姑都是门当户对,但有几家是幸福的?婚姻主要看本人,宗攀学问好,工作勤奋,我们不看重这门户的障碍。”

我与袁家芯生活的这几十年,与袁家来往的有不少知名人士。例如袁家宸的干爹是清末太监小德张,小德张的“太太”,大家有的叫干娘,有的就叫张太太。我听袁家芯讲,她到小德张家,小德张用自己亲自腌制的玫瑰鸡蛋招待,很好吃。小德张病重时袁家芯曾去看望他。见他盘腿坐在床上,吃面鱼儿,我与袁家芯1963年结婚时,张太太送了贺礼,回访时,我们到了张太太的住所,位于天津睦南道的金林村,她家里有两个佣人,叫王福和永安。“文革”时,这两个佣人打短工挣钱照顾张太太。

袁家蕖与徐世昌的孙女及冯国璋的孙女都有较好的关系。袁家芯与她母亲陈征的亲侄女陈诚来往密切。陈诚是民盟中央副主席叶笃义四弟的太太。因此我们都管叶老叶笃义为叶三哥。

1984年袁家菽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时,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对袁家菽说:咱们有亲戚关系 ,费老说他的叔叔费巩,是被国民党杀害的进步教授,夫人是袁克定的女儿。费老还风趣地说:袁家菽比他还大一辈。

以上算是从袁世凯的五夫人杨氏讲到她的后辈,涉及了袁氏家庭的一些历史片段。全是小事,但是真实的。

本文原载于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第49辑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