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宜昌 > 宜昌味道 > 正文

洋奶粉“被添香” 检测人员失误

核心提示: 美赞臣、惠氏、雅培3大品牌1阶段婴幼儿奶粉先被曝添加香兰素,随后检测机构又称是误判。昨天,事件当事方之一的湖南省信用建设促进会表示,打算把此前购买的奶粉样品寻找更权威的机构再次检测。同时记者发现,对于婴幼儿配方乳粉,无论是国家质检组织的国家监督抽查,还是一些地方质检部门的日常抽检,香兰素检测并没有纳入进来,处于“缺席”中。 委托单位 将找权威机构再次检测 对于奶粉香兰素摆乌龙事件,湖南省信用建设促进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大平表示,对湖南农大营养与食品安全检测中心突然发布“失误声明”表示很遗憾,并提出严

美赞臣、惠氏、雅培3大品牌1阶段婴幼儿奶粉先被曝添加香兰素,随后检测机构又称是误判。昨天,事件当事方之一的湖南省信用建设促进会表示,打算把此前购买的奶粉样品寻找更权威的机构再次检测。同时记者发现,对于婴幼儿配方乳粉,无论是国家质检组织的国家监督抽查,还是一些地方质检部门的日常抽检,香兰素检测并没有纳入进来,处于“缺席”中。

委托单位

将找权威机构再次检测

对于奶粉香兰素摆乌龙事件,湖南省信用建设促进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大平表示,对湖南农大营养与食品安全检测中心突然发布“失误声明”表示很遗憾,并提出严重交涉,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促进会准备寻找更具公信力的检测机构,对这些婴幼儿1阶段奶粉中究竟是否含香兰素进行检测确认。

在该促进会官网上,记者发现不仅没有对此事的说明,昨天甚至在首页“要闻视点”里,挂出了媒体报道乳品专家王丁棉的观点:即建议政府部门对市场上的在售奶粉全面清查,“涉香”奶粉应马上全部召回。

检测机构

检测失误人员已被调离

检测机构所在的湖南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总支书记徐合奎昨天在电话里表示,做此项检测的工作人员也是因偶尔失误出错,目前已被调离检测岗位。至于政府监管部门是否准备展开香兰素专项检测,记者昨天致电询问,国家质检总局、工商总局等均未对此表态。

疑问

婴幼儿奶粉是否检香兰素?

记者昨天在国家质检总局官网查询产品质量抽检公告,在去年10月,质检总局曾公布了37类产品抽查结果,其中就包括婴幼儿配方乳粉。抽查中,质检总局检测了54家企业生产的54种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检测项目多达45个,不过记者发现,香兰素等香精香料项目偏偏“缺席”,并没有在45个检测项目之中。

无独有偶,广州有美赞臣、雅培奶粉的生产加工企业。广州市质监局今年以来在其网站已公布了3次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的抽检公告,美赞臣、雅培都合格,但在提及的数十个检测项目中,记者也没有找到相关对香兰素的检测。这意味着,在目前的婴幼儿配方乳粉日常抽检中,香兰素没有纳入进来。

广州市质监局此前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已派人到涉及的奶粉厂家进行调查核实。他们称,对广州生产领域内的原料乳粉企业每月至少抽检2批次,出厂产品毎类每周抽检1次,但日常抽检中没有检香兰素等香料项目。

昨天,记者致电广州市质监局食品处,欲了解最新进展,工作人员以“采访需联系办公室”为由,没有告知检查情况。

香兰素是否有检测方法?

国家质检总局的监督抽查以及广州市质监局的日常抽检,对婴幼儿配方乳粉依据的检测标准都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婴儿配方食品》GB10765-201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较大婴儿和幼儿配方食品》GB10767-2010等。

记者注意到,在《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婴儿配方食品》中,没有具体提及香兰素的规定,笼统有一句“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应符合GB2760规定”。

事实上,早在2008年9月,卫生部就发布《婴幼儿配方食品和谷类食品中香料使用规定》,要求0至6个月婴幼儿配方食品不得添加任何食用香料。2011年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中,也有此要求。

有说法称,不检香兰素,是因为婴幼儿配方乳粉中香兰素没有国家标准检测方法。记者在国家标准委官网查询《食品添加剂香兰素》GB3681-2008了解到,对食品中香兰素含量的测定,提供有“面积归一化法”的方法,并附有香兰素典型气相色谱图,供检测人员参考。

北京一家食品检测机构人士昨天向记者证实,他们在此前接受的婴幼儿奶粉抽检中,确实没有做过香兰素的检测。

■对话

检测方

“没有被公关有错必改”

湖南农大检测中心称,检测失误人员已被调离岗位

新京报:检测中心突然对检测结果改口,很多人质疑你们被“公关”?

徐合奎(湖南农业大学营养与食品安全检测中心所在的食品科技学院总支书记):我们是高等学府,没有也不存在被公关,而是做到了有错必改。

新京报:营养与食品安全检测中心是否具备资质?

徐合奎:我们是有资质的,是经湖南省质监局通过的计量认证实验室。

新京报:作为一个省级质监认可的检测机构,怎么会犯下让人感觉很低级的误判错误,以前出现过失误吗?会不会影响到检测中心的资质认证?

徐合奎:以前从来没有失误过,就这一次。应该不会影响到检测中心的资质,我们及时做了说明,更改了错误。

新京报:负责检测的人员是学生,还是正式人员?

徐合奎:不是学生,是我们检测中心的正式工作人员,而且从事检测工作已经很多年了。目前,已经对这名工作人员进行了处理,已经把他调离了检测岗位。

新京报:奶粉企业对检测流程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没有复检?

徐合奎:我们做了复检。7月10日,检测中心组织了省内质检专家,对检测过程和分析结果重新研判。

新京报:复检是在初检结果对外公布后才进行的?

徐合奎:嗯,当时没有想到是误判。另外,湖南信用建设促进会也没有说会对外公布,我们以为检测结果只是一个内部参考。

新京报:涉及的3家奶粉企业都表示,可能要对你们检测中心追究责任。怎么看?

徐合奎:这是他们的权利。如果要起诉检测中心,我们会应诉。

委托方

“不存在借机牟利行为”

湖南省信用建设促进会称,官方认定之前会暂时保留意见

新京报:网上有不少针对“信用建设促进会”的质疑,究竟是一个什么身份?

夏大平(湖南信用建设促进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我们就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不存在借机牟利行为,主管单位是湖南社会科学联合会。湖南信用建设促进会和湖南品牌信誉调查中心是两家独立的单位。

新京报:促进会监测奶粉香兰素的目的是什么?

夏大平:初衷就是做食品监测和信用,本着对社会、对企业、对消费者负责,而且我们也承担政府交付的利用声誉监测平台系统开展“湖南食品企业声誉监测”工作。当时平台上有反映说,奶粉里含有香兰素。6月底,我们随机从超市购买奶粉样品,进行了委托检测。做这些事情,是我们作为社会团体义不容辞的工作。

新京报:检测结果出来后,联系奶粉企业确认了吗?

夏大平:我们第一时间就给企业发函了,要求他们立即派人确认。

新京报:奶粉企业说流程有问题,上周五接到函件,周一检测结果就发布了?

夏大平:从发函到周一,中间有四五天时间,奶粉企业也没联系我们。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没有资格发布,现在的检测结果也不是促进会对外发布的,我们没有以任何形式来刊登这样的检测报告。

新京报:那检测结果是怎么出来的?

夏大平:是媒体采访得到的。媒体要采访,我们也不能回避事实。

新京报:促进会会发布一些情况说明吗?

夏大平:相信自有公论,一切也要以检测为准。在官方认定或新的检测结果没出来前,我们暂时保留我们的意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菜价 高温
责任编辑:方琛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