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三峡社会 > 正文

母亲去世留下房产 老姐妹称20年后房子易主

核心提示: 21日上午,在点军五龙朱太珍老人居住的小房间,老人告诉记者,这房子是去世的母亲留下来的,如今即将拆迁,但因为房子被过户到他人名下,直接受益对象却没有他们,而是母亲的外重孙。

记者吕晓红 报料人:周女士 奖金:20元

如果不是女儿上门询问房产证的事,81岁的朱太秀和姐姐朱太珍可能还蒙在鼓里:自己母亲的房子已经易主了。

21日上午,在点军五龙朱太珍老人居住的小房间,老人告诉记者,这房子是去世的母亲留下来的,如今即将拆迁,但因为房子被过户到他人名下,直接受益对象却没有他们,而是母亲的外重孙。

“虽说是自己的孙儿,也是我们的心头肉,但母亲的房屋咋就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过户了呢?”朱太珍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房屋被过户,当事人称蒙在鼓里

今年3月的一天,81岁的朱太秀老人在家休息,女儿突然上门询问,婆婆留下的房屋现在情况怎么样?

原来朱太秀的女儿周女士通过媒体报道得知,婆婆留下的位于点军五龙的房子面临占地拆迁。

周女士说,婆婆现在在世的两个女儿,一个是自己已81岁的母亲,另一个是86岁的姨妈。考虑到姨妈行动不便,便想代为咨询安置情况,于是想到让母亲找姨妈拿婆婆留下的房产证。

听女儿这么一说,朱太秀老人便和她一同前往姐姐朱太珍住处,一询问才知道,早在20年前,房屋的房产证就被朱太珍的大女儿借走,后一直没有归还。

“我一听觉得很奇怪,便到房管部门查,一查才知道房产证早已被公证过户。目前的户主是婆婆的外重孙。”周女士说,得知这一结果她很吃惊,但更吃惊的是她母亲和姨妈。

“因为她们两老都不知情。”周女士说,诧异不已的母亲和姨妈觉得心头堵得慌,希望弄清楚房屋咋就在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过户了。

赠与公证资料上,谁摁了手印?

面积不到10平米,灯光昏暗,家中没有现代化家电。这就是点军五龙朱太珍老人的住所。说起这房子,朱太珍和妹妹朱太秀感慨万千。

“我在这屋里住了30多年,谁知道到头来是这结果。”朱太珍说,上世纪80年代,为照顾母亲她搬到母亲的住所居住,母亲1994年去世,她已在母亲的房子里住了30多年。

说起房屋的房产证,朱太珍说,1989年,大女儿将房产证从箱底翻出来拿走,这么多年都没还。其间,她虽然找对方要过,但是均被对方拒绝。

朱太珍告诉记者,这些年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许多事她也逐渐淡忘,而且有的也记不住了,但妹妹的询问才让她想起,母亲老房子的房产证被借走后一直没有归还。

在采访中,朱太珍和妹妹一直有个疑问,作为母亲的后人,如果母亲不在了,这房屋也应该是由他们兄妹三人共同继承,那房屋又是如何被过户到他人名下的?

为此,朱太秀的女儿周女士也到房管部门、公证部门查询了档案,得知过户是以赠与的形式办理的,档案显示,两姐妹也就是朱太珍和朱太秀也在公证资料上摁过手印。

这样的结果,再次让两名老人纳闷了,自己完全不知情,又怎么会摁手印呢?

经办人离世,怎么过户死无对证?

房屋究竟是怎么被过户的?为帮两位老人弄清楚原因,记者找到另一方当事人朱太珍老人的大女儿汪女士。其房屋与朱太珍老人的房屋紧挨着,只是另开了一扇大门。

见到记者,汪女士情绪比较激动,反复称,这事谁办的你找谁,找我们有什么用。其间,汪女士的爱人也从屋内走出来,说出同样的话,并表示如果哪里错了,直接找法院。

因汪女士家院子门锁着,记者无法进去,周女士见状上前交涉,希望她将门打开进去说,双方为此发生言语冲突。

经记者劝解,周女士和母亲离开。汪女士这才讲,房屋原来确实是婆婆所有,但后来因原有房屋太过陈旧,他们两夫妻在和舅舅(朱太珍老人哥哥,已去世)、婆婆商议后,决定推倒重修,重修的时间是1989年,是在老房子原址上修起来的。

“房屋过户到我儿子名下也是经过舅舅、婆婆同意的。”汪女士说,如果没有经过舅舅同意,并在他的协助下办手续,这房屋如何能过户到她儿子名下?

而朱太珍老人的大女婿表示,当年房屋过户是舅舅一手经办的,具体情况舅舅最清楚,但他已过世,现在只有通过打官司解决。

公证部门:手印系当事人的,公证合法

房子究竟是如何过户的?对于汪女士所说是舅舅经手过户的,朱太珍、朱太秀两姐妹坚称不知情,并表示现在哥哥已经去世,当年的事情确实无法对质。

21日上午,记者陪同朱太珍和朱太秀到点军公证部门,但因工作人员外出学习,无果。

随后,朱太秀老人的女儿周女士联系上曾接待过她们的一名陈姓公证员,这名公证员表示此事最好能够通过诉讼解决。

当天中午11时,记者拨通陈姓公证员的电话。她在电话中称,她查阅了20年前的公证档案,“当时办理了两个公证,一个是继承公证,一个是赠与公证。”陈说,办理公证的时间是1994年1月,这两个公证是同时进行的,当时将去世的婆婆的房屋过户给三名在世子女也就是朱太秀三兄妹,后又赠与给了现有的房屋产权所有人,也就是去世老人的外重孙。

陈表示,当年的档案可以明确看出当年的公证人员已经尽到审查义务,有证据证明公证是合法的,证据清晰。

对于当事人称不知情、没有摁手印一说,陈姓公证员表示,档案上的签名以文字形式记载两名老人(朱太珍、朱太秀)不会写字,由公证员代签,但手印系当事人所摁。

对公证员所说“不会写字”一说,两位老人认可,但坚称没摁手印。

湖北三峡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锐表示,此事涉及到的是遗产继承的问题,因时隔较久,部分当事人已不在,所以最大的问题就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虽然公证处档案显示朱老两姐妹当时到场办理了公证,但如果朱老两姐妹称当时没到场,那就需要按证据办事,建议两老以诉讼的形式,起诉目前的房屋所有权人,维护自己的权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4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